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邂逅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第一节——BJ和那里的烤鸭

我叫洋平,高一的期末考试结束那一刻宣布了我要步入高二的生涯,用班主任张老师的话来说,你们的高中算是过了适应期了,接下来就要奔向高考的准备阶段了。想想都可怕,感觉一下子就跨越了两个空间。好在去年学校高考成绩不错,今年的师哥师姐们模拟考的成绩也很理想,所以学校在今年为了让高三的老师们得到放松,在考试前期宣布了组织去BJ的夏令营,成员由高三全体老师们,高一高二的学年主任,高一高二各30名学生组成。学生成员以成绩名次优先报名,名曰让同学们感受一下中国首都的文化氛围,鼓励大家好好学习,未来考上BJ的高等学府。关于费用,当然自理啦。

感谢老爹老娘的支持,我幸运地报上了这次BJ夏令营。接下来就是日复一日地从兴奋转变成亢奋,再从亢奋回归到兴奋的状态。或许因为这阵阵的兴奋劲儿,在翻阅着各门的课本时,它们都显得那么“眉清目秀”。眨眼间,所谓的期盼就那么真实地到来了。首都BJ,我真地来了...

这里就是BJ,红墙绿柳间传来知了声声鸣,车马不息川流在这三千多年历史印记下的紫禁城。虽然不知道住在什么地方,但是路灯照应下的胡同街道看上去都让人那么的兴奋,趴在窗上看着大门口各个摊位摇着芭蕉扇的人们,听着他们的叫卖声和好少爷们见面的招呼声,闻着飘上来阵阵不知是何美味的香气,第一天(准确来说是第一晚)就在这种舒适的感觉中度过了。

第二天也在看升旗,爬长城,游颐和园,感受卢沟桥后美美地睡过去了。

第三天上午在跟着导游穿越在500多年故事的故宫后,我们沿着红砖碧瓦的皇城墙一路走到了王府井。在之前随便填饱肚子的几顿伙食后,我们迎来了BJ烤鸭-全聚德,开饭前导游兴致勃勃地说,全聚德在前不久刚刚烤出了第一亿只烤鸭。1亿,都懒得查1后面多少个0,晚上厨师要是睡不着觉,不用数羊,数着烤过的鸭子就可以了。不过,我对前1亿只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我要吃的那只赶紧来,因为我真地饿了,我就想立刻掰上一只鸭腿开啃,看看比我娘做的五香熏鸡腿能好吃多少,哼。没过多少分钟让我领悟到我的这个想法是有多么的不恰当。也是直到烤鸭表演开始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这烤鸭不是大快朵颐的烤鸭。

远处一只只烤鸭从一个有着炽热火光的炉膛里被勾了出来,放到一个大方盘子上,用推车缓缓地送到每一桌前。仿佛能看到热气般,一路飘着焦香与油香相穿插的味道由浅到深地冲击着我的嗅觉。当穿着一身洁白厨师服的人员把推车停到我们桌旁的时候,这只油亮亮、肥鼓鼓的烤鸭真是让我馋涎欲滴。只见厨师拿着长方状的快刀在吹弹可破的鸭皮上开始片了开来。一会儿功夫,一盘片好的鸭皮摆上桌来,边上放着一碟白砂糖,导游此刻示意我们趁热夹起一块鸭皮蘸着白砂糖尝尝。大家效仿着开始吃了起来,我夹起一片闪烁着砂糖粒的鸭皮放入嘴里咬下去——哇,如此的脆感,紧跟而来的是鸭皮瞬间地爆裂,满口的鸭油香与被牙齿研磨的砂糖释放出的甜味相互辉映,慢慢溶解在一起。还没等我回过神,又一盘已经片好放到桌上,这一盘是带皮的鸭肉,吃法就是与之前上桌的荷叶饼和配料一起食用。在小盘上展开一张巴掌大的薄透圆饼,放上两块蘸过甜面酱的鸭肉、少许葱白丝、一块黄瓜条,圆饼封底露头包成卷,然后完整一个入口,咔哧咔哧在口腔里回响,面香中包裹着连着脆鸭皮的嫩鸭肉,与酱香、葱香、清香混合在一起又会层层渗透在口中,然后渐渐淡去后又留有余味。原来BJ烤鸭可以让感觉有这样地享受,为了这顿烤鸭,整个旅程吃糠咽菜我都心甘情愿。最后整顿午饭在喝完鸭架汤后恋恋不舍的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自由时间,大家自行逛王府井,两个小时后大巴处集合。说实话,此时的我面对着这么一条长长的街道也不知道该逛什么,看着老师们和其他同学们的背景,我的选择是跟他们相反方向走。没走几步看到了一个大“M”。

