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七天 公路上的血迹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3073字
  • 2022-05-25 19:00:07

喻伽从日光中醒来,睁开眼便发现自己又在公路上。

她穿着自己第一次来兴旺村时候的衣服,身边还有自己的背包,背包里的东西原封不动。

一切都是她第一次来兴旺村时的模样。

她疑惑地皱起眉,自己睡着之前,穿的并不是这套衣服。

无暇多想,她起身,准备前往兴旺村,看看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她缓步往前走,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4月7号,下午三点。

这个日期。

是巧合?

到了村口,她站着,看了会石碑。

“兴旺村”三个大字并列刻在石碑上,字形深刻又苍劲,仿佛有巨大的吸引力能将人吸入其中。

她踏过石碑,继续往前。

行至进村路中间,依稀可见村口停着几辆小轿车和摩托车,也能听到不大不小的说话声。

还有小孩的声音。

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她走到村口,一愣,停住了步伐。

村口第三间,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女孩被男孩推倒在地,瞬间哭出了声。

她早已记不清陈家两个孩子长什么样子,但眼前的情景太过熟悉,似乎是历史重演。

她快步上前,刚走到门口,里面就有人走了出来,带着呵斥的声音:“哭哭哭,就知道哭,吵死了。”

陈家老头拄着一根拐杖,没看到喻伽一般,直接就往女孩身上打。

边打边问:“知错了没有?还哭吗?”

喻伽看着这样的情形,有点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制止。

那边女孩躲避拐杖,闭紧了嘴,不敢再哭。

老人踢了女孩一脚,又牵起男孩:“还不快进屋。”

“喲,陈叔,怎么又打孩子呢。”前方赵茹朝这边而来,站定在陈家门口。

陈家老人看了她一眼,竖起了眉:“怎么,我教训自己孙女,村长媳妇也要管?”

“哎哟,您这说的是什么话,”赵茹调笑了一声:“您家务事我哪敢管呐。”

她又看了眼女孩,对陈家老人说道:“但这孩子,您还是好好养着好些。”

陈家老人重重哼了一声,没再说话,牵起孩子就里走,顺带还关上了门。

等门关了,赵茹这才看见喻伽似的,她脸上还是挂着笑:“诶?这是来我们这旅游的妹子?”

喻伽看着她,点了点头。

赵茹热情好客,牵起喻伽就往村里走:“陈叔这人脾气差,年纪又大了,容易糊涂。妹子你没被吓到吧?”

喻伽“嗯”了声。

赵茹便对她好一通安慰,末了才说:“妹子我们这没有旅馆,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在我家休息几天,在我们村里好好玩玩?”

听到这话,喻伽面色一僵,她看了眼赵茹。

赵茹脸上全是热情的笑,连眉梢都带着善意。

她也走不出去,去哪都一样,顺便还能看看赵茹会怎么做。

垂眸思索几瞬,她出声答应。

跟着赵茹回了家,赵茹向她介绍自己的老公孩子,情形和第一次到她家时一模一样,连几个年轻人坐的位置都没有什么不同。

不对。

喻伽突然想起,赵家是五口人,但当时的命案发生时,只有四具尸体。

她只看到了赵茹的尸体,不知道还有一个人是活着还是死在了别的地方?

而少的那一个人,又是谁?

敷衍地与几人说了些话,喻伽瞥到墙上的时钟上显示三点45分。

这个时候,河边是不是会有人在洗衣服?

她赶忙站起身,说想要去走走。

赵茹也不强留她,她问:“我们村子小路多,容易迷路,你第一次来怕是不熟,让我大儿子带你去耍耍?”

喻伽想了想,答应了。

有人跟着,喻伽不敢直奔河边,只假意乱逛着。

赵茹的儿子也不跟她说话,就默默跟在她身后走。

七拐八拐终于到了河边,果然有许多女人在洗衣服。

喻伽走到榕树下坐下,捶捶腿,做出一副走累的模样。

人聚到一起话题就多了些。

喻伽听到她们似乎是在讲什么八卦,而其中有一个人的脸色并不怎么好。

喻伽注意到她,这人看着眼熟,好像是死去的那个吴家媳妇?

八卦还在继续,显然吴家媳妇就是八卦的中心。

她们在讨论吴家夫妻俩的事情。

女人们谈论起吴刚,有一个女人嗤笑了一声,说:“昨天还听见你对吴刚大吼大叫的,怎么,你不是因为和人吴同相爱才嫁进来的吗?”

