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三天 养生馆命案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903字
  • 2022-05-09 19:00:10

诶?这个地方,她之前竟然没来过。

这样小的村落,竟然有这样大型的养生馆?

这个养生馆占地面积非常大,四层楼高,外面装修十分清新雅致,是古典的中式装修风格。

倒是挺像那么回事。

她站在左边的屋子旁,她身后的屋子走出来两个人,一个孕妇,和一个老人。

老人手上拿着一个黑袋子,孕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十分冷漠的样子。

喻伽听到老人说:“爸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孕妇没应声。

老人便走了。

孕妇转回身,走回屋里正要关上门。

对面养生馆突然出来了几个男人,直接冲这个方向而来。

喻伽正侧着头看那个孕妇,一时不察就被人抱住,旁边还有人很快速地拿着绳子将她绑了起来。

喻伽反应过来,开始挣扎:“放开我,你们是什么人!”

自然没有人回答她。

她转头看了抱住自己的人一眼,竖眉络腮胡,一看就不是好人。

孕妇站在屋内,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有些怜悯的看着喻伽。

喻伽又转过头来向她求救:“求求你,帮我报警。”

孕妇没回答她,垂下眼,动手关上了门。

喻伽被绑的严实,嘴巴被塞进一块布,说不了话。

她被人绑着,带到了养生馆里面。

挣扎无果,她卸了力气,不再动,安静了下来。

养生馆内与外面的装修完全不同。

一楼还是正常的木质装修,一个女生站在前台,面无表情的看着几个男人绑着喻伽。

他们乘着电梯,将喻伽带到了四楼。

喻伽没有反抗,他们也就不再抱着她,而是让她自己走。

到了四楼,电梯门一开,眼前金碧辉煌。

先是非常空旷的一个厅,摆放着一些按摩椅。厅的尽头分为两边,中间隔开一条路,两边都是关紧的房间。

喻伽被推着走到了尽头的最后一间房。

门被打开,她直接被推了进去,然后门口的人将门给锁上。

她一个踉跄直接倒在了里面的沙发上。

她双手被绑,嘴被塞了布,能活动的只有头和脚。

艰难的爬起,她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

是一个KTV包厢。

许是因为被绑住的缘故,她的背包还在,只是口袋里的手机被收走了。

这些人要干什么?

她脑海里突然显现出早上遇到的那些人。

直觉与那些人有关。

她被关了很久,没有人来见她。

到了晚饭时间,有人给她送来了饭,是流食,还有一根吸管。

喻伽冷眼看着眼前送饭的这个络腮胡男人,他帮她将布拿下下来。

喻伽张口就咬他。

男人吃痛,手一挥,喻伽直接摔到在沙发上,他恶狠狠的说:“臭娘们,给我老实点。”

喻伽毫不畏惧地对上他的眼。

男人转身就走。

又将门给锁上。

喻伽泄了气,挪动着起身走到吃食前,弯下身咬起吸管放到了碗里。

得吃东西才有力气。

她边吃边懊悔,自己之前应该去学点跆拳道的,就不至于这样一次两次被绑住。

学点防身的功夫真的太重要了。

——

还是没有人来看她。

她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

次日被开门声惊醒。

她睁开眼坐起身,见到来人。

果然是昨天遇到的那个人。

村里人之首那个男人。

他穿着一身西装,笑容亲切,问她:“妹子睡够了?”

喻伽没吭声。

他坐到沙发上,喻伽身边,将她上下看了看,评价了一句:“应该会很值钱。”

他点了根烟,对喻伽说:“妹子,我这边有个工作,工资很高,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喻伽一听便知道他是指什么。

她骂了句:“垃圾。”

男人笑了,虽然被骂了,但却觉得喻伽的行为十分好笑似的。

笑够了,他说:“妹子还记得昨天和你打招呼那个老人不?你陪他一次,给你五位数。”

变态。

喻伽想起那个老人,又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

看来自己被抓的原因找到了。

但他们又是怎么知道她还在村里的?

男人吸着烟,耐心等她说话。

喻伽突然抬起脚,直接往他腿中间踢去。

男人不察,下意识挪开了脚,喻伽踢到了他大腿根部。

他脸色瞬间就变了,他灭了烟,打了喻伽一巴掌,“你找死是不是?”

