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四天 命案备忘录被发现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3283字
  • 2022-06-21 09:49:55

沈迟瑧没有回警局,而是带着喻伽在村里瞎逛。

他似乎没有什么目的,像平常散步一样,随意走着。

喻伽跟在他身后,有点猜不准他是要干嘛。

突然,他停住。

喻伽在他身后探出头,看到前面榕树下有几个老人坐着,正在说着什么。但看到他们,却都不说了。

喻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前面沈迟瑧又动了,他走到榕树后面没人的地方,坐下。

拿了根烟,见喻伽还傻站在原处,于是朝她勾了下手指。

喻伽忙跑过去,坐到他身边。

沈迟瑧嘴里含着烟,却没有点,垂着眼看地上。

榕树另一头老人们左右看了看,才又继续刚刚的话题。

喻伽皱着眉听了会儿,完全听不懂。见沈迟瑧低着头,她靠近他耳边,小声问:“你是不是听得懂?”

沈迟瑧没有回答她。

喻伽想了想,又问:“他们在说什么?”

这次沈迟瑧转回头看了她一眼,拿下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说话。”

喻伽便闭上了嘴,又坐正了回去。

他们在树下坐了很久,喻伽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了。这些老人还没走。

因为听不懂,有些无聊,她开始四处乱看。

这棵榕树是在路中间,隔开了道路两边的房子,隐隐约约有饭菜香飘了出来。

老人们还在继续,有几个还点上了烟,烟味和饭菜味夹杂在一起,喻伽抿了抿嘴。

沈迟瑧不会无缘无故在这边停留,这些老人肯定在说什么有用的信息,但她又听不懂。

又坐了会儿,喻伽有点饿了,她摸摸肚子。

那些老人还没走。

沈迟瑧似乎有所感,他转头看了她一眼,想了一下,然后将烟扔了。

他起身,“走吧。”

喻伽跟着他起身,追上他小声问:“去哪?”

他只丢下两个字:“吃饭。”

然后便噤了声。

沈迟瑧显然比她熟悉这个村子,之前赵茹虽然带她在村子逛,但喻伽最近才发现,其实村子远比赵茹带她逛时要大。

比如她意外发现的那个养生馆,比如现在沈迟瑧带她来到的这个饭店。

但奇怪的是,村里很多人家都屋门紧闭,很寂静,不知道里面是否有人。

沈迟瑧随便点了几个菜,然后问她有没有忌口的。

喻伽摇摇头。

点完了菜,他点了根烟,看着门外沉思。

喻伽十分好奇,但又不敢问,只能一个劲儿的喝水。

沈迟瑧吐出一口烟,视线从门外转到喻伽身上,他盯着她的脸:“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喻伽喝水的动作一顿,勉力喝下那口水,脑子里飞速转动,思考应该怎么回。

没有理由。

她搜肠刮肚,依旧找不到借口。

于是只能沉默。

沈迟瑧一直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她神情有些慌张,睫毛快速眨动,虽然尽力保持镇静,但放慢的动作还是出卖了她。

他将烟摁灭,丢在烟灰缸里,身体向后靠,倚靠在椅子上。

他换了问题:“你为什么来兴旺村。”

虽然是问话,但他却丝毫没有疑惑的意思,反而是陈述着问出这句话。

喻伽放下杯子,双手握着,“我说过,迷路了。”

沈迟瑧点了点头,看起来像是信了,“你认识赵茹?”

“不认识。”这次喻伽答的很快。

他看着她,突然伸出手:“身份证,出示一下。”

显然他并不相信她的任何一句话。

喻伽依言从包里拿出身份证,递给他。

沈迟瑧接过,身份证上是一个齐耳短发长相清纯的女孩,他又抬眼看了喻伽一眼。

名字,脸部都对得上。

他又将身份证还给她,“手机。”

手机这种属于是个人隐私,但她需要得到他的信任。

于是她将手机给了他,反正她手机里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不对!

她手机里有她写的命案备忘录!

她递出的手突然握紧,沈迟瑧本已接过了手机,却又被她用力拖住。

他看了她一眼,用力将手机抢过。

手机被抢,喻伽心里阵阵发虚,只希望他不会看备忘录这些隐私APP。

沈迟瑧接过手机后先看了她的通讯录,很正常。他又打开她的社交软件,未见异常。他最后打开她的备忘录。

里面第一条赫然就写着:兴旺村命案。

他皱起了眉,点开。

这个备忘录里简单的记录了兴旺村的几起命案,和一些线索。

看到最后,他眉紧紧的皱到了一起,头隐约有些疼。

这些,她怎么会知道?

他脑子里闪过早上见到她的场景。

想起刚刚周魏平发来的她的入市记录,她是昨天来的没错,而且是第一次来的。

但这些命案她又怎么会知道?

她记录里的陈家,早已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两女一男那起命案是在陈家案件大半个月后发生的事情;而延年养生馆凶杀案,只是上个月前的事情。

兴旺村命案层出不穷,所以他印象十分深刻,局里对兴旺村接二连三的命案也非常重视。

但她一个外来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又开始头疼,他闭了闭眼,脑子里有个荒诞的猜测。

突然!

