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六天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3040字
  • 2022-05-21 19:00:10

喻伽从眩晕中睁开眼,意料之中眼前又是那条公路。

她低下头看了自己一眼,睡衣睡裤,灰色卫衣外套,外套口袋里有手机。

她的背包不见了,幸好手机还在。

她坐起身,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4月7号早上六点半。

此时天还未全亮,有些冷,喻伽拢了拢自己的外套,起身往兴旺村走。

凌晨时候她和沈迟瑧两个人起了点小争执,沈迟瑧回房后她还在客厅里整理思绪,突然一阵眩晕感袭来,等再次醒来便又到了这里。

看来是又有命案了。

就是不知道这次时间又过了多久?

天光要亮未亮,整个村子还笼罩在半暗之中,喻伽不知道去哪儿,就随意乱逛着。

她走着,一边走一边叹气,哪个命案都没有进展。

别说真相,就连死者的死因都还未有进一步突破。

都怪自己,应该大胆一点,直接问沈迟瑧的。

胡乱想着,她走到了河边。

远处好像有点不对劲?

喻伽站在河边,看到水上似乎漂浮着一个什么东西?

她跑下河,站在平时女人们洗衣服的埠头上,往那处看。

她看到了。

是一具尸体。

看的不是很清楚,来不及多想,喻伽打开手机找沈迟瑧的电话。

谢天谢地,电话号码还在。

她第一时间就拨了出去。

“喂?喻伽?”沈迟瑧未睡醒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喻伽长话短说:“沈迟瑧,你快来兴旺村,这边河里有具尸体。”

那头沈迟瑧听到她的话坐起身,“尸体?你怎么会在兴旺村?”

喻伽不想废话:“你来了再说。”

沈迟瑧挂断电话,看了眼手机里的日期,1月20号。

赵茹的案件发生时间是1月19号。

凌晨3点多的时候他和喻伽还在客厅里说着话,怎么现在她会在兴旺村?

——

沈迟瑧自己先开车去了兴旺村,又打电话叫周魏平记得带上东西来兴旺村汇合。

他一路高速,不过二十来分钟就到了兴旺村。

喻伽还站在河边,没有动。

一看到沈迟瑧她就迎了上去,“尸体在河里,是具男尸。”

沈迟瑧看了一眼她的穿着,皱起了眉。

尸体已经被水流冲的有点远,站在埠头上都只能看到很小一点。

沈迟瑧没有时间过问太多其他的事情,怕尸体被冲向其他地方。

他想了想,见河边有一艘小船,于是自己上了船,拿着船桨开始划。

喻伽在上面嘱咐:“沈迟瑧,注意安全。”

沈迟瑧点点头。

他虽然会划船,但不是特别熟练,试了好几次,连尸体都碰不到,船身还不稳。

喻伽看得胆战心惊。

好在,周魏平和打捞队以及法医很快就来了。

看到人,喻伽松了一口气。

打捞队很快将尸体打捞了上来,沈迟瑧也回了陆地。

他的裤子下摆全湿了,是因为船进水了沾湿的。

周魏平问他:“你要不要先去换身衣服?”

他的鞋也是湿。

“不用。”

尸体被移到了地上,尸体肿胀,上半身穿着衣服,下半身却只着内裤。

法医仔细检查了一番,告诉沈迟瑧:“没有外伤,目前来看,是溺水而死。”

沈迟瑧点点头,吩咐周魏平,“去确认一下,死者身份。”

周魏平应声而去。

他们这边的动静引起了村民的注意,周魏平刚走出几步,前面来看热闹的一个女村民就惊讶的说:“诶,这不是那个,高傻子吗?”

周魏平停下了步伐,出示自己的证件,然后问她:“这人你认识?”

女村民点点头,“是我们村里有名的傻子,上有两个年老的父母,快五十了人还没结婚呢,听说从一出生就呆呆傻傻的。”

喻伽听到声音看向来人,这个村民穿着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长款毛衣外套,齐刘海,扎着头发,看起来三十出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看起来像是个教师。

陆陆续续有村民过来,周魏平笑了一声,正好,不用去排查了。

周魏平清了清嗓子,大声问:“有谁昨天见过死者的?”

四周寂静一片,没有人出声。

周魏平尴尬的咳了声,正要再接再厉,人群中有人说话了,是个男人的声音,他说:“我今天凌晨好像听到他的笑声了。”

周魏平走到男人身边,拿出笔,“大概几点?”

男人思考了一会儿,说:“可能是三点多?还是四点?我也不太清楚,他经常这样不分白天黑夜都疯疯傻傻的,我听到声音也没太当回事。”

三点多?

喻伽想了一下,那不就是沈迟瑧刚回到家那会儿吗?

