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四天 吃人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602字
  • 2022-06-21 09:49:15

讲好了事情,隔天沈迟瑧就带着她到警局里。

到警局后他就离开了,说是有事要办,于是喻伽又无所事事的等了一个早上。

中午的时候沈迟瑧就回来了,给她带来了一份饭和一个挂牌。

是她的身份挂牌。

他叮嘱:“出警的时候记得把这个收好,不要外放。”

喻伽乖巧点头,他又带着她去了他后面的工位:“这个地方没人坐,你就暂时坐这里。除了兴旺村案件,其他案子都与你无关,所以不会有其他人来找你。”

喻伽拿着饭坐下,又是乖巧点头。

见事情都交代完了,他便回到了自己工位上。

警局里的人显然都已经知道了喻伽来实习的事,周魏平走到沈迟瑧工位上,看着喻伽,说:“妹子,听说你学犯罪心理的?”

喻伽本来已经打开了饭,见他来说话,便抬起头。正要回答,周魏平就被沈迟瑧踢了一脚:“没见人正要吃饭了吗,去去去,吃饭去。”

周魏平受了这一脚,啧了一声,走开了。

沈迟瑧又转回头来看喻伽:“吃你的饭。”

“哦。”喻伽应声,低下头开始吃饭。

吃了几口,她又抬起头,问前面的人:“你不去吃饭吗?”

沈迟瑧正在处理一个报告,闻声回头回答了一句:“处理完这个就去吃。”

喻伽就不再问了。

下午一点半,沈迟瑧吃过了午饭,回到厅里。

喻伽正在玩手机,他到喻伽跟前道:“收拾一下,回家。”

喻伽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

他啥也没说,径直就往外走。

喻伽赶忙起身跟上。

两人回了沈迟瑧家里,他拿出两个背包,给了喻伽一个:“装好你的衣服和洗漱用品充电器什么的,我们去兴旺村住几天。”

“啊?”喻伽是真懵了,不知道他是要干嘛。

他唇角勾了一下:“卧底懂不懂?”

闻言,喻伽恍然大悟,拿起背包就回了自己房间:“懂了懂了。”

看来他行事还挺乖张。

收拾好东西,两人就往兴旺村赶。

沈迟瑧这次开了一辆有些破旧的车,喻伽坐上车,好奇的问:“这车也是你的?”

沈迟瑧看着前方,应了声:“嗯,二手车。挺便宜的。”

贵不贵喻伽不关心,沈迟瑧看起来并不差钱,她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你为什么要开这个去?你昨天开的那辆座位比这个舒服。”

“那当然,”他笑了下看向喻伽:“那个的价格是这辆的20倍。能不舒服么。”

知道喻伽要问什么,他又说道:“那辆车太显眼,我们这次去兴旺村不是明着来的,得低调一点。”

“哦哦,”喻伽懂了,便不再问。

到了兴旺村村口,沈迟瑧没有将车开进村里,而是又往前开了一点,将车停在山脚下的一个树荫里。

他熄火,“下车吧。”

喻伽依言下车,看了眼四周,这边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显然是个不会有人来的地方。

两人下了车就往兴旺村去。

下午两点多,兴旺村内鸦雀无声,无人在外。

喻伽跟着沈迟瑧弯弯绕绕到了一个屋前。

这一个屋子非常破旧,显然很久没有人住了。里面的东西也非常脏乱。

喻伽还以为今天是去上次发生了命案的家里,没想到会被沈迟瑧带到这里。

她奇怪的问:“你是不是对这里很熟?”

沈迟瑧没否认:“兴旺村一直是我的研究对象。”

兴旺村还没出事之前,他已经在盯着了。

原来如此。

喻伽恍然,想了想,又问了个自己已经疑惑很久的问题:“兴旺村究竟是以什么谋生?虽然村口有很大的农田,但也没人劳作啊。”

沈迟瑧正从大提包里拿出两个睡袋,闻言漫不经心的回道:“吃人。”

喻伽一震,她呆愣了,“那,他们之前抓我是为了吃我的肉吗?”

