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十一天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230字
  • 2022-06-11 12:39:36

喻伽被困在一团雾林中,林中白雾浓厚,看不清前路。

她眼前皆是白雾,往前走了几步,却突然被溅了一身血。

血腥味十分浓郁,她后退了几步,血却源源不断的往她身上泼。

她被血染红了眼,慌忙闭紧了眸,却依旧可见血红。

天旋地转。

她听到了哭泣声,嘶吼声,玩闹声,笑声,还有器具扎进血肉的声音。

有男与女,有老有少,有开心的,有悲伤的,有愤怒的,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耳膜。

眼前是血红,耳边是刺耳声,她急促的呼吸,往后退了又退。

突然靠到了一个墙壁上,墙壁生出了双手,将她紧紧禁锢住。

喻伽闭着眼,感受更为明显,她浑身颤栗着,不知道自己背后是什么怪物。

呼救没有用。

她闭紧了嘴,不敢动作。

血依旧往她身上泼,各种各样的声音却不见了,只剩下了尖叫声。

啊——

啊——

刺耳的尖叫声。

凄厉的尖叫声。

痛苦的尖叫声。

喻伽没忍住,也发出了声音,“啊——”

极速下坠。

她摔倒在地上,地上全是白骨,她身上全是血,脸上也是血,血从眼睛上直直往下流,像流了血泪。

她浑然不觉,睁开眼,看到一副又一副白骨。

周边是一片荒芜的墓地,每一个墓都被人为凿开似的,暴露在天地之间,白骨不在棺材里,七零八落全掉在地上。

手无意识拿住了一个头盖骨,她一惊,急忙将骨头放回地上。

遍地是白骨,没有空隙,她无法走动。

声音由远及近,又来了:“你的肚子怎么这么不争气!”

“我给你吃给你喝养着你,你有什么不满意?”

“求求你,求求你……”

“妈妈,他为什么在哭啊?”

“妈妈,刚刚那个叔叔说……”

“妈妈,妈妈……”

嘈杂的说话声混迹着笑声怒声,喻伽紧紧捂住了耳朵,不愿再听。

她脸上流起了泪,冲洗了血色痕迹。她的泪滴到了地上,开出了一朵朵单眼花。

她的周围突然围满了眼睛。

眼睛们眨啊眨。

喻伽哭着说:“我看见了。我看见了。”

也听到了。

一阵大风吹来,她被狂风卷起,悬在空中,她朦胧着泪眼俯瞰,白茫茫的墓地被泥土迅速掩盖,恢复了正常墓地的样子。

风落,她站在一个通体雪白的空间,前方鲜血直直往她跟前涌,她没再躲。她一手捂着嘴,泪无声缓缓往下流。

她蹲下了身子,怜悯的抚摸眼前的血。

她又回到了兴旺村,石碑前。石碑破碎不堪,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

一抹斜阳照着石碑一角。

天光大亮。

喻伽从混沌的情景中醒来。

她脸上俱是泪痕。缓缓睁开眸,眼前是熟悉的山体。

她一愣。

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4月7号下午三点。

又……循环了吗?

身上背着背包,她抬脚往那个熟悉的方向走去。

她走了很久,感觉不止半个小时。

有些狐疑,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4月7号下午三点四十分。

怎么回事?

以往半个小时就能走到兴旺村,怎么这次走了这么久都没有见到?

她又往前走了走。

她看到了一颗熟悉的树。

是之前沈迟瑧将车停靠在树下的那处地方。

怎么回事?

她又往回走,却依旧不见兴旺村。

她站在路边,拿出手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开始搜索兴旺村。

这次被她搜出来了。

手机页面第一条赫然写着:“兴旺村人口兴旺,子嗣延绵,勤劳努力。为表鼓励,奖励村内每一户人家一面锦旗,以表嘉奖。”

喻伽面无表情的点进这条新闻,从头读到尾。

这条新闻讲了一个叫兴旺村的村落,子嗣众多,人口密集,生活古朴,保留着优秀的传统文化,历史底蕴深厚。

新闻里还贴了几张图,一张村民日常生活图,一张四代同堂图,还有一张整个村落的全景图。

整个村子的布置与喻伽所认知的不同,喻伽注意到位置也完全不相同。

她看着这条新闻,有些发愣。

兴旺村。

哪个才是兴旺村。

还是都是兴旺村?

她退出这条新闻,回到原本的页面。

全都是这样的新闻。还有一些新闻开始起底兴旺村人丁兴旺的原因。

她看着手机出神。

“喻伽!”沈迟瑧惊喜的声音将她从思绪中拉回。

她抬起头,有些意外。

沈迟瑧双手抓着她:“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

喻伽被他抓痛:“痛……”她说:“是我,我会痛。”

她脸上全是不解,“你……?”

沈迟瑧却没听到她的话似的一把将人抱住:“我等了你很久。也找了你很久。”

他仿佛被人抽去了任何脾气,只剩下庆幸:“还好,还好,我每天来这边等是对的。你真的来了。”

喻伽拍拍他的背以示安抚。

过了会儿,沈迟瑧还是没放开她,她便维持着这个姿势问他:“兴旺村……是真的吗?”

看了那个新闻后她突然有些不确定了。

“嗯。”沈迟瑧放开她,叹了口气:“查到真凶的那天晚上你突然不见了。事态紧急我只能先去兴旺村抓人。但赶到那边后却发现。”

他看了喻伽一眼,见她神色平静,才又接着说:“才发现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死了。死亡时间就在我们查到线索那个时间段。”

他转过头,看向左边的悬崖:“整个村子的人全死了,这样的大案直接惊动了……”他顶了顶后槽牙,只说了结果:“然后兴旺村被毁,原本村落的地方被凿空并为悬崖。”

喻伽听呆了。

她问了句:“日期……是哪一天?”

沈迟瑧回想了一下,回答道:“2月14号。”

2月14号。

她来这边旅游的时间是4月初。

她嘴角张了张,却说不出话。

沈迟瑧问她:“你去哪了?回家了吗?”

喻伽看着他,鼻子有点酸。

她摇摇头。

沈迟瑧故作轻松:“那先跟我回警局,我送你去车站?”

这句话似曾相识。

喻伽没说话,点了点头。

跟着他回了警局,沈迟瑧拿了自己车的钥匙,然后载着喻伽去车站。

他的手一路都在敲击方向盘,终于到了最后一个红灯前,他踩住了刹车,转过头看向喻伽。

内心十分忐忑。

喻伽在出神,没发现他的动作。

他叹了一口气,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转回了头。

帮喻伽买了车票,他看了好几眼车票上的目的地。

将人送到进站口,喻伽跟他道完别正要往里走。

沈迟瑧却拉住了她:“喻伽。”

喻伽看着他,笑了一下:“以后我们可以一起约着玩。”

“不是,”沈迟瑧手心都开始冒汗了,他问:“你愿意……带上我一起走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