第7章 ,大长老,您的下酒菜到了,请签收!

大长老笑盈盈的看着走进门的两个少年,欲拒还迎的说道:“是九阳和玉春啊,来就来呗,还拿什么东西,跟老头子我还客气?”“今天这是打到什么好东西了,想起老人家来了,算你们有孝心!”

很明显,大长老是误会了二人的来意,更是把这个恐怖的外星人头颅,当做了下酒菜!

也许大长老在不知不觉间,就达到了曾经岳武穆诗中“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英雄境界!

这话一出,让原本神情有些紧张的两个少年为之一愣,随后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笑意。无意间,也让略显紧张的二人放松了不少。

但莫九阳还是不敢怠慢,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如果不及时做好准备,也许部落的安宁生活就要永远的消失了。

大长老看着走进屋后,脸色就一直绷着的莫九阳和齐玉春,心中感到奇怪,这两个小子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平时来他这里可从来都没有这般严肃过。

莫九阳其实也不习惯这么严肃的氛围,平时老人家很喜爱他和齐胖子,尽管有时候会很严厉,但那是满满的长辈对后辈的爱,所以他们在老爷子面前总是十分的放松,像今天这样的氛围还是印象里的第一次。

莫九阳也不再卖关子便开口道:“老爷子,刚刚我和玉春在林子里遇见了一种奇怪的生物!”

“奇怪的生物?”大长老纳闷道

“是的,很奇怪,从没见过的生物,”莫九阳答道。

莫九阳把他和齐玉春在山林里看到的和经历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大长老讲了一遍。

听到莫九阳的讲述,大长老满脸的不敢置信。

他从小便在林子里打猎,对于猎人来说奇谈怪异从来不缺,老人们时常讲一些离奇的故事,但这些故事大多都无从考证。

许多时候,这些奇谈怪异的目击者,都由已经不在人世的老辈人担任,真真正正的亲历者少之又少,能拿出真凭实据,证实故事真实性的证据几乎没有。

所以在林子里谋生的猎人们,既敬畏鬼神,又不太相信!

大长老仍然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莫九阳,见他因为刚才说了一大通话而口干舌燥,现在正伸手要去抓老爷子的酒壶。

老爷子一把打掉莫九阳的手,把酒壶抢了过来,这可是他收藏的好酒,舍不得给两个小兔崽子糟蹋。

从身后摸出来一个茶壶递给莫九阳,小气的说:“渴了,累了,喝茶水。小孩子别喝酒!”

莫九阳也没在意,抓过茶壶也不往杯子里倒,对着茶壶嘴就开始大口灌了起来。

大长老还是有些将信将疑,想着是不是这俩小子没事来消遣老头子。

于是再次心怀侥幸的指着那个布包问道:“这不是你们送来的下酒菜?”

正狂灌茶水的莫九阳差点被呛着,连连咳嗽了几声之后缓了过来,与齐胖子对望了一眼。

带着坏笑的说:“老爷子,要说这东西能吃估计是肯定能的,下酒味道好不好我也没尝过,要不您尝尝?”

然后拍了拍齐胖子,两人转身就往屋外走去。

差点撞上看他们到来,又去炒了一个菜的阿婆。

阿婆端着菜,对他俩说:“这才来多一会就走了,阿婆炒了你们平时爱吃的菜,坐下来吃完再走。”

两人赶忙连称有事,忙不迭的往外走去。

大长老看着二人的行为,终于确定这俩小子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心想,这俩兔崽子越大越没谱,现在都把玩笑开到老爷子头上了,还怪物,我看你俩像怪物!

美滋滋的拿过放在桌角的布包,入手微沉,心中又开始自我攻略道:“还算这俩小子有良心,这东西分量十足啊!”

大长老将布包放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慢慢的打开,当包裹奇克头颅的布片完全脱落的时候,这一颗流着蓝色血液的外星人头颅,犹如空气子弹一般,击中了大长老的大脑,让他短暂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脑子里一片空白。

大长老颤颤巍巍的道:“这特么是什么妖怪!???”

老爷子大半辈子刀尖舔血,但也是头一回看到如此狰狞恐怖的生物,着实是被这两个小子带来的东西吓了一跳。

站在一旁的阿婆也被这个恐怖的头颅吓的惊叫一声,把手中刚炒好的菜摔到了地上。

老爷子被盘子摔碎的声响惊醒,抬头对着阿婆说道:“快,快把这两个小兔崽子给我叫回来,我有事要问他们!”

两人其实一直没有走远,就站在大长老家院子的围墙外等着。

走出院子的阿婆看到这俩兔崽子就在门外,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两个兔崽子,都对不起阿婆平时给你们炒的菜,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开始吓阿婆了?”

两人原本只是因为大长老的话,存了个开玩笑的心。要不然解释来解释去,老爷子始终将信将疑,还不如让他自己看看,自我攻略永远好过外部征服。

但没想到伤及无辜了,而且还是平时疼他们的阿婆,此刻两人有些不敢看阿婆,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安慰了阿婆一番,承认了错误,跟着一起回到了屋里。

大长老看着重新回来的两个少年,手指着奇克的头颅,表情严肃的问道:“这就是你们杀死的怪物?”两个少年没敢接话,只是讷讷的点了点头。

老爷子看到他们这个模样,忍不住骂道:“给我好好说话,别特么一副怂包样儿,卡颜部的孩子都是狼崽子,可没有怂包~!”

两人没办法,只好你一言我一语的把事情重新又说了一遍。

这一次说完,大长老面容变得更加凝重了,他一边往地上挪去,一边披上衣服对两人说到:“这件事先不要声张,一会到部落的会议室去,我召集人,一起商量一下。”

二人这时候也失去了开玩笑的心情,一起郑重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齐胖子在转身的时候还不忘从大长老的酒上桌顺了一把花生米,这一下让原本忧心忡忡的老爷子哑然一笑。自语道:“这个混小子,就算是天塌下来也饿不死啊!”

走出大长老家,两个少年赶紧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出门狩猎一天激战一场,一口饭都没吃,现在算是放松下来,才发现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莫九阳心想,等下的会还不知道要开到什么时候,抓紧时间吃一口热乎的才是正理,可惜没有时间美美的睡上一小觉了。

他们刚到家,部落里的喇叭响了起来,要求部落里的领头人到会议室开会,其中还点了莫九阳和齐玉春的名字。

但此刻的二人只想着吃东西,在他们吃饱之前,天王老子来了都没用。

等两个少年吃饱喝足走进会场的时候,里面已经差不多坐满了交头接耳的人。

两人一踏进会场,会场的声音立马一滞,看来在会议开始前大长老就简单说了事情的梗概,猎人们应该已经知道这次的事情主要是这两个少年所经历。

大长老看到两人,开口说道:“九阳和玉春到前面来”

然后转过头看着场内的领头人大声道:“接下来,这两个孩子讲的事情不要当做儿戏,认认真真的听好每一个字,如果有谁近期进过林子,发现了什么反常的事情,也把自己看到的说出来进行补充。”

莫九阳来到屋子的最前方,坐到大长老旁边的位置,都是平时常见的大叔们,他也没有什么客套的话,直接讲起了两人在林子里看到的事情。

随着莫九阳的讲述,会场里原本安静的空气慢慢变得吵杂起来,下面的人又开始交头接耳私下议论,因为他们听到的事情实在是匪夷所思。

直到莫九阳再次打开包裹着奇克人头的布包,会场里再次变成一片死寂。

那些原本还不太相信的猎人,终于被眼前的事实震惊了,林子里真的出了妖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