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五天 沈玉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617字
  • 2022-05-18 19:00:10

“喻伽,你怎么了喻伽?”沈迟瑧看到喻伽站在楼梯旁出神,身体微微颤抖。

喻伽在黑暗中,听到从虚无里响起熟悉的,带着担忧的声音。

是沈迟瑧。

他,他是警察!

木门被打开,光从四面八方照射进来,喻伽看到了沈迟瑧。

她回过神,抓住沈迟瑧的手臂,急切的说:“我看到了。”

沈迟瑧疑惑,“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喻伽脑中出现那个画面,她沉默了几秒说,“我看到了赵茹的尸体。”

“嗯,我们刚刚在楼上就没找到她的,你在哪看到的?”

“小黑屋,”喻伽说:“在后院里,有一间小黑屋,她就在那里。”

“小黑屋?”周魏平从楼梯上下来,奇怪的问:“他们家竟然还有小黑屋?是做什么的?”

做什么的?

喻伽没回答,而是说:“你们看到就明白了。”

周魏平手上拿着记录本,三个人一起去了后院。

此时小屋木门大开,地上的血迹无所遁形,几人远远的就看到了地上一片红。

喻伽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调节了下自己的心情才跟上前面两人。

沈迟瑧和周魏平直接停在门外,看到里面的场景,沈迟瑧嗤笑了一声,眸里寒凉。

周魏平有些惊讶,他看向沈迟瑧:“这……”

“呵,”沈迟瑧骂了句脏话,“这个案子还查个屁。”

他转身就要走。

周魏平连忙拉住了他:“诶诶诶,沈迟瑧,别冲动啊,别冲动。”

他给他顺气,“消消气,消消气,”又对在两人后面的喻伽使眼色:快劝劝。

喻伽走到两人身边,只看着沈迟瑧,没说话。

三人皆沉默了几秒,沈迟瑧冷静了下来。他又转回身,伸出手向周魏平拿了新的手套,然后蹲下身开始检查尸体。

赵茹尸身血肉模糊,还有轻微烧伤的痕迹,没有被烧毁的地方也有不少的伤痕。

沈迟瑧一边检查一边说,周魏平在一旁记着。

喻伽认真的看着两人动作,等他们检查完了,她才出声问道:“会不会是先杀后烧?”

“嗯,”沈迟瑧应了声,摘下手套揉成一团,他说:“很明显是受到了虐待,之后为了销毁指纹,于是放火烧毁。”

他将东西扔掉,抬脚就走:“其他的,就交给法医吧。”

周魏平在他身后捡起被扔的手套,“整天都要我给你收拾烂摊子。你就不能把手套收好吗?每次都这样乱扔。”

前面沈迟瑧已经走远了,喻伽走到周魏平身边,好奇的问:“他经常这样吗?”

“嘿嘿,”周魏平笑了两声,“妹子你别误会,我就习惯性嫌弃他两句,其实这小子人挺好的。”

话音一转:“诶,对了,你和沈迟瑧咋认识的?看你们挺熟,是他妹妹?不过也没听说他有个妹妹,是青梅竹马?”

“……”喻伽沉默了几秒,敷衍回道:“嗯,我们是邻居。”

怕周魏平再问什么,喻伽快步走了几步,“我还有问题想要问他,先走了哈。”

周魏平看着前面喻伽追上沈迟瑧,沈迟瑧侧过头看了她一眼,又说了句什么。

“啧,”他笑了声,“这小子终于要铁树开花了。”

前面沈迟瑧和喻伽两人都走到了别墅外,别墅外已经没有了人,只有沈玉还站在外面,孤零零的。

沈迟瑧走到她跟前,还未说话,她就抬起头问:“警察同志,我家小孩在家没人照看,我能带他一起去吗?”

不是什么过分的请求,沈迟瑧点点头:“行。”

她又说,“我家那边有条近路可以出村去,你们和我一起回家带小孩吧?”

