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心月的过往

  • 独占终点线
  • 丰年无余
  • 3066字
  • 2022-05-30 22:08:18

简心月本人更是处于震惊与不解之中。

她很清楚自己这两天的表现很差,这次很可能会被随便塞到一个车队,度过联盟规定的实习期后就被扫地出门。

但是,现在竟然有人通过交易提前拿下了自己。

这不是只有受热捧的职业天才才会有的待遇嘛?

联盟负责人宣布这一结果的时候,学员休息室这边更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有羡慕,有妒忌,也有祝福。

和其他被指名的人不同,简心月这种被职业车队用现金截下来的学员是几乎都是当场签约的。

如果不是对一名学员十分看好,职业车队都不会用这种方式抢人。

而且还是天宇这支注定前途光明的优质车队。

果然,没过多久,联盟的工作人员直接到学员休息室把简心月叫走,天宇要现场签下她!

走在路上,简心月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自己的心平复下来。

她报名夏季训练营最大的愿望就是通过实习期后有人把自己签下来,她现在很需要钱!

工作人员把她带到一个办公室门口,然后示意她自己进去。

握在门把上的手在抖个不停,简心月用力地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有勇气把门推开。

里面的景瑶看着推门的简心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就像六年前,小心月对着她那样。

“心月,好久不见。”

简心月看着眼前穿着职业装的景瑶,一时想不起来对方是谁。毕竟当年两人仅仅只是相处了两个多小时,随后就再也没见过面了。

景瑶看出了她的疑惑。

“真的不记得了?我是景瑶,六年前在你家附近坏了车,你还帮我修好了,现在有印象了吗?”

随着景瑶的描述,简心月的记忆在脑海的某个角落像潮水一样涌了出来。

“是你,瑶姐姐,我记起来了。你怎么在这里?”

景瑶看着眼前这个神经有点大条的少女,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忘了你来这里是干嘛的?是我把你选下来的呀。”

简心月一拍脑门,刚才听到景瑶的自我介绍,自己对景瑶的印象全跑回六年前了。

景瑶说完,简心月顿时纠结起来了。

一开始知道自己被天宇用交易选择权的方式把她拿下她还是很兴奋的。

因为她知道,车队使用这种方式签人是有惩罚的。

联盟对不同排名区间的学员的新秀合同内的薪水是有限制的,一旦有人通过交易把人提前拿下,那签约合同上的薪水就要翻倍。

这是为了防止某几家车队联合起来垄断潜力新秀。要不然,排名靠前的车队每年都能卖一个人情给与自己关系好的车队,那不乱套了?

成绩不好又想签潜力股就乖乖多花钱,联盟一直严查车队间的人情往来,希望车队之间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

在这方面,联盟的惩罚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简心月应该算是被A级联赛的第四名选中,排位属于第三区间。

联盟限制的起始年薪范围是90W-110W华国币,每年递增不超过20%,其他国家货币自行换算。

因此,景瑶面前放着的那份准备给简心月的合同,里面的年薪最低也是180W华国币!

简心月内心挣扎了很久,她确实需要一笔钱,但是她不也不希望让景瑶吃亏。

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车手天赋非常一般,用翻倍的价格签下自己是一笔绝对亏损的买卖。

她想起自己母亲一直对自己的教导

‘做人做事要对得起别人,也要过得了自己。’

终于,她不再犹豫。

“瑶姐姐,这合同我不能签,我天赋很一般的,不值得你花这么多钱。”

景瑶听了简心月的话以后,噗呲一下,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还是一点都没变,那我就放心了,过来签合同吧!”

简心月没想到景瑶听了她的话以后,反而会催促她签约。

“为什么?”

简心月看着景瑶的眼睛,脸上满是疑惑。

“这个价钱签你当车手,绝对是亏本买卖,但是这个价钱签一个天才机械工程师,我赚大了。”

简心月听完景悦的话,整个人都有点懵。

“我?天才机械师?”

简心月的反应出乎景瑶的预料,她好像对自己的天赋一无所知。

看她歪着头,脑袋上好像长满了问号的可爱模样,景瑶好像伸手过去揉她的小圆脸。

不过现在还是正事要紧,她还是暂时压制住了自己邪恶的想法。

“你在自由车队实习的时候,没人和你说过吗?”

