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一天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3633字
  • 2022-06-06 16:49:41

喻伽换下睡衣,将衣服往背包里塞了塞,拿上手机跑下了楼。

村口第三间。

门口人挤着人,将屋外及外面的道路都堵得水泄不通。

喻伽站在最外圈,她前面一个女人牵着她的孩子。

女人踮起脚往里面看了看,但人实在太多了,加上天还没亮,看的不清楚,她仔细听了会儿议论声在讲什么。

突然,她似乎听到什么,浑身抖了一下,牵起孩子转身就要走。

喻伽刚好站在她后面,她一退,就撞到喻伽身上。

她转过头来要道歉,看到喻伽的脸,是个生面孔。

她又是一惊,慌慌张张抱起孩子,丢下一句:“对不起。”

转身便跑。

喻伽奇怪地看向她跑的方向。

她在怕她?

人群里沸沸扬扬的在说着什么,都是方言,喻伽听不懂,看了眼前面的人墙,开始思考怎么挤出去。

突然,屋内传来一阵骚动,似乎是在吵架。

吵架声很激烈,屋外的人看这情形,又开始往前涌,都想进去劝架。

过了两分钟,屋内的吵架声停了。

喻伽听到好像是打电话的声音,她仔细辨认,听到了什么警察。

应该是谈好了什么,屋内没了声音,屋外的人见里面的人平静了下来,于是也都散了。

喻伽仍站在原处,大伙儿顾着说话,倒没人注意到她。

等人散得差不多了,她才往那个屋子里走去,想去看一眼发生了什么,满足一下好奇心。

三步并做两步,她快速走到屋子的窗户前往里看。

窗户正对客厅,客厅对面是厨房和楼梯。

她扫视了一下,客厅里坐着许多人,其中有赵茹和她的丈夫。

视线再往里,她看到了。

两具尸体!

地上全是血迹,显然那个区域还无人清理。

喻伽后退了一步,安抚了下自己受惊的心口,忍着恐惧又看了一眼。

地上躺着的那一个人,怎么有点眼熟?

她想起来了。

是昨天她碰到的那个打孙女的老头!

他倒在血泊中,旁边还有一个老人,脸着地,应该是他老伴。

喻伽没忍住,弯腰呕了一声。

外面此时只剩她一人,不大的声音却很容易引起注意,里面的人停住了话头,朝窗外看了一眼。

没见着人。

赵茹起身,走到屋外查看。

一出门就见喻伽扶着腰干呕。

“是喻伽妹子啊,你没事吧?”她赶紧走到喻伽身边,拍了拍她的背:“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喻伽呕了会儿,才直起身,看了赵茹一眼,解释道:“突然听到响声,睡不着,看到很多人往外跑我就跟过来看看。”

“唉,是了,”赵茹关切的看她:“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

赵茹拉起她的手往家赶,边跟她说情况:“你是被吓到了吧?我们这也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平时里都太平得很,刚刚陈家媳妇一尖叫才把大伙儿都喊来了。”

喻伽静静听着,没搭声。

赵茹又说道:“你应该也看到了,陈叔和陈姨死了。就是昨天和你起冲突那个。”

说到这,她停了一下才又继续说道:“人老了,腿脚和眼神都不行了,估计是摔下楼死的,唉。”

她拍了拍喻伽的手:“妹子别怕啊,回去再去睡一觉,待会儿警察来了会处理好这事,等睡醒了就平静了。”

闻言,喻伽看了她一眼,但还是乖巧的点了下头:“好,我知道了。”

赵茹将她送回家,看她躺下了,又安抚了她几句,然后才替她关上门,自己又回了陈家。

喻伽躺在床上,却睡不着。

她睁着眼看天花板。

太古怪了。

赵茹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或者说,坐在客厅里谈事的那些人,都不害怕。

尸体就在不远处,但他们却可以平静的坐在客厅,商量事情,没有任何一个人有看尸体一眼。

赵茹安慰她的话也十分奇怪。睡一觉起来就平静了。

死亡在她眼里好像非常平常,但她明明说这样的事是村里头一遭。

但第一次看见死人,她为什么会这么平静?

细思极恐。

喻伽越想身体越冷。

她爬起来,拿起手机和背包准备现在就走。

脚刚落地,又停下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走了。

虽然与她无关,但第一次见了死人,她还是想知道结果。

警察应该很快就会来了吧?

她等警察验完尸后再走也不迟。

收起脚,她又躺回了床上,静静等待外面传来警笛声。

过了一个小时。

果然有警笛声响起。

她拿起东西,穿好鞋,蹑手蹑脚的下楼。

赵家这几个孩子也是能睡,这么多动静都没把人搞醒。

她小心翼翼关上别墅门,路上家家户户都关着门,似乎之前的熙攘都是假象。

整个村落好似还未醒。

陈家门口,停着一辆警车,有些破旧。

喻伽弯着腰,悄悄的往里面看。

只来了两个警察,他们穿着制服,一个两手空空,一个手上拿着纸和笔。

喻伽看到的时候他们刚好从客厅起身,走到楼梯那边。

空手的警察拿出手套,仔细翻看两个死者身上的伤,旁边的警察一边记录。

离得远,话语声不太清晰,喻伽把耳朵贴到墙壁上,仔细听。

听了会儿,还是毫无收获,倒是里面检查完了,正在做收队工作。

声音逐渐清晰,喻伽听到愈来愈近的声音赶忙猫着腰往回走。

跑出了几米远,她才停住,放松了下自己的肌肉,恢复起平时的表情,做出要离开村子的样子。

那两个警察还在站陈家门口,空手警察嘴里叼着一根烟,吸了一口,将烟拿了下来,吐了口烟气。

瞥眼看到喻伽,他皱了下眉。

喻伽在他视线中路过陈家,继续往村口走。

看到她的背影,他才松开紧皱的眉,将烟给扔了:“走吧,回警局。”

