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三天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508字
  • 2022-05-07 19:09:12

天光渐亮。

喻伽自然醒,睁开眼先看了四周。

又闭上了眼。

又是那条公路。

她无精打采的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4月7号早上七点。

时间变了,日期却没变。

又陷入了循环。

她躺在公路上,一动不动。

离不开了是吗?

上方传来敲锣打鼓声和唢呐声,喻伽起身,站在路边角落,觉得有些奇怪。

有人了?

兴旺村方向下来一个仪仗队。

最前方那个人穿着长衣长裤,腰间系着一个红带子,左手提啰右手拿着一个棒槌,时不时敲一下。这人后面是两个前胸背着鼓的鼓手,腰间俱是系着红腰带。再后面是一顶被四个人抬着的红轿子。

锣鼓声此起彼伏,十分喜庆。

这是出嫁礼?

大早上的出嫁?

是按照古代习俗结的婚?

那,新郎呢?

喻伽站在路边,队伍路过她,径直往下面走去。

轿子经过,喻伽隐约听到了哭泣声。

是错觉吗?

等队伍走远了一些,她拿上东西,跟了上去。

也许跟着他们可以下山。

队伍走的方向却越来越奇怪,弯弯绕绕离了公路,反而走起了小路。

喻伽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但已经跟了半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跟。

前方队伍抬着轿子穿过难走的杂草地,停在了一个凸起的小山丘前。

为了防止被发现,喻伽在山路的另一头停下,远远看着。

队伍里的人放下了工具,将轿子放在中间。喻伽这时才看清,在小山丘中间有一口棺材。

她微微睁大了眼。

轿子里下来一个穿着大红喜服的人,喻伽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很是瘦小。

她在哭,抽抽噎噎着。

众人在小山丘旁边开始了动作——挖土。

七八个人一起,挖得很快。

人聚到了一起,喻伽却发现还有一个人,他身材有些矮小,就站在棺材旁,没有动,静静看着别人挖坑。

他穿着一身道袍。

很快便有一个新坑出现,众人挪动棺材,将它放到了坑内。

棺材一挪开,喻伽这才看清,原来那个小山丘是个墓,正中间有一个墓碑。

这下她确定了,这些人在做什么。

胸口突然涌现一股气,她握紧拳头,忍不住要冲上去。

但不行。

他们人多,她救不了人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缓解自己心中的气愤。

那边已经放好了棺材,喻伽听到那个道士没什么情绪地说:“你自己进去,还是抬你进去?”

穿着嫁衣的人一下子就大哭了起来,她抓住他的道袍,“求求你放过我吧,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要把我埋进去,求求你了。”

她弯下腿,直接向他下跪:“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想死。”

道士挪开了步伐,说:“这是你的命。”

八字相合,是你的命。

她磕头的动作顿住,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嫁衣在泥土上铺散开。

道士朝其他人使了个眼色,于是她被两个人架起,放进了棺材里。

发冠上的珠子随着动作不停晃荡,她眼神呆滞,不再反抗。

喻伽看见,她被人压着肩膀,被迫躺下,然后棺材板缓慢盖上。

正要盖紧时,棺材里的人突然坐起来,伸出手将棺材板往外推。

但很快就有人从她身后将她制止住,她被压着手捂着嘴,又躺回了棺材里。

棺材板彻底盖上。

喻伽听到哭声。

没有哪一刻像此时这样冷。

她浑身发抖,扶住了身边的树干才不至于让自己站不住。

众人又开始填土。

道士开始作法。

喻伽脸上不知何时流起了泪,紧紧看住了他们。

约莫过了五六分钟,法事毕。

众人收拾了东西,动身离开。

喻伽蹲下身,借着杂草掩盖自己。

她看清了,那个道士。

他一头短发,眉毛杂乱,眼睛浑浊,眼下青黑,一口凸嘴。身形又矮又瘦,穿着道袍,却撑不起来,像给空洞的白骨套了衣服。

毫无仙风道骨。

等人都走尽了喻伽才直起身。

她还活着吗?