他脑子里浮现出一些画面,画面里有他,有喻伽。

他蓦然睁开眼,直视喻伽:“我们之前认识?”

他这个反应令喻伽有些措手不及,她思索着,难道他是有了什么记忆?

她犹豫着点了下头。

他放下手机,将手机推给她,又点了根烟,没再说话。

菜陆续上完,他拿起筷子,示意先吃饭。

一顿饭吃的十分安静。

沈迟瑧今天没打算回警局。

吃过饭,他带着喻伽又回到了今天的命案地点。

法医们已经走了,尸体也被带走,屋子里的尸体处被做了标记。

沈迟瑧直接进屋,问她:“会怕死人吗?”

她今天来时看到死人并没有被吓到,这点沈迟瑧是知道的。喻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还是摇了摇头。

他点了下头:“那就好,今晚我们要在这里住。”

什么?

喻伽睁大了眼。

虽然她不怕死人,但不代表夜里不会害怕。

她撇撇嘴,要不她再去沈玉那纠缠一下好了……

沈迟瑧却没管她的小心思,他径直就上了楼。

楼梯上去就是一间房,说房也不准确,因为没有门,只是摆放了一张床。左边倒是有一个圆形拱门,里面是一间房。

沈迟瑧进了里屋,直接躺倒在床上。

他一手习惯性的拿着一根烟,另外一只手手指无意识的在床上轻敲。

喻伽在楼下站了会儿,还是认命的上了楼。

反正有个警察在,警察一身正气,应该不会有什么的。

虽然这个警察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正气就是了。

上了楼,她小心翼翼的跨过尸体区域,想到阳台那边还没有去看过,于是便直接去了阳台。

早上还挂着的衣服此时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是被谁收了。喻伽直接靠到了外沿处。

从阳台上往下看,刚好正对井口。

她看了眼,脑中浮现早上看到的道士尸体。

想起上次和一个男子一起救了冥婚女孩。

这个道士……

会是他们吗?

他们有充分的动机。

如果是他们杀了这个道士,那这两个老人是道士的父母?

如果只是为了报复,那也不用连老人一起杀害了吧?

更何况,那天那两个人看起来并不像是会杀人的人。既然去了医院,逃离了兴旺村,那应该去开启新生活才对。

而且,这个假道士不知道做了多少次这种缺德勾当,肯定结了许多仇家,兴许是被哪个仇家或者是竞争对手干掉的也不一定。

她看着井口出伸。突然,她的眼睛顿住。

她喊沈迟瑧:“沈迟瑧,你快出来看。”

沈迟瑧听到声音起身,快步走到阳台:“怎么了?”

喻伽手指着一个地方,“你看那里。”

沈迟瑧顺着她手的方向看,没看到东西。

他皱着眉,没应声,喻伽又补充:“那个小瓶子。”

在角落里,有一个小瓶子,是小葫芦形状的,以前小时候会吃的小酸奶就是这种包装。

经她一说,沈迟瑧终于看到了那个小瓶子,但他仍是不解:“那个瓶子怎么了?”

兴许是因为离得远。

喻伽直接拉起沈迟瑧跑下楼。

两人到了院中,井边角落处。

喻伽拉着沈迟瑧蹲下身,指给他看:“你看,这个瓶子瓶口有粉末。”

小葫芦瓶子的瓶口处,沾了半瓶口粉末。

喻伽说:“你不是说这两个老人是毒杀的吗?这个瓶子是酸奶瓶,但现在瓶口却有粉末,很有可能就是毒/品。”

闻言,沈迟瑧伸出手在瓶口处刮了一小点粉末放到鼻尖闻。

没有味道。

他摩挲了下手指,将粉末稀释,然后拿出手机对着小瓶子拍了张照。又从口袋里拿出随身带的手套,将这个小瓶子装起。

他起身:“先进屋。”

两人进了屋,屋内昏暗,他和喻伽两个人各坐在一处。

他手指轻敲,想着什么。

知道他是在想案情,喻伽也不出声打扰,自己也思考着可能性。

如果那个真的是毒/品,那么,是谁的?

道士死在了井底,会不会是他吸毒,然后在不清醒的情况下自己栽下了井里淹死?

如果道士是无意识自杀,那两个老人又是怎么回事?

如果那毒品是两个老人的……

但两个老人怎么会吸毒?那死因会是因为吸了毒吗?

屋内静了几分钟,沈迟瑧突然起身,“走,跟我回警局。”

现在有了新的线索,必须先回警局将所有东西都理一理。

至于兴旺村。

空了再来。

也不知道沈迟瑧的车是哪来的,两人刚到村口沈迟瑧就上了一辆车,然后坐进了驾驶座。

这辆车显然是他的私家车。

真是神奇。

喻伽坐进了副驾驶时想。

两个回了警局,沈迟瑧对她疑心少了一些,于是就让她自便,自己叫了周魏平等人开始会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