喻伽看着沈玉,觉得有些意外,这是第一次看到她对别人提了要求。

沈迟瑧还没回答,喻伽就先走到沈玉身边,“请你带路。”

沈玉看了喻伽一眼,点点头。

喻伽和沈玉并排走,她有许多话想说想问,但沈玉缄口不言,仿佛说话都十分耗费心神。

几人沉默了一路走到沈玉家,她请人在客厅坐,自己上了楼。

沈迟瑧扫视了客厅一圈才坐下。

周魏平翻看着自己手里的记录,检查自己有没有写错的地方。

喻伽走到窗前,看向窗外。

村子里又恢复了寂静,鸟儿飞过对面屋顶,未作停留,匆匆离去。

沈玉迟迟没有下楼。

等了十来分钟,喻伽有点担心,她犹豫着要不要上楼去看看。

沈迟瑧看向喻伽,显然与她是同样的想法,他问:“你去楼上看看?”

喻伽点点头,刚要动身,楼上就传来了动静。

沈玉牵着晖真,还拿着一个大书包。

她不好意思的向几人道歉:“对不起,警察同志,整理东西耽搁了些时间。”

她将晖真往前推了推:“晖真,叫警察叔叔和阿姨。”

听到是警察,晖真怯怯的往后躲,很乖的叫人。

沈迟瑧和周魏平起身,他道:“没事,走吧。”

沈玉摇了摇晖真的手,晖真会意,又看了眼自己的妈妈,沈玉却松开他的手。

他几步小跑到沈迟瑧面前,乖巧的问:“警察叔叔,我能和你一起走吗?”

沈迟瑧看向他,又看了眼沈玉,沈玉说:“不好意思啊同志,这孩子…”

说着就要来牵晖真。

“没事,”沈迟瑧收回视线,伸出手对晖真道:“可以。”

得到应允,晖真将小手放到沈迟瑧手里,跟着他一起走。

喻伽注意到沈玉手上拿着的包,看起来有些沉,她走到沈玉身边问:“需要我帮忙吗?”

沈玉摇摇头,笑了一下:“不用了,谢谢。”

喻伽点点头,不再勉强。

沈玉带着他们走了那条近路,几人很快就到了村口。

她和晖真随着喻伽坐到了后座,一路上几人都没有说话,连晖真都乖巧地自己玩自己的手指。

到了警局,沈迟瑧将晖真给了喻伽,让她先帮忙带着,喻伽便带着晖真去县里玩。

沈玉跟着沈迟瑧和周魏平去了询问室。

她垂着头,沈迟瑧问她:“尸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沈玉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回忆,几秒后她才回答:“中午十二点多。”

沈迟瑧看着她,又问:“你去赵茹家做什么?”

这次她沉默的更久,沈迟瑧等的有些烦躁,他曲起手指敲了敲桌面。

桌面发出“噔噔噔”声,沈玉回过神来,有些惊恐的睁大了眼,身体无意识颤抖了一下,转瞬又垂下了眸说:“我家小孩要升学,有些事情需要询问村长,于是吃过了午饭我就过去了。”

沈迟瑧不放过她的任何反应,又问:“是你最先发现尸体的吗?”

“不是,”沈玉张了张口,“是…我,我去到村长家时,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听到这,周魏平停下笔,抬起头问她:“其他人没有人报案?”

沈玉摇摇头。

沈迟瑧紧着又问:“你怎么确定的?没有人报案?”

沈玉又沉默了。

她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对面的沈迟瑧和周魏平,眼睛毫无聚焦。

很明显又是在放空。

沈迟瑧起身,离开询问室,站在外面,点了根烟,开始抽。

他吐出一口烟气,看着里面的情形。

周魏平比较有耐心,他等沈玉回神,才又问了一遍:“你怎么知道在你之前没有人报案?”

“我不知道,”沈玉轻声说:“我只是看到尸体,下意识觉得应该报警,于是就报了案。”

话语前后矛盾。

周魏平皱起了眉。

报案人明显心不在焉,说的话可信度也不高。周魏平寻思着,沈玉是凶手的可能性有多大。

又问了几个问题,大致了解了下情况,他结束了询问。

沈迟瑧抽完了一根烟,推门进去,周魏平将笔录给他看。

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沈玉声称自己去到那边时只看到了尸体,然后就报了案。并且她的行踪都与别人在一起,有不在场证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