喻伽被打得偏过头,脸上火辣辣的。

男人又抬起脚往她身上也踢了一脚,“看来你是敬酒不吃想吃罚酒。那我们就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他狠狠踢完,收了脚,起身就往外走,又对门口的人吩咐:“把她的腿也绑起来。”

门口的人应声,进去将喻伽双脚绑住。

喻伽没有再挣扎。

无非是白费力气。

时间再次流逝,她被关着,依靠每日的三餐猜测过了多长时间。

四天。

从她被绑进来,到现在,已经是第四天。

时间过了4月8号,没有停留,依旧在前进。

她躺在沙发上,包厢里十分安静,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

她又睡了过去。

——

包厢门突然被打开,喻伽一下子就醒了,睁开眼。

她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沈迟瑧。

她睁大眼,意外的看着他。

沈迟瑧皱着眉,也有些意外,他向她走过去,问:“你是被绑来的?”

喻伽看到他眼里的陌生,知道他并不认识她。

她低低的应了声,“嗯。”

沈迟瑧帮她松绑,并告诉她现在的情况:“延年养生馆发生一起命案,馆内十几人皆死亡,你是唯一的活口。”

喻伽一愣,又听到他说:“现在需要你和我们去一趟警局,做一个笔录。”

人死了?

她手脚全松,无意识的先活动了一下身体,对着沈迟瑧点了下头:“好的。”

两个人一起往外面走。

两边的门都没关,好几间房里都有尸体,还有警察在检查现场。

喻伽匆匆看了一眼,跟着沈迟瑧到了电梯口。

两人直接到了一楼,发现一楼正中间也有一具尸体。

尸身干瘪,脖子上有很重的淤青,胸口上扎着一把刀,地上还有一大滩干涸的血迹。

是那天那个男人。

看到他的死状,喻伽竟然觉得有些畅快。

跟着沈迟瑧上了警车,这次是他自己在开,他问了一句以前就问过的话:“你不害怕?”

喻伽依旧是坐在后座,她点了下头:“就是这个人绑的我。”

沈迟瑧便懂了。

两人一路无话。

到了警局,沈迟瑧将她给了一个女警员,带她去做笔录。

喻伽将事情经过都如实告知。

等做完了笔录,女警员将她的手机还给她,并告知她可以走了。

喻伽却没走。

她坐在等候区。

无处可去,与命案有关,她现在明显也离开不了这个城市。

她在等候区等沈迟瑧。

一等便等到了晚上。

晚上十点,沈迟瑧处理好事情,才发现这个陌生女子还在警局里。

他走到她身边,问:“你怎么还没走?”

喻伽仰着头看他:“我没有地方去。”

沈迟瑧皱眉,她好像是外地人来着。

她又问:“可以收留我几天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回家。”

沈迟瑧回想了一下案件,说:“应该很快就会出结果。”

见她眼巴巴的看着他,于是又道:“那你跟我走吧。”

喻伽跟着他回了家。

与苗苗家是同一栋楼,看来是单位统一的住宿地。

他的家比苗苗家好一些,三室一厅。

喻伽在沙发上坐下,他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饮料给她,随手拿了把椅子,坐到她对面。

问:“你第一次去兴旺村?”

喻伽点头。

他又问:“你在村里待了多久?”

“原本是一天。”

沈迟瑧看她的眼:“那你为什么没有离开?而是在村里瞎逛?”

喻伽沉默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抿着嘴,没有说话。

屋子里静了下来。

沈迟瑧一直看着她,喻伽感受到视线,越发心虚。

突然一个“咕咕”声打破了寂静。

紧绷的气氛被瓦解,喻伽有些不好意思。

沈迟瑧挑了下眉:“你还没吃饭?”

喻伽尴尬的低下头,“嗯。”

他看了眼手表,快十一点了。现在外面的店应该都关门了。

他起身,问:“番茄鸡蛋面吃不吃?”

喻伽赶紧回答:“吃的。”

沈迟瑧会做饭令喻伽有点意外,毕竟他气质看起来有点糙。虽然长相清秀,但浑身痞气。

不像是一个警察。

他做的面还挺好吃。

喻伽沉默的吃完了面,沈迟瑧没再问她话,将她带到客房后就回到自己房间继续处理公务。

客房里有厕所,喻伽认真的洗了个澡。

她好多天没洗了。

可能都发臭了。

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现在看到浴室才意识到这些。

洗完澡浑身舒坦了。

在沈迟瑧的家里莫名有种心安感,她躺在床上,一下子就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