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九天 生生不息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3196字
  • 2022-06-01 20:11:53

喻伽站在石碑前,深深地叹了口气。

又循环了。

正值中午,太阳毒辣,她重整了下自己的心情,抬脚往兴旺村走。

村内今天意外的热闹。

家家户户门都开着,站在村口依稀能听到别人的说话声。

像是在过节。

反正别人也不会记得她,喻伽放心大胆的走在村内。

每家每户都很热闹。

喻伽突然有点好奇,今天是什么日子?

恰巧眼前有一户人家,她停住了脚步,站在门外偷听里面的动静。

里面似乎是在把酒言欢。

喻伽听到一个中年浑厚的男音说:“大仙,来,我敬你一杯。感谢你给我女儿找了个好人家。”

随后一个细腻的男音谦虚回道:“是令媛的生辰八日有妙缘。”

仅是听到这两句,喻伽脸就拉了下来。

但也有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

未免自己误会,她又站着听了会儿。

里面一个轻快的女音突然出声:“爸爸,我是要嫁给有钱人了吗?”

中年男音哈哈笑了几声,回答她:“嗯,我们艾艾要嫁给一个特别有钱的人。以后不用吃苦咯。”

喻伽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她过度揣测了。

她动身,准备继续往前走。

里面却又传来不大不小的抽噎声,随之是中年男人的呵斥声:“大好的日子,哭什么!别晦气!”

稚嫩的女音带着点担忧:“妈妈别哭,艾艾以后也会常常回家来看你的。”

这句话似乎戳到了妇女的伤心事,抽噎变为了大哭。

她哭着说:“艾艾,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

这话说完,接着的是一个响亮的巴掌声:“闭嘴!你非要在这样的好日子里给大家找不痛快是不是!”

喻伽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推开那家的大门,走了进去。

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她看到了一个穿着道袍的男人。

男人留着长发,生得白净,面容也干净,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几的年纪。

他此时正坐着,仿佛发生的事情与他无关一般高高挂起。

喻伽的动静很快引起屋内人的注意。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

喻伽看到,一个约莫三十上下的女人此时正拥抱着一个女孩,女孩一脸茫然的看着喻伽。

女孩看起来很小,像是未成年。

屋内还有许多人,坐满了整整一桌子。

一个身材魁梧,满脸凶相的男人,大着声音问她:“你是谁?来我家干什么。”

喻伽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冲动。

她轻轻吐出一口气,扯出一抹歉意的笑来:“不好意思,我好像走错了。”

所有的人都看着她,没人说话。

喻伽转身快步往外走。

太冲动了。

实在是太冲动了。

她根本打不过那么多人。

可是那个女孩。

生辰八字。

虽说有些迷信的人结婚前会合这个东西,但是……她明显看起来什么都不懂。

喻伽突然又挪不开自己的步子。

可是,她能做什么呢?

女孩就算明白了后面要面对的是什么,也很难逃离吧?

不对。

至少她应该知道,她有知道的权利。而之后应该怎么做,是她自己的选择。

想通这个,喻伽又走回去。

这次她推开门直接质问:“你们要做什么?卖孩子赚钱吗?”

她的突然出现和出其不意的话让在场的人皆是一愣。

原本热闹起来的氛围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所有人对事实都心知肚明,但直接被人戳破就像好比被当众打了耳光。

男人朝喻伽看过去,眼里都是戾气:“你是个什么东西?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吗?”喻伽笔直地站着,语气强硬,“那请你告诉我,你的女儿大学读了吗?”

“关你屁事!”

喻伽直视着他的眼,语气轻淡的说出事实:“国家法定女性结婚年龄是20岁。”

血淋淋的事实被剥开,屋内突然一阵骚动。不止这家的男主人,连宾客们都站了起来。

他们都看向喻伽,有人朝喻伽走去:“这位小姐,说话要讲究证据。”

乌泱泱的人跟在他身后,一步步朝喻伽逼近。

危险警铃大作,喻伽拔腿就跑。

她听到里面又传来抽泣声和疑惑的说话声:“妈妈,这个姐姐说的是什么意思?”

喻伽不敢往村里跑,而是直接朝村口跑。

不知道能不能跑出去,但总归是安全一点的。

身后那些人依旧在追她。

还有的人骑上了摩托。

喻伽一边跑一边往后看了一眼。

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近,车也越来越近。

她没有犹豫,直接跳到了菜田里。

跑了半路,喻伽的脑子越发清醒,突然意识到他们为什么会追她。

灭口。

显然并不是为了艾艾,而是她说的话,直接戳开了许多人的秘密。

这个村子里,究竟还有多少这样的事情?

或者说,这个村子是因为这样的事情才得以存在?

