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五天 孩子留下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368字
  • 2022-05-19 19:00:07

随意看了看,沈迟瑧将笔录合上,对沈玉道:“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回去,但近期不能出村,我们调查案件随时都有可能传唤你。”

沈玉点点头,“我知道的,警察同志。”

她又抬起头,蠕动了下嘴角,问道:“我们晖真可以留下吗?”

“他没出过村,”沈玉说:“我想让他多玩几天,警察同志们可以帮我照顾他几天吗?”

沈迟瑧皱着眉:“我们很忙。”

沈玉赶忙说:“不用陪他玩……,”她想了想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警察同志帮忙,帮他找个好人家,让他去做别人家的孩子。”

她话语刚落,沈迟瑧和周魏平就对视了一眼,周魏平问:“你要抛弃你的孩子?”

抛弃两个字似乎将她伤到了,她没忍住落下了泪,哽咽着说:“兴旺村不是个好地方,我希望晖真能健康长大。”

“你可以带着他来外面生活。”沈迟瑧说。

沈玉却摇摇头:“我不想离开。”

是不想离开,还是不能离开?

沈迟瑧没说话,又抽了根烟。

烟头烧到了手,他从思考中回神,答应了沈玉。

沈玉连声道谢。

警局外,喻伽和晖真还没回来。

沈玉将书包给了沈迟瑧:“我就不等孩子回来了,这里面是孩子的衣物和日常用品,”顿了下,她才又说道:“晖真,就拜托同志了。”

沈迟瑧接过。

沈玉又看了眼书包,然后才转身离去。

周魏平站在沈迟瑧旁边:“诶?这算怎么回事?我们警察帮忙买卖人口?”

沈迟瑧侧过头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两人在警局门口站了会儿,沈迟瑧掂量了下书包,说道:“孩子先住我那,等赵茹这个案件过去再把他送回去。”

他又接着道:“这个沈玉,一定知道些什么,”不对,“或者说,她和这个案件脱不了干系,不然不会这么着急将孩子送出来。”

周魏平也同意他的观点:“我更倾向第二种。”

“对了,”沈迟瑧吩咐道:“待会儿喻伽回来,我把家里钥匙给她,让她带着孩子回去,我们两个再去一趟兴旺村。”

“OK,”周魏平问:“记录本要带吗?”

沈迟瑧转身回警局,没回答。

啧,大家的上司都这样么?话每次都不说明白,就让人猜。

也不知道是去秘密卧底,还是按程序调查。

周魏平自我思考了会儿,选择了第二种。

——

喻伽和晖真赶在晚饭前回到警局,还带了不少小吃。

经过周魏平的宣扬,警局里的人都知道了喻伽是沈迟瑧的青梅竹马。

沈队的小竹马送吃的,大家都开心的收了,还不忘调侃喻伽几句。

喻伽一头雾水,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误会了,反驳了几句见没人听,干脆也就不再澄清了。

晖真自己玩了会儿,发现自己的妈妈不在,于是走到沈迟瑧工位前,问他:“叔叔,我妈妈呢?”

沈迟瑧捏捏他的脸,“你妈妈回家了,说你没在县城里玩过,让警察阿姨带你玩几天,到时候再来接你。”

晖真睁大了眼:“警察阿姨带我玩吗?”

他开心的笑了:“妈妈真好,回家后我要好好谢谢妈妈!”

“这么高兴?”沈迟瑧挑眉问他。

晖真重重的点了下头,说:“我还没有在县城玩过,爸爸妈妈都不带我来玩,我可想来了。”

沈玉果然了解自己的儿子,临走前跟他说只要与晖真这样说,他就不会伤心。

果然。

“嗯,”沈迟瑧拍拍他的肩:“这几天你就跟着警察阿姨玩。去吧,叔叔还要工作。”

晖真点点头,高兴的去找喻伽了。

他一找到喻伽,马上就与她分享了这个好消息,还颇有礼貌的对喻伽道:“这几天就麻烦姐姐啦~”

喻伽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还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接受了,也没多问。

她摸摸晖真的头:“嗯,不麻烦,姐姐刚好也可以玩一玩。”

晖真是真的很高兴,他拉起喻伽就又想往外跑。

沈迟瑧想起钥匙的事情,快步走到警局门口,叫住了两人:“喻伽。等等。”

喻伽和晖真停住,沈迟瑧走到两人跟前,问:“你会开车吗?”

喻伽摇摇头,“不太会。”

“嗯,”沈迟瑧沉吟了几秒说:“那你和晖真待会儿坐苗苗的车回去。”

他将钥匙给喻伽:“这是我家钥匙,晖真的书包在我工位上。”

喻伽看着他,问:“你不回去?”

沈迟瑧看了眼晖真,没说太细:“嗯,还有事情要忙。”

喻伽懂了,不再多问,接过了他的钥匙。

恰逢下班时间,苗苗刚好出来,沈迟瑧转过身要回警局就看到她:“苗苗,你载他们一程,去我家。”

苗苗爽快答应:“行。”

喻伽原本还打算带晖真再去玩一会儿,看此情形只能作罢。

她跑进警局:“等等,我拿晖真的书包。”

沈迟瑧随后跟着进了警局。

在工位上,他言简意赅:“沈玉说要把孩子送人,这几天只能先麻烦你了,等赵茹的事情结束我们这边就把孩子送回去。”

喻伽拿书包的手一顿,她起身面对沈迟瑧:“沈玉她……有说原因吗?”

她不觉得沈玉是会无故抛弃孩子的人。

“嗯,”沈迟瑧帮她拿起书包:“她说不想孩子在兴旺村那种地方长大。”

闻言,喻伽的瞳孔一缩:“她是不是知道什么?”

不对。

喻伽又道:“她是故意的。”

故意让他们去她家,故意带上晖真,或许,连报案都是故意的!

喻伽有个不好的猜测,她急切的问沈迟瑧:“她是凶手吗?她有作案的可能吗?”

除非是凶手,不然她想不明白有什么事情会让沈玉抛弃孩子。

还是说,她此时也在经受危险?

“你先冷静一点,喻伽。”沈迟瑧略微弯下腰,看着喻伽的眼睛,安抚她的情绪:“案件现在还没有进展,我和周魏平要再次去调查,或许明天就能有大量线索,你先不要急。”

他语气难得有点温柔:“今天,你带晖真好好玩,其他的不要管。我知道今天你受到很多冲击,但真相会来的。”

他说:“你不要急。这个社会还没那么遭。”

没想到内心的恐慌被察觉,喻伽鼻子有点酸。

她眨了眨眼,使劲憋住自己的泪,她点头:“我相信你。”

就像在黑暗中突然闯入的那束光将她带回光明一样,她选择相信他。

见她平静了下来,沈迟瑧直起身,又对她伸出手。

“什么?”喻伽不解。

“手机,”他又晃动了下手:“把我的号码存进去,晚上要是睡不着可以给我打电话。”

喻伽一边拿出手机一边奇怪的问他:“今天你不回来吗?”

沈迟瑧接过她的手机,手指快速输入号码,并拨号:“不一定,也许就睡在哪了。”

他朝自己打了个电话,听到响声后,拿出手机挂断。

将手机还给喻伽:“去吧,别让他们等久了。”

“嗯,”喻伽接过手机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道:“沈迟瑧,谢谢你。”

沈迟瑧朝她挑了挑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