不对,说到这个。

喻伽靠近沈迟瑧,小声问:“我这次离开了多久?”

沈迟瑧蹙着眉:“几个小时。我们谈完我回了房间睡觉,再醒来就接到你的电话。”

他说:“你……”

喻伽不等他说完就点了点头:“看来我们这次时间对上了。”

那边周魏平还在问:“他平时有什么仇人吗?或者说,得罪过什么人?”

男的摇摇头:“没有吧。”他突然想到什么,又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听到他的笑声的时候还听到了跑步声,应该不止他一个人。”

很好,这是个非常有用的信息。

沈迟瑧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人,懒声问道:“只有他一人听到吗?”

似乎是为了撇清关系,在场七嘴八舌的应了声:“我也听到了。”

“我也是,好像是两个人。”

“嗯嗯,可能是高傻子在追什么东西。”

沈迟瑧嗤笑了一声,眼睛又从一圈人中扫过,“请各位来跟我们几个警员说说,昨天晚上到今早,自己都在哪里,做什么。”

他又向喻伽示意:“你也来帮忙。”

在场的人不超过十个,沈迟瑧让法医盯着不要让村民们交头接耳,然后和周魏平喻伽每人先带一个人,开始询问。

打捞队等了一会儿,见没人来认领尸体,于是就将尸体带走了。

而三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询问完。

在场的人倒是都没有嫌疑。

放走了人,沈迟瑧拿出烟吸了一口,看向河里。

他在思考死者是自杀或者意外死亡的可能性有多大。

喻伽在他身边说:“还有没来的人没问呢。如果是他杀,凶手不一定会来。”

“嗯,”沈迟瑧吐出烟:“你说得对。”

他抬脚,“走吧,去村里问问。”

于是三人又问查了一个早上。

临至中午,三人走到沈玉家,看到来开门的人,喻伽有些意外。

是个男的。

不高,也就和喻伽差不多高,应该是172左右上下。剃着平头,

眉眼温煦,年纪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穿着一件蓝色休闲夹克,下半身是同色的休闲裤。

周魏平出示证件:“我们是警察,依照程序来问话。”

听到这话,男人忙将门大开,将几人迎了进去,又拿起水壶开始煮水。

喻伽问:“你是?”

男人看着喻伽笑了一下:“我叫孙明皓。是个工程师。”

姓孙,是沈玉的丈夫?

喻伽不动声色的观察男人,他笑容得体,不卑不亢,倒是有几分风度。

周魏平开始例行问话,他问完,沈迟瑧看着孙明皓,问:“你家只有你一人?”

孙明皓仍是笑着,“还有我的妻子,昨天她看到了尸体一直有些不安,凌晨才睡着,所以现在还在睡觉,需要我去将她叫起吗?”

沈迟瑧点点头。

孙明皓便上楼去叫了沈玉。

两人很快便下了楼,沈玉整个人还是很憔悴,甚至脸上都毫无血色,眼下有很大的黑眼圈。

孙明皓搀扶着她,不时问几句人是否还舒服的话。

沈玉没搭声。

她似乎很冷,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

她在沙发对面坐下,周魏平照例问话,沈迟瑧和喻伽都不露声色的观察着她。

沈玉的手被丈夫握住,他不时拍拍她的手背,似乎是在安抚,让她不要紧张。

询问很快结束,周魏平收了笔,对两人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几人便起身往外走。

走了几步,喻伽突然回过身来,问了句:“两位看起来很恩爱,怎么还没要孩子?”

两人都是一愣,男人先反应过来,“有的,我们有个男孩,这几天送到朋友家去玩了。”

看来这个男人并不知道。

喻伽笑了一下,又说:“我家里也有个小孩,刚刚看到你们桌上有个酸奶瓶,我家孩子也很喜欢吃这个。”

她说:“家里只剩一瓶,还快过期了,之前常买的那家店近期没有货,不知道你们是在哪里买的?”

这次男人没有答话,沈玉深深地看了眼喻伽,从桌上拿起酸奶瓶,又去厨房拿了几瓶,然后递给她:“最近孩子不在,如果不嫌弃,这些就先拿去喝吧,过期的产品还是不要给小孩吃了。”

喻伽也没有客气,对她甜甜笑了一下:“谢谢。”

拿上了酸奶,喻伽转身往外走。

沈迟瑧从她手里接过东西,在手里摩挲。

微俯下身在她耳边小声夸她:“还挺聪明。”

虽然被夸了,但喻伽并无喜悦,她脸上有些严肃,侧过头对沈迟瑧道:“沈玉手上有伤痕。”

沈迟瑧摩挲酸奶的手一顿:“什么样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