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四天 守株待兔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568字
  • 2022-06-21 09:49:15

沈迟瑧回忆起那个案件,也告知自己所知道的:“根据尸检,那几个人的死亡时间是在凌晨。”

他说出自己的猜测:“我估摸着是前一天晚上他们遇到了什么人,然后一起被杀害了。”

喻伽问:“那那两个女人为什么嘴角是笑着的?是吸/毒吗?”

沈迟瑧摇摇头,“不是,没有检测到毒品痕迹。”

他从口袋里摸出烟盒,看了眼纠结了会儿又放回口袋里:“他们几个都没有跟别人发生过摩擦,村里的人几乎都排除了嫌疑。”

他其实有个荒诞的猜测,但是办案讲究证据。

“也许破案关键在那个男人身上,”喻伽说:“那男的是什么人?”

沈迟瑧最终还是没忍住从口袋里拿出烟:“是个万年单身汉,四十好几了还是一个人,无父无母,社会关系倒是挺简单的。”

点上烟,他走开几步,离喻伽远了些。

“这也太奇怪了,”喻伽转过头看他:“你们警察就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吗?”

她话语里还有点嫌弃意味,沈迟瑧挑高了眉:“你以为办案那么简单?兴旺村这么多案件每一个都像幽灵案件,要是能找到线索,也不至于一直没有突破了。”

他吐出一口烟,突然就有点烦躁:“而且我有一种预感,不会结束。兴旺村还会继续死人。”

这点喻伽倒是很赞同,“我也这样觉得。”

不远处突然传来讲话声和脚步声,喻伽和沈迟瑧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都看向了旁边一个很暗的小胡同。

两个人都躲进了小胡同里。

胡同窄,但很深,因为被树荫遮蔽着,不注意看的话很难注意到这里。

喻伽先进,整个人贴着墙,沈迟瑧在她后面进去,也贴着墙,两个人并排躲在胡同里。

说话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沈迟瑧将烟扔了,用脚碾灭。

是两个女人的声音,随着她们走近他们能够清晰的听到她们说的话了。

“我都想走了。”一个略带叹息的声音说。

“我也是,但我们走得了吗?”另一个声音中有点认命的意味:“其实火也烧不到我们身上。”

她说:“这一定是报应,他们的报应。”

“你小声点,”一声呵斥后声音又低了下去:“别给自己找麻烦。”

说完,四周寂静无声,两人都闭上了嘴,不说了。

她们走到河边,挽起裤腿下了河。

原来是要洗衣服。

因为被树荫遮挡住,喻伽和沈迟瑧看不清是什么人在说话,但耳边是她们下了水,边刷洗衣物边说话的声音。

“也就孙家媳妇好命。什么事也与她无关,什么苦也没吃到。”

“那可不是,不过也是她脾气好,什么事都不掺和。”

“要我说啊,做人就得像她那样的,啥事不管,就啥事没有。”

“我可不行,做不到,那样就更加憋屈了。”

说到这,两个人似乎是想到什么,突然都笑了。

笑了会儿,又接着道:“听说许家媳妇婆婆病了,她都没有去看一眼,也是真硬气。”

“她那婆婆看不起她,把她当古代丫鬟使,就没将人看成是个人,现在病了,可不得好好杀杀她的威风。我还挺羡慕许家媳妇儿这样的,有机会出口恶气。”

“唉,能死了最好,”声音又小声了点:“都死绝了最好。”

说到这,两人又沉默了下来,无声洗着衣服,过了会儿才又开始话家常。

喻伽敛着眉思考,孙家媳妇,是沈玉?

记起上次见到沈玉时她是这样告诉她的。

听她们的谈话,显然是对目前的生活有许多的不满。

喻伽拉拉沈迟瑧的袖子,在他耳边小声说:“我怎么感觉这村里每个人都有故事。”

耳边传来热意,沈迟瑧转过头看向喻伽,不以为意的道:“谁还没点故事。人的存在不就是这样的吗?”

