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九天 赵清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3375字
  • 2022-06-09 19:33:53

天已黑透,警局内却无人下班。

接连而来的案件,使这一个小警局有些超负荷。

沈迟瑧也同喻伽一样,从头到尾整理了一遍兴旺村的案件。

他不能乱。

好在他平时就有随手整理的习惯,所以没花多少时间就将每一个案件的重点划出。

陈家已经结案,他在本子上划掉这个案子。

每个案子各自独立,但却仿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其实兴旺村这些案子中,最棘手的是村民。

村民们口中的话可信度没有几分。

这也是这些案子迟迟没有进展的原因。

每一个死者的人际关系都还不错,且无违法乱纪。那么,要去哪里找那个切口呢?

所有人都没有动机。

但就算是自杀,也有自杀的动机。

村民们假情假意配合,实际却是和稀泥,他们很难开展工作。

沈迟瑧嗤笑一声。

倒是团结。

坐的太久,喻伽又饿又酸痛。

仗着坐在最后面,没有人会注意带她,她起身,伸了个懒腰。

沈迟瑧恰巧此时回了头,正想叫她去吃饭。

喻伽手刚伸到头顶,被沈迟瑧一看,突然继续也不是,收起也不是。

沈迟瑧先她一步笑了一下,向她微抬了下下巴:“累了?”

喻伽讪笑:“有点。”

沈迟瑧也扭了扭自己的脖子,一边说:“走吧,休息一下,去吃饭。”

他这么自然,喻伽心里的尴尬消了几分,她快速地舒展了下身体,然后忙不迭的点头。

她早饿了。

两人没在警局附近吃,沈迟瑧开了自己的车,带上喻伽去了县里一家火锅店。

火锅店里人不少,热气辣气将整个店熏得有点像在仙境。

走到门口,沈迟瑧啧了一声。

没想到店里此时是这样的光景。

他停在门口,喻伽前路被他堵住,不由得地问他:“怎么了?”

沈迟瑧舔了舔下唇,莫名有些心虚:“店里味道有点重。”

他本意是想着带喻伽吃点特别的,火锅这个玩意儿他看警局里的姑娘们都还挺喜欢,就想带喻伽来吃吃。

但县里只有一家火锅店。

他不常来,也就偶尔聚餐的时候会来,之前没觉得,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里面脏乱。

喻伽闻了闻,是火锅的味道。

真香。

她将沈迟瑧往前推:“火锅不就是这种味道嘛。既来之则安之,就吃这个吧。”

两人甫一进去,就有服务员上前,问:“两位?”

“嗯。”沈迟瑧应声。

服务员便带着他们两个往里走。

喻伽一路小心走着,不忘看别人的配料碗。

服务员给他们安排的位置差不多在最后面,一路下来,喻伽将别人的配料剽窃了七七八八,想着自己待会儿也要试试。

到了位置坐下,喻伽与沈迟瑧面对面坐,沈迟瑧将菜单推给她。

喻伽点了几个菜,然后就将菜单给了沈迟瑧:“你再看看。”

沈迟瑧开始点菜,喻伽便打算去搞调料。

她问沈迟瑧:“你要什么样的调料?”

沈迟瑧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都行。”

喻伽点点头,起身走了。

走到调料区,她拿了调料碗,想着刚刚看到的搭配,然后开始慎重地拿东西。

太过认真,不期然撞到了一个人。

喻伽立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对方没应声,仍是兀自夹调料。

喻伽抬起眸,看向那人。

是个少年,短发,身量挺高。

喻伽觉得他的侧脸有点眼熟。

少年配好了东西,转身就走。

喻伽没有多想,直接跟了上去,快步超过他后又转回头看他。

四目相对。

少年看了喻伽一眼,眼底陌生。

喻伽心虚,先收回了视线。

是…赵清。

她放慢了步伐,思考着要不要问他话。

“你好。”身后传来声音。

喻伽停住步伐,身后脚步声渐近,赵清走到她跟前,礼貌问道:“你好,请问可以加你的微信吗?”

赵清比她高,喻伽抬起头看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思索了几秒,她点点头,打开自己的微信亮出二维码。

赵清扫了码,等喻伽通过后才向她道谢:“谢谢。”

喻伽没应声,抬步继续走。

到了位置上,她立马跟沈迟瑧说了这事。

讲清经过,她有点不确定:“要查赵清吗?”

赵家死了四个人,唯独赵清不在,他本身的嫌疑也非常大。

但之前找不到他,甚至怀疑他死在了别的地方。

而今天却看到了他。

毫发无伤,看起来像没事人一样,甚至还有心情来向她要微信。

沈迟瑧连思考都没思考,就点了头:“当然要查。”

但也不急在这一时,沈迟瑧想了会儿说:“你在微信上约他,吃完饭见个面,倒时候我们直接抓了人回警局。”

赵清显然没有什么警惕心,不怕他跑了。

喻伽却有些不放心,但看沈迟瑧一脸胸有成竹,便拿出手机,开始跟赵清聊天。

这一顿饭吃的喻伽很心不在焉。

赵清和她之前见到的不太一样。

他不仅不内向,反而一直侃侃而谈,甚至主动邀约喻伽饭后去散步。

她忙着聊天,沈迟瑧就帮她烫菜。

两人吃完,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喻伽和沈迟瑧先出了店,沈迟瑧走开了几步,离喻伽远了点。

喻伽手上拿着手机,还在聊天。

她埋头发消息,眼前突然投下了阴影。

“喻伽。”

喻伽听到赵清的声音。

他身边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三个男生。

他们三人站在赵清身后,看到了喻伽的脸后都不约而同的吹了几声口哨。

喻伽有些不悦。

赵清舔舔唇,眼神变得有些浑浊,带着点酒气。他说:“想去哪里散步?前面有一个公园,挺安静的,去那里怎么样?”

