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二天 沈迟瑧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914字
  • 2022-05-06 19:00:11

她呆呆的,留着泪,“是……吴家媳妇和何家媳妇”停了会儿:“和王莽。”

喻伽闻言皱眉,又是命案?

她扶住沈玉,沈玉却突然抓住她,将她往前拉:“你快走,这与你无关,不要好奇,你快回家去。”

可是前面是一堵人墙,喻伽根本挤不出去。

前面传来警笛声,是警察来了。

人墙未动,大家在议论着,无人离开。

过了40分钟,似乎是觉得无趣,人群陆续散开。

沈玉见状推了她一把:“你快走吧。”

喻伽被推得往前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前面有人扶住了她。

是前天看到的那个痞气警察。

他一身警服,面容严肃,清秀的五官因为浓密的眉显得有些凶。

喻伽对他道谢,起身站好。

他眉皱到了一起,问她:“你不是兴旺村的人?”

喻伽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点点头。

他却没再问,只说了一句:“那就快离开。”

转过身又继续自己刚刚的工作。

等他转了身,喻伽这才注意到地上的情形。

道路上都是血迹,显然人已经死了很久,两具女尸一具男尸占据了整条道。

男尸的身体上有许多伤口,胸口上破了一个洞,下半身更是惨不忍睹,已经完全看不清原本的样子。

两具女尸身上也有伤口,但明显伤得没有男尸那样重,甚至两具尸体的嘴角都是向上的。

一个愉悦的弧度。

喻伽没动身,男警抽空看了她一眼:“还不走?”

喻伽闻言回神,下意识先朝后看了一眼,发现沈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跪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喻伽拍了拍她的肩,以示安慰,内心有些犹豫要不要等她好一点再走。

不行,不能再心软了。

她眼神一下子变得坚定,朝沈玉说了句:“请节哀。我先走了。”

沈玉无力理她。

喻伽没再多想,找了个比较不会破坏现场的地方跨出去。

刚走了几步,身后传来男警的声音:“等等,等我们一会儿,待会儿坐我们警车一起走。”

喻伽闻言停住了步伐,转身看了蹲在地上的两个警察一眼。

警察。

好像是比她自己好很多。

她站住了,没动,耐心等着。

前面又有一辆警车开来,车上下来几个人,为首的看上去应该是法医。

喻伽往里挪了挪,给他们让出路。

那些人径直朝现场走,与地上两个警察简单交流了几句后,两个警察起身,朝喻伽走去。

男警叫她:“走吧。”

喻伽跟在他们身后上了警车。

沉默的坐在后座上,喻伽思考着要不要问他们陈家的命案。

但她一个外来人,贸然这样问,实在太可疑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人拿出了一根烟,打开火机正要点,眼角看到镜子里出神的喻伽。

他顿了一下,问:“介意我抽烟吗?”

喻伽眨了下眼,回过神来,“不介意。”

开车的人闻言调笑了一声:“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绅士了。”

副驾驶的人横了他一眼,没说话。

开车的是之前做记录的警察,人不高,有点微胖,长得挺憨厚,看样子应该是三十左右的年纪。

他转过头看了喻伽一眼,“妹子叫什么?自己来这边旅游?”

喻伽看着他的后脑勺,回答道:“喻伽。昨天迷路走到了这边。”

听到她的话,拿烟的人手一顿,侧过头看了喻伽一眼,眉又皱到了一起:“你不懂什么是危险?自己一个人就敢随便乱跑?”

突然被凶,喻伽一愣。

开车的警察见状,笑着缓和了下:“沈迟瑧你那么凶干嘛,吓到人家小姑娘了都。”

他又笑着对喻伽道:“喻伽妹妹你别介意,他这人就是脾气差点,其实人不坏的。”

说一个警察人不坏。

沈迟瑧嗤笑一声:“随随便便就进了陌生地方,哪能这么容易被我吓到。”

阴阳怪气。

喻伽撇开眼看车外,不搭理他们了。

后座没了声,沈迟瑧吸了口烟吐出,又问她:“你去哪?跟我们回警局?”

喻伽仍是看着车外,说:“到县里就行。”

开车的人接她话:“县里这边没有旅馆,你住哪?”

随便。

无所谓。

她只是想试试能不能离开那个村子,去哪都没有关系。

她不说话,沈迟瑧问她:“先跟我们回警局?晚点送你去车站,送你回家?”

