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十天 他全身脏透了(2)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3069字
  • 2022-06-07 15:24:02

周魏平在身后关上车门,拿上东西,唤了句:“我好了。”

沈迟瑧便抬脚往前走。

村内寂静,根本不像是发生袭击的样子。

他将烟从嘴里拿下,掏出了块口香糖扔进嘴里,咀嚼着。

要是耍他们,这个报案人就算在天涯海角他也要把人揪出来。

他在前面走着,神色莫名,警员们跟在他身后却都准备好了东西,严阵以待。

周魏平在旁边喋喋不休:“沈迟瑧,这也不像是经历过袭击的样子啊,我们不会被耍了吧?”

沈迟瑧没应,只神色更冷了。

“啧,现在真是越来越猖狂了,什么人都敢……”

前方突然出来奔跑声,沈迟瑧停下了脚步,单手举起,示意后面的人停下。

周魏平瞬间闭上了嘴。

一个人影渐近,还带着欣喜的声音:“沈迟瑧!”

沈迟瑧听到声音迅速朝人影跑去。

是喻伽。

喻伽跑得气喘吁吁,他一把将人接住。喻伽扶着他的手,弯着腰大喘气:“你…你终于…来了。”

她跑得面红耳赤,沈迟瑧向后看了看。

没有人有带水。

嘶,真是失策了。

喻伽休息了会儿,缓过了点力气,她直起身,这时才注意到他穿着警服,身后还跟着一队同样穿着警服拿着一些她不认识的工具的警员。

“这是…做什么?”她问。

她放开了他的手,沈迟瑧顺着她的目光向后看了眼:“兴旺村里有人报案说遭遇了恐怖袭击。”

恐怖袭击?

喻伽想到了一路跑过来时见到的情景。

“原来是遭遇了恐怖袭击吗?”

沈迟瑧敏锐的察觉到她话里的意味,他问:“你看到了什么?”

“一些尸体。不对,是很多尸体。”她说:“我刚刚一路跑过来,发现很多人死在了自己家里。”

“很多人?”沈迟瑧拉下了脸,神情严肃:“现场怎么样?有暴虐的痕迹吗?”

喻伽摇摇头:“没有,有一些屋门大开,鲜血直流,有一些门口有血迹,还有一些屋门未关,里面有很浓的血腥气。但这些,都没有打斗的痕迹。”

周魏平偷偷摸摸地挪到两人跟前,忍不住开了口:“妹子你是报案人?”

喻伽摇摇头:“不是。”

已经是懒得再解释了。

沈迟瑧思忖了几瞬:“带我们去看看。”

“好。”喻伽应声,原路返回带他们去。

他们进了五间屋子。屋子里都没有人,只有血泊和尸体。

所有的被害者都是外物致死,但地上除却了血迹和尸体,其他都十分干净。

显然是有意识的清理了现场。

查看完了最后一家,沈迟瑧打了个电话,叫了法医过来做善后。

看到不远处有个垃圾桶,他走过去,将一次性手套往里面扔。

抬眸却发现,延年养生馆。

原来他们在养生馆附近。

喻伽显然也发现了这个。

她四处看了看,看到了那间熟悉的屋子,她跟沈迟瑧说了声,然后就往那里走。

好久没见董叶华,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之前家对面发生了大命案,现在家附近又是发生了杀人案件,不知道她还好不好。

她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却无人应答。

站了会儿,她再次敲门。

还是无人应答。

她突然有个不好的猜想,于是干脆使劲撞门。

沈迟瑧瞧见她在撞门,忙快步朝她走去帮忙,一边问:“怎么了?”

两人一起撞门,喻伽快速说着:“里面一直没有动静,我怕她出事。”

门框被撞的咯咯作响,没几下便被撞开了。

门一开,浓烈的腐臭味瞬间袭面而来。

喻伽一呛,被这味道熏得有点恶心,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生理性的开始呕吐。

沈迟瑧比她好点,对这种味道早已习惯。

他皱着眉,在喻伽头顶左右挥手,帮她散味道。

喻伽吐得昏天黑地,地上全是污秽。

腐臭味和酸腐味一起夹杂在空气中,味道浓烈。

喻伽吐了好一会儿,才停止了呕吐。

没有水,沈迟瑧把她往外挪了挪,去附近死者家里给她找了水来让她漱口,又给了她一个口香糖。

喻伽蹲下身,伸手接过,狼狈的漱了口,脸色苍白。

沈迟瑧有点担心:“还好吗?”

喻伽没有什么力气的点了下头。

沈迟瑧看了会儿,又俯下身问她:“我抱你去那边的石凳上坐着休息一下?”

