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八天 可疑的冯纪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921字
  • 2022-05-29 19:00:08

沈迟瑧又问了几个问题,老人都含糊带过。

喻伽偷偷扯了扯沈迟瑧衣袖,沈迟瑧侧过头看她,她朝他轻轻摇了摇头。

沈迟瑧心不在焉地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结束了询问。

和喻伽两人出了门,走了几步后他才低声问:“发现了什么吗?”

“嗯,”喻伽说:“两个老人在说谎。他们的话参考性不强。”

他们朝着第三间方向走,喻伽边走边说:“我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老伯说话的时候眼睫频繁眨动,经常抚摸手上的茶杯。而老婆婆则更明显一点,她总是下意识躲开我的视线,看向老伯。”

她得出结论:“这些都是人在不安和撒谎时下意识的表现,他们话里能用的信息并不多。”

沈迟瑧恍然:“原来如此。”

不过喻伽还是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便问了。

沈迟瑧将自己听到的信息三言两语告诉喻伽,喻伽听完后又陷入了思考。

看来也不是全然没用的。

她抬起头,正要开口,就见沈迟瑧停住了脚步,敲响了眼前的屋门。

第三间。

原来已经到了。

他们等了很久,没有人开门。

沈迟瑧又敲了几下。

还是没有人来开门。

他面色逐渐不快,喻伽则是有些担心里面会不会也出了事,她开口:“要不,砸门……”

话还没说完,门被人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体型有些肥胖的男人。

他的神情有些凶,眼睛不善地看着沈迟瑧和喻伽,脸上皮肤很差,鼻子肥大,还有一口参差不齐的牙。

喻伽看着他油光满面的脸移开了目光,视线转向沈迟瑧。

沈迟瑧黑着一张脸,出示自己的证件:“警察。”

男人看到证件,瞳孔轻微放大,不自然地让开身:“请进吧。”

跟着男人进了屋,喻伽粗略地扫了一眼。

家里只有男人一个人,屋内陈设简单,但却很乱。垃圾桶外面有很多垃圾,整个屋子里还有一股不太好闻的味道。

喻伽皱了皱鼻子,抬手捂了一下,发觉这样不太礼貌就又把手放下了。

男人请两人坐,又给两人各倒了一杯水。

将水放到了两人面前后,他坐到了喻伽对面。

沈迟瑧开门见山:“你姓冯?”

男人点点头,眼睛看着喻伽回答:“我叫冯纪。”

他的眼神让人十分不舒服,喻伽垂眸,伸出手想要拿水杯。

不对。

这人很眼熟。

她一定见过。

她伸出的手又收回。

想起来了!

是那个人。

最开始在陈家,把她绑到小黑屋的那些人里,他是其中之一。

喻伽抬起头,直接与男人对视。

她眼神清明,又带着探究,男人露骨的眼反而变得有些怂,他移开了视线,将沈迟瑧的水杯往前推了推:“警察同志,喝口水。”

沈迟瑧没拿水杯,面色沉了几分,他顶了顶自己的后槽牙,说了句毫不相干的话:“介意我抽烟吗?”

这话看似是在寻求房子主人的允许,但实际他的目光看向的是喻伽。

喻伽对他摇了摇头。

他便从口袋里拿出烟,冯纪拿出打火机,就要帮他点。

沈迟瑧侧过身,拿出之前喻伽送的那个打火机,自己点上了。

沈迟瑧抽了一口,没说话。

冯纪放下打火机,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的眼睛不自觉地乱瞟,一会儿看看喻伽一会儿又看看沈迟瑧。

一支烟抽完,沈迟瑧才开口问:“你和何钢民是什么关系?”

男人一愣,但很快便做出回答:“朋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嗯,”沈迟瑧说:“从小读一个班?”

“是的。警察同志。”

“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男人视线逐渐在沈迟瑧身上定住,回答到:“善良,外向,乐于助人,人品好,人也好相处。”他又问:“警察同志,他难道犯了什么事?”

“是,”沈迟瑧没否认:“我们怀疑一起凶杀案是何钢民所为。需要对他进行信息收集,所以才找上了你。”

闻言,喻伽疑惑地看向沈迟瑧。

他们不是,为了查粱闵和冯纪的事吗?

那边冯纪听到沈迟瑧的话,张大了嘴,一脸不敢置信,声线有些高:“警察同志,何钢民不是这样的人。”

说着,他声线又低了下去,似是喃喃自语:“不过他和粱闵两个人经常发生摩擦……”

他话未说全,别人却容易脑补完整。果然,沈迟瑧紧接着问:“他们经常发生摩擦?”