“嘿,麦当劳,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应该去尝尝”。于是乎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当走近了麦当劳时,又一个建筑物映入眼帘--王府井书店。

“看上去比我们那个小地方的新华书店大好多,我倒是还没见过这么大的书店,反正时间还来得及,先去逛逛再吃麦当劳也不迟。正好看看有什么电脑书”。脑海闪过这个念头后就这样改变了目的地,双腿便随之穿过人行横道走进了王府井书店。

第二节——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的哥哥

“你好,请问有电脑方面的书吗?”进去后我问了一个穿着制服的人员。

“计算机吗?去5楼看看”,服务人员回答道。

“好的,谢谢”。我顺着楼梯一层层走到了5楼,碰到一个正在忙碌服务人员,问道:“你好,请问有计算机的书吗?”

“南边那几排。”这个工作人员头也没抬地说道。

“哪哈,哪疙瘩是南呀……”我蒙圈地问道,但是还没等我话音全说出,这位已经匆匆地跑下楼去。

“哪哈。哪疙瘩是南,小老乡啊。”一个哥哥出现在我身后,比我稍微高些,一身整洁运动装,运动鞋,不长不短的发型显得这个人都格外的阳光。

“不知道哪疙瘩是南吧,哈哈……”他一边问一边不自主的小声笑了出来。

“嗯呐。”我略显尴尬,不知是因为找不到南,还是因为突出了我的地方口音。

“没事,我带你去找,在BJ待着的第一生存本领就是要时刻知道你所在地方的东南西北,哈哈。”又低声地笑了出来,但是这两次笑声让我的感觉一下子从紧张的状态放松了许多,悄悄地跟着他走。

“高几了?”他问道。

“哦?高二。”我好奇地看着他。

“你T恤后面印着你们学校的名字。”他这回是微笑地看了我一眼,仿佛知道我好奇他是如何准确知道我是高中生。

“哦,对,这是夏令营发的衣服。”我也笑了笑。

“刚才听你问,你要找计算机方面的书?高中阶段应该不会有涉及,最多就是DOS系统练习打打字,能偷摸地打个超级玛丽都是高手了吧。”这次他没有笑出声。

“嗯,没有相关知识,电脑课每周一节,有时电脑老师还要被迫休息,好让我们多一节自习课。我只是对这方面感兴趣,平时都借阅同学的电脑报看,但也是各种新闻类的文章,或者技巧类的文章,都是打散的知识。”

“喜欢这方面的?将来想考这个专业吗?”

“嗯,想。但是周围都没有人懂这个,但是我觉得电脑将来是工作很重要的工具。”

“准确来说是计算机技术,而且不仅是体现在工作方面,还有生活方面。你现在能有这想法挺好。”

我们就这样小声地边说边走,来到那个“南边的几排”,都是计算机相关的书籍。

“想看哪方面的?”他看着书架上的标签卡问道。

“这个不知道……”我好不意思地低下了头。

“将来想学这个专业方向,是吧?”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嗯,是的。”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好,这一本就可以了。”说着他从架子上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了我。

《C语言程序设计》,谭浩强,定价18.60元。我拿在手里正反面地扫了一眼。

“这个算是教材,知识内容多以应试方向写的。但是正是这个原因挺适合你看的。实际我们东北这方面真的落后,我当初高考后挺傲娇地来到学校,但是开学才发现我们班同学高考分普遍都比我高,不但分高,很多男生在高中时候都自学过计算机语言,只不过有的学的是pascal,有的学的是basic。”他若有所思的说道。

