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军法不容情

在莫九阳和言芷默默哭泣的时候,萨尔星人前线指挥部里,卡尔大校看着前方发回的报告已经生不起气了,他一脸的沮丧,口中不停的说着:“失败,耻辱,真的是莫大的耻辱!”

在这次卡颜部战斗中,他手中先后加起来一共动用了将近6000人的兵力,在前期的800多人的攻击部队有一大半战死,后来加入的预备队也有不少的死伤,前后伤亡加起来超过了一千人。要知道对方只是一个山民部落,总共可以参加战斗的人数还不足200,敌我如此悬殊的情况下,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还让一部分山民从他的眼皮子底下跑掉,卡尔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他对着临时指挥部中的各个军官说道:“敌人的顽强超乎我们的想象,其中也不乏比我们精英战士还要出色的战士,在前期的攻城战中部队虽然损失巨大,但也没有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战术失误,而且正是士兵们不畏牺牲的冲杀,我们才能最终取得这场战役的胜利,这些前期战斗的指挥官和士兵不仅无罪,而且有功!”

停顿了一下,卡尔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但后期负责围堵的部队,让那些逃跑的散兵游勇顺利突围,是不可饶恕的,所有负责外围追逃和围堵的部队指挥官站出来。”

一个个失魂落魄的萨尔星军官默默的站了出来,卡尔用清冷的声音点着一个个名字,当看到站在下面的比利玛,和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卡尔停顿了一下,然后目光越过比利玛继续点起了下一个军官的名字。

在下方总共站了二十几个军官,最终有六个被点到名字,没有任何意外。

卫兵走进营帐,把这些点到名字的军官全都带了出去,不久就听到外面的惨叫和人头落地的声音。

点完名字背对众人的卡尔,在接到士兵行刑完毕的报告后,叹了口气,转了过来,对众人说道:“刚才被斩首的都是我们的同袍兄弟,但他们在战场上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不能手软,因为这一次只是我们打的一场小仗,这一次只是大战的开始,如果在此时我不能从严治军,未来会死掉我们更多的同袍兄弟。”

或许你们认为这些人罪不至死,我的手段有些狠辣,但要记住你们是军人,军人的使命就是服从命令,就是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任何导致战役失败的疏忽和大意都会有人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今天他们犯错,让别人付出代价,明天他们就可能再次犯错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我不是会计,不可能算清楚每一笔账,但军队的公平就在于所有人都要为失败负责。

被杀的这些人有他们的责任,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现在站在下面的这些人也要负责,所有军官降级一等,少尉降级士官,中尉降级少尉,以此类推。

你们大可放心,现在处罚你们的我,在不久的将来更要为此战的损失承担代价,但这就不是你们需要操心的了,会有上级军官决定对我的处理结果。

在我卡尔还是这里的最高统帅的时候,给诸君一句忠告,我们所经历的这场战争,是决定我们种族命运的战争,在未来的战斗中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手都不要轻敌,不然就会付出如今天这般惨痛的代价,望诸君在未来的战斗中诸事顺遂,力挫强敌。

说完,卡尔大校转过身轻叹一声,对身边的副手点了一下头,副手立马会意,小声对众人说:“都散了吧!”

待众人全都走出营帐,只剩下副手和另外一个军官留在了这里,副手看了一下另一个军官,对他摇了摇头,那个军官看了一眼卡尔大校,然后无奈的转身离开。

听到最后的人也离开了营帐,卡尔转过身,对着站在一旁的副手说:“施耐德,从这一次的战斗,你认为我们未来的作战会不会顺利。”

被称作施耐德的军官找了把椅子坐下,然后对卡尔说道:“长官,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这次战斗并不是只有我们这里一处。”

“从其他方向的战斗返回的情报来看,人类其他地区的抵抗十分微弱,而且武力值也很低,更没有我们这里遇到的能击败比利玛这种等级军官的精英战士。”

“所以如果以这里的战斗去推测未来的战争走向,并不客观也不能得到准确的答案。”

卡尔看着施耐德点点头,随后又说到:“但我的心里还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在来到地球之前,大本营的预计太乐观了。在他们眼里,地球人就是一群可以任人宰割的蝼蚁,但这一战我们的损失十分惨痛。”

“虽然刚才我下令军法处置了这几名军官,可实际上我都很清楚,这些人并没有太大的过错,顶多是有点轻敌。”

“敌人能够顺利逃脱的最主要原因,还是他们拥有强劲的战斗力,我们的围堵部队甚至在人数略占优势的情况下,都能被敌人轻松的零伤亡击溃,这已经不是战术和指挥上的失误能够解释的事情。”

“这些都是实力碾压和战斗配合默契造成的战局劣势,这样的敌人可能人类中并不是十分普遍,但你要知道,我们面对的敌人再强,也不是正规军队,而是一群山民,当我们面对人类正规部队的时候会有怎样的境遇,让我无法放下心啊!”

施耐德坐在那里若有所思,听完卡尔的话,他笑了笑说道:“指挥官阁下的顾虑固然有道理,但你忽视了一点,我们的部队实际上并没有发挥出完全的实力。”

“现在地球的环境并不适合我们作战,甚至只能让他们发挥50%,或者更低的战斗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地球会被逐渐改造,到那时人类的许多武器都没有办法使用。

“而我们却可以发挥出100%的战斗力,后续还有更多的元素生物可以从萨尔星来到这里,我们军队的战力会呈几何倍数增长,此消彼长之下,我认为胜利还是指日可待的。”

看着信心满满的施耐德,卡尔的心也算是轻松了一些,他认为施耐德的话有一定道理。

踱着步的卡尔一边向营帐外走去,一边对施耐德说:“我很欣赏你的自信和清晰的头脑,也认为你说的很有道理,而且战斗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我们的推测只是私下里的朋友讨论。”

“施耐德,你是我多年的好友,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千万不要轻敌,我还指望你为我摧城拔寨,力挫强敌。”

施耐德听了这话,立刻站了起来,对卡尔敬了一个礼之后微笑着说:“遵命,我的长官朋友!”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向营帐外的战地医院走去,他们要到伤兵中去鼓励一番,以免这场惨烈的战斗动摇了士兵们的军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