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八天 全员说谎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815字
  • 2022-05-28 19:00:06

喻伽和沈迟瑧立马起身迎了上去。

医生叹了口气:“错过最佳救治时间,我们已无力回天。”

“一个活的都没有吗?”沈迟瑧问。

医生点了点头。

喻伽叹了口气,“知道了,谢谢医生,辛苦了。”

她和沈迟瑧又坐回了位置上,两人都长呼出了一口气。

沈迟瑧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三个案件。

三个案件堆到了一起。

且都是毫无线索头绪。

原本有了徐凤芳的证词,以为能去粱闵那再挖点东西,结果他们一家都死了。

还有失踪的那个。

想到这些,他坐不下去了,站起身:“我们先回警局。”

喻伽没意见。

——

两人从医院里回到警局时,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

他们到时周魏平等人也刚好到。

一见到他周魏平立马上报:“失踪的那人叫周常,38岁,上有父母下有妻儿。据周家老人说,他在30号那天中午出了门,然后就没回家。”

这个时间点……

沈迟瑧立马回想起了见到喻伽那天的日期。

正好是30号。

他斜坐在办公桌上,问:“犯罪记录呢?有吗?”

周魏平摇了摇头:“已经问过了,没有。”他又接着道:“现在太晚了,下去悬崖那边也很危险,所以我并没有叫人下去。”

“嗯,”沈迟瑧应了声:“其他的呢?姜彭那边有没有新线索?”

“也没有,”周魏平看了眼自己的记录本:“不过粱闵这个倒是有听到一些八卦。”

闻言,喻伽和沈迟瑧都看向他。

周魏平说:“你们走后我又回去那个家中查看,然后在屋内就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话。”

他仔细回忆的一下:“他们似乎在说谁是凶手,提到了一个名字,姓何,叫何什么来着?”

喻伽试探地接下去:“何钢民?”

“诶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周魏平一喜,“诶妹子你怎么知道?”

诶,不对,这妹子怎么还在这?

警察讨论案情,这是她可以听的吗?

他看了眼沈迟瑧,见沈迟瑧神色如常,便知这妹子怕是不简单,于是便也就没多嘴。

他又接下去刚刚说的话:“他们说何钢民和粱闵两人不对付,何钢民喝醉酒时还说过要弄死粱闵的话,八九不离十是何钢民搞得鬼。”

很显然,这些村民并不知道粱闵一家是如何死的。

喝醉酒说出的话往往更是真心话。

喻伽想了一下道:“不太可能。凶手潜进粱闵家开煤气,首先需要先将家里几个人都弄晕才有可能……”

“不对,”说着她又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的难度并不是很大,先把人弄晕的办法有很多,只要让他们吃下安眠药,然后关上门窗,打开煤气,最后自己再离开。”

沈迟瑧接着道:“然后伪装成死者是自杀的假象。”

“对。”喻伽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一种情况,那就只要知道昨天有谁去了粱闵家,或许就能确定真凶。”

喻伽一通分析下来,周魏平已经傻眼了,“妹子,你是干什么的?看样子不是普通人啊。”

喻伽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个研究生,不过主修犯罪心理学。”

“啧,”周魏平意外:“没想到是专业领域啊。”

他说:“我们在做一些没有明确证据的案件时也经常寻求心理学家的帮助来着。”

喻伽了解:“嗯嗯,心理画像?”

“对,就是心理画像,”周魏平笑得憨憨的:“所以妹子是来帮助我们破案的?”

不等喻伽回答,沈迟瑧就替她应:“嗯。”

他结束了这个意外的话题:“粱闵这个人的信息呢?除了徐凤芳说的那些,还有没有更多信息?”

“目前还没有。”

“嗯,”沈迟瑧做了决定,“现在太晚了,明天我们再去一趟兴旺村,尽量争取更多的嫌疑人信息。”

做好计划,几人便散了。

回到沈迟瑧家里时,喻伽和沈迟瑧两人刚进门就同时打了个哈欠。

相视笑了一下,喻伽先回房:“晚安。”

沈迟瑧目送着她进屋:“晚安。”

——

次日。

喻伽被闹钟的声音叫醒,她闭着眼关掉闹钟。

挣扎了一下才坐起身,她坐着缓了会神。

打了个哈欠,又顺势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4月8号早上7点。

穿好衣服出了屋,刚走到门口就看见沈迟瑧已经在客厅里坐着了,正在抽烟。

感知到喻伽的视线,他坐直身体,将烟掐了:“早。”

“早,”喻伽径直先去厕所里洗漱。

沈迟瑧起身,去厨房将做好的早餐放到餐桌上。

喻伽洗漱完出来,沈迟瑧就在厨房里叫她:“吃饭了。”

喻伽走到厨房,有些意外:“你做的?”