“不不不,”冯纪连忙摆摆手:“不是,警察同志你听错了。我是说,是说…”

他似乎编不出合理的话缝补自己无意识的说漏嘴。

冯纪垂下眼,闭上嘴,不说话了。

他静静坐着,鼓胀的肚子在衣服的遮蔽下,一起一伏。

沈迟瑧声线严肃:“冯纪,我们是在办案,需要你的配合。”

冯纪犹犹豫豫着,话语吞吞吐吐:“粱闵这人从小就和我们同班。小时候就很不合群,不跟所有人玩。我们这些人有时会接近他想让他跟我们一起玩。但是他每次都拒绝了我们。”

“估计是觉得我们的好心很幼稚,有一次趁所有人都不在,他把我们书本都撕了,何钢民很生气,两人就打了一架。从此之后就一直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但在同一个村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两人每次遇上都会杠上。”

他说:“其实大家也都习惯了……但何钢民不像是会杀人的啊警察同志。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喻伽眨了下眼,问他:“他们的导火线是什么?”

冯纪很快就回答:“粱闵撕坏了书本。”

喻伽又问:“当时的情景是怎么样的?”

冯纪迟疑了一下,才说:“我们所有人回去后发现书本被撕坏了,然后何钢民很生气,就把粱闵打了一顿。”

喻伽小弧度地勾起了嘴角:“何钢民为什么要打粱闵?”

“因为,因为……”冯纪说了好几个因为却都答不上来,他逐渐有些恼羞成怒,看着喻伽语带怒意:“原因我刚刚说过了,你是在耍我吗?”

沈迟瑧在桌下踢了他一脚:“注意你的态度。”

冯纪被踢得一个踉跄,勉力才稳住自己。

他收起了自己的脾气,喘着粗气,将头扭向另外一边。

沈迟瑧同样脸色很差,他冷着一张脸,又问他:“你,何钢民,还有谁?”

什么还有谁?

冯纪仍保持着脸朝另外一边的姿势,声线有些发紧:“不知道你问的是什么。”

沈迟瑧笑了一下:“朋友啊。还能问什么。”

冯纪缓慢地将头又转回来,眼神无意识地眨动和涣散。

等又完全面对喻伽和沈迟瑧,他才说:“就几个同班的人,周权,崔砬时。”

“嗯。我们的问话结束了,”沈迟瑧起身:“谢谢你的配合。”

冯纪也跟着快速站起,将喻伽和沈迟瑧送到门口。

在门口,他又没忍住问:“警察同志,何钢民真的犯了事?”

沈迟瑧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我们都来找你了,你说呢?”

留下这句话,他和喻伽便离开。

只问了两户,但也花费了不少时间。

他们又陆续在其他住户那边收集了信息。

在这些人中听到的梁家信息都大差不差。大家似乎都不了解这一家,说的东西并不多。

时至中午,几人在村口汇合,一起回了县里。

先去吃了饭,然后又立马回了警局。

沈迟瑧召集了核心警员,开始开会。

他看了眼喻伽,犹豫了下,还是没让她一起。

喻伽也没想过参与他们的内部会议,她坐到了之前沈迟瑧给她安排的位置上。

周魏平那边肯定也收集到不少信息,等会议结束她再问沈迟瑧。

至于他们这边。

都在说谎。

在第一家的时候,原本她已经下了定论,两个老人话语真真假假,可信度不高。

但后面再去问询的几家,说的话却和他们差不多。

可是,这些人的微表情和反应她可以明确,就是人在说谎时会有的反应。

是串通好了吗?

但没有连这种日常小事都串通的理由吧?

喻伽突然也有些懵圈了。

也许大家说的是真话,反应只是她过度解读了?

不过,冯纪绝对说谎了。

他连复述自己说的话都说不出来,很明显是在说谎。

而且不管是移开视线,提高声量,做无意义的行为等等,从进屋之后他的小动作就不断,很明显是在不安。

他本身问题更大。

不过沈迟瑧为什么要那么问呢?

为什么要将何钢民塑造成凶手?

是为了套话?

不过也正多亏了沈迟瑧的策略,冯纪在后续的谈话中精神确实放松了些。

可越是这样便越可疑。

里面的会议还没结束,喻伽坐着坐着有些犯困,没忍住,直接趴在桌上子睡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