“哦?”我一脸茫然。

“听不懂了吧,也是计算机语言。就像东北话,BJ话,四川话。虽然我们开课学的也是这个C语言,但是这个基础都是相同的,他们可以很不费力气在课上跟老师互动,很快地进入实验状态,而我只能吭哧吭哧的利用其它时间学习,好能尽快跟上他们的尾巴。这一吭哧就是半年多啊。高中时以为学习好的就牛了,上了大学才会发现,学习好只是个单一的属性,成绩也就是入门的门票,进来后你才发现各地的牛人是有多少个变态的属性附身,哈哈哈哈……”说完小哥又低声地笑了。

“啊!能问问,你是哪个大学吗?”我好奇地问。

“五道口男子职业技术学院。”他随口答道。

“没听过,分高吗?”继续好奇地问

“也叫清华,分可不低。哈哈……”这时他有些调皮的坏笑。

“清华!你咋逗人玩呢。”我一脸惊讶。“你是清华的,真牛X!”我满眼都是崇拜的目光看着他。

“当年高考完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在一个书架里拿了一本很厚的书,书名没看清,只看到其中几个字“深入浅出”。然后向另一个书架走去,我也像个跟班的似的跟随着。

“但是进入学校班级,尤其是开了课以后,哎,我也跟你现在一样的想法,看着其他同学咋都这么牛X呢,当时从未有过的压力啊。”他一边跟我聊着一边用手指扫着一排排书。

“不光成绩高,还啥都了解。还都有不止一个特长,有的能说,有的能唱,有的打球打的跟流川枫似的,有的踢球踢像专业球员,我班还有个大神说她本来想要出国,但她妈妈舍不得,才无奈参加高考,气人不。”他笑着说完又在书架上拿出一本名叫什么算法的书放到怀里的另一本书上。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有些怀疑人生的说道。

“对咯……所以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只能接受一半。我是清华的,但是真的不牛X。”这时又在书架拿出一本书放到怀里。转过头跟我说:“你还有富余时间吗?如果有,我跟你说说我的建议,关于你那本书如何看。”

“有,有,有,离集合还有好多时间。”我不经思考的脱口而出。

“走吧,前面有一个阅读角。”说完我们向书架的尽头走去。

第三节——礼物

“人还挺多,介意坐地上吗?”他挠了挠头问了我一句。

“不介意,坐马路牙子上都不介意。”对于面前这个学霸聚集地里的哥哥,别说坐地上,就算坐泥坑里我都二话不说。

这时我们找了一个阳光充足的地面坐了下来。

“你可能不知道什么是C语言,没关系,就当是一种外语,能和计算机交流的外语,能跟计算机交流也有很多种语言,就像有汉语,英语,法语,日语一样。”

他翻开这本C语言,打开目录说道:“高二是吧,你的重心现在还应该是学习预备高考。学习C呢,一方面当放空一下的作用,另一面也会锻炼一下逻辑能力,有助提高数学的思考能力。实际计算机语言表面看上去像是学科,实际核心是逻辑与数学的结合体,如果逻辑和数学基础没有打好,也学不好这个专业。就好比你要是语文没有学好,那么其他外语也不可能学好,最多就是单词背的够多而已,因为它们的实质都是一样的,都需要通过语法逻辑表达来修饰加工,这才是它的美。”

看我点了点头,他指着目录继续说道:“看这两章,数组和函数,这是一个分界点。这两章之前是基础,要学会,明白原理,不理解就不要向后学习。如果这些知识都能消化了,还有余力和时间基础上,再学习数组和函数,能学完这些,你将来上大学就能完全跟的上了,因为自学,你可以自己控制好学习的节奏。还是那句话,你现在的首要是高考,准确来说,从高一开始就是进入高考备战阶段,对应咱们那些地方,高考就是出路,毋庸置疑的。所以其他的活动都是为了缓解学习疲劳,调整自己的状态。”他认真的给我讲解着,整个环境透着学霸的气息。

“你后面说的跟我们老师说的很像,但是总觉你说得是那么的有道理。”

“可能跟你认为我是清华的有关系。”他合上书说道。

“不……你也太直接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直接不好吗,小老弟。这跟考题一样,拨开迷雾,找到根本的关键点。”他又笑了笑。

“嗯,我也想上清华,但是仅仅是想。”我叹了一口气。

“你在全校前5吗?”他很直接地问道。

“不在。”我有点脸红。

“那是不太好实现。”又那么直接的一锤,“前15,20呢?”继续落锤。

“差不多,偶尔能摸摸15。”我脸感觉快烧着了。

“前五那几个怪物稳定吗?”他继续问道。

“你咋知道他们是怪物呢!”