她一直跑,一直跑。

身后的人一直在追。

都是些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喻伽没有太大的危机感。

她转头看了眼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艾艾的爸爸也追了上来。

他比其他人要健壮得多,跑得也快得多。

喻伽无暇再多想,奋力又往前跑,然后快速爬上公路,连喘口气都不敢,直接又往公路下面跑。

她一边跑,一边不忘看后面的人有没有追上。

后面的人逐渐落后,气喘吁吁。只有艾艾的爸爸狰狞着一张脸一直在追。

喻伽四处看了看,看到有一条小山路,于是干脆往山路跑去。

山路弯曲复杂,她一路乱跑,终于甩掉了后面的人。

但自己同样迷路了。

她又看了眼后面,没看到人。

松了一口气,她从背包里拿出矿泉水,猛喝了几口。

不知道来到了什么地方,总之先往前看看。

休息了一下,她才又继续往前走。

大概走了五六分钟,她停住了脚步。

眼前是一个非常大的墓葬林。

每一个墓碑上的人所属地都是兴旺村。

而每一个墓旁边都有陪葬。

之前亲眼所见的画面和刚刚发生的事情充斥她的脑海。

全身血液都往脚下涌,她浑身冰冷。

这里。

世代如此。

兴旺村。世代人丁兴旺。

喻伽闭了闭眼,泪从眼里源源不断地落下。

她蹲下身,抱住自己的双膝,哭得无法自抑。

不知道哭了多久。

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喻伽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拿出手机看来电人。

是沈迟瑧。

她缓和了下自己的情绪,清了清嗓子才接起:“喂?”

“终于通了。”沈迟瑧先呼出一口气:“喻伽,我很担心你。你在哪里?兴旺村吗?”

听到他的声音,喻伽忍不住哭得更凶了。

她缓了缓自己哽咽的声音,才回答:“嗯,我在。”

沈迟瑧听出她声音里的不对劲,他走到一旁,急切的问:“你怎么了?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人在哪里?我去找你。”

喻伽看了看四周:“我迷路了。”

沈迟瑧看了看眼前的场景,一时也有些走不开。

想了会儿,他柔着声说:“你把微信打开,加我。我们共享一下位置。就在原处等我,我忙完就去找你。好不好?”

“嗯。”

她挂断了电话,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依言打开微信,加了沈迟瑧。

刚通过好友,沈迟瑧立马就发了个位置共享过来。

两人距离不是很远,沈迟瑧在兴旺村内。

喻伽蹲得有点腿麻,她改为坐的,直接坐在泥土上。

墓林四周有很多的树,树在地上投下一排排密集的影子。

有点晒。

喻伽坐了会儿,又起身走到了树下坐着。

目光正对着墓林。

她出神地看了会儿,又拿出手机开始查询这个村落。

一片空白。

依旧搜不到任何有关的信息。

她关掉手机页面,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安静地坐着等人。

一个多小时后,沈迟瑧终于忙完了。

交代完了事情,他立马拿出手机看共享位置。

然后迅速沿着手机上的路线走。

穿过了几条山路,首先入目的是一个非常大的墓葬林。

他狐疑地皱起了眉,又环视了一圈,才看到不远处在树下坐着发呆的喻伽。

他快步跑了过去。

“喻伽。”

沈迟瑧蹲下身,先查看了一番她身上有没有受伤:“你失踪的这些天都在这里?”

喻伽一看到他就忍不住鼻子发酸。

她摇了摇头。

沈迟瑧见她眼睛发红,不像是没事的样子,有些担心:“发生了什么?”

喻伽不好意思说因为看到了墓葬林有些难过,于是便眨了眨眼睛,收起自己的泪,转移了话题:“你怎么会在兴旺村?”

沈迟瑧脸上的担心不减,但还是先回答了她的问题:“兴旺村发生了命案,我们来办案。”

果然啊……

她不会无缘无故循环。

果然是又有人死了。

喻伽垂下眸,跟着沈迟瑧一起往外走。

她的反应有些平淡。

沈迟瑧看了看她,兀自犹豫了会儿,还是选择先不问。

两人出了山林,又走着回兴旺村取车。

他们走回兴旺村时,村里更加热闹,大家人心惶惶,聚在村口说着话。

人群里有人认出了喻伽,正想上前,却又看到喻伽身边的沈迟瑧。

是警察。

他们什么也没干,警察无权抓人。

几人的心稍微放了些许,但目光却还是不自觉地跟着喻伽和沈迟瑧。

喻伽自然也看到了那些熟悉的人。

她无波无澜的扫了几人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然后坐上了沈迟瑧的车。

沈迟瑧启动车,一边开车一边关注着喻伽的动静。

太安静了。

车开进了县里。

喻伽感觉自己心情平复了些许,便开口问沈迟瑧:“兴旺村今天是过节了吗?”

村里热闹得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