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暂时的平静

从凌晨开始,卡颜部的人们一直在战斗,直到现在来到了镇上,看着满眼的烟火气,才仿佛回到了人间。

这一夜,卡颜部的人们经历了人生最惨烈的一个夜晚,除了死亡就是死亡,大家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前一刻还在自己身边有说有笑,下一刻就被敌人杀害之后砍去首级,这样的变化让人根本无法接受。

进入镇子的队伍没有停下脚步,在莫九阳的带领下来到了之前妇孺队伍落脚的镇电子厂食堂,当看到家里人的时候,这些在战场上铁骨铮铮的汉子,终于忍不住了。

他们有的无声哽咽,有的嚎啕大哭,在用眼泪宣泄着内心的压抑与悲伤,他们中有太多人失去了家人,失去了朋友,这些离开的人再也不可能回来了,此刻的他们放声的哭泣,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死去的人们。

言芷孤零零的站在一旁,她没有去找前一天已经到达镇子上的奶奶和母亲,她现在还不知道爷爷的下落,但从莫九阳躲避他的行为上判断,爷爷应该是凶多吉少。

其实她有机会去问莫九阳真实的情况,但她害怕了,害怕得知真相后希望破灭的自己会失去控制,会无法面对这个事实,所以她不问,也不哭,就这么孤零零的看着。

莫九阳看了一眼言芷,既然她没有主动来问自己,那也就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多一事了。他找到穆图大叔,说了一下昨晚到今早的事情经过,让穆图大叔把这个情况反应给政府,看一下政府的态度。

穆图大叔的运气算是好的,因为他提前离开了部落来到了镇子上,之后又留在镇子上照顾众父老和受伤的伤员,这一天虽然他没有参加战斗,但忙的几乎脚都没着地。

原本准备今早出发去部落调查的民警,因为家里怀孕的妻子感觉要生了,所以耽搁了一上午,正是这一上午,救了两名民警和穆图大叔的命,他们如果今天去往部落,在路上必然要遇到萨尔星人封锁道路的部队,就凭两个民警手中的手枪和穆图大叔的弓箭,几乎可以肯定这三人必死无疑。

此刻的莫九阳实际上心里并没有多少安全感,虽然已经来到了镇子上,但他的心里隐隐的有种感觉,这次的灾难,或者说浩劫,并不会止于卡颜部。慢慢的应该会逐渐发展下去,到底事态会朝什么方向发展他也不知道。

他把心里的担心和穆图大叔简单的说了一下,这一战大长老战死,部落里的其他带头人也都大部分战死了。卡颜部现在群龙无首,莫九阳希望穆图大叔能够出来主持大局,毕竟离开了部落,森林也回不去了,可大家还要生活。

穆图大叔的辈分在卡颜部现在的人群里是比较高的,而且日常参与部落议事,这次虽然没有参战,但也带着妇孺安全的到了镇上,功劳还是不小的。而且在镇上也算和各部门混了个脸熟,再办什么事情也比别人容易些,最起码暂时应该让穆图大叔出来拿主意。

卡颜部这次逃出来的青壮不算女性大概有个十几人,剩下的有一百来人的老人,妇女和儿童。这些人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未来要生活必定十分艰难。大家可以暂时靠政府接济,但谁也不可能养他们一辈子,所以早做打算是十分必要的。

而且莫九阳感觉镇上的太平生活也不会太久了,在这里做一下缓冲,然后向更内陆、更发达、人口也更多的大城市迁徙应该是必然的事情。他可不想等镇子上再发生怪物的进攻,然后带着众人再次仓皇出逃,那样不进狼狈,而且很可能让这个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的群体付出更大的代价,现如今的卡颜部已经不能再死人了。

与穆图大叔交谈了一番之后,基本上达成了共识,穆图接受这个临时的职位,他很愿意为卡颜部的父老们尽一份力,但他想让莫九阳也进入所谓的领导层,为大家拿主意,毕竟在这次部落的事情上,莫九阳忙上忙下,出了太多的力,也流了很多的血,更是救了很多很多父老乡亲的命。

莫九阳暂时还没有答应,他说想要考虑一下再说,此刻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这些出逃的人已经安全,但当时和他分头跑路的齐胖子还有另一个猎人还没有踪影,他要回去寻找他们。穆图大叔听到他的这个想法,先是极力阻止,他知道齐胖子和莫九阳之间的感情,但此刻的卡颜部太危险了,很可能一个不好就回不来。

