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五天 新命案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924字
  • 2022-05-15 21:55:08

次日。

日光正烈,喻伽被晒醒。

昨晚与沈迟瑧两人聊到深夜,实在是困。

她闭着眼深深皱着眉,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身边没有人。

眼睛对上没有任何人的公路。

她又循环了。

她蹙着眉坐起身,检查自己的背包。

是她从沈迟瑧家里拿出来时的模样。

她掏出手机,看时间。

4月7号,中午两点。

她关上手机,坐在路边,看着眼前的山体,叹了口气,开始思考循环的规律。

陷入循环的日期不会变,但她的东西却会变化,她醒来的时间也会变化。

而最重要的是,她循环的原因是什么?

她仔细思考,回忆这几次循环后发生过的事情。

第一次去兴旺村——隔天发生命案,然后开始陷入循环,是从那一次开始的。

每一次每一次,共同点就是,命案。

她每次循环都会遇到命案。

那么!

——

沈迟瑧被电话声叫醒,他闭着眼无意识接起电话:“什么事。”

电话那头感叹了一声:“沈迟瑧你小子终于接电话了,”又赶紧接着道:“兴旺村又发生了命案,你快来警局。”

闻言,沈迟瑧睁开了眼,直接坐了起来,转瞬又有些烦躁。

会…见到喻伽吗?

“沈迟瑧?沈队,沈队……”电话声还在继续,沈迟瑧回过神来,应了声:“知道了。”

挂断电话,他直接拿出衣服往身上套。

来不及多想,他收拾好自己就火速去了警局。

一见到他周魏平就迎了上来,已经拿好了东西,“在路上说。”

两人开车前往兴旺村。

周魏平一边开车,一边跟他讲现在的情况:“还记得那个赵茹吗?”

见沈迟瑧皱着眉,他又补充:“就是之前打过报案电话那个女的。”

哦。

沈迟瑧想起来了。

周魏平又接着说:“今早接到报警电话,她死了,不对,听报案人说,死了四个人。”

“嗯?”沈迟瑧转过头看他。

“一家子都死了。”周魏平说:“是在家里被发现的。”

“谁报的案?”

沈迟瑧垂下眸,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拿着。

“好像是叫什么,我想想,”报案人讲话吞吞吐吐的,他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哦,叫沈玉。”

“沈玉?”

这个名字……

沈迟瑧弹了弹烟,这个名字很耳熟。

他目光看向车前的路,细细思考。

“等等,停车!”

刚才车开过去,路上有一个身影。

他从后视镜看到,是喻伽!

周魏平依言停车,却有些奇怪的问他:“停车干……”

话还没说完,沈迟瑧就已经打开车门,下了车。

喻伽正边走边思考,低垂着头。

沈迟瑧向她跑了过去,“喻伽。”

喻伽听到声音回神,她惊讶的抬起头。

沈迟瑧。

他怎么会,认识自己了?

她张了张口,有些惊喜,她试探道:“你认识我?”

沈迟瑧都要被气笑:“你说呢?”

一声不吭人就不见了踪影,他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危险,几乎将兴旺村找了个底朝天,结果她人却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哪儿都找不到。

他问:“你去哪了?”

“嗯?”喻伽不解的看着他。

她还以为他还记得她是因为他也进入了循环,结果并没有吗?

他好脾气的又问了一遍:“这半个月,你去了哪?”

半个月?

意识到什么,喻伽不动声色的叹了口气,她说:“说来话长,以后再说吧。”

沈迟瑧又将她上下扫视了一遍,见她没有受伤的痕迹,稍微放下了心。

转瞬又皱起了眉,她的背包,是他们准备去兴旺村时他给准备的背包。

见他神色有些烦躁,喻伽问:“你们要去兴旺村?”

其实兴旺村入村口就在前面,很显然他们是要去那里。

沈迟瑧仍旧皱着眉,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一声:“嗯。”

喻伽点点头:“正好,我也要去那里。”

闻言,沈迟瑧好像觉出了什么,他看向喻伽。

喻伽也看向他。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却又好像交流了什么。

对视了会儿,沈迟瑧道:“上车。”

喻伽坐进了后座,周魏平转过来看向她:“妹子看着面生,和我们沈队是朋友?”

喻伽点点头,心里下了结论:其他人依旧没有记忆。

听到回答,周魏平来了兴趣:“妹子叫啥?和沈队怎么认识的?”