简心月摇了摇头,她在实习的时候,技术主管只是让她对着电脑熟悉赛车的车体结构,平时也就跟着整理车队的装备。

主管告诉她,只有通过实习期才可以碰车。

景瑶思考了一下。

结合简心月的经历,她得出了一个让她苦笑不得的结论。

“自由的负责人不会是想骗简心月低价签长约吧?”

随后,简心月大致讲了一下她这些年的经历。

简心月的父亲简承是一位高级机械技工,一直给人的印象都是技术精湛,做事认真,仔细,简心月的机械维修基础就是她爸教的。

但是简承在简心月10岁那年就去世了。

而简承本身就是一个实诚人,经常在休息时帮附近的村民修理农机,汽车等。简心月就是这样跟在父亲身旁学会的维修技术。

这也使得简承去世后,简心月也能够凭着父亲留下的各种工具和维修农机的手艺赚到一点收入,再加上她母亲到镇上卖一些自己做的糕点,母女最开始两人的生活还算过得不错。

但厄运接连找上了这个不幸的家庭,心月的母亲在到镇上摆摊的路上遭遇车祸,造成了脊椎神经受损,导致下半身瘫痪,日常行动只能靠轮椅。

而肇事司机当场身亡,还没有保险。

这下子,不止家里少了一份收入,母亲的生活起居也需要她来照顾。

幸好村里的人也相当照顾这对可怜的母女,不时有好心的邻居送些青菜瓜果上门。

日常机械农机的维修和保养也全部交给了简心月,让母女俩地生活也能有个温饱。

当然,简心月的技术合格,收费便宜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而随着她的技术日渐精湛,在清河村附近一带也有了点名气,附近三村五乡的农户也开始来照顾她的生意。

那时,她家才算正式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

十五岁那年,简心月从电视上得知,脊椎神经修复技术得到了重大的突破,而且自己也在这几年存下了一笔钱。

因此毅然决定带着母亲到粤省最大的神经修复治疗中心求医。

在那里,简心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她母亲的神经损伤可以治疗,最保守的估计都是可以恢复日常行动,但是治疗越早做,效果越好。

坏消息是,她钱不够全部疗程的费用!

而且,在城市里工作必须要有职业技术资格证!

基础教育都没有读完就被迫辍学的简心月,在这里简直寸步难行。

只好先在医院附近租下一间小房子,方便母亲的日常治疗。

同时,自己报名考证,好让自己赶紧找到工作,赚够母亲的治疗费。

简心月本就天赋惊人,再加上多年的实操经验,很轻松就通过了考核。

当时的考试负责人发现了简心月的天赋,立刻就把她推荐给了自己的好友,也就是自由车队的技术负责人。

对方当然眼馋这样一块已经可以称得上打磨好的宝石。

但是,经过面试的短暂交流后,自由的负责人发现简心月对自己的价值认知严重不足,因此,就动了歪心思。

只要不让她碰维修工具,车队里就不会有人知道她的天赋,也就不会和她说起相关的话题。

等她实习期过了,再和她签了长约之后,那到时自由就赚大了。

哪知道,简心月当时属于相当缺钱的状态。

而且在同事的口中得知,赛季开始后赛车队需要常年外出的比赛,如果签下合约,简心月就没办法照顾母亲了。

因此简心月拒绝了自由车队的合同。

当负责人说薪水可以商量的时候,简心月十分感动。

然而,对方对她越‘好’,她心理就越觉得自己不该占对方便宜,所以最终还是拒绝了。

这让自由的负责人一头雾水。

离开车队以后,简心月找了一家按工作量算工资的机械维修店,凭借着精湛的技术,和熟练的技巧,生活很快就进入了正轨。

但这一年时间,即使她就在这架维修店日夜工作,也只能勉强维持住母亲的治疗已经自己的日常生活。

进入严重缺钱状态的简心月刚好碰上夏季训练营报名。

短暂的职业车队工作经历让她知道,职业赛车手真的很赚钱!

所以,本着碰运气的想法,简心月报名了。

而且,貌似她的天赋还可以,短暂的一周训练之后,就拿到了A级驾照,虽然所有科目都是低分飘过。

但拿到A级驾照也足够她正式获得了进入海选的资格。

随后的半个月,就是照着主办方的通知,做各种的检查,测试。

简心月的成绩每次都是刚好卡在淘汰的边缘,但就是这样稀里糊涂地进入了正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