警车从身边呼啸而过。

喻伽一拍脑袋,她真是犯傻了,刚刚应该求助一下警察叔叔的,他们有车,可比她徒步要快多了。

不过看那警察抽烟时浑身痞气,好像也不是特别靠谱。

她又回头看了眼村落。

晨光中,村落无人活动,一片寂静。

这个村子实在是太奇怪了。

本来她还十分好奇这个命案,但现在还是先走为妙吧。

“喻伽妹子,喻伽妹子——”身后传来赵茹的声音,她边跑边喊,气喘吁吁。

喻伽停住步伐,转回身看向赵茹。赵茹收起脸上的急切,拉起她的手道:“妹子这是要走了?怎么也不跟赵姨说一声。”

喻伽满脸都是乖巧:“发生这么大的事,您也忙,我就不打扰了。就是没来得及跟您说声谢谢。”

“谢什么呀,”赵茹看了她身后一眼,说:“现在还早,你好歹吃了早饭再走,不然下山两三个小时你个小姑娘怎么受得住啊。”

喻伽抽出手:“不用了,我包里还有干粮,待会儿路上吃。”

见她拒绝,赵茹微拉下脸来:“你跟赵姨客气不是?嫌弃赵姨是农家没有好东西招待你不是?”

这误会可就大了,喻伽没有这样想,“不是的,我就是真的该走了。”

“我们农村人不懂你们城里人精贵,嫌弃我们也是情理之中,”赵茹眼里掉了泪下来,“妹子你走吧,往后再带朋友来这玩,赵姨进城买东西招待你们。”

眼见人哭上了,喻伽心一软,便说:“那我就吃了早饭再走吧。”

……

喻伽躺在床上,闭了下眼。

她怎么又住上了……

早上一心软,就跟着赵茹回了家,吃过了早饭,赵茹就热情地带着她在村里逛,给她介绍村子里的风土人情什么的,每次她一有要走的念头她就像早上一样。

喻伽无法,只能强颜欢笑充当一个游客。

于是她又被留下了。

明天一定要走。

只是,这村子,这里的村民,真的好奇怪。

按理说发生了命案,不应该如此平静。

除了早上那会儿轰轰闹闹以外,剩余的时间大家却好似不知道有人死了一样,甚至都无人八卦。

想了想,喻伽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晚上十点半了。

楼下已经没了动静,想来大家都去睡了。

喻伽穿好衣服带好东西,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她想去陈家看一看。

没有手电筒,她拿着手机照明,陈家漆黑一片,似乎也已经睡了。

喻伽拿手机往前照了照,发现门没关。

她好奇,就往前面走了几步。

透过门缝她看到里面的场景,忍不住想要叫出声,她一把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

突然手电筒的光打在她身上,她睁大眼捂着嘴往光源看。

赵茹和几个村民正在不远处看着她,见了是她,赵茹赶紧跑到她身边:“喻伽妹子,你不睡觉跑来这里做……啊——!”

赵茹突然惊声尖叫。

村民们哄闹着也跑过来看发生了什么。

屋门被推开,几只手电筒齐刷刷往里面照。

一片血红。

屋内有四具尸体,两大两小。

身边突然又开始闹哄了起来,喻伽惊吓过度,呆呆的被人推到一旁。

突然,人群中又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喻伽。

一个男人问她:“你来这里做什么?”

喻伽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

男人旁边的人恶狠狠的说:“一定是她!她不是我们村里的人,我记得没错的话,是昨天来我们村子的吧?她一来陈家人就都死了,一定是她!”

喻伽睁大眼,轻声辩解:“不是我,我不认识他们。”

她又看向赵茹,急切的说:“赵姨,我是真的不认识他们,这点你是知道的。”

赵茹此时蹙着眉,犹犹豫豫的说了句:“你昨天,不是刚跟陈叔起了冲突……”

好了,动机也有了。

村民一听赵茹的话,更加认定凶手是她。

最先开口的那个男人又说道:“把她关起来!村长家后院不是有个闲置的屋子吗?就关在那!”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喻伽看情形不对,第一时间便想跑,她转身就往村口跑。

但她被吓得不轻,此时腿还是软的,怎么跑得过几个男人。

很快她就被抓了回去。

一个男人死死拖住她,她奋力挣扎,男人对身边的人说:“去拿绳子。”

喻伽挣扎不过,男人拖着她往回走,其他人拿来了绳子,将喻伽紧紧绑住。

她被丢到了一间小屋子里。

里面是四方土墙,只有一张硬床和一条破烂的被褥,她被扔在了床上。

她的嘴也被胶布给封了住。

屋子漆黑,她无声流泪。

她不该的,不该好奇,不该心软,今天早上直接走就不会有现在这些事。

他们为什么绑了她?

死了人不报警吗?既然认定她是凶手,不把她交给警察吗?

还有赵茹……

村长家。

“你昨天和陈叔起了冲突……”

她为什么要这么说?明明她最清楚不过了。

她会被怎么处决?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喻伽睁着眼,又害怕又绝望,直到外头天快亮了才挨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