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十天 他全身脏透了(3)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867字
  • 2022-06-07 15:24:45

说得再小声喻伽也听到了。

她倒没觉得这有什么她不能听的,她问:“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周魏平看了眼沈迟瑧,沈迟瑧微扬下颌:“带路。”

——

村子西边,有一间破屋。

随着越走越近,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

喻伽问沈迟瑧:“诶,这不是……?”

之前她和沈迟瑧来兴旺村卧底时,住的就是这间屋子。

屋子年久失修,且位置偏僻,平时基本不会有人来。里面杂草丛生,还结着蜘蛛网。

尸体就在屋内客厅的正中央,是个男人。赤身裸体,身上尽是一些排泄物。除了这些脏污,上半身有多处伤痕,嘴上塞着一个肉物;下半身所在的地上全是血迹,在腿间空了一块,还有一把刀。

刚走到门口,沈迟瑧瞧了一眼,就抬起手捂在喻伽眼前,“太脏了,你别看。”

喻伽只匆匆看了个大概,心想这有什么不能看的,但仔细一想那具尸体的样子,确实还不如不看。

着实有些脏眼。

她停住了,闭上了眼睛,“我不看。”

沈迟瑧见她闭紧了眼睛,便将手放下,进屋去查看尸体。

尸体上尸斑呈暗紫红色,尸僵强硬,存在于全身各关节。脸上血迹斑斑,嘴边尤为浓重。左手拿着一个肉物塞在嘴里,手部僵硬,右手垂落在地上握着一个瓶子。

上半身身上还有许多处伤口,胸口处、腹部全是一道道划痕和口子;下半身裆部直接被切,其他地方倒是完好。就是身上的污秽之物几乎铺满了全身,虽然已经干掉了,但还是极其恶心。

在尸体周边还有几个情/趣用品和瓶子。

死法惨烈且恶心。

沈迟瑧检查了一番后便不再看,他从死者手上取下瓶子,仔细查看。

瓶子是普通的可乐瓶,似乎没什么奇怪,但里面的残余液体却是白色的。

根据以往的经验,他断言:“这些瓶子,是毒/品。”

周魏平也不愿再看那个惨烈的尸身,他咳了声:“是自杀吗?”

沈迟瑧将瓶子全部捡起,连同地上的其他用品一起,答非所问:“回去验验指纹。”

收拾好东西,他抬步就往屋外走。

喻伽还乖乖的站在一旁,闭着眼睛。

刚经历了视觉味觉双重冲击,出门见到喻伽干净的脸,他不由得神经松了几分。

听到渐近的脚步声,喻伽睁开眼,看向沈迟瑧:“验完了?怎么样?”

沈迟瑧朝她扬扬手里的东西:“吸/毒。”

又是毒/品。

这个村子里的人还有没吸毒的吗?

喻伽撇了撇嘴。

“但也和诗对上了。”沈迟瑧说:“尸身脏透了。”

吸毒致死的案列不少,但今天这起太过惨烈,反而更像是他杀。

加上那首诗,基本上可以对上。

但是今天死者太多,全都要他们去确认身份信息。

沈迟瑧思忖着,所谓的恐怖袭击是真是假?按今天那么多人的死亡情况来看,确实像是恐怖袭击。只是…怎么会一点痕迹都没留?而且,搞恐怖袭击的这种组织,绝不会只杀几户人这么简单。

不过很有多事情都需要他们去查了才能下定论。

——

忙活了一天,再回到警局时,沈迟瑧只喝了几口水,便又继续去忙。

整个警局里忙忙碌碌,只有喻伽安静坐着,一头雾水。

太多疑点了。

整个兴旺村从头到尾都是。

每个案件都有许多疑点,甚至都找不到任何突破口。

前面的那些暂且不说,光今天的:几个家庭无故死亡;董叶华家中死了三个人且听沈迟瑧说是死在周权之前;还有那个死状惨烈的男人。

太奇怪了。

男人如果是连环杀人犯所为,那么几个家庭呢?是恐怖组织?那么董叶华那边呢?

大家都忙的没有吃饭,喻伽思考了会儿,肚子开始有些饿,于是便起身去给大家买饭。

再回来时警局内依旧忙碌,她看了看,干脆一份一份分发到大家的工位上。

吃过了晚饭,沈迟瑧召集大家开会。

心中有太多的疑惑,喻伽弱弱的问:“我能一起吗?”