喻伽还未回答,沈迟瑧就上前噙住了赵清,“警察。别动。”

赵清一愣,转而便换上一副可怜的样子:“警察叔叔,我可什么都还没干啊。”

而他身后的三个人,在沈迟瑧说出警察之后就一溜烟跑的没影了。

沈迟瑧一手噙着赵清,一手摸出手机给周魏平打电话:“武山路有几个混混扰乱治安。”

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赵清还在求饶,沈迟瑧不跟他废话,直接将人往车里带。

嫌他吵闹,沈迟瑧一把将他敲晕,然后放进了后座。

他坐上驾驶座,立即驱车回了警局。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

半路的时候赵清就醒了。

一路插科打诨,一直在喊冤。

见沈迟瑧不理他,他又开始骚扰喻伽。

他以为是喻伽报的警,于是一个劲儿地道歉。

喻伽也没理他。

到了警局,里面已经没人了。

将人带进审讯室,沈迟瑧还没说话,赵清就先认错:“警察叔叔,我不该看见个女的就精/虫上脑。但我也没对她做什么,您就放了我吧。我保证下次绝对不再犯。”

沈迟瑧比他大不了几岁,被他叫叔叔着实是有些……

不爽。

他吊儿郎当的往椅背一靠,两条腿搭到桌上,拿出烟点了一根。

将烟拿到嘴边,他眼眸闪了闪,没放进嘴里,而是将烟拿在手上。

拿烟的手搭着椅子,他半抬着头,说:“挺熟练啊。”

意有所指的话。

赵清立马正襟危坐,态度真诚的认错:“没有没有,这是我第一次,还没下手就被您撞见了。”

沈迟瑧闻言哼笑了一声,他问:“你原本想做什么?”

他盯着赵清的眼,神色锐利。

赵清吞吞吐吐,憋了很久,才说了句:“我就是觉得她好看,喜欢她,想娶她回家做媳妇儿。”

沈迟瑧晃烟的手一顿。

原本垂下的眸又如冰剑般刺向赵清。

呵,他倒是诚实。

还想娶回家做媳妇儿?

想得倒是挺美。

沈迟瑧脸上似笑非笑,冷声问他:“几次了?”

压迫感从室内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赵清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但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他心里自有一把称。

他闭紧了嘴,硬着头皮不吭声。

见他嘴硬,沈迟瑧将腿收回到桌下,重重朝他踢了一脚。

“哎……”赵清不妨,整个人直接往后倒。

椅子砸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他惊魂未定的站起,正想说就算是警察也不能打人,蓦然对上沈迟瑧的眼。

他眼里戾气浓重,哪里像个警察。

沈迟瑧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就那么看着他。

他手上的烟还在燃着。

赵清咽了咽口水,狼狈的俯下身,将椅子捡起坐好。

他低着头,不敢再隐瞒:“3次。但都没有成功。”又抬起头,试图为自己的行为增加合理性:“他们都这么干,有的还直接抢人,但我没有那么干。”

“他们是谁?”

沈迟瑧直直盯着他,他不敢说谎,全说了:“叔叔…们,朋友们,他们都那么干。”

沈迟瑧思忖着他说的这些人是谁。

冷不防的,他问:“你妈是赵茹?”

赵清闻言一怔,抬起头惊愕的看着沈迟瑧。

在注视下,他缓慢的点了下头。

这个名字似乎打开了他某种开关。

他突然坐立不安了起来,神色慌张,呼吸加快,全身颤抖。

沈迟瑧坐直了身体,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赵清神志开始不清,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

他俯身往前,抓住沈迟瑧的手:“爸,求求你,给我,让我吸一口,就一口,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说完这话,他又开始捶打自己,又哭又笑。

沈迟瑧脸色沉了又沉。

——

从审讯室里出来,他脸色很差。

他将审讯室的门反锁上,叫上喻伽:“走吧,回家去。”

警局里很安静,喻伽看了眼里面:“把他关在里面没事吗?”

沈迟瑧想了一下里面那个被绑住的人。

他说:“没事。”

“刚刚听到里面很响一声,你打他了?”喻伽问。

沈迟瑧不置可否。

他不想跟喻伽说太多不好的事,只捡了最后一个告诉她:“他吸/毒了。”

喻伽一愣,有些意外。

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她嘴张张合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沈迟瑧似乎很疲惫,喻伽想了想,这么多事全压在他身上,不可能不累。

于是干脆也就不再多说多问,回到家后便给沈迟瑧泡了杯牛奶。

等沈迟瑧乖乖喝完后她才回了自己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