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四天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3238字
  • 2022-05-10 19:00:05

喻伽被人拍醒。

睁开眼对上沈迟瑧放大的脸。

他依旧皱着眉,问:“你是谁?怎么会躺在这里?”

喻伽眨了下眼睛,没有说话,先环顾了四周。

那条公路。

她坐起身,从口袋里摸到自己的手机,打开看。

4月7号,早上八点。

又循环了。

沈迟瑧怎么会在这里?

他随着她起身的动作直起腰,喻伽这才看见他旁边有一辆警车。

周魏平坐在驾驶座上,正看着他们这个方向。

他们车的方向正对兴旺村。

显然是在去兴旺村的路上看到她躺在这里,于是沈迟瑧就下车查看。

兴旺村又出事了吗?

她站起,回答了沈迟瑧的问话:“我迷路了,手机没有信号,无法导航,太累了就在这边睡着了。”

说着,一边把自己的手机开屏,让沈迟瑧看她的手机页面。

的确是没有信号。

他看了眼问,“你原本是要去哪?”

喻伽诚实道:“我是来旅游的,没有目的地。”

又问:“警察先生,你能送我回家吗?”

她一脸真诚的求助。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送迷路的人民回家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沈迟瑧蹙眉,“我们还有案件要办,”又看了眼时间:“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叫其他警员来接你。”

喻伽眨了眨眼,“要去办案吗?我能一起去吗?这边都没有人,我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多危险啊。”

知道危险还能在这边睡着?

他眼里闪过一丝疑虑,眯了眯眼,“说的也是,”他掏出一盒烟,拿了一根:“那就跟我们走吧。”

他点上烟,吸了一口,眼睛四处扫了扫,然后歪了下头叫喻伽上车。

车径直开进了兴旺村。

喻伽跟着他们穿过几条巷子,走到了一间两层屋子前。

这个屋子此时屋门大开,木质的门已经满是斑驳,门上贴着一副小对联。屋门后面先是一个露天小院,右边有一口小井。

往上看可以看到二层有一个阳台,上面还挂着几件老人衣服。

土屋木门,这个房子很有年代感。

喻伽对那口井有些好奇,于是便走了过去。沈迟瑧和周魏平却径直进了屋。

“沈迟瑧!”喻伽突然惊声叫人。

她看到,井里有个死人……

这个人还是她认识的。

那天那个道士。

沈迟瑧闻言快步走了出来,问她:“怎么了?”

喻伽指了指井:“这里面有尸体。”

他皱起了眉,走到井边看了眼。

是个男人,尸身以一种十分怪异的姿势浮在井里,脸色煞白面部浮肿。

警局的报案电话并没有说有人死在井底。

周魏平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他走到井边看了眼:“诶唷,这里怎么也有人?不是说只有两个人吗?”

沈迟瑧皱着眉思考,没有搭理他。

想了会儿,他给警里打了电话:“兴旺村案件,几个报案人?”

对面回:“一个,”好似又去确认了一遍:“诶不对,是两个。沈队你们走了之后又来了个报案电话。”

“知道了。”沈迟瑧挂了电话。

“这个案子有蹊跷。”他说。

踱步又往屋里走,走了几步他突然停下来,看喻伽:“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周魏平闻言也看向了喻伽。

喻伽一惊。遭了,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在他认知里,今天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而他也根本没有告诉他名字。

她站着,回答不出来。

过了几秒,沈迟瑧收回视线,往屋里走。周魏平跟在他身后也进了屋。

喻伽站在井边,十分懊恼。

里面沈迟瑧和周魏平进了屋后直接上了二楼。

楼梯是木板做的,许是年久失修,走在上面嘎嘎作响。

喻伽听到声音,回过神,动身也进了屋。

二楼楼梯口有一具尸体。

空间狭小,沈迟瑧跨过尸体,几步就到了阳台,阳台上也有一具尸体。

周魏平走到屋内,拿出自己的记录本,跟在沈迟瑧身后。

喻伽停在楼梯上。

上面已没有空间再让她进入。

她站着,与尸体正对。

是个老人。头发已经全部发白,很瘦,身体上没有任何伤痕,从外部看不出是怎么死的,因为她连衣服都非常干净。只紧闭着眼,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

她看不到阳台那边的情况,犹豫着要不要跨过尸体,但又怕会破坏现场。

站了会儿,他听到沈迟瑧的声音:“手上有抓痕,脸色发赤,初步怀疑毒杀。”

?这么快就断定了?

喻伽踮起脚想看他们那边的情况,但他们站在门外,她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沈迟瑧好像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不靠谱。

外面没了声音,他们二人进屋,沈迟瑧看了她一眼,又将视线转回地上的尸体上,对周魏平说:“毒杀。”

又抬脚往里屋走去。

楼下突然传来声音。

有人进了屋。

喻伽转回头,来人也刚好抬头,与喻伽对上眼。

赵茹?