“每个重点学校不都那样吗。”

“嗯嗯,别说前五,前十名都那么稳定,一年了大考小考前三没换过,其他几个看谁发挥更好在4到10轮流坐位。”

“也不说什么奇迹不可能发生的空话,人呢,对自己要现实些,咱们那个地方每年清华包括北大的指标没有多少个,如果重点中学不在前5呢,确实不太现实,况且现在看来那些怪物还那么稳定。这个是符合概率的,什么最后高考超常发挥都不包含在采样范围内,所以说清华北大不好实现,但是接下来两年努努力能稳定前10可以考虑进京了,人大,北邮都在可以摸到的范围内的,实际BJ各校之间的交流很多的,而且这些大学的课程都是开放的,找个清华的要个课表,你就可以有空来听课,老师也不会赶你。所以这么说清华也不是碰不到的,只是要根据自身条件选择最可能碰到的方式。”他又恢复到学霸状态地说着。

“那你当时也是被同学列入怪物行列吧?”

“应该也是,但是还好,我还比较接地气儿,也参加球队,也背着老师看过小说。”

“能考上清华的都是天才。”

“都是天才不敢肯定,但肯定全是学疯子。你们以为是全靠大脑考上的吗?”

“难道不是吗?我们都觉得能考上都是天注定的。”

“不全是,大脑只是有了抢跑的优势而已,最后靠的是手!”

“手?”

“对,不管考上哪所大学,靠的都是手,大量地写,大量地做题。我们寝室曾经晚上躺床上说起高中的演算纸,就没有一个人不是成车卖的,因为好多都是屋里没有地方放了。这不是笔记,只是用来演算和默写的废纸而已。没有谁是所谓轻轻松松的考上来的,即使是天才也需要把知识打的结结实实的。只不过大家都把学习当成了一种兴趣,精神上没有那么劳累。大家都是开窍了,都有属于自己的方法。”

“怎么能开窍啊!”我有点感叹道,“我们都是觉得学习好累,好多东西都不明白,越不明白越累。”

“小兄弟,靠手啊,我之前上学的时候,老师总说量变到质变。”

“对,我们老师也说过。”

“以前是不懂这句话原理,但是大量的做题,慢慢的不会做的题不知道哪一天就突然会了,你想想你有过这种感觉没。不只是学习上,其他生活上任何的事情。”

“嗯,好像有过吧……”

“踢球吗?”

“踢啊!”

“什么位置”

“中后卫,边后卫都行。”

“那你想想刚踢球时,你会卡位吗?现在是不是都不自觉的去卡位,预判到对方传球路线。你说你是怎么就会了?”

“啊,真是啊。”

“都是看球赛时大脑特别关注自己踢的位置的球星怎么踢的,然后平时自己踢球跑出了的经验。哪个是只看看书是如何教踢球的,上场就踢得老好了的?”

“好像是这么回事。”

“所以说球场和考场没有不同啊。都是靠时间和经验的积累啊。球场上能有几个罗纳尔多,大部分球星不也都是靠平时的训练和比赛。”

“但是,还是不一样。习题有的是真不会啊,可能你没法感觉到我们的悲伤。”

“你以为我就都会?呵呵,还是说没有开窍。没有自己的方法。”他把C语言的书递给了我,“你的方法你得自己找,每个人都不一样。我跟你分享一下我对开窍理解吧,愿意听吗?”

