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女魔头

四人突围后便开始疯狂的奔跑,他们没有走直线,而是在巷子里绕了几次,待甩掉追兵后,从一个猎人家的后门翻了出去。

第一次进到人类聚居地的萨尔星士兵,一方面是不熟悉部落里的建筑布局,另一方面也是他们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人类的居所,难免会有些好奇,可这一点好奇与不熟悉,就让莫九阳他们失去了踪影。

但这些萨尔星人也不担心他们会跑掉,周围几个部落的战斗早都结束了,萨尔星人在其他部落的战斗方式几乎都是突袭,遭到的抵抗也比卡颜部弱的多,没付出什么代价就达到了战前的目标。

在留下一部分士兵绞杀残余的人类和清理战场外,大部分萨尔星部队都被调到了卡颜部的方向,有的被派到了正面战场直接参与战斗,有的被派到了四周去堵截残余的卡颜部猎人,还有的直接被分配到了更外围的区域,用于埋伏不太可能存在的,从镇上到来的援兵。

现在的卡颜部,在萨尔星人的眼中,就是一个被包裹了几遍的粽子,他们认为就算是一只苍蝇也难自如的飞出他们布置下的层层封锁网。

莫九阳四人小心翼翼的来到会议室外,推了推门,没有推开,然后小心翼翼的发出了布谷鸟的叫声,这是事先预定号好的暗号。

随后会议室的大门被开了一个小缝,看到是莫九阳等人,里面的人把门开大,让他们赶紧进去,又悄无声息的将门关好。

会议室里一片漆黑,屋子里好像除了他们几个,就再没有其他人,前面的人带着四人走到最大的会议桌附近,用嘶哑的声音问道:“外面还有人活着吗?”

莫九阳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在他们从围墙上下来之后,就没看到还有人在围墙上战斗了。至于部落里其他地方是不是还躲着人,他也无从知晓。现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满部落的寻找打散的猎人。

听了莫九阳的话,那人叹了一口气,然后钻到大会议桌下面,拨开一些杂物,摸索了两下,用力一拉,打开了一个地道的入口。只听那人又说道:“你们快进去,我再等等其他人,”借着地道里微弱的光线,莫九阳看清了这人的面孔,正是负责土炮部队的胡元军大叔。

他应该是要等他的弟弟胡元奎,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个时候还没有撤过来的人,应该都是凶多吉少了。

莫九阳知道劝也没有用,而且他们也没有脱离危险,在这里墨迹的结果,只会让大家一起送命,所以只是对着胡元军大叔说了一句“小心”之后,便全都快速的从地道口鱼贯而入。

地道的下方是一个狭窄而潮湿的走廊,看样子这个地道已经有些年头。之前开会的时候就约定好,战斗到最后如果战事不利,所有人撤退到会议室的方向,通过地道转移。

但等战斗打响,真正能够撤到这里的人少之又少。

顺着地道向前走,每走一段就有一个岔路,在每个岔路都标记了只有卡颜猎人才能看得懂的暗号。莫九阳几人一直向前,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听到了人声,他们紧走几步,看到了前面的场景。

这里是一个稍微开阔些的平地,地上躺了几个用简易担架抬着的伤员,他们的身上都受了十分严重的伤,看起来不像是近战兵器造成的,应该是被远程兵团轰击的时候受伤的伤员。

周围零零星星站了十来个完好的卡颜猎人,和七八个卡颜女猎人,但这些人的身上也大多都带着轻伤,衣服上沾着红色和蓝色的血迹,看样子也都是经历过战斗后撤下来的人。

莫九阳在人群中看到了正在被处理伤口的大长老,老爷子身上有一处明显的刀伤,看样子能有二十几厘米长,狰狞的伤口皮肉翻绽,让人看了就触目惊心。

刀伤周围还有火焰灼烧的痕迹,外侧有些已经凝固的血痂,莫九阳赶紧几步走上前去,心疼的握住大长老的手。

因为莫九阳的动作,好像老爷子扯动到了伤口,一边慈祥的笑,一边疼的直吸气。

给他处理伤口的女孩,狠狠的瞅了一眼莫九阳,对着大长老说“别动,再扯到伤口就又要流血了。”莫九阳赶紧松开手,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到了一边。

大长老笑着对女孩说:“没事,爷爷这身子骨还硬朗,这点伤不算什么。”

“倒是你这妮子,怎么还是这么凶,小心以后嫁不出去,要是爷爷不在了,谁能受得了你这脾气。”

给大长老处理伤口的女孩叫做言芷,是大长老的亲孙女,她比莫九阳大一岁,在猎人部落里长大的女孩子很少有柔柔弱弱的类型。

这个丫头长得很漂亮,但性格就像男孩子一样,爬树下河,掏鸟蛋撵野狗,几乎所有调皮的事情都做过。

因为她是莫九阳这一批孩子里比较大的一个,还是大长老的孙女,小孩子们都把她当做大姐头,莫九阳和齐胖子当初在她的统治下没少挨揍,渐渐的长大了才稍微从女魔头的阴影中走出来,但多少还是看到她就发憷。

刚才被言芷一瞪,莫九阳条件反射般的就缩回了手,等反应过来再想上前也害怕再扯到大长老的伤口,就站在一边弱弱的看着,不敢说话。

谁知道,站在一边也能惹到这个女魔头,言芷回身对着莫九阳道:“就打个仗,就蔫了?站在那里装雕像?不知道过来帮忙?”

实际上莫九阳在部落里一直是年轻一批猎人中比较出色的一个,但无论他怎么力压群雄,就算后来有了系统,面对这个女魔头的时候也总是有点底气不足。

心不甘情不愿的莫九阳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帮着一起处理大长老的伤口。

齐胖子看到被女魔头活捉的莫九阳,摸了摸鼻子,赶紧转头向着另一个方向悄悄的走了过去。

谁承想,齐胖子就算小心翼翼还是被言芷发现,她朝着齐胖子的方向瞅了一眼,不屑的“切”了一声,故意大声的说了一句“怂包”。

背对着言芷的齐胖子身形明显一怔,但接着立刻以更快的速度远离这个女魔头,他的这个怂样被通道里的大家伙看到,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让原本凝重压抑的空气,快活了许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