喻伽又是点点头。

他便将人抱起。

安顿好了喻伽,他才吩咐周魏平:“去搞点沙子和扫帚颠簸过来。”

周魏平一头雾水,但还是依言去帮他搞了东西。

喻伽的呕吐物就在屋门口正中间,沈迟瑧把沙子往上泼,将东西收拾干净。

做好了这事儿,他将东西放在门口,才叫上周魏平:“走,进去看看。”

周魏平随着他一起进屋,饶是已经闻惯了这种味道却还是忍不住拿手遮住了口鼻。

他看眼沈迟瑧,轻身上阵,连眉都没皱一下。

不愧是小小年纪就当上队长的人。

心中对他的敬佩之情又添了几分。

沈迟瑧直接往屋里去。

客厅里有两具尸体,都是男的,一老一少。

沈迟瑧戴好手套,蹲下身。味道直冲鼻尖,他转过头,缓了会儿才抬起手臂轻掩。

捂住了口鼻,他一手拨弄着尸体。

周魏平站在一旁,憋住了气,拿着纸笔准备记录。

“老人,后脑有裂伤脑出血的痕迹,瞳孔胀大,通体石斑。身体僵硬。除后脑外其他无损伤。”

他边看边说:“中年人,脖颈有深痕,唇色发紫,瞳孔胀大,肩膀处有脚印。”

“老人应该是摔倒而死,中年人是窒息而死。”沈迟瑧站起身:“两人显然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

他环视了一圈屋内,看到有个楼梯,于是又抬脚上了楼。

刚走到楼梯口,迎面就见一个被吊着的女人。

是董叶华。

他淡定的上了楼,出声提醒周魏平:“楼上还有一个。”

楼上味道比楼下更为腥臭,不仅有尸体的腐臭味还有人死后排泄物的味道。

沈迟瑧缓缓适应这个味道,走近尸体将她从绳子上放下。

尸体双目紧闭,唇色浓黑,唇角半张,舌头半露。全身僵硬,脚趾都僵直着,身上有许多污秽。脖颈处勒痕明显。

明显是上吊自杀。

沈迟瑧又仔细查看了一番,才对周魏平说:“极大可能是自杀。”

想到喻伽,他叹了口气。

看了眼周魏平记录的东西。他侧身先下了楼。

这几具尸体显然已经死了很久,起码超过了一周,也就是在周权死亡前董叶华几人已经死了。

可是竟无人知晓,也没有人报案。

董叶华是自杀,但两个男的却明显是他杀。

和周魏平两人一齐出了门,他对周魏平道:“查查这几个人的关系,还有董叶华的信息。”

周魏平应声。

屋外喻伽已经好多了,见他们出来忙走过去,问:“怎么了?里面是不是…死了人?”

沈迟瑧看着喻伽,斟酌着说:“有两具男尸,”顿了会儿才又接着说:“还有董叶华。”

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喻伽没有太惊讶,她低下了头:“我知道了。”

沈迟瑧问她:“好点了吗?”

“好多了。”她说。

沈迟瑧深深的看了她一会儿,终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问她:“我们这边还要处理很久,你是在这等我们还是?”

喻伽想了会儿说:“等你们一起吧。”

和他们一起还能知道点情报。

突然想起什么,她将从裤子口袋里拿出纸条:“这个,你看到了吗?”

是死亡诗。

整个村子几乎随处可见白色纸条,他原没有在意,见喻伽把东西给他,便接过查看。

“预言死亡诗?”他将纸条展开,仔细从头到尾看了看。

前三个死法已经完成,还有最后两个,一个全身脏透了,最后是大家都睡了。

大家。

恐怖袭击,是指这个?

但从顺序上看,先开始的应该是第四个人,其次才是“大家”。但现在死了那么多人,这第四个是在这些人之中还是在其他地方?

沈迟瑧摩挲着纸条,吩咐周魏平:“对兴旺村展开全面搜查,找找有没有全身脏透的死者。记住,不要太惊动村民。”

周魏平得令,立马带着人去办。

“还有,”喻伽犹豫着:“早上我遇到了两个妇女要离村,我听到她们说这个地方不是人能待的地方。会不会…村民们早就知道了这些事?”

而且兴旺村内处处是预言纸条,诗中的内容又指向性那么明显,只要不是傻子想必都能猜到前三句说的是谁。

正因如此,那两个妇人才想离开吧?

“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沈迟瑧思量着:“而且我怀疑,死的这么多人,不是连环杀人犯所为。”

这个罪犯前几次杀人都十分遵守自己所写下的预言,最后一句既然是大家,那么没理由只死了几户人家。

他猜,这个罪犯的最终目标,是整个兴旺村的人。

如果真如他猜想的这样,那他还真有点佩服起这个罪犯了。

这边正说着话,周魏平匆忙赶回来,“沈队,找到了!在村子西边的一间破屋里找到了一具浑身赤裸的男尸。”

他看了眼喻伽,对着沈迟瑧小声说道:“身上全是污秽之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