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十天 真凶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492字
  • 2022-06-07 19:54:32

徐卫正在对赵清进行询问,喻伽小心翼翼的进屋,然后坐到了他身边。

他对喻伽点了下头,两人算是打过了招呼。

说是询问,但徐卫压根没问赵清,他一直在纸上写东西,一边写一边说出声:“赵清,对吸/毒一事供认不讳。亲口承认杀害黄家两个老人,且……”

“警官,我没有!”赵清知道徐卫是在什么地方写下这些话,他有些着急:“我承认我吸/毒,但黄家两个老人不是我干的。”

徐卫没搭理他,继续写着:“且亲口承认杀害了自己的父母姐妹,动机是怀恨在心……”

喻伽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审讯法,有些好奇,她凑近看了看,徐卫真的在写下了这些东西。

她侧过眼,看着赵清,可惜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赵清别开眼,不看她。

徐卫还在继续:“杀害了父母后,将毒/品据为己有,离开了兴旺村逃到了县城的朋友家里,将毒/品拿去贩卖,涉嫌贩卖毒/品罪,且数量超过一千克,按照刑法,当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说完这些,他合上笔,作势就要走。

赵清这次是真急了,他怒气冲冲:“都说了老子没做!”

徐卫还是收拾着东西,像没听到他的话一样。

喻伽看了看徐卫,又看了看赵清:“你要怎么证明你说的话是实话呢?”

喻伽像塞壬一样引诱他:“你说点徐警官爱听的东西,说不准他就把记录改了。”她语气十分惋惜:“你还这么年轻。”

说着,她把徐卫按住,唱了个红脸:“徐警官,赵清选择坦白从宽,您就听听他说的吧?”

徐卫被她一按,身体有些僵硬,他僵着身体坐下,只说了句:“我很忙,只给你十五分钟。”

赵清见事情有转机,也不敢再哽着,忙开始说:“黄家老人真的不是我杀的。我就是在那晚去他们家找毒/品。这两个老人吸得凶,在我家赊了不少粉子,听说他们死了我就想去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东西。”

喻伽好奇的问:“不是你又是谁呢?你想要粉子,所以杀了人,这动机很充分。”

“关我屁事,”他爆了句粗:“他们两个老骨头那么大岁数还吸那玩意儿早该死了。在死前一天他们就来我家赊账,我妈本来死活不给,结果他们说女儿没死,可以再埋一次,等找到八字相合的人就能把钱还上,我妈就额外给了他们粉子,谁想到他们就那么过量死了。”

喻伽坐直了身体,语气有些冷:“那个道士呢?”

“什么道士?”赵清一脸莫名:“我不认识什么道士。”

喻伽给他形容:“很瘦,很矮,有一个口大龅牙。”

“他啊……”赵清想起来了:“那个是我们这一个主持那种婚礼的道士,黄家女儿那婚事就是他一手操办的。”

听完他说的话,喻伽心中一跳,那么他的死果然是……

暂时摈弃这个念头,她又问:“那你为什么要杀害你的父母?”

“他们该死!”赵清突然爆喝了一句:“他们就不是人,他们该死!”

徐卫和喻伽都没叫他冷静,他收不住脾气,脸上全是恨意:“他们不配做父母,不对,是不配为人。”

他突然笑了,弯下身靠近喻伽:“你见过性/侵自己儿子的父亲吗?你见过从小就被亲生父亲玩/弄的小孩吗?哈哈哈我见过。还有那个被称为母亲的人,她帮着那个男人!她竟然帮着那个男人!那个男的不仅糟蹋自己的儿子,还把自己的女儿送给合作者,这还不够,他还专门建了间屋子关迷路的人。我真是受够了!受够了!!”

“我要他们死!”他脸上尽是癫狂:“他们都想杀了他们,我就帮了个小忙,帮他们开了门,告诉他们粉子在哪里,我看着他们被凌迟。真是痛快!只是可怜了我的弟弟和妹妹。他们太弱了。”

他说的话没有指名道姓,喻伽仔细想了会儿才意识到两个“他们”是不同的代表。

他突然又软了下来,脸上全是鼻涕和泪水,他抓徐卫的手:“警官,人真的不是我杀的,我全都说了,你给我一点,让我吸一口,啊?就一口。”

看来是瘾又犯了。

徐卫甩开他的手,习惯了一般走到赵清身后将他牵制住,赵清一边挣扎,一边示弱:“爸,就让我吸一口,我只吸一口。”

徐卫恍若未闻,从椅子旁边拿出绳子往赵清身上绕。将人绑好后直接将他丢在地上。

徐卫拿上自己的本子,又从口袋里摸出录音笔,按下了暂停键,然后招呼喻伽:“可以了,我们走吧。”

赵清躺倒在地上还在喊:“爸,爸,妈,求求你们,给我点,求求你,我太难受了。”

喻伽看了他一眼,抿紧了嘴,跟着徐卫出了审讯室。

徐卫去整理赵清说的话,喻伽便回到了自己位置上。

赵清也……挺可怜的。

她心里一阵怅然,根据他说的话,基本可以说,破了三个案件。

黄家老人是毒/品过量而死,而赵茹作为提供者,为了摆脱嫌疑于是报了案。而道士,应该就是黄家两个小辈杀的。

喻伽叹了口气,既然离开了,又为什么要回来呢?

想来,即使自己的父母将自己的命拿去换钱,但那个女孩还是原谅了父母,回了家。可没想到自己的父母却死性不改,想要将她的命二次变卖。所以才会对道士痛下杀手吧?

而赵家。

实属是自食恶果。她原以为赵家顶多就是……没想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

赵清说的他们,是指那些吸/毒的村民吧?

这些村民…也不知道现在还活着没有。

她正在沉思,周魏平拿着资料急急的进了局里:“来了来了,指纹信息来了。”

她赶忙站起身,跟在周魏平身边。

周魏平将东西给了沈迟瑧,他自己都没看呢,就等着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毕竟那个凶手真的太缜密了。

沈迟瑧接过资料,在众人期待下打开档案袋。

他面无表情,喻伽却好像被周魏平感染了,无端也生出几丝紧张感。

沈迟瑧从头看到尾,越看眉皱得越深。

“怎么了怎么了?你快说啊。”周魏平等不及了。

沈迟瑧看了眼喻伽,将资料放到几人眼前,说道:“瓶子和用具上的指纹,都来自沈玉。”

“什么?”喻伽瞪大了眼,满脸不可置信:“会不会这个不是连环杀人犯做的?是他吸毒过量自残,然后和沈玉……”

喻伽说不下去了,她突然想起上次和沈迟瑧去市里,偶遇沈玉和一个男人一起。

之前没多心,现在想想,金石安那张脸,不就是……

但她还是不敢相信:“沈玉…沈玉怎么会是连环杀人犯呢。”

证据在前,沈迟瑧说:“不管她是不是连环杀人犯,金石安这个案子她都有很大嫌疑。”

他迅速吩咐:“周魏平,带人去兴旺村,将沈玉带回警局。”

周魏平应声,转过身准备离开。

徐卫赶了过来:“诶诶,等等,沈队,你看看赵清的口供,兴旺村要抓的人不少啊。”

他刚刚整理好赵清说的话,沈迟瑧他们在看指纹时他进审讯室问了赵清具体的人,现在名单已经整理出来了。

沈迟瑧拿过看了眼,他啧了声:“我也去。”

他抬起眸,扫视了一圈:“喻伽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