赵茹看到人一愣,转瞬便是松口气的模样:“警察同志,你们可算来了。”

喻伽没搭声。

赵茹又说:“是我报的案。早上看到黄叔家出了事,我就立马报了案,但还有其他事要忙我就先离开了。忙完了立马就过来了,以为警察同志们还没来呢。”

周魏平从上面探出头:“是你报的案?”

似是没想到上面还有人,赵茹又是愣了一下,才说,“对,是我报的。”

知道周魏平是要问话,喻伽下了楼梯。周魏平紧随她身后也下了楼。

他找了个位置坐下,拿出本子和笔:“说说,你知道的情况。”

喻伽站在一边,看着赵茹。

她似乎瘦了一些,精神头看起来也没有第一次认识时那样好。

她站着,说:“黄叔家儿女都不在家,我老公是村长,这些老人就需要我们多加照顾。”

“我早上照例来给两个老人送早饭,在外面叫了好几声都没人应。他们人老了,我就怕出事,于是就直接推了门来查看情况。没想到就看到他们两个都死了。我可吓死了,立马就报了案。”

周魏平边听边记:“大概是几点?”

赵茹回忆了一下:“应该是七点左右。一般我都是这个时间来送饭。”

“井里那个呢?也是你报的案?”

“井里?什么井里?”赵茹疑惑了几秒,转瞬瞳孔微微放大,有点害怕的模样:“警察同志,井里也死了人?”

周魏平直直看着她:“你不知道?你早上来的时候没发现?”

赵茹摆摆手:“这个我不晓得啊警察同志。早上来的时候我就直接进了屋找黄叔黄婶,看到人遇害了我就立马给你们警方打了电话。”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遇害的?”沈迟瑧从楼上下来,靠在楼梯边,双手交叉抱胸,漫不经心的问。

喻伽转头看了他一眼,他今天没穿警服,站在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赵茹也看了他一眼,不假思索道:“嗐,黄叔黄婶身体一向很好,没出什么毛病……”

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迟瑧打断,他接了句:“所以你就想当然认为他们是遇害。”

赵茹连忙点头:“是这么个理儿。”

沈迟瑧便不再问。

周魏平将放下笔,盖上本子:“好的,我的谈话已经结束了,但因为你是目击者,还需要跟我们回警局再做份笔录。”

赵茹忙点头,“我晓得的。”

喻伽听到这句话眼里却浮现起疑惑的神色,既然要回警局做笔录,为什么他刚刚还要问?

周魏平带着赵茹先回了警局,喻伽跟着他们出了屋,刚走到门口就被沈迟瑧叫住:“你等会儿和我一起走。”

喻伽脚步顿住,心底有些发慌。

她硬着头皮转回身:“警察先生,我想回家了。”她牵起一抹笑:“这边好像也没什么好玩的。”

“不好玩吗?”沈迟瑧走到她跟前:“死了三个人,不好玩吗?”

他弯下腰,眼睛对着喻伽的眼睛,扯了一抹笑:“你不是挺期待的吗?”

喻伽被他看的越发心虚,直觉骗不过他,她只能说道:“好吧,我承认,我是对一些命案很感兴趣。”

她毫不闪躲,眼里真诚:“但我见了尸体之后觉得还怪恶心的。”

沈迟瑧直起身,居高临下看她:“你不觉得,你的嫌疑很大吗?”

他想了想遇到她的情景:“无端出现在路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然后早上有人发现村里发生了命案。”

他下了结论:“太过巧合。从时间上看,你嫌疑很大。”

他又俯下了身看她:“第二个报案电话是你吗?杀了人,然后报案,自导自演了一出。在路上遇到我们,跟随我们来现场查看受害者情况,最后因为是外来人,让我们亲手将你送离这个地方。”

喻伽听着他看似有理有据实则经不起推敲的分析,有点一言难尽。

她沉默了几秒,突然举起双手:“那你把我抓了吧。”

他会直接跟她说了这么多,其实恰恰表明,他是在炸她。

不过是想看她的反应罢了。

沈迟瑧看着她,没有动。

巷子里走来几个人,喻伽转过头看了眼,是之前见到的那些法医。

沈迟瑧也看到了人,他直起身,转身走到井边。

喻伽给他们让了路,他们几人经过她,皆看了她一眼,但并未说什么。

为首的法医走到沈迟瑧旁边往井里看了眼,吩咐其他人道:“把他捞上来。”

又看了眼沈迟瑧:“你还不走?”

“走,”他又看了眼尸体,然后转身走到喻伽身边:“走了。”

喻伽没动:“不用等他们验完尸吗?”

她还想知道人是怎么死的。

沈迟瑧越过她:“不用。”

见他已经走出了几步,喻伽看了眼已经被放到地上的尸体,然后跟上了沈迟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