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锲子

  • 人丁兴旺
  • 七七令
  • 2429字
  • 2022-05-02 15:30:26

喻伽站在蜿蜒的公路上,无奈地将手机放入背包中。

她迷路了。

原本有导航她是不会迷路的,奈何走得太偏,手机在这边完全没了信号,连地图都看不了。

已经是下午三点,春天天黑得快,她得尽快找到路,不然在这样偏僻的地方过夜就危险了。

想了一会儿,她动身往回走。

按照来时的路走应该能走回去。

她走了十分钟,转过弯,看见前面一眼望不到底的蜿蜒公路。

呼出一口气,她揉揉腿。

她怎么忘了,刚刚徒步走这路就走了两个多小时,现在原路返回虽然是个好法子,但她现在腿酸手酸,已经没有力气再走两个多小时了。

明明刚刚看到有很多人往下走,也有很多车辆往下开,那公路那边应该是有人住的地方才对。

那就还是按照原计划吧。

打定主意,她又歇了五分钟,然后将背包背起,继续前进之路。

又走了半个小时,前面果然出现了一个村落。

喻伽一喜,感觉浑身又充满了力气,她赶紧向村落跑去。

村口有一块石碑,写着兴旺村,应该就是这个村落的名字了。

她站在村口,往里看了看,石碑旁边是一条直行的土路,道路两边有很大的农田。左边全搭着大棚,里面应该是种着菜;右边种着小麦。

好淳朴的村子。

如此务实的村子,村民一般都不差。

喻伽心里有了数,去讨住一晚应该不难,她也可以给住宿费。

有个地方住就好。

她又看了眼石碑,然后朝村落里走去。

农田尽头便是房屋了。

房屋之间错落有致,大抵都是三四层的结构,屋外有停着摩托车也有停着自行车,偶尔有几辆轿车。

走到第三间屋子外,有两个孩子在争抢什么东西,女孩被男孩一把推倒在地,女孩瞬时便哭了。

喻伽一惊,身形一动准备去将女孩扶起。

里面却传来了一个有些年迈的男音:“哭哭哭,就知道哭,吵死了。”

喻伽停住了,一个约莫七十多岁的老头走了出来,看见站在路中间的喻伽,哼笑了一声,拿起拐杖就往地上的女孩身上打。

一边打还一边问:“知错了没有?还哭吗?”

喻伽傻眼了,“诶,你……”

话还没说完,老头就朝她看了过来,一个十分凶狠的眼神,他说:“小姑娘,我管教自己孙女,你最好还是别多管闲事。”

喻伽一听他这么说,瞬间就炸了,这个老头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还嫌她多管闲事?

她往前走了几步,一把握住他的拐杖:“我就管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老头看眼前这个明明长相清纯,却同样狠着脸握住他拐杖的人。

他挣了一下,没挣开。

力气倒是不小。

他又哼笑了一声,浑浊的眼从她脸上流连到脚下。

这样的眼神极其让人不舒服,喻伽皱起眉,张口正要骂人。

“诶,这是来旅游的妹子?”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喻伽转过头,看向来人。

来人四十左右的年纪,长发扎起,长袖挽着,长相淳朴。

因为老头的缘故,喻伽对这个村子存了疑,有些警惕地看向来人。

来人却看不见她眼里的警惕一般,仍是笑着朝她走来,十分热情:“妹子是来这边旅游的吧?这边就只有我们一个村,经常有游客来做客。”

走近了她才看清眼前的情形似的,“妹子你这是做什么?和陈叔起冲突了?”

她伸出手,将喻伽的手松开,老头哼了一声,牵了男孩往屋内走,又踢了一脚已经被吓呆的女孩:“还不快进屋。”

喻伽看到他的动作,眉皱得更深,一旁的人见她又要发火,忙牵了她往里走:“陈叔这人脾气差,年纪又大了,容易糊涂。妹子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喻伽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抽回,“那个,不好意思,我…”

话还没说完,便又被打断:“天快黑了,妹子今晚就在我家住一晚?你现在下山怕是有危险。明天早上再走不迟。”

她说得有理,喻伽思考了一会儿,就一晚,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明天早上天亮她就走。

“好,那就谢谢了。”

“妹子叫什么?我叫赵茹,你看起来也就跟我儿子一般大,叫我赵姨就行。”她满脸亲切,笑得脸上的肉都堆到了一起。

“喻伽。”喻伽看她热情又亲切的样子,内心的疑虑消了几分。

“真是个好名字,”她又牵起喻伽的手:“自己出来玩的?在外面玩可要小心一点啊,特别是像你这样好看的姑娘。”

闻言,喻伽又皱起了眉,不动声色地看了赵茹一眼,她一脸关切,似是平常的叮嘱一般。

“嗯,我练过,一般人打不过我的。”喻伽说。

“唉哟,你这小姑娘小胳膊小腿的,竟然会功夫?”她惊奇地上下将喻伽看了看。

喻伽点点头。

赵茹便又笑了,说着许多调笑的话。

两人走了十五分钟,终于到了赵茹家。

她家比其他房子大了很多,是一栋别墅。别墅大门后的前院种着菜,应该是改良成了小菜地。

赵茹领着喻伽进屋,客厅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

赵茹给她介绍:“这个是我老公,”她指了指中年男人,又指了指三个年轻人:“这是我家三个孩子。大儿子二十了,应该跟你是一般大。”

中年男人见了喻伽,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妹子是来旅游的?今天就在我们家住下,别客气。”

“谢谢,打扰了。”喻伽礼貌道。

赵茹把她往年轻人那边推:“你先坐,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话题可以一块儿玩,赵姨和赵叔先去做饭。”

喻伽在女孩子的旁边坐下,他们几人似乎都有些内向,四个人坐一起谁也没先开口说话。

赵茹和她老公倒是很热情,饭桌上一直十分照顾她,给安排的客房也十分温馨。

吃过了饭,喻伽上了三楼的客房,站在窗前,拉开窗,看外面楼下在一起玩的小孩和坐在树下聊天的村民。

农村房屋隔音比较差,村民说的话喻伽听得清楚,只是讲的都是方言。

喻伽听了会儿,发现还是听不懂,只能放弃,回身躺到了床上。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意外发现,有信号了!

她赶紧上网查询这个村落。

百度页面出来的却都是小说章节里的内容。

看来是真的偏僻,才会连查都查不到。

看了眼时间,手机里显示4月7号晚上八点。

现在准备睡觉,到明天早上五点正好,天亮就走。

喻伽将房间灯关掉,拿起手机仔细查看会不会有摄像头,没见有不对劲的地方,她又打开灯。

拿起睡衣,她锁了门,进厕所洗漱。

等洗完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她将手机放到床头,躺到床上准备睡觉。

——

“啊——!”

喻伽在睡梦中被惊醒,她拿起手机看了眼,凌晨四点半。

外面突然传来尖叫声和哭泣声,过了会儿,又传来说话和议论声,闹哄哄一片。

屋子里也传来响动,赵茹和她老公说着话,慌慌张张地下楼梯往屋外跑。

喻伽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看到许多人慌慌张张往外面赶。

喻伽歪头探了探,是村口的方向。

发生了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