喻伽想了想,同意了这个提议。

车开回了警局,警局就在县中心,喻伽跟着他们进去。

一进警局沈迟瑧人就不见了。

周魏平将她带到了沈迟瑧的位置上;“你先在这里自己玩会儿。等我们忙完就送你去车站。”

喻伽点点头,他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对喻伽说道:“对了,我叫周魏平,有事你喊我。”

喻伽又乖巧点头。

等人一走,她大致扫了眼这个座位。

桌上一台电脑,一个保温杯,一叠资料,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倒是柜子看起来都上了锁。

让她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坐在警察工位上,好心大。

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十点十二分。

怕手机没电,她不敢玩,百无聊赖的观察警察们是怎么工作。

中午十二点。

他们两人还没回来,倒是有一个女警察给她带了饭和一句话:“沈队说他们还要过会儿才能回来,让你先吃饭,要是困了可以在他桌上睡会儿。”

喻伽点点头,向她道了声谢。

其实她很想问,随便来个人带她去不行吗?

但看大家都很忙,想来也是没有人有时间带她去。

她扒了口饭,想着要不吃完了饭,自己打个车去好了。

哦不对,这边根本没有出租车。路上连公交都没见几辆。

寸步难行。

她吃完了饭,他们还是没回来,喻伽等了会儿,感觉有点困,于是就趴到桌上睡了过去。

沈迟瑧回到警局,发现喻伽在桌上睡着了,他将人叫醒。

喻伽直起身,睡眼朦胧,还没清醒。

沈迟瑧看了下手机时间,晚上七点四十了。

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动车。

他问:“你吃晚饭了吗?”

显然问的是废话。

她摇摇头。

沈迟瑧又说:“对不起,忙晕了没顾得上你。快八点了,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车。”

喻伽闻言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七点四十五分。

不是吧。

她今天又走不了吗?

沈迟瑧见她垂着头看手机,心里有点内疚,他问:“今天去我们女警员那住一晚?明天一早我立马送你去车站。”

喻伽只好点头。

坐上了他的私家车,喻伽心里还是有点失落,不离开这个城市她不安心。

可能是因为车内太安静,沈迟瑧突然问她:“你是昨天去的兴旺村?”

“嗯。”

“今天早上和你一起的那个女人是谁?你们认识?”

“村里一个好心人,看我没地方去就让我去她家借住了一晚。”

几句话完,车内又恢复了安静。

过了会儿,喻伽缓慢着开口问:“兴旺村是不是经常发生命案?”

沈迟瑧握住方向盘的手一紧,转过头直直看到她眼里:“为什么会这么问?”

喻伽与他对视:“住宿的时候那个家里的小孩告诉我的。说自己的好朋友一家搬去了很远的地方。”

衣袖底下她不断地摩挲自己的手指:“原本我没在意,但看到今天早上的情形,我猜他说的很远的地方是不是指…死了。”

沈迟瑧看了眼路,又看向她:“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他说:“正常人看到早上的情况多多少少会受到一点惊吓,但你似乎一点都不怕。”

因为她早就目睹了另外一场死亡。

但她没这么说,而是随口扯了个谎:“我在殡仪馆工作。”

沈迟瑧有些意外:“你多大了?”

她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左右的年纪。

喻伽回答:“二十三。”

正是大学毕业的年纪。

“看不出来,你已经工作了。”

话题被扯远,喻伽有些懊恼,该怎么把话题扯回去?

车内再次安静了下来,这一次谁也没再开口说话。

沈迟瑧将她送到警员家里,叮嘱了几句然后便下楼,回了自己的住处。

喻伽进了屋,发现这个女生是今天下午给她送饭的警员。

两人互通了姓名,简单交流了几句,女生就回了自己房间。

喻伽洗了个澡,坐在床上发呆。

心里其实有点忐忑。

门外突然传来门铃声,过了会儿,有开门的声音,还有几句说话声,最后是关门声。

她的房门被敲响。

她起身去开门。

苗苗拿了个外卖,递给她:“沈队拿来的,说想起来你还没吃饭。”

喻伽接过:“谢谢。”

她拿着外卖去客厅吃,吃完将东西收拾干净了才回了房间。

晚上十点。

她太困了,一沾上床就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