沈迟瑧想了想,正式向警员们介绍她的身份。

他清了清嗓子:“这位是我请来的心理学家。跟我们一起跟进兴旺村的案子。”

“哦~~”众人一阵恍然,神色却是揶揄。

今天喻伽跟了他们一天,沈队还对她照顾有加,大家心里早就有小九九。

见他们这么容易接受,沈迟瑧暗自后悔,早该这么做了。

也是,他日常做事就没有循规蹈矩过,之前何必那么守则。

他看了眼喻伽,后知后觉的有点担心她会不会对之前不让她一起参与的事情不高兴。

喻伽却有些欣喜,脸上明显松了一口气。

能一起跟进,真的是太好了。

并无不悦的神情,沈迟瑧放心了些许。

拿好资料,他带着喻伽进了屋。

会议室并不大,但核心警员并不多,所以并不拥挤。

大家都拿着纸笔,还有的拿着电脑在记录。

沈迟瑧站在黑板前,黑板上有一个关系图,是之前案件所有死者和联系人的关系图。

他没动这个关系图,而是从缝隙处直接延伸。

“根据我们的调查结果,今天的重点死亡对象,金石年。延续了连环杀人犯一贯的预言杀人的手法。这人身边的证物的指纹还在查验中,我们先暂且不提。”

沈迟瑧翻开自己手中的资料,又接着道:“第二起,董叶华及家中两具男尸,其中一个是她的父亲董方强,两人DNA完全匹配;另外一个是人贩子。值得注意的是,从董方强的手机记录中,我们发现董方强和这个人贩子有大量的金钱往来。”

“第三起,这起比较特殊,死者众多,经调查,这几户人家只是普通人,死因都是被刀具和锄具所伤。”他说完这些,又开始复盘之前的案件:“兴旺村这些案件中,多起与毒/品相关,加上之前有报案者给我们提供了毒/品,不排除有吸/毒后激情杀人的可能性。”

说完这句,他叫了个名字:“黄毅,说说你查到的东西。”

一个留着胡子的警察应声:“之前几天我们都在兴旺村卧底,没有见到可疑的村外人,也没有听到枪支或者其他武器的声响,我认为,恐怖袭击这件事是假的。而且我这边查到,兴旺村自周权死后第二天开始,就一直飘着预言诗小纸条,村内个个人心惶惶。”

他说:“我认为,今天发生的案件,除了董家那起,其他的都与连环杀人犯脱不了干系。”

沈迟瑧点点头,又抬下巴示意黄毅旁边的另一个人。那人翻开自己的本子,说道:“今天赵清的情绪基本稳定,他毒/瘾严重,神志不清的时候说漏嘴,提到了黄家。他骂了几句赵家两个死者,其余的便是求饶。”

黄家。

喻伽想了想黄家是哪起案件。

是他!

她想起来了。

她说:“黄家两个老人死亡隔天晚上,有一个人去黄家找东西,疑似是找毒/品。结合赵清毒瘾重,而且赵家又与黄家的死有相关的嫌疑,那晚去黄家的人极有可能是赵清。”

经她这么一说,几人也觉得十分有道理。

而且赵清这人,他知道的东西应该不少。

沈迟瑧立马下了决定:“徐卫,你继续跟进赵清,让他嘴里再吐出点东西出来。”

“Yes,sir.”

“对了,孩子不见了。”喻伽突然想起一般急急的问:“你们今天去董叶华家,没看到孩子吗?”

沈迟瑧一愣,想起来了这事,他说:“没有。屋内除了三具尸体,再没见到别的东西。”

人贩子。

想起之前董叶华突然拒绝和他们一起出村。

还有更早之前的,董方强和董叶华一起,董叶华对他十分冷漠的样子。

喻伽终于知道自己今天一直忽视的东西是什么了。

想起之前蒲玥的反击杀人。她猜测着:“会不会是董方强将董叶华的孩子卖给了人贩子。然后董叶华怀恨杀了两人?最后自己再自杀?”

这个猜测十分大胆,但却又令人信服。

沈迟瑧思索几秒,在董叶华案件旁写下了反击杀人、自杀。

他又说道:“董方强与这个人贩子有多次交易记录,显然不是第一次,不排除他利用董叶华代/孕的可能。”

他说:“基于这种猜测,周魏平,你去查查董叶华的生育信息和其他的交易记录。”

“Yes,sir.”

到此,沈迟瑧散了会儿,让大家根据刚刚作出的猜测再去调查,然后再继续开会。

大家又开始忙碌。

喻伽想了想,提出去审问赵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