显然她是想到了食人族。

没想到21世纪了还有这样的存在?

她打了个冷颤,想起之前赵茹他们的行为,越发觉得是为了吃人。

特别是以前看过的人肉包子人肉客栈什么……

她自己越想越后怕,沈迟瑧却被她的话逗笑,他停下自己手中的动作,意有所指的夸她:“你真有意思。”

“谢谢,”喻伽扯了扯嘴角,丝毫不觉得这是在夸她。

沈迟瑧将一个睡袋给她:“这几天就委屈一点,我们睡这个。”

喻伽是无所谓的,她接过,还问沈迟瑧:“你要把睡袋铺哪?我要和你挨在一起。”

沈迟瑧看了看这和猪圈没什么区别的屋子,他指指屋角:“那里。”

于是喻伽就将睡袋拿到屋角,又问:“接下来我们要去干嘛?”

沈迟瑧还在拿东西出来,“随便逛逛。”

想到什么,他又接着道:“兴旺村已经没有什么人口了。所以你很少看到有人在劳作。”

嗯?

喻伽有些意外,她走到沈迟瑧身边帮他一起整理东西,有些疑惑:“但我第一次来时觉得还蛮多人的。”

特别是陈家出事那会儿,连门口的路都给堵住了。

沈迟瑧问她:“你第一次来是什么时候?”

沈迟瑧已经知道了她身上的古怪,于是她就如实说道:“陈家命案的前一天。”

闻言,沈迟瑧回忆了一下:“去年11月。”

他眉皱到了一起,眼里更加疑惑,对这个事情,完全是科学无法解释的。

放弃纠结这个,他回答喻伽的问题:“兴旺村远比你看到的要大,占地面积和县级差不多,当然,相对的人口就显得很少。”

和喻伽两人收拾好东西,他在铺好了地毯的地方坐下,曲起双腿,手支撑在背后,人向后舒展。

他看喻伽:“兴旺村甚至只有四十几户人家。这个地方几乎与世隔绝,但却并不贫困。”

这个地方远离喧嚣,按理说这样一个在山脚下,远离城区的村子,就算不是特困,在生活各方面也一定十分不方便,但兴旺村却并不是这样。

所以沈迟瑧一调任到这边,就暗自对这个村子展开了调查。

想到什么,他眼里闪过一丝冷光,转瞬又消了去。

他寥寥几句,但已经足够喻伽听懂了,话题有些敏感,她开玩笑道:“所以这个村子是食人村?没有旅馆,但是不是有什么人肉客栈?”

她夸张的睁大眼:“那我们在这里岂不是很危险?要是被发现了我们都要成为包子了。”

真是……

沈迟瑧笑了一声,拍拍她的头:“你这想象力不去写小说可惜了,”他起身:“走吧,我们去外面逛逛。”

沈迟瑧说逛,还真的就是在——瞎逛。

依旧是漫无目的的走着,村内没什么人在来往走动,特别寂静,只能听到他们两个的脚步声。

两个人走着走着,走到了河边。

喻伽看到这个河就想起第二个案件,她突然说道:“我之前在这里有听到一些八卦。”

“嗯?”沈迟瑧转脸看她,示意她继续说。

喻伽站住,面向这条河,眼神没有聚焦,她回忆着:“兴旺村两女一男的那个案件发生的前一天,我在这边听到村里的女人们在闲聊,她们奇怪吴家媳妇和何家媳妇为什么没有来洗衣服。”

闻言,沈迟瑧也想了一下,那两个女的确实是一个姓吴一个姓何。

喻伽又接着道:“那一天沈玉,”说到这,喻伽顿了一下,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沈玉,于是又换了个说法:“村里让我住宿的一个好心女人,叫沈玉,她当晚还去问那两个女人回来了没有,但依旧没有找到人。那两个女人再次出现就成为了尸体。”

她看向沈迟瑧。皱起眉:“那一天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据沈玉说,这两个人一直不对付。”

不对付的两个人却一起失踪,而且还有个毫不相干的男的。

属实是有些奇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