沈迟瑧挑了下眉。

大少爷的生活技能点满。

喻伽笑着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两人早饭吃到一半,门就被敲响了。

门外周魏平的声音大声又欠揍:“沈队,沈队,你在家吗?有本事你开门啊。”

喻伽听着他的叫喊,笑出了声。

想到了一些雪姨……

沈迟瑧不悦地皱起了眉,起身去给他开门。

打开门,他脸色很不好:“干嘛。”

周魏平胆儿肥了,直接无视沈迟瑧满脸的不高兴,弯下腰就钻进了屋里。

他嗅了嗅,直奔厨房:“我就说,你肯定做饭了。”

喻伽喝粥的动作一顿,招呼他:“早上好,吃了吗?”

周魏平坐到了喻伽对面,裂开嘴:“没吃呢。”

沈迟瑧关上门,走到自己位置坐下,冷笑了一声:“我看你倒是忘了自己是30岁的,大叔。”

他着重强调了“大叔”二字,周魏平一气,转过头正想开怼。

沈迟瑧脸上仍是笑着,眼里更是笑意满盈。

他最怕沈迟瑧眯着眼笑。

沈迟瑧越生气,眼底笑意就越欢,就是个变态。

周魏平将要说的话咽回去,不敢再犯,拿过喻伽盛的粥,无声吃饭。

8点十五分。

几人终于到了兴旺村。

今天直接将整个警局都出动了,只留了一两人在警局里处理日常事件。

兵分两路,周魏平去收集何钢民信息,喻伽和沈迟瑧去查粱闵。

他们从粱家周边开始找起。

首先敲响的是粱家对面的住户。

屋内很快有人来开门,见是警察,忙将两人请了进去。

是一对老夫妻,约莫是60岁左右上下。

老伯给沈迟瑧和喻伽倒了茶,问:“警察同志是要查粱闵吧?”

这对夫妻身材都很瘦小,面部凹陷严重,但两人的眼睛却都是亮的。

老人说的是方言,喻伽听不懂,于是便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两人。

沈迟瑧应了声:“是的,您这边和粱家是对门,对他们家的情况应该也比较了解吧?”

老伯点了下头,又摇摇头,有点惋惜地说了句:“那孩子是个好孩子。”

他慢吞吞地说:“这孩子从小就比较内向,小梁和他媳妇性格也是,一家子都内向,所以我们平时往来并不多。”

他身边的老伴也叹了口气,说:“这孩子也是命苦,从小就被欺负。”

“不过也是怪粱家没教好,”她说:“这孩子明明是个带把的,但从小说话做事都跟女孩子似的,还喜欢穿女装。你说,正常人能这样吗?小粱两个要是把他教好,兴许就不会有这种可怜事。”

说到这,她停了一下,又说又指:“粱闵平时得罪的人多,指不定是哪个人将他灭口了。我们屋过去第三间,那冯家小子经常去粱家找事,警察同志可以去查查他。”

冯家。

沈迟瑧记下了,又问:“昨天有人去过梁家吗?”

“昨天啊……”老伯想了一下说:“昨天去粱家的有很多。昨天下午粱家突然闹哄哄的,我们这边听得清楚,是那些不懂事儿的又来梁家找事了。”

沈迟瑧抓住他话里的重点:“那些人是哪些人?”

老伯眼神变得有些浑浊,他看了外面,才回答:“就是嘛。和冯家小子一起玩的那伙人。老头子我人老了,记性不行了,记不清有哪些人。”

他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老伴:“你记得吗?”

老婆婆也摇摇头:“人老了,不记得了。”

沈迟瑧了解了,他又问:“梁家两个老人平时为人怎么样?”

问到这两人,沈迟瑧原以为能问出点东西,没想到眼前两个老人都沉默了会儿,才说:“梁家人都内向,我们平时也没怎么见过面。不是特别了解。”

说谎。

喻伽看着两人,心里下了定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