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陈宇的过去

  • 独占终点线
  • 丰年无余
  • 2854字
  • 2022-05-22 16:39:45

接下来就是等待开幕式的开始了,不过作为新晋车队的车手,在这种场合的镜头也不会太多,只需要按流程把程序都走一遍就行了。

开幕式的过程也没出陈宇意料,想吃这碗饭的就没人敢在这里搞事,连陈宇上台接受台下学员提问的时候也都是一副和谐的气氛,和之前他进场时候的氛围完全不同。

陈宇的环节一结束,就找到了台下的景瑶和欧衡。

其实这种活动真的很无聊,基本上每个人都在演戏,就像陈宇给自己套上了谦虚的人设后,也只好这里也就和大家一起飚演技了。

要不是提前离场影响不好,陈宇现在可能已经坐上了回酒店的交通车。

其实今天来开幕式,陈宇一直想找机会和马修斯认识一下,但是,却一直没找到机会。现在他也坐回去自家车队的工作人员旁边,陈宇贸然过去也不太好。

只能下次再找机会了。

开幕式在晚饭前顺利结束,陈宇这边是顺利完成任务,可以合理跑路。

但是,景瑶还要接着出席联盟为各家职业车队举办的酒会,景瑶作为车队的老板,还需要继续坚持一下。

陈宇看着景瑶幽怨的小眼神,赶紧装作没有看见。

这个酒会还邀请记者参加,摆明就是一种虚伪应酬的场合,磨练演技的好地方。

陈宇怎么可能刚出龙潭又入虎穴。

拜拜啦,您咧!

潇洒地转身加挥手,一套熟练的二连之后以最快速度登上回酒店方向的交通车。

撤!

不滥用老板的权力,绝对是景瑶最大的优点,因此陈宇丝毫不用考虑被老板报复的可能。

景瑶那边暂且不提,陈宇回到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李紫嫣。

现在有一件事触及到了他的知识盲区。

他脸上的东西到底要怎么处理!

刚挑衅了景瑶,现在陈宇能求助的就只有李紫嫣了。

但李紫嫣竟然告诉他,她从来不化妆,自然没有卸妆的用具。

得到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陈宇实在有话想说,但是只能憋在心里。

毕竟他的武力值在四人组中貌似是最低的。

‘这个拿烟油当护肤品的女人!’

最后陈宇只能无奈地求助和他不算很熟的随队新闻官刘姐,因为特训的缘故,陈宇和刘姐的接触也还算不少。

但是,让陈宇没想到的是,刘姐知道这件事之后,竟然第一时间向他道歉。

因为采访妆容这部分也是新闻官负责的范畴,陈宇没有卸妆的用具应该算她的疏忽。她还很正式的把这件事用笔记本记下了,这反而让陈宇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刘姐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让陈宇对‘职业’两个字的理解又多了几分。

晚饭依旧在酒店的餐厅解决,不过罗斯国的餐点份量让陈宇根本不敢点超过两份食物,而这一主食一甜点的晚餐,就已经让陈宇吃得有点撑了。

这让陈宇十分怀念砚都市的点心,他一次可以吃好多种不同味道的食物,每次从茶楼出来的时候都超级满足。

酒店楼顶是一个观赏星空的好地方,陈宇也是在一个在酒店餐厅当服务生的留学生口中知道的。

这家酒店的顶楼不像那些网红店,喜欢在顶楼开个泳池什么的。

而是种满了各种绿植,宽阔的顶楼被分割成了一个个小小的方形空间,里面还分别放着一些桌椅,供顾客群聚,聊天。

推开篱笆一样的小门,把免打扰的牌子挂上,在这里就可以尽情地欣赏无垠的夜空了。

距离地面100多米的高空中,连银河都仿佛触手可及。

陈宇就这样对着星空发着呆,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直到身后的篱笆因为被人推开发出异响,陈宇才回过神来。

陈宇没有回头,能这样找到自己的人,在这里只有一个。

“老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景瑶走到陈宇身旁,拉过一张躺椅,同样躺了下来。

“除了这里,你还会在哪?只要问一下酒店的人,哪里看星星最好就知道了。”

陈宇听了景瑶的话,释然一笑。

“也是,我只会在这里。”