“愿意,愿意……”我点着头就跟小鸡吃米一样。

“之前说量变到质变,我也只是觉得有道理,但也不知道是什么道理。直到上了大学,一天在图书馆看了一本书,我才解惑,这本书叫《产生奇迹的行动哲学》,大概讲一个日本农村的苦孩子,成绩不好,考了几次大学,最终如愿考入了早稻田大学,后来又成为一个医学改革家。具体内容你要感兴趣,将来自己去看这本书。我很喜欢这本书的主题。也是缘分吧,这个算我送给你礼物。”阳光般的笑容又照耀着我。

“好。”

“六个字:志、知、气、行、感、悟”,这份“礼物”一个字一个字从他嘴里送了出来。

“志、知、气、行、感、悟”,虽然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哪六个字,只是按音复述,生怕失去这个“礼物”,一边读着一边在我的小背包里拿出一支笔和一包心相印。

“志气的志,知识的知,勇气的气,行动的行,感觉的感,领悟的悟,就是这六个字。”他拆开了“礼物”的包装,把礼物外貌展示出来。

这时我拿出一张心相印,按在地上,弯下腰,仿佛使出了坐式蛤蟆功一样的写到:

志——志气

知——知识

气——勇气

行——行动

感——感觉

悟——领悟

“哈哈哈哈,哎哟,不错啊。”他看着我这个样子忍不住小声笑了起来,看我写完后继续说道:“大概的意思是呢,任何一件事情,你得先有志气,需要有相关的知识,还得有勇气,这三个是内在基础,然后就要去行动,去做,拿出志气,知识和勇气不断的去做,慢慢的身体就会有了感觉了,身体的细胞就是记住这种感觉,这也就解释了量变到质变。就是让身体有了感觉,那么这就是属于你的了,你也就会了。有了感觉的基础上,就会渐渐领悟到自己的心得,这样自己就会得到升华,这就是所谓的开窍,一旦开窍了,之前好多的知识、事情也就随之能解开了,再一环接一环的开悟。就是武侠小说里面的打通任督二脉,天下武功无所不通。”

这时他双手手心先向上提升然后翻手又向下做出了一副运气的动作,“回想高中做题那会儿,很多题刚开始也不会,又不能指望每一道题都找老师解答,而且一道题好多知识点的结合,开始只能自己对照答案找到相关的知识点,把知识点都写出来,然后就是一遍又一遍的抄题,抄写标准答案,抄写对应的知识点内容。就这样不知道多少遍就突然会解了。现在想想就是有了感觉了,之后类似的题型也就突破了。只是当时我不知道这六个字,当时无法解释我怎么‘会’的这种感觉。”

“我好像能体会到你这种感觉啦。”我顿时有了种被学霸真气输入体内冲开了穴道的意思。

“看来我这六脉神剑还挺可以。”他点了点手指,“实际高中知识点很深,不需要都知其所以然,只要会解题,目标很单一,就是要高考拿分,成为科学家那是上大学以后的事。想明白这点,就不会困惑。怕就怕钻牛角尖。不会硬要整明白,那是跟自己作对。勤动手,多写多做,不会就一遍一遍的做,说不上那遍你就有了感觉,就拨开迷雾了。一旦掌握了这种感觉,自己就会越来舒服,不知不觉就会提升,追上那些抢跑的人。当然如果人家抢跑,还很努力,很能跑,那也就只能看开了,这种人真就是文曲星下凡,咱能追着神仙玩玩也是个幸事儿。”

“嗯嗯,你说的怎么都这么有道理啊。”

“因为你觉得我是清华的,哈哈。”

“这回真不是,你就是文曲星下凡。”

“真不是,你是没见到过这帮子神仙下凡啊。将来肯定会见到的。”他眼睛望着正前方若有所思,“等你见到了,你就会明白,在多元的世界里,人自身的真正参照物有且只有是时间轴上的自己,其他的参照物都只是伪假设。”

“好深奥。”我又有些理解不上去。

“我自言自语呢,”他抬起左手看了一眼CASIO后,伸出了右手做出握手状,我立刻伸出手,两人握手在彼此间晃动几下,“很高兴和你聊天,我得走了。”撒手后他指了下我身边C语言书,“这个知识学起来也是一样的道理,但是别用力太猛。你的重心还是在高考上。”然后站起身说了句:“加油,希望你考到BJ来。”再一次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谢谢,谢谢指导。”我也随即站了起来。