分开逃命本就是为了避免被一网打尽,如果莫九阳跑出来之后再回去,等于自投罗网,真要回去的话,当初还不如就在一起不分兵。

虽然道理是这么个道理,莫九阳心里也清楚,但情感上他不能这么做,如果齐胖子出了意外,而他没有回去救援,那么就算他活了下来,在未来的日子也会产生心结,甚至下半辈子都会在愧疚与后悔中度过,所以他态度坚决,必须要回去。

穆图见莫九阳态度坚决,没有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要求和他一起回去。这个时候他不好再让别人陪着莫九阳回去找齐胖子,只能自告奋勇的要和他一起回去,但被莫九阳更加坚决的拒绝了,他给出的理由很直接,也很现实,穆图大叔如果和他一起,那未必会成为帮助,也许还会成为累赘。

穆图知道莫九阳这么直接的理由也是为了让他打消这个念头,但令他感到气结的是,这个年轻的猎人说的话,也是实话。他现在虽然还是壮年,但无论身体素质还是各种技法技能,都和莫九阳的差距太大,完全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一起回去的话,或许真的会成为累赘。

莫九阳已经不想再耽搁,于是轻装简从的上路,朝着队伍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站在院子里看着人们哭泣的言芷,也看到了穆图大叔与莫九阳的商议,虽然她没有听见两人的谈话,但猜也能猜到,莫九阳没有携带其他东西,只是带了一袋水和一天的干粮便匆匆上路,应该是去找部落里剩下的其他人了,她没有在人群中见到齐胖子,所以她推测莫九阳是回去找齐胖子了。

看着莫九阳孤独的背影,她的心中升起了一种自己都不清楚的感觉,很想用自己的怀抱温暖这个小男人的心,她觉得莫九阳很孤独,很累,很不容易。

她看到过这个人在城墙上奋力拼杀,也看到过莫九阳在地道口与敌人血斗,更看到了他在撤退途中临危不乱指挥若定,一个人带着几个猎人就把敌人杀得溃不成军,现在又看到这个人孤单的去寻找自己的朋友,她的心里有种酸酸的感觉,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想给他一点温暖,因为他太累了。

莫九阳独自一人上路,才走了没多久就感应到前方有人活动,他的心里咯噔一下。原本以为那些怪物最起码会过个十天半个月再对镇子动手,难道现在就开始了?这可是个天大的坏消息,他必须探查清楚,不然要出大事。

但没等多一会,藏在路旁枯枝堆里的莫九阳,就看到一个身上沾满血污,全身衣服破破烂烂的胖子,手里拿个木棍,一瘸一拐鬼鬼祟祟的在路上快速行走。莫九阳看到这个胖子,脸上露出了久未的笑容,有心逗逗他,等胖子走到他所在的枯枝堆旁的时候,突然一个跳跃,就来到了胖子身前,这一下把胖子吓了个屁蹲。

等看清来人是莫九阳,齐胖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坐在地上委屈的说:“老子历尽千辛万苦才逃出来,你还吓我,我特么都以为老子要交代在这里了,姓莫的,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莫九阳就这么笑嘻嘻的看着齐胖子,一言不发。见此情景,齐胖子哭了一会,就不哭了,拍了拍屁股,站起来对莫九阳说:“阳哥儿,大家都安全了吗?”莫九阳这才接话道:“从地道里出来的人,有三个在探路时死了,和我们一起分开跑的猎人到现在还没回来估计凶多吉少,我正要去找你,现在你回来了,这么看,也就这四个人没回来,剩下的都在镇上了。”

齐胖子听了这话,感慨的叹了口气,随后豁达的说道:“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阳儿,我们这算是脱险了吧!”

莫九阳上前搀着他向镇子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镇子上暂时应该是安全的,但你也看到怪物的数量,我感觉这种安全只是暂时的,接下来我们修养一下,之后应该快点离开这里,到更安全的地方去才行。”

两个小兄弟终于逃过了这一劫,但未来的日子或许会更加的黑暗无助,他们能否一起搀扶走过未来无数个日日夜夜,或许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第一卷完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