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七天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3254字
  • 2022-05-26 19:00:12

兴旺村内此时人人屋门紧闭,整个村落里没有任何声音。

仿佛没有人。

喻伽和沈迟瑧两人将村子逛了一圈,都没碰到人,也没见发生什么事情,于是只能作罢。

驱车回了警局,警局里也是难得平静,警员们一边工作一边聊天,看起来很是悠闲。

大家都如此轻松。

喻伽心想,莫不是自己想太多了?

见都没什么事情,沈迟瑧便带着喻伽离开了警局,在县里四处走走。

两人走了一会儿,沈迟瑧终于出声:“能说说吗?上次的十五天,这次的十天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喻伽张了张口,脑子飞速转动着思考应该怎么回答:“嗯,就是……”

想不出来借口,她干脆摆烂:“我不能说。”

她又看向沈迟瑧,紧接着道:“但我很安全,什么也没发生,这个你真的可以放心。”

沈迟瑧也看向她,两人无言对视了会儿,他才道:“我知道了。”

难得悠闲,沈迟瑧问喻伽:“要不要去看看电影?这几天好像新上了部不错的影片。”

“可以啊,”喻伽没意见。说起来,她也是很久没有好好放松过了。

自从进了兴旺村,身心一直都是紧绷着的。

“不过,”喻伽问:“你这样算是摸鱼翘班吗?”

闻言,沈迟瑧嘴一歪,笑了:“哥好歹是个领导。”

行。

喻伽了解。

有权有势了不起。

不再多言,沈迟瑧带着喻伽回家去换了辆车,又提前订了票,然后两人才驱车前往市里的电影院。

到了市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两人又先吃了个饭,最后才带着一大袋零食进了电影院。

喻伽手上拿着爆米花和可乐,沈迟瑧拿着票和一大袋子零食。

喻伽有些无奈。

就看个电影,也不懂他为什么要买那么多东西。

电影开场前,两人摸黑进了厅,位置在第九排最角落。

艰难地走到位置前,喻伽呼出一口气。

可终于坐下了。

两人坐下时,电影刚好开场,喻伽不知道看的是什么电影,便好整以暇地喝了口可乐认真看屏幕。

沈迟瑧不知为何有点紧张,甫一坐下,便觉得哪里都不对劲。

他侧过头看喻伽,喻伽眼睛不离屏幕,手无意识地拿起爆米花塞进嘴里。

沈迟瑧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便收回了视线,拿起可乐喝了一口。

爆米花就放在两人中间,沈迟瑧低下头看了一眼。

喻伽的手真漂亮。

他看了几秒,才回神,将目光转向大屏幕。

厅内光线明明暗暗,周遭安静,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

一整场下来,电影讲了什么他一概不知道,只记住了喻伽的侧脸真好看,喻伽的手真好看,喻伽……真好看。

这是他第一次与女孩子约会。

可以算是约会吧?

他家教严,家风更是严谨,从小大院里老人们甚至都不允许男女过多接触。

后面跳级破格考到了警校更是进了和尚庙。

说来也惭愧,在过去的26年里,他就没正经与女孩子约会过。

脑子里突然回想起之前周魏平给他支招:看电影啊,逛商场啊,你那么有钱,拿钱砸啊。

他当时嗤笑了一声就走了,还觉得周魏平神经,怎么会认为自己和喻伽有什么呢。

喻伽挺聪明的,他不过是欣赏罢了。

嘶……

结果今天无意识之下就约了人。

电影结束,喻伽起身,沈迟瑧却还是坐着没动,似乎是在出神。

她微俯下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结束了,走吧。”

沈迟瑧回过神,直接对上喻伽的脸。

他不自然地转开眼,点了下头,起身。

两人出了电影院,外面人群熙攘,喻伽想了想回去至少还有一个小时,便提出要去厕所。

沈迟瑧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靠在商场栏杆上等她。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喻伽才出来,脸色有些差。

沈迟瑧敏锐地发现她情绪不对劲,便问:“怎么了吗?”

喻伽抿了抿嘴,摇摇头:“待会儿再说。”

一路无言到了地下停下场,刚关上车门,喻伽就没忍住开了口:“我刚刚在厕所里看到沈玉了。”

她说:“我看到她出了厕所后和一个男的走了。那个男的,不是孙明皓。”

“嗯?”沈迟瑧蹙眉:“确定是她?”

喻伽郑重地点头。

“她,出轨?”

“不知道,”喻伽说,“但我觉得她有点不一样。”

她回忆着:“她笑得很开心,人也不像之前那样憔悴了,看起来精神很好。”

可她不是才刚受到了尸体的惊吓吗?

虽然她能恢复精神是很值得开心的一件事,但喻伽却总觉得有些古怪。

可能是因为沈玉身边的人不是她丈夫的缘故?

沈迟瑧想了想,安慰她:“这样的情况不是很好吗?你也不想她天天担心受怕的不是?”

