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二天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3341字
  • 2022-05-04 19:00:04

天亮了。

喻伽被日光晒醒,她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

阳光刺眼,她眯着眸看四周。

这里是……

那条公路!

喻伽霎时从地上坐了起来,往前后左右看了看。

真的是那条公路!还是她之前停下的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

不管了,先跑再说。

她兴奋地往公路下方跑,觉得自己终于逃离了,连春风都是如此的温和。

跑了一个小时。

前面看不到尽头。

她狐疑的皱了下眉。

又跑了一个小时。

还是看不到尽头。

她支撑不住,坐在公路边,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瓶水,猛灌了几口。

背包里还是她第一次走到这边时候的模样。

她没多想,打开一个面包,咬了口,又拿出手机想看时间。

手机显示,4月7号下午三点。

喻伽一愣,眼睛快速眨动,等等。

她记得,她住到赵茹家那天,就是4月7号。

现在应该已经过了两天,应该是4月9号才对,怎么会是7号?

手机仍是没信号。

难道是因为没信号,所以日期没更新?

随意吃了两口,她拉好拉链,背起背包,又往下跑。

她跑了好久,好久。

她拿起手机一看,4月7号,下午三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手机时间没动?真的坏了吗?

还有公路,明明是两个多小时能到城区,为什么一直看不到尽头?

想了想,她突然转身,往公路上方走。

走了约莫五分钟,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4月7号,下午三点零五分。

果然。

她沉下了脸。

也就是说,她必须前进,不能后退。

而前进的尽头,是兴旺村。

她没有退路可退。

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

那如果她不动,待在原处,时间会一直是白天?

这样也不是不行,只是,她背包里的东西不多,等吃完了她还是要往前。

内心交战了许久,她呼出一口气。

算了,去就去吧,不就一个村子吗?既然时间回到了第一天,那她这次去了之后坚定的走掉就好了。

做好了决定,她便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半个小时,她站在兴旺村前,看着这块石碑,叹了一口气。

抬脚越过,进了村。

下午三点半。

农田里依旧无人在劳作,整个村子寂静无声,连在外面玩耍的孩子都没有。

村口第三间,陈家门窗紧闭,没有丝毫人气。

喻伽停住了步伐,透过窗往屋里看了眼。里面家具齐全,十分干净,却没有人。

奇怪。

时间回到了4月7,这一天,陈家门口不是有孩子起了争执吗?里面也有人,现在为什么空空荡荡的?

脑中突然有个猜想。

她依照记忆,向赵茹家方向走。

走到半路,她又停下了。

那个小黑屋。

她被关的那个小黑屋,就是赵茹家后院里的。

她现在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不对,她自从进了这个村子,就已经是在自投罗网了。

不对。

她又摇了摇头。

如果时间回到4月7号,那么村子里的人应该是没有见过她的。就连赵茹应该也跟她还不相识。

她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只是那个小黑屋……

她不能再去找赵茹了。

赵茹第一次见到她之后的行为现在想来处处透着古怪,她猜不透赵茹是什么心思,总之是不能再去了。

她转了个弯,往反方向走。

走了十分钟,她走到了一条河前,有一些女人在洗着衣服,边洗边聊天。

河边上方有一颗树,此时没人。喻伽坐在树下,听她们说话。

这些女人说的不是方言,她终于能听懂了。

她听到她们在话着家常。

聊了会儿,突然有个女人问:“诶,今天吴家媳妇怎么还没来洗衣服?”

她这一问,其他人都左右看了看,发现吴家媳妇并不在其中。

岸边走来了一个女人,她提着一个水桶,水桶里有衣服,正往下走下河。

边走边说:“我今天午睡起晚了些,刚刚去她家找她,想叫她一起来洗,却没找着人。吴同说她早就走了,我还以为她自己先来洗了呢。”

最先发问的女人回她:“没来呢,我们都已经洗了半个小时了,没见着她人啊。”

女人下了河,将衣服从桶里倒出来,拿了一件往水里沾湿:“真是奇了,她这是去哪了?”

站在她旁边的女人拿着刷子,停住了动作,疑惑的接了句:“我今天也没见着何家媳妇,难不成是和吴家媳妇一起出村了?”

远处一个女人,笑着回答了她:“王家媳妇你说啥呢,怎么可能出村,就算出了村,现在也是该回来了。”

她又自己接了句:“诶你们说,她们两个会不会在一处?”

很快有人答了她:“不可能,她们两个最不对付了。”

“说的也是。”

话到这,几人都噤了声,似乎都在疑惑,吴家媳妇和何家媳妇去了哪?

喻伽细细听着,但并未太放到心上。

见有一个女人洗好衣服上了岸,她赶忙跟上,等离人群远了些,才叫住了她:“你好。”

女人听到声音停住了步伐,见到喻伽,瞳孔一缩。

同样的反应。

这个女人就是陈家出事那天撞到她之后很快就跑掉的那个女人。

当时她一惊,今天也是。

喻伽觉得十分奇怪,她自认长相不凶,但这个女人为什么每次见到她都这么害怕?

