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六天 董叶华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3180字
  • 2022-05-22 19:00:07

想了想那个形状,喻伽说:“手腕处和手指处有淤青,看起来像是掐出来的。”

她猜测:“会不会是那男的,家暴?”

“不排除这个可能,”他慢慢说着:“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将孩子送走?”

“不会。”喻伽很肯定,不过转瞬也有些不确定:“除非,孩子也受到了家暴。”

他们两人在后面小声讨论,周魏平走在前面,整理好东西才意识到自己身边没有人。

他回过头看,这时才注意到沈迟瑧身边的喻伽。

啧,刚刚一直没注意,这妹子是哪冒出来的?不过看这两人的样子,还挺登对。

他又转回头,还是不去打扰好咯。

喻伽和沈迟瑧一边走一边商讨,说着说着,喻伽突然想到什么,她停了下来,“你还记得延年养生馆吗?”

“嗯,”沈迟瑧不解:“怎么了?”

喻伽看向他:“今天这个死者虽然死亡时没有目击证人,但有人听到了声音。延年养生馆当时十几人全都死亡不可能没有响动,你们去周边调查过了吗?”

“当然,”沈迟瑧说:“当日我们就对那边的住户展开了调查,不过他们都声称没有听到声音,什么也不知道。”

闻言,喻伽脸上更加严肃。

想起了之前她当面被抓,而那个孕妇虽怜悯却视而不见。

“我想去试试,”她说:“你还记得地方吗?我想再去试试。很明显周边住户是在说谎。”

沈迟瑧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但我们没有太多时间。”

喻伽连忙点头,并表示自己会很快结束。

沈迟瑧便叫周魏平先回去处理事情,自己与喻伽一起去。

两人来到延年养生馆这边,这个店已经被贴上了封条,不允许人进入。

喻伽敲响了孕妇家的门。

门没开,里面似乎没人。

喻伽又敲了几下,这下里面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接着是哄孩子的声音,等哭声停了,喻伽听到脚步声。

门被打开。

女人抱着一个婴儿,将门开了一个小缝。看到喻伽和沈迟瑧,她暗自松了一口气,小声问他们:“你们是谁?”

喻伽和沈迟瑧互相看了一眼,喻伽这才想起来,她应该是不认识她了。甚至,当初那件事,估计她也是没有记忆的。

随口扯了个谎,她说:“我和我哥哥来这边旅游,手机没电了,想请问下能不能借个地方充下电?”

为了打消她的疑虑,喻伽又接着道:“或者您把我们的手机拿去充,我和哥哥在外面等着。”

她说的真诚,加上长相无害,女人犹豫了几秒,还是将门打开了,她说:“你自己进来就好,我家有孩子,你哥哥比较不方便。”

喻伽连忙道谢:“好,谢谢。”

她随着女人进屋,女人现在身材纤细,怀里还抱着孩子。

喻伽与她话着家常:“宝宝真可爱,几个月啦?”

女人笑了一下,慈爱地看了一眼孩子,回答道:“两周了。”

两周。

喻伽算着时间,那就是说她见到她那时,她其实已经快生了。

这么说来,她当时的漠然也不是毫无理由。

如果当时她答应了她的请求,说不定会有危险。

女人将她带到客厅内。她家很小,构造和两个老人命案的那家有点相似,客厅里摆放了很多婴儿用品。

喻伽故作惊讶:“孩子需要用到这么多东西呀?”

女人点点头,说起孩子,她的话便多了些,“孩子刚出生时是最辛苦也是最花钱的时候,要喝奶,还有勤换尿布什么的,总之很麻烦。”

她笑了起来,“可是一看到孩子,再辛苦感觉都是值得的。”

喻伽赞同的点点头,“你一定是个好母亲。”

又说道:“对了,我叫喻伽。”

“我叫董叶华。”女人说。

董叶华拿了个充电器给喻伽,一边将孩子哄睡。

怕打扰孩子睡觉,喻伽就没说话。

过了会儿,孩子睡着了,董叶华将孩子放到婴儿床上,给喻伽倒了杯热水。

“谢谢。”喻伽小声说。

“不客气。”

董叶华在喻伽身旁坐下,喻伽与她闲聊。

讲自己所知道的一些婴儿知识,讲自己和沈迟瑧的旅游史——当然,这是编的。

讲着讲着,她状似不经意的问:“你家对面那个是养生的地方吗?看起来很古色古香诶。”

“只是好像被贴了封条,是被查封了吗?”她喝了口水,不是很在意的口吻。

董叶华身体一僵,她嗯了一声。

“好可惜啊,”喻伽惋惜的叹了一声:“看起来还蛮不错的样子。”

董叶华没搭腔。

喻伽便又换了个话题,这次她选择直截了当一点,她非常小声的问,“叶华姐,听说你们村很诡异,是不是真的啊?”