吴家媳妇涨红了脸,也不反驳,就白了刚刚说话的女人一眼,然后收拾好东西直接就上了岸。

呛她的人正是何家媳妇。

被白了眼,何家媳妇脾气瞬间就上来,她作势要上岸。

身边的人拦住了她:“诶,何家媳妇,别冲动,消消气。”

被人拦住,她也就上不了岸,看吴家媳妇已经走到岸上,她啐了句:“狐媚子。”

喻伽看着这出闹剧,见吴家媳妇离自己越来越近,她起身,想叫住她。

突然一阵眩晕感袭来。,她没站稳,直接晕了过去。

——

再次在日光中醒来,喻伽睁开眼。

眼前又是那条公路。

自己身上穿的还是那套衣服,身边背包也是同样模样。

她掏出手机开机看时间。

4月7号,下午三点。

怎么回事?

刚刚不是循环了吗?

还是做梦了?

因为自己这几天对两男一女那个案件上了心,所以梦到了?

之前就听沈玉说过吴家媳妇和何家媳妇两人并不对付,所以就梦到了两人吵架的场景?

诶。

不对。

但自己现在是又循环了?

喻伽延迟发现这个事实。

不过,刚刚那个究竟是梦还是循环的场景?

她突然有些分不清什么是梦境什么是现实。呆呆的坐了会儿,仍是没有任何头绪。

她放弃,起身,决定再次去兴旺村。

刚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公路边有血迹。

她快步朝那处走去,在公路边缘,有几滴血迹,未干。

发生了什么?

她沿着血迹的方向往下看,公路边缘是悬崖。

是有人掉落了悬崖?

还是什么人经过公路时留下的?

她拿出手机,立马给沈迟瑧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对面是有点惊喜又急切的声音:“喻伽?”

“沈迟瑧,是我。”喻伽立马又接着问:“兴旺村最近有发生命案吗?”

“没有,”沈迟瑧疑惑:“你在兴旺村?又遇上了命案?”

喻伽皱起了眉:“我不确定,我在公路这边看到了未干的血迹。真的没有人死掉吗?”

“没有,”沈迟瑧迟疑着:“至少我们警局没有接到报案电话。”

说完这句,他又接着道:“你在原地等我,我去找你。”

“好。”喻伽应声。

沈迟瑧很快就来到公路,他将车停在喻伽身边,下了车。

喻伽拉过他,走到公路边缘:“你看。”

边缘处有几处血迹,沈迟瑧看了一眼,下了结论:“应该是刚沾上不久。”

他问,“你在这里的具体时间是几点?”

喻伽犹豫了一下怎么回答。

她不知道自己的时间是否和他的对得上。

想了下,她回:“大概半个小时前我看见了这个。”

“周围没有人吗?”沈迟瑧问。

喻伽摇了摇头。

沈迟瑧想了会儿,说:“许是有人经过这里留下的痕迹。”

“但这里下去是悬崖,”喻伽说:“谁会走路时候离悬崖这么近呢?”

沈迟瑧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说的有道理。”

他转移了个话题:“我找了你十天。你这十天去了哪?”

“十天……吗?”喻伽喃喃自语。

“嗯,”沈迟瑧蹙眉:“还有上次,你失踪了半个月,那时又是怎么回事?”

喻伽抿了抿嘴,不知道怎么说。

她敷衍道:“这些不重要,你知道我是安全的就好。”

见她不说,沈迟瑧猜测着估计又是科学无法解释的原因。

他叹了口气,说:“可是我会担心。”

他俯下身与喻伽对视,神情认真:“你总是突然不见,我会担心,喻伽。”

两人距离只在呼吸之间,喻伽第一次认真看他的脸。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修了眉,眉毛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那时的粗乱。现在的他,眉眼看起来更为柔和。

眉型果然会改变一张脸。

喻伽想。

沈迟瑧的五官本就是清秀精致挂的,脸型也不粗狂,棱角分明,其实是很帅气的长相。但他身上的痞气似乎是浑然天成的,明明那张脸秀气又漂亮,却隐约还有几丝邪气。

离得这样近,他的脸在眼前放大,喻伽呆愣了好一会儿。

见她表情呆愣,神情含着欣赏,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沈迟瑧低下头笑了一声,又抬起头,笑得邪气:“怎么样,哥这张脸还不错吧?”

喻伽表情瞬间变得一言难尽。

帅哥一旦意识到自己长得还不错,魅力瞬失大半。

她收回自己的视线,走了几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我打算去村里再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

“啧,”沈迟瑧直起身,看着已经坐到了车内的喻伽,反思自己刚刚不是太油了?

他拿出手机,在黑屏上看了看自己这张脸。

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的,应该还算不赖吧?

但喻伽怎么这样冷淡呢?难道是看习惯的缘故?

车内喻伽伸出手敲了敲车窗,无声催促。

沈迟瑧放回手机,上了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