“嗯……”沈迟瑧说的对,不管怎么样,她人能好起来,那就很好了。

见喻伽心情恢复了些许了,沈迟瑧才启动车,转移话题:“之前说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今天难得来市里,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啊?”喻伽一愣,其实她已经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了。

不过要求嘛……

现在似乎不是提这个的好时机,她想了会儿,说:“太突然了,我还没想好。”

“嗯,”沈迟瑧看了她一眼:“我倒是有想送你的东西。”

“什么?”喻伽有些疑惑。

沈迟瑧正襟危坐,双目专注地看前面的路,他左手小弧度地敲击着方向盘,说道:“c家出了新款包,我觉得还蛮适合你的,想带你去看看。”

周魏平说的,砸钱。

喻伽有些意外地看了沈迟瑧一眼,他专注开车,好像是随口一说。

喻伽还没回答,车已经向着专柜方向开,显然沈迟瑧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喻伽也没推辞,她道:“好啊,我刚好也很久没去逛过了。”

她又问:“你有什么想要的吗?今天难得出来,我也送你点东西。”

沈迟瑧无奈:“喻伽,我送你东西,只是,”他顿了一下:“想送而已。你不用回礼。”

“我知道,”喻伽说:“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会再出来,我也想送你点东西。”

啧。

沈迟瑧压下自己忍不住要上扬的嘴角,随口说了个打火机。

这玩意儿他使用频率最高。

喻伽想了想,c家刚好也有打火机。

正好,可以一并解决了。

两人去了专柜,沈迟瑧似乎早已联系好了人,他们一到,柜员们就拿了几个包出来,给喻伽看。

喻伽试背了几个,沈迟瑧很认真地给她提了意见,最后喻伽选了个粉色的手袋包。

选完包包,喻伽没忍住,又开始逛衣服。

沈迟瑧见她注意力不在这,便叫柜员们直接将几个包都包起来,放到同一个袋子里。

喻伽边看衣服边纠结。

沈迟瑧说要送她,要是她现在买衣服他势必一起买单,但她想自己买。

走了两圈,最后她还是一件都没试。

算了,以后自己再来买吧。

转了个弯,她叫上沈迟瑧,两人一起去看打火机。

沈迟瑧选东西很快,很快便选好了打火机。

分别付钱后,沈迟瑧快速接过柜员递上来的大袋子,又拿上装打火机的小袋子。

喻伽疑惑:“怎么一个包要用这么大袋子装?”

c家包装袋是挺大的,不过也没这么大啊。

柜员笑而不语。

沈迟瑧没回答,而是催促她:“我们快回去吧,很晚了。”

“好。”

他们并没有回县里,沈迟瑧在市里也有一套房,两人直接歇在了市里。

到了家里,沈迟瑧才将袋子给喻伽,又给她安排了客房。

房子虽然平时没住人,但显然是一直有在打扫的,很干净。装修也和沈迟瑧县里那套差不多。

喻伽接过袋子,刚一接手,就感觉身体一沉。

她更加疑惑,直接就将袋子放在地上,开始查看。

里面有五个包。

喻伽睁大眼,抬头看沈迟瑧。

沈迟瑧转过头,并不看她。

喻伽无语了几秒,想说他,但又觉得好歹是他的好意。任何人的好意不被接受心里多少都会受伤。

她想了想,说道:“谢谢你,沈迟瑧。”她尽量语气温和:“但你以后可以和我商量一下吗?”

她说:“我现在用不到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有点累赘。”

沈迟瑧身体一僵。

这些他是真没想到。

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很快便道歉:“对不起喻伽,是我考虑不周了。”

喻伽没有真的怪他,他是好心。

“没关系,”她说:“你想对我好嘛,我理解。而且我是受益方诶,所以我没有生你的气。”

她起身,将袋子提起,又对他道了声谢。

沈迟瑧看着她的背影,懊恼地轻轻踢了踢玄关上的柜子一脚。

弄巧成拙。

啧,对别人好之前也该考虑对方是否想要。

亏他还沾沾自喜。

有些心烦意乱,他走到阳台,拿出烟抽了一根。

喻伽将东西放好。

这才意识到另外一个更严重的事情。

沈迟瑧擅自安排了来这里,却没有告知她,她连换洗衣服都没有带!

早知道刚才应该买一套的。

她叹了口气,打开衣柜准备把包包放进去。

一打开柜门,就看到里面挂着衣服裤子裙子。

她一愣。

很好,这很沈迟瑧。

不满消了些许,她松了口气。

洗完澡出来,她想去看看沈迟瑧在干嘛,刚走到客厅就看到他正在阳台抽烟。

阳台和客厅中间有一扇门,将两个区域隔开。

此时外面烟雾弥漫,沈迟瑧在烟雾中,一手插着兜,一手应该是拿着烟。

他笔直站在,不知道在想什么。

喻伽看了会儿,没去打扰,又回到房间里躺到床上玩手机。

玩了会儿,困意袭来,睡着前她看了眼时间。

晚上十一点二十。

她睡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