董叶华一惊,皱起了眉,但见喻伽满脸天真,又觉得是自己多心。她脸上笑意尽失:“我没听说过。”

她又问:“你们是来探险的?”

喻伽眨眨眼:“嗯,也不全是啦,是在路上的时候听到有人这么说的。”

董叶华仍旧皱着眉:“村里的人说的?”

喻伽点点头。

“你还听到什么?”董叶华问。

喻伽吐吐舌,“好吧,其实还听到说这个养生馆在半夜会发出奇怪的哭声……”

她说:“我对猎奇很感兴趣,刚刚想到了这个没忍住就问出了口。对不起”

喻伽这样有礼貌,董叶华赶人的话又噎回了喉咙里。

见喻伽还是期待的看着她,于是她回答道:“都是吓唬人的,”她说:“我们这边什么也没听到。”

“啊?”喻伽失落了:“竟然是假的吗?我还以为能去一探究竟呢……”

“最好不要,”董叶华满脸严肃:“我虽然没听到什么声音,但是那个地方…”

她纠结了一下才继续说道:“那个地方之前死了十几个人,很不干净。”

闻言,喻伽震惊的睁大了眼:“那么那个封条是因为?”

董叶华点点头,她起身看了眼孩子是否还睡得安稳,脑中突然有个念头。

犹豫了会儿

她又坐回喻伽身边,问她:“喻伽小姐,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喻伽疑惑:“什么?”

她说:“帮我报警。”

“我有一些事情可以提供给警方,但我自己无法报警,能不能拜托你,帮我报警。”

喻伽点点头,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哥哥就是警察。”

董叶华又是一惊,想起门外那个男人的样貌,好像是有点熟悉。

喻伽起身,“我去叫他进来。”

沈迟瑧正在门外抽烟,身后突然传来开门声,喻伽叫他:“沈迟瑧,你进来一趟。”

沈迟瑧将烟掐灭,不解地跟着她进屋。

他人一进去,董叶华就开口:“警察先生,我可不可以和你做个交易?”

沈迟瑧看了喻伽一眼,询问她是什么情况。

喻伽忙说:“叶华姐说有线索可以提供给警方。”她又说:“把你的证件给人看一下。”

沈迟瑧依言出示证件给董叶华看了眼。

董叶华请沈迟瑧坐,直接说:“关于延年养生馆的命案我有一些线索可以提供,但我希望,警察可以帮助我离开兴旺村。”

闻言,沈迟瑧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直接答应:“可以。”

董叶华将婴儿车推远了些,然后才开始说:“延年养生馆命案发生当晚,我在家里有听到一些声响。”

她说:“约莫是在凌晨的时候,对面突然传来了闹哄哄的声音,还有一些尖叫声,哦还有,东西倒地的声音。”

“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声音渐渐变小了,随后是此起彼伏的哭声,”她回忆着:“再后来,我听到了养生馆老板的大吼声,似乎是说你们在干什么,然后就听到了他呼痛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他的声音没了,其他声音也没了。”

“那时候我被吓的心神不宁,原本是打算起床去看一看,但我肚子大了不方便于是就没有出去,但又睡不着,一直熬到早上,听到外面有人惊叫养生馆死人了,然后我才起床来。”

“也就是说,”沈迟瑧用手敲着椅子,“那起命案,是合伙杀人?”

还是,互杀?

董叶华摇摇头:“这些我就不得而知了。”

她说:“警察先生,我已经将我所知道的告诉你了,希望你能…”

沈迟瑧打断她:“我知道,我会尽快安排,”他说:“或者,你也可以今天就跟我们走。”

董叶华却摇摇头:“孩子东西多,我这两天应该走不了,如果可以的话,五天后您再来接我?”

“可以,”沈迟瑧欣然应允:“不过你自己孤身带着孩子,去外面生活应该会很辛苦。”

“没有关系,”她说:“我会努力照顾好他的。”

沈迟瑧便不再多言,他又看了眼时间,已经一点多了,他们真的该走了。

他起身:“那五天后我来接你,我们先走了。谢谢你提供的线索。”

董叶华应了声。

喻伽没忘记自己的扮演的角色,她叫住沈迟瑧:“诶,我还不知道手机充好电没有呢。”

她装模作样的看了眼:“充满了,”她拔掉充电器,对董叶华笑了笑:“那我们先走啦,谢谢你~”

董叶华也笑着将他们送到了门口。

离开了董叶华家,沈迟瑧立马编辑了条短信出去。

对面很快来了回信,只有八个字:陈家命案有新进展。

看到这个短信,沈迟瑧将手机页面给喻伽看,笑了:“今天还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竟然两个都有进展了。”

看到短信内容,喻伽笑得眉眼弯弯,“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