“没什么指导,聊天,小兄弟,再见了。”说完后,他走出了阅读角,一手抱着书另一只手拍了拍屁股浮灰,朝着楼梯走去。

“再…见…”我一手捏着写着“心法”的纸巾看着他在透进来的阳光里慢慢走远……

就这样,一句家乡话让一个陌生而又亲切的清华哥哥成为了我人生路上的一个点灯人。

第四节——《我去2000年》

看着他消失在视线外,我一时没有缓过神来,还在沉浸在之前的聊天内容中。随着我慢慢地苏醒过来,意识到实际现在自己已经得到想要的东西,而且还幸运的获得了更多,其它也没有什么可买的书籍。准备下楼去旁边的麦当劳尝尝。

在小心翼翼的把“心法”夹在书里,然后走到1楼柜台去付钱。在付钱的时候,我看到旁边柜台展示着各式BJ景观的明信片,想到买些当贺卡送给班级里那几个死党当礼品。于是付完书钱后,走到明细片柜台问道:“你好,怎么卖的啊?”

“小的1块,大的1块5。”售货阿姨在我面前从左到右的指了指。

“1,2,3,4,5,来五张1块的吧”

“自己挑喜欢图案,再买些邮票,寄回去,这样盖着BJ邮政的章,更有意义啊。门口就有邮筒。”阿姨说着用手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哦,可以。”

“买1块2的就行,标准重量全国都能到。一联六张,你都要了吧,留一张当做纪念了。”

“行,给我吧。”我拿出钱付给了阿姨。

“这边有笔,你现在写好了,出门就投到邮筒里。”她边找钱边跟我说道。

我拿起笔分别的写完五张卡片,用柜台上的胶水把邮票贴了上去,把剩余的一张邮票放到钱夹里。

当我把书和信封放到背包里后,拿着卡片向门口的邮筒走去。找到邮筒,把卡片投了进去。

“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轻松一下WINDOWS 98,打扮漂亮,18岁是天堂,我们的生活甜得像糖……”一首动听的歌曲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随即在我的脑海中回旋。

“这是什么歌真好听”我对自己说,回头看到在门口邮筒处的另一侧的位置有个卖磁带的小间,音乐就是从那个地方传出来的。于是我走了进去,老板看到我问道:“买带吗?”

“这是什么歌?”我指了指正在放着动听音乐的录音机。

“这是朴树的,New Boy,喜欢这个?”

“朴……树?歌手名吗”

“嗯,白桦林没听过吗?”老板看了一眼,在墙上伸手取了一本磁带递给我,“就这个,要嘛?”

我接过来拿在手里,映入我的眼帘的是黄色的麦穗中间排列着三排小圆孔,圆孔上面像是一个标签左边写着黑色的字“朴树”,后面跟着灰色的小一号的字“我去2000年”,翻过来背面一个穿着白T恤的酷小伙左手按着自己的胸膛看着拿着磁带的我,当时一瞬间心里说“我去,真酷”,然后抬头看了一眼老板问道:“老板这个多少钱?”

“十二,原版的。”

“给你钱……”我掏出钱夹拿出正正好好的12元钱给老板递了过去。

“正好,这儿还有好些新出的专辑,不听听吗?”老板接过钱说道。

“不了,这就够了”,拿着磁带的我随即走了出去,奔向了麦当劳。

进入麦当劳,里面的人还真多,在东看西看后找到了订餐的队尾排了起来,排队的过程中一直看着柜台上灯箱显示的“菜单”,心想不能让人看出来是第一次吃啊,过了几分钟后,终于到了我,服务员问了问需要什么,由于刚吃完美味没多久,经过排队过程中在大脑中不停的筛选,于是只点了一个被写着叫做新地的杯子装的冰淇淋。