“啧,”沈迟瑧系好安全带:“你很有时间?开车啊,闲聊什么。”

被他这么一提醒,周魏平才想起正事,他重新坐好,启动了车,自己小声嘟囔:“刚刚下车耽误事儿的还不知道是谁。”

沈迟瑧又啧了一声,周魏平忙闭上了嘴。

喻伽跟着他们,去了赵茹家。

一路走过来的路都有些熟悉,但她不确定所以就没问,没想到真的是赵茹家。

此时赵茹家门口有很多人,老的小的,男的女的,都在门口说着什么。

喻伽对赵茹家其实有点阴影,因为那个又黑又暗的四方土墙。

沈迟瑧走到人群之中,问:“谁报的案?”

人群中一片寂静,过了几秒,才有一个怯怯的声音出来认领:“警察同志,是我报的案。”

沈玉从人群中走出来,走到他们面前。

喻伽看到她有些惊讶,沈玉她,好憔悴。

她脸色很苍白,整个人透着憔悴,身边没带孩子,很瘦,站着时感觉她摇摇欲坠。

“你……”喻伽本来想说什么,前面沈迟瑧盖过了她的声音。

他问:“尸体是你发现的?”

沈玉轻轻点了下头。

沈迟瑧交代,“先别离开,待会儿随我们回一趟警局,”他抬脚往别墅里走:“先去看现场。”

走了两步,他又叫喻伽:“跟上。”

整个别墅内空荡无人,村民们都站在外面,竟没有一个人走到屋内去。

喻伽总觉得整个氛围都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一楼客厅干净整洁,没有任何命案痕迹。

喻伽扫视了一圈,随着沈迟瑧他们往前走了几步。

突然,沈迟瑧停住了。

喻伽顺着他的视线看,是血。

楼梯上,有很多血迹,而且有的深有的浅,几乎染脏了整个楼梯。

沈迟瑧拿出手机先拍了照片,又侧身向周魏平伸出手。

周魏平会意,从随身包里拿出手套和脚套递给他。

他们两人都套上了手套和脚套,沈迟瑧侧眼见喻伽正看着他们动作,于是解释道:“人多容易破坏现场,你在这边等我们。”

原本是想让喻伽一起,她观察力不错,脑子转的也快,但现场太乱,人能少则少。

“好。”喻伽应声,听从他的安排。

沈迟瑧和周魏平两人小心翼翼避开血迹,上了楼。

喻伽在客厅里随意看着,却不敢上手,怕破坏指纹。

她两只手背在身后,仔细看客厅里会不会有不对劲的地方。

别墅里寂静,别墅外却不时有声音传来。

喻伽想了想,绕过前院,到了别墅的后面。

别墅后面是很空旷的一块地,在这样空旷的地中,右边角落里有一间小屋,就是之前喻伽被关的那间小黑屋。

喻伽犹豫了会儿,还是朝那个地方走去。

屋门此时紧闭,没有上锁,只虚掩着。

喻伽走到门口,伸出手轻轻一堆。

木门应势而开,整个屋子一览无余。

屋内没有窗,所以很暗,因为门的打开,光透了些许进去。

喻伽最先看到的是墙壁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其中很显眼的是中间非常大的:出去。

两个大红血字赫然在眼前,喻伽一愣,心不自觉跳得快了些许,她又往下看。

地上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喻伽无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她舔了舔唇。

是赵茹。

这是赵茹的尸体。

虽然尸体脸部和身体都已经被严重毁坏,但她依据身形,看得出来,

这是赵茹。

心跳快的要压抑不住,喻伽转身就往回跑。

她喘着气,跑到屋内楼梯旁,想要叫沈迟瑧。

楼梯上的血迹却充盈了她的眼,眼前是有深有浅的红,也是地上干涸的大片红。

她感觉自己好像置身在红色天地里,没有出口,没有光亮,只有红。

突然,涌动的红,一寸寸朝她逼近,她越往后躲,这红涌动的速度就越快。

这红,快要将她淹没。

她以为自己要溺死在红色中,转瞬,她却又回到了兴旺村,在石碑前。

她转身就朝反方向跑。

她在跑,气喘吁吁,但石碑却长了脚,在她身后一直追。

石碑越跑越大,越来越大。它大过了山头,然后开始倾斜,直直向着她往下压。

石碑没有将她捶灭,她在兴旺村里面,她被关进了小黑屋,屋内一片漆黑。

黑暗好像要将她吞噬。

什么才是真实?

沈迟瑧、沈玉、赵茹、陈家老头……

她经历的种种是真实的吗?还是大片的红,大块的碑,黑暗的屋才是真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