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异变
  • 互换法则
  • 奶茶喵酱
  • 2028字
  • 2022-05-02 15:19:25

当我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感到膀胱一阵剧烈的坠胀,这种感觉让我瞬间清醒,睡意全无。奇怪,前一天晚上我根本没喝多少水,怎么会有这么多尿。

三急不等人,来不及多想,我坐起身来准备下床,却突然发现有哪里不太对劲。我的脸被一片黑色的东西挡住了,只能从缝隙中看到一点亮光。我诧异地伸出手摸了摸,发现那竟然是头发,是从我头顶长出的漆黑长发!

我愣了,完全呆住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一个大老爷们,能长这么长的头发?难道我还在做梦?我拨开面前的头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居然在胸前发现了凹凸有致的大肉团。

我好像,变成了一个女人。

我有点慌,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我环视自己周围的环境,发现我正在一间和我所住的宿舍极其相似的房间,同款的钢架双层床,一样的绿色门窗和棕色窗帘。可以看出,这里应该也是我就读的三洲理工大学没错。可是在床上睡着的,全都是我不认识的陌生人,而且无一例外都是女生,这意味着,我正处在女生宿舍之中。

想到这,我虽然还是满腹狐疑,但也已经冷静了不少,于是我决定,赶紧先去一趟洗手间,把自己的肚子排空,然后再慢慢考虑这一切奇怪的现象。

我踩着梯子爬下床,看到和自己稍显杂乱的床位完全相反的书桌,书架上的书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按照高矮的顺序排列。其他杂物都归整在了左手旁的小柜里面,虽然繁多但都是分类摆放的,比如洗面奶、牙刷牙膏、护肤品等放在一起,耳机、充电器、笔记本电脑这类电子产品放在一起……总之可以看得出,这里住的是一个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的人,才会把自己的床铺收拾得如此整洁。

我来不及再细看了,因为膀胱已经愈发激烈地向我抗议。于是我转身跑出了宿舍。这座楼的格局和我所住的宿舍楼是一样的,整个楼道顺着东西向延伸,洗手间在走廊的最两头,而我所住的房间,正好在走廊的最中间。

我一路小跑,终于来到了洗手间,可当我看到全是隔间的洗手间时,我突然意识到,这里是女厕所,我也是一个女生的身体,怎么上厕所啊?

我突然脸上一阵温热,不会要让我蹲着上厕所吧,这怎么感觉都那么奇怪啊!

可是,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在稍作挣扎之后,我终于下定决心走到了一个隔间里面,蹲了下去。虽然我从来没见过女生的身体,但此刻的我真的对我现在的这副身躯没有丝毫的探索欲,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之下。这次经历让我明白,原来女厕所的味道,也是一样的感人。

解决了内急,我急急忙忙回到宿舍,坐在椅子上,思考着自己的处境。

现在的问题之一,是我到底是怎么变成女人的。我在女生的桌子上翻找着,尽可能不把她整齐的东西弄乱,终于找到了一张学生卡。女生名叫法泽,是化学系大一的新生。我把这卡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半天,也没看出和我有什么相似之处,不过这个叫法泽的女生,长得倒是挺好看的,长发及腰,肤质细腻,五官端正,真是一个美人胚子。

但我还是没想通,我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女生,或者说,为什么偏偏是她?

对于一个从小接受马哲教育的中国人,这种非唯物主义的话题我一般不参与讨论,但当它真的发生在我头上时,我心里还是犯嘀咕。

这时我突然想到以前看过的一些电影,里面出现过男生女生之间互换身体的剧情。那如果我现在变成了这个法泽,那她会不会变成了我,正躺在我寝室的床上?

想到这,我的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我找到女孩的手机,蹑手蹑脚地跑到了宿舍外,躲到楼梯间,给我原来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只能寄希望于变成我的法泽,或者我的三个室友会接到这通电话了。

好在,没过几秒,电话那头就有人接答了:

“喂,请问是陈骁凉同学么?”

是我的声音,电话那头的人,是法泽!

“对对对,是我!”我开口回答道。这时我才注意到,法泽的声音也非常好听,富有磁性却带着一丝甜美。

“看来没错了,我们两个互换了身体。”电话那头的法泽轻叹一口气,宣判了我们的现状。

法泽应该是一个端庄典雅的女生,在用我的声音说话时,我听出了一种我从未有过的,低沉稳重的感觉,与我平时粗犷的发音方式完全不同。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让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所以,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容不得客套了,我们得见一面。在南食堂,还是在哪里?”我问道。

“可以,但你得等我一下,因为我现在不在你的宿舍。”法泽回答。

“什么?你去干嘛了?”

“因为昨天晚上四点,我醒了一次,那时候我就已经发现我变成了你,所以我就和宿管阿姨说我不舒服,偷偷跑出去了。”

“你……”我实在是惊呆了,法泽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化,居然第一反应是逃跑,这合理吗?

“别紧张,我拿着你的手机和学生卡,包括身份证,然后出去在图书馆的椅子上睡到天亮。这也是为你着想,你应该也不希望等你的舍友都醒来的时候,发现一个娘炮版的你吧?”

这时我才意识到,法泽其实是在帮助我,怕我没办法和室友解释。法泽的贴心,让我还有点感动。

“那,我去图书馆找你吧,你就在那别动了。”我便说着边往房间走,然后准备挂断电话。

我从法泽挂在衣柜里的好几身衣服里挑了一身比较中性的,白衬衫配黑牛仔裤,穿起来也比较顺手。就这样,我顶着凌乱的头发,趿着拖鞋,素面朝天地走出了宿舍,丝毫来不及顾及其他人的目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