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赛季前

  • 独占终点线
  • 丰年无余
  • 2403字
  • 2022-06-01 21:40:30

新车的测试工作进展顺利,根据陈宇的驾驶感受,李紫嫣等人对新车做了大量的调整工作,现在陈宇坐在车上已经感觉不到哪怕一丝的不协调,但也正因如此,陈宇的压力却更大了。

这辆新赛车可以说专门为陈宇打造的,虽然原版图纸是林玖的父亲的作品。但是,秦一诺和林玖在原版的基础上做了大量的修改,目的就是让新车与陈宇更适配。

但陈宇却感觉到自己的实力配不上这辆车,自己根本无法发挥出这辆车的全部实力。

这种无力感是他从第一次驾驶极速方程式以来,从未有过的。

陈宇并不是一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越是迷茫的情况,就越需要别人的帮助。

而【天宇】里能帮到陈宇的就只有他了。

“哈哈哈哈,你小子也有今天!”

佐拉听完陈宇的讲述以后,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这段时间,陈宇的进步速度可以说是佐拉见过的新人车手种最快的。他还担心,出道以来从未有过挫折的陈宇心态上会出问题。

毕竟陈宇太顺了,首秀就从两个职业车手手中拿下进军职业的资格,其中一个现在还在自家车队的替补席里自闭。

第二战轻松击败的布雷默,现在在媒体上相当活跃,不久前在队内练习赛还曾有过击败自家主力车手的战绩,实力得到普遍的认可。

佐拉实在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陈宇不但没飘,而且还会自我反思,检讨自身实力不足的问题。

虽然这次的反思纯属自找烦恼,但是,陈宇的表现让佐拉对他的未来更加看好了。

“陈宇,你小子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陈宇有点不明所以。

佐拉继续说。

“这辆车一开始是为谁准备的?是徐英杰那个怪胎,那个连我都要小心应付的怪物。”

“要不是他意外重伤,导致直接退役,我的第三个三连冠基本没戏,懂吗?”

“而且由于科技的飞速进步,现在这辆车的某些指标甚至要超过原版的设计。”

“一个开了两年赛车的小菜鸟,就想比肩徐英杰?”

“你还差得远了,小朋友。”

陈宇被佐拉喷了一顿,心情反而舒畅了许多。

自己这段时间确实想太多了,或许是因为自己还不适应身份的变化,导致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而且,醒悟过来的陈宇发现,自己最近思考的东西很多都是与顶级联赛有关的。

反而即将开始的A级联赛基本被自己忽略了。

也可能是有部分媒体的原因,陈宇一直觉得自己足够的冷静,不会被一些莫名的赞誉冲昏头脑,但是这段时间里,媒体对自己大量称赞,自己竟然开始心安理得,坦然接受了。

尽管这些只有自己清楚,但说到底自己还是飘了!佐拉的话对陈宇而言,无疑是当头一棒。

接下来的时间里,陈宇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与新赛车的磨合上。

9月28日。

砚都市暴风赛车场一大早就被【天宇】秘密包场,直到下午四点运输车才从赛车场离开。【天宇】离开后,暴风赛车场的官方媒体账号更新了新的圈速记录。

记录创造者,陈宇

赛车【海王】

最快圈速11分08秒32

10圈连测均速11分14秒31

这个记录一出,关注A级联赛的车迷们顿时沸腾了。

此前的圈速记录是马修斯在夺冠后,赛车场运营方邀请他做代言的时候,单人测试跑出的11分27秒52,现在陈宇把这个记录提高了足足二十秒。

9月29日。

巨浪租用了今赛季A级联赛比赛场地之一的【金山世纪赛车场】,下午一点,金山赛车场官方账号发文。

‘记录易主。’

9月30日。

白悦同样做出强势回应,歌雅图超音速赛车场记录宣告失守。

新晋职业三人组在赛季开始前集体行动,连续攻破三个赛车场的练习赛圈速记录的行为,瞬间引爆了各大媒体网络。

让媒体们在各个社交平台上大声疾呼,狼来了!

这三人组的高调宣战让刚结束第一轮的超级联赛都有点黯然失色!

在这之前,不少车迷都认为之前媒体对三人的吹捧,只是每年固定的造星流程而已。

但是,现在看来这三个都不是甘心当配角的人。

与媒体上的风声鹤唳不同,天宇内部一片宁静。

尽管新赛季7号就要开始,但由于今年十一当天就是中秋节,景瑶还是力排众议给全队放了三天假期,让大家吃好,喝好,休息好再准备开幕式远征的事。

而作为孤儿的陈宇,也有了自己的假期计划。

接下来参加职业比赛,除了每年的休赛期,恐怕就没有什么假期这一说了。

陈宇打算趁着这次难得的机会,回去看看自己长大的地方,看看那些关心过自己的人。

在高速铁路高速发达的今天,短距出行已经不会有买不到票这个事情了。

短距的高速列车早已并入城市公共交通的一部分,随时买票,随时上车。

不到两个小时,列车就已经抵达深市北站,陈宇拖着装满了各种小礼品的旅行箱,踏上了‘回家’的路。

‘的士’在一条条熟悉又陌生的街道种穿行,司机像是很久没和人聊过家常一样,一直在试图挑起话题,陈宇都在礼貌地回应着。

他清楚司机这个行业有多‘孤独’,毕竟陈宇和他也算半个同行不是?。

他们可以说是最熟悉这个城市所有大街小巷的人,但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属于这个地方。犹如无根的浮萍,只能在社会大潮中随波逐流。

运气好的上岸,运气不好的只能飘向未知的远方。

‘的士’最终停在一个长着一颗老榕树的小路口。

陈宇走向了这颗相识了十几年的‘老朋友’,右手拂过它身上一个不知被哪个调皮小孩弄出的伤口。

‘好久不见。’

它知道陈宇所有的悲欢喜乐,也曾为他撑开一片绿荫。

年幼早熟的陈宇和福利院的其他孩子根本玩不到一块去,也就只有这颗老榕树愿意倾听他心中那年少的烦恼和悲伤。

轻轻敲开了门卫室的玻璃窗,看门的依然是那位工作了超过二十年的五爷,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才打算退休。

五爷的名字陈宇不知道,只记得自己记事开始就这样叫他了。

五爷看到时陈宇回来了,赶紧把电动闸门放开了一条供人通行的缝隙。

“五爷,这茶叶给你,你最喜欢的正山小种。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给你带的大罐的。”

五爷看着陈宇手上的茶叶罐也没有客气,要是别人他可能还会推托一下,但是他知道陈宇有出息了,这罐茶叶也就心安理得地手下了。

他看门的这些年,也不知道送了多少孩子离开。陈宇却是最特别的一个,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和比他大很多的孩子玩,长大一点就喜欢听他们这种老头讲一些过去的事情。

仿佛每天都总想着让自己快点成熟起来一样。

告别了五爷,陈宇在孤儿院里逛了一圈。

离开两年,这里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除了岁月又给四处添了些不起眼的划痕外,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