有些意外他会说出这样有哲理的话,喻伽点点头:“你说的对。”

两人又在胡同里待了会儿,河边两人终于洗完了衣服,说着话往回走。

声音逐渐远去,沈迟瑧从胡同里出来,转了转脖子,活动筋骨。

喻伽在他后面出来,一出来就往前探,却只看到两个离去的背影。

沈迟瑧走到树下,又拿出烟点了一根。

眼睛看向河边,没有说话。

喻伽也学他那样,站在他旁边,看着河。

两人站了十几分钟,沈迟瑧回过神,转眼就见喻伽也在发呆,他一拍她的脑袋:“走了,去别的地方。”

喻伽被拍的一缩脖子,揉揉自己的头,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转瞬又恢复了正经的表情。

两个人又在村内瞎逛,逛了一个多小时,却没遇到任何人。

喻伽好像觉出了点什么,他是在熟悉地形和掌握兴旺村日常情况?

天色渐黑,他们两个回了之前的屋子里。

沈迟瑧从包里拿出几瓶矿泉水和几盒自热速食,让喻伽挑选。

喻伽选了个自热火锅。

她边泡火锅边问:“这个地方你是不是早就选好了?”

所以准备的这么充分。

沈迟瑧不置可否。

又想起什么,喻伽又问:“你已经来这边办了这么多次案件,村民们应该都认识你了吧?我们在这边住着,很容易被发现啊。”

这次沈迟瑧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回答道:“你想想下午的情形,出门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遇到人躲起来就是了。

喻伽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便噤了声。

两人沉默的吃了会儿东西,喻伽突然又说道:“我感觉兴旺村马上又有人要死了。”

沈迟瑧抬眼看她。

她也看向他:“实不相瞒,”喻伽一脸严肃:“我觉得自己是当代柯南。”

“咳,咳”沈迟瑧没设防,被她这句话搞得一呛。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喻伽直起身,给他拍了拍背:“我说的话很好笑吗?”

沈迟瑧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没忍住还是笑了一声:“有点。”

喻伽撇撇嘴,也不跟他争,她说:“你看啊,我来兴旺村每次都能遇到命案,柯南不就是这样的麽?走到哪哪死人。”

“嗯,你说的有道理。”沈迟瑧很敷衍:“那你说说,下一个死的会不会是我?”

喻伽认真的摇了摇头:“你是柯南身边的毛利小五郎。”

“啧,”沈迟瑧不赞同的出声:“怎么你就是大侦探,而我是那个糊涂蛋。”

喻伽闻言眯了眯眼,脸上泛起笑意,不说话。

经她这么一玩笑,气氛有些放松,吃过了晚饭,沈迟瑧起身就要出去。

犹豫了会儿,还是叫上了喻伽。

两个人摸黑又出了屋。

沈迟瑧带着喻伽去了道士命案那个家里。

怕太亮会有些突兀,所以两个人并没有打开手电筒。

全黑的环境喻伽有些害怕,于是扯了扯沈迟瑧的衣角,小声说:“我有点害怕,你让我扯会儿。”

闻言,沈迟瑧伸出一只手来,握住了她的手腕,牵着她走。

两人小心翼翼的上了楼,走得很慢,因为怕楼梯会发出声音。

等完全上了楼时,两个人俱是满头大汗。

沈迟瑧又牵着她继续往前。

阳台的右边有一个非常简易的小厕所,有一根绳子挂着帘子。

两人进了那个厕所里。

四周安静,喻伽蹲在沈迟瑧身边,小声问:“我们为什么要躲在这里?”

沈迟瑧只回答了四个字:“守株待兔。”

说完,又用手指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做完才想起来,这里太暗,喻伽根本看不见。

不过喻伽很聪明,听他这么一说,就猜到了什么,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一分钟仿佛有一个小时那么长。

就在喻伽腿蹲麻了想要站起来换个姿势的时候,楼下传来了动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