取完餐后,开始在大厅里找座位,当我寻觅到门口旁的大玻璃位置时,听到身旁有个声音对着我说:“小同学,来坐这吧,我们吃完了”,一个大姐姐朝我指了下他们的餐桌——一张在角落里、挨着落地玻璃窗、拥有两个座位的餐桌,此时她对面大哥哥正在把两个人面前的饮料杯子放到餐盘上。我走了过去,说了声谢谢后,两人便起身离开,我坐在上面看着大哥哥手里端着上面放着包装盒的餐盘,走到了一个小柜子处,把上面的垃圾倒入柜子里,把餐盘放在柜子上,之后两人牵着手走出了餐厅。当我背对门口坐下来,面前是一个不需要服务员清理的整洁的餐桌,此时我的心里是一种莫名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可能在这对哥哥姐姐眼里很平常的一个举动,在此刻却触动了我。

吃了口冰激凌平静了一下,打开背包拿出随身听,突然发现耳机子不见了,再一次翻遍了背包也没有找到,仔细想了想最后一次用的时候,才想到早上坐大巴车自己要睡觉,便把耳机借给前排的同学,因为他的耳机之前不经意的拉扯有一侧的耳机不响了。哎,算了,心里窃喜还好我的是爱华者,不是爱华。这两者从大小到外观几乎一个样,只不过我的爱华者多了一个外置喇叭,但是价钱却不到爱华的一半。虽然当初真想买爱华,但是条件确实不允许啊,这点私房钱还是躲过多少次搜查偷偷攒下来的。

在拆开《我去2000年》替换了原来的磁带后,把调节声音的齿轮向下转了几下,便按下播放键,外放喇叭播放了那首《New Boy》,感受了一下音量,不会影响到其他人,我还是品尝着美味的冰淇淋并欣赏着动听的音乐。

第五节——她

浓浓的鲜奶味道在口腔里蔓延总能给人一种幸福的感觉。听完第一首《New Boy》,深深地伸了一个懒腰,让此时的阳光透过玻璃尽情地照在我的身上,当把双臂放下时,透过玻璃我看到了一个心动的背影——阳光洒在她身上,一身白色碎花连衣长裙,背着一个淡淡粉色的书包,右手拿着把粉色太阳伞,站在大街的入口处……“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深谷,时见佳人。”

随着她的转身,我突然低下了头,深怕一个回眸四目相对。当再次抬起头,大街上仅剩下川流的人群。而面前玻璃上反射出自己痴痴傻傻的微笑。

低下头听着随身听,品尝着冰淇淋。一首歌播完,又一首歌的开始……“让该来的来,我们在这里等待”……

“请问,对面的座位有人吗?”一个甜美的声音在身边传来。

“哦,没人。可以坐。”随着头地转动,心突然地噗通噗通加速跳动,“白色碎花连衣长裙……该不会……”,此时心里对自己说,脸也有些发烫的感觉,以至于头已经僵持住,更不敢抬头看。

伴随着温柔的一声“谢谢”,那个书包也在视野范围内浮现过去。

此刻的我只能强装镇定的抬起头,这时真真正正的四目相对。她笑了一下,又说了声“谢谢”。

载瞻星辰,载歌幽人,流水今日,明月前身。时间也仿佛定格于此。

“不客气。”缓了半天,嘴里蹦出了三个字。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啦……”

“这首歌真好听。”她轻声地说。

我把随身听往中间放了放,同时把音量也稍微调大了一些。这是属于我们的音乐时空……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带走散落在天涯

oh yi dou li zou

nu wu di zou

nu wu di yi zou

ei wa la zou

ong wa la dou

zhi ba la zhi a

li yu li kou

mu a li kou

mu a li ya la

你们就像被风吹走插在了天涯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还在开吗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一段尾声音乐,这首歌演绎完,我们音乐时空也就释放了。

“请问……这首歌名叫什么?”她问道。

我看了看封面,回复道:“《那些花儿》,朴树的”。这时我才真正的抬头看着她的脸庞,轻轻地晃了一下手中磁带封面。

“真是首好歌。”她淡淡地说道。

“那我倒回去再听听。”我想到就脱口而说了出来,手也随着按下了停止按钮。

“不用的啊……”她的脸蛋泛起了些许红润。

“我也想再听,没听够。”实际我是想再追回刚才仿佛被暂停的时光。经过倒了两、三次后,《那些花儿》再次飘在我们之前。不过不同于第一次沉浸在自己的甜蜜、羞涩、矜持、不安和期盼中,这一次我们俩人在歌声中开始有了言语的交流。

“曲好听,歌词写得也很美,但有点凄凉。”她温柔的说完后,我不假思索地拿起了歌词本,把它在桌面上滑到了对面。

“歌词在这上面。”我傻傻地说。

“嗯……谢谢……”这次是她脸蛋泛红害羞的低下了头,我开始有些心慌了,在想自己的举动是不是有些鲁莽......