她抬脚,想要去看看。

前面却突然有一个人飞速闪过。

喻伽又站住了。

是个男人。

他跑到墓边,径直弯下腰开始挖土。

他手里拿着工具,显然是有备而来。

是在救人?

喻伽不再多想,起身跑过去帮忙。

男人见了她有些惊讶,停住了手:“你是?”

喻伽没有工具只能用双手,她动作不停:“待会儿再说,先救人。”

“哦,对对对。”

他回神,又开始刨土。

喻伽忘了人在封闭的空间多久会窒息而亡,但快点总是没错的。

她一刻不敢停。

人在危机时刻总能爆发出难得的潜力。

他们两个人竟用了不到五分钟就将土全部刨开。

棺材板被钉紧了,男人快速拿出工具,开始撬。

又过了三分钟,两人气喘吁吁。

棺材板终于被撬开了。

里面的人闭着眼,喻伽伸出手先去探了下她的鼻息。

她的手指颤抖着。

手边感知到十分微弱的呼吸。

喻伽一喜,笑了:“还活着!她还活着!”

男人赶紧将她抱起,放在地上,对她胸外心脏处进行按压,又对她做了人工呼吸。

喻伽看他一套动作十分流畅,难道是学医的?

女孩呼吸逐渐恢复,男人一刻不敢停,他对喻伽道谢:“谢谢你的帮忙,我现在得带她去医院,你也快些离开吧。”

喻伽点点头。

到了路口,与他们分道扬镳。

喻伽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八点。

才过了一个小时,她却感觉已经过了一天。

高度紧张的情绪逐渐缓和,她感到十分疲惫。

无意识的朝城区方向走,走了会儿,她才意识到她走不出去。

从包里拿出水喝了口,她又认命地往回走。

春天本应是生机勃勃的季节。

兴旺村却好似笼罩在阴霾之下。

喻伽循着记忆往沈玉家走,走到门口,发现门关着。

她不知道去哪里好,一路过来都没碰到人。

她在门口徘徊。

沈玉送完孩子上学,又去买了点菜才回家。

还没到家门口就见巷子里有一个女孩子站着,似乎是在等人。

是个生面孔。

她眼眸闪了闪,假装没看见,径直朝自己家走去。

女孩却叫住了她:“你好。”

她问:“请问村里有旅馆可以住吗?”又解释了句:“我迷路了。手机也没电了,不知道怎么找到路。”

沈玉闻言停住了,见喻伽一脸急切,她犹豫了下说:“这里没有旅馆。你可以来我家充会儿电,然后离开。”

喻伽点点头:“好,谢谢你。”

跟着沈玉进了屋,沈玉给她拿来两个充电器,不同型号。

喻伽接过,熟练的找到插座将充电器插上。

沈玉看着她的动作,有些疑惑。

她怎么知道插座在那里?

但她人有些累,加上喻伽这人给她感觉很友善,于是也没问,而是问了句:“你吃早饭了吗?”

喻伽摇摇头。

“不介意的话,我家还有点剩饭。”

喻伽笑了下:“不介意。谢谢。”

她走去厨房坐下,沈玉给她拿了碗筷。

喻伽吃完了饭,非常自觉的将自己的碗给洗了,洗完回到客厅发现沈玉在发呆。

她好像经常心事重重。

“那个……”喻伽出声问:“请问厕所在哪里?”

沈玉给她指了个方向。

她道谢后进了厕所。

应该不是坏人。

沈玉想。

她又开始发呆。

喻伽出来,坐到沈玉身边,向她做自我介绍:“我叫喻伽,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沈玉回过神看了喻伽一眼,低低说:“你可以叫我孙家媳妇。”

“什么?”喻伽不解,她为什么这么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