就像陈宇知道景瑶的秘密一样,景瑶同样知道陈宇不为人知的一面。

那是去年的10月7日,天宇车队在苏市参加一场B级联赛的赛事。

晚饭时间过后,出门消食的景瑶来到了酒店的顶楼。

随后发现,陈宇竟然独自一人站护栏边上,双手展开,一副随时将要跳下去的样子。

景瑶赶紧上前出言阻止,却发现陈宇根本不是想跳楼。

或许曾经的陈宇想过,但现在已经走出来了。

10月7日,是陈宇被遗弃的那一天,也是他的生日。

陈宇被路人发现的时候,全身只有一件染血的女装外套包裹着,肚子上的脐带还未处理。等到救护车赶到时,婴儿的哭声已经十分衰弱了。

还是婴儿的陈宇,全身上下没有明显的先天缺陷,经过医生仔细检查后,也没发现有任何病症的痕迹,除了因为出生后受凉,身体有一点虚弱外,陈宇的身体相当健康。

既然不是因为身体原因,那么陈宇父母遗弃他的原因,也不用怎么猜测了。

警察从外套上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外加当时的追查手段缺乏,关于陈宇父母身份的追查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为人父母不需要任何的许可,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恢复健康后,陈宇就被送往福利院,这一呆就是十四年。直到他拿到了职业资格证,加入天宇后,才从福利院搬走。

福利院很正规,院长与工作人员都很友善、负责。不时还会有一些友善群体来这里陪陈宇玩。

但是这些人再好也无法弥补双亲不在的缺陷,再加上孩童间的玩乐难免出现冲突,一些没什么恶意,却难听至极的话自然会压在陈宇的心中。

陈宇的心智成熟比较早,换成其他孩子饱餐一顿就可以忘记的话,在他这里差点就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没错,陈宇也曾经站在天台的护栏边上,打算一了百了。

只是在他伤心至极时,漫天星辰的壮丽迷住了他的眼,等他反应过来后,一跃而下的念头便已经消散了很多。

没什么感人至深的劝解,就是在情绪崩溃时,有一个理由可以让他喘了一口气,缓过神来,才会发现有些事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现在,他是真的舍不得这片星空。

景瑶也算是陈宇一个聊得来的朋友,再加上这些事现在对陈宇而言已经是过去了,所以在那天晚上,陈宇就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了景瑶。

也算是两人交换秘密吧。

“唔~”

躺了好一会,景瑶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丝毫不在意在陈宇面前展示那初具规模的身体曲线。

她身上穿的还是出席酒会穿的礼服,少女的身体已经初步长开,搭配着裁剪得当的礼服,尽情地释放出女性特有的魅力。

但是,少年的目光始终沉沦在星光之中,完全没有往这边看一眼意思。

身体舒展过后,景瑶仿佛彻底把一天地疲惫全部抛去,半转身看向陈宇。

“下午的开营仪式,联盟的官员宣布今年的A级联赛在10月7号才会开始的时候,我还真是吓了一跳。”

陈宇点了点头,其实他也一样。

“听说是要进行技术改革,所以要协商的事情有点多吧,毕竟平衡这么多车队的利益也不容易,多点时间扯皮也正常。”

景瑶眨了眨仿佛映照了漫天星空的大眼睛,看向陈宇。

“那你呢?那天刚好开始你的职业生涯,又是10月7日,打算做点什么和以往的自己彻底告别呢?”

陈宇自然知道景瑶想说什么,不过有些话却不适合在这里说。

“我还有什么好告别的,有这么好的老板,我哪里舍得走?对吧,我这么好的员工,不考虑加个薪,鼓励一下?”

“现在知道我是老板了?下午让你去酒会的时候,你跑得比赛车都快。”

“你绕了我吧,那种地方我路过都起鸡皮疙瘩,还进去受罪?”

“那你就看着我一个人受罪是吧?”

“老板,你看那边是不是有流星,可惜呀,飞太快没看清。”

……

两人就这样躺在各自躺椅上,像往常一样拌着嘴。

不知道过了多久,景瑶积累了一天的疲劳终于止不住了,开始连连打起了呵欠。提醒陈宇明天还有任务后,就独自下楼休息了。

因为她知道,陈宇今晚估计还会对着星空,看很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