喻伽更加软着声音问:“你好,请问村里有住宿的旅馆吗?”

之前赵茹带她逛过村子,她知道村里没有旅馆。但还是做出一副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样子。

女人蠕动了下嘴角,过了会儿才回:“没有。”犹豫了会儿还是问了句:“你是来这旅游的?”

喻伽点点头:“是的,但天快黑了,我回不去市区,刚好看到有个村子就想来看看有没有可以住宿的,明天再下山。”

女人闻言点了下头,机不可察的叹了口气,跟喻伽说:“我家男人今天不在,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来我家住一晚。”

“那真是太好了,”喻伽欣喜的笑:“谢谢。”

女人领着喻伽往家走,走得很快,喻伽小跑才能跟上。

等到了她家,一进门她就将门给关上。

她家两层,一楼是客厅和厨房,二楼有两个房间。她直接将喻伽带到二楼,打开一个房间。

明显是个儿童房,那天她牵着的孩子正在床上睡觉。

她走过去将孩子抱起,对喻伽说:“这是我孩子的屋子,今晚你就睡在这里好了,孩子今晚跟我睡。”

“好。”喻伽将背包往椅子上一放:“谢谢。”

她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握起女人的手将钱放到她手上:“这个当是我的住宿费,请你务必收下。”

女人却没接,将钱还了回去:“不用,才多大儿事。”顿了会儿,她才说:“但你明天必须出村去。”

喻伽点点头。

女人不收,喻伽也不强求,明天走之前把钱放屋子里就好了。

安顿好,女人抱着孩子就要走。

喻伽又叫住了她:“我叫喻伽,不知道怎么称呼姐姐?”

女人闻言,转过身来惊讶的看了喻伽一眼,第一次露出了笑脸,“我叫沈玉。”

喻伽也笑了:“那我就叫你沈玉姐吧?”

沈玉点点头,抱着孩子出去了。

——

沈玉将孩子放到自己房间床上,然后出了门,去买菜。

喻伽不死心的又在网上搜索兴旺村,只是浏览了几十个页面,依然是一无所获。

楼下传来关门声,是沈玉回来了。

现在唯一能套到东西的只有沈玉了。

喻伽起身下楼。

沈玉正在厨房里,将买来的菜分别放好,一部分放进了冰箱,一部分放在案台上。

喻伽走进厨房:“沈玉姐你要做饭了吗?”

沈玉见她下楼,笑了一下:“嗯,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就随便买了点。”

喻伽凑近看了看:“西芹、胡萝卜、哇还有牛肉。”她惊喜:“都是我爱吃的。”

她笑得很是开心,沈玉便也开心:“那就好,你先去外面看电视,很快就好。”

喻伽却没走,她站在旁边,默默帮沈玉打下手。

过了会儿,楼上突然传来哭声,沈玉连忙放下手中的动作,将锅铲给喻伽,“应该是孩子醒了,喻伽你帮我翻炒一下我很快就下来。”

喻伽接过:“好,不着急,我会做一点饭的。”

沈玉上了楼,将孩子抱起哄了会儿,见孩子不哭了就抱着他下楼。

喻伽已经将那道菜炒好装盘,沈玉抱着孩子到了厨房,“晖真,叫姐姐。”

喻伽关上了火,笑着逗他:“你好呀,晖真小朋友。”

晖真还红着鼻子,看了喻伽一眼,扭过头,将脸藏到了沈玉肩膀里。

沈玉替他解释:“这是害羞了,”她扬起一抹笑,诱哄着:“让姐姐抱抱好不好?妈妈去做饭。”

喻伽闻言伸出了手,试探地架住了孩子。

晖真没挣扎,保持低着头的动作到了喻伽怀里。

喻伽将他抱到客厅,沈玉看了一眼,见他们如此和谐,便放心的继续开始做饭。

晖真被放到沙发上,起身往前探了一下,从桌上拿起一个小果冻递给喻伽。

喻伽以为他是要她帮忙撕开,于是便将果冻撕开一个大口子,递还给他。

晖真没接,两个人大眼看小眼看了会儿,喻伽才明白原来他是要给她吃。

她拿起果冻问他:“是要给我的吗?”

晖真点点头。

好乖的小朋友啊。

喻伽满脸姨母笑,一直紧绷的心情此时终于有些放松了下来。

她将果冻一口吃下,眯着眼笑着问:“你多大了呀?上学了吗?”

晖真点点头,举起一只手,摊开,然后奶声奶气的说:“五岁。我上幼儿园了。”

“哇,都上幼儿园了呢,”喻伽夸他:“好厉害。”

晖真害羞,又拿了一个果冻给她。

喻伽却没接,“姐姐要留着肚子吃你妈妈的饭,就不吃了。”

听到她的话,晖真把果冻又放了回去。

喻伽看向了窗外,晖真也随着她看向窗外,外面两只鸟儿飞过。

喻伽轻轻的问:“陈叔叔他们搬家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