“那……我可以把歌词抄一下嘛?”她看着递过来的歌词本。

“可以……”看着她在可爱的背包里拿出来一个小本本和一支笔放到桌面上。我随口问道:“你们女生都喜欢有个歌词本吗?我看我班女生们有的也有一个。”

她抬起头给了我一个微笑,眨了一下眼说:“哦,这个还真不知怎么回答你。不过我是喜欢把作词优美,感动我的,会抄写下来,闲暇时会读一读,因为我觉得它们像一首诗词,一份情感,一个故事。”说完她朝我对眸一笑,就这么香靥凝羞一笑开,我们彼此感觉走出了陌生的象限。

“原来还可以这样,我以为是方便唱歌用的呢。听你说,我好像之前没太重视过歌词。”既然话题打开了,就自然而然的继续下去了。

“我是觉得每一首好的歌曲,歌词是它的灵魂。音乐曲调会深深吸引我,但好的歌词会慢慢的感动我,让我忘不掉它。有时闭上眼睛,它会自己形成片段浮现出来。”巧笑嫣然的说着她对音乐的理解,我们彼此仿佛变成了相识已久的朋友般聊着天。聊着各自喜欢的歌曲、歌星,哪段音乐深深的吸引了自己,又被哪些歌词触动了内心......伴随着阳光在旁地倾听,冰淇淋也害羞地融化在杯里,我们就这样面对面的一直聊着,直到一个声音传来打破了这个结界,再一次把我们拉回到了现实中来。

第六节——不说再见

“哟,这个靓仔是谁啊?”一个姐姐就这样的出现在了桌边,我抬头看去,这个姐姐身材是亭亭玉立,穿着白色T恤,乌黑的短发拂过耳旁,发丝打造出的层次感凸显出一种清爽而又干练的气质,淡红的嘴唇上方那个不高不低的鼻梁处顶着一副金丝眼镜。姐姐微笑着看了一眼我之后,目光转向了在我对面的她。

“他......嗯......”这时她脸上又开始泛起红霞,边用手按着桌上的朴树歌词本,一边继续说道,“我来的时候没有地方,他好心让我坐在这休息......”

“哦,哦,哦,谢了,小帅哥。”姐姐把目光从她半边移开,朝我笑着说道,姐姐的声音是那么的爽快、率真,“我是她姐,表姐,她在这等我,选的这地方真不错,进来一眼就能看到,之前我还担心需要好找一会呢。”说完后,姐姐看着她问道:“小婡,你吃什么,我去买。”

她叫小婡,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我才意识到,我俩之前好像都忽略掉了彼此名字这个属性。我目光放到对面的方向,她这时已经是低头地看着她桌上的笔。

“姐,你看着买吧,都可以。”她还是没有抬头地答道,明显感觉到在刻意地应付着姐姐的话题。

“好吧,小帅哥吃点什么吗?”姐姐又把话语转向了我。

“不用,谢谢啦,我吃过了,而且我也要走了,正好把桌子留给你们。”我紧张的脱口而出。此时她突然抬起了头看向我。

“这多不好意思啊,我可以站着。我先去买食物了。”说完迈步走向售餐台。

“你要走了?”她问道。

“嗯,学校集合时间快到了。”此时此刻四目相望,一个关公脸看着两片红霞天,就这样停顿了片刻。

“那......歌词......给你。”她把手下按着的磁带歌本送了过来。

“你留着吧,那些花儿还没写完呢。”我呆呆地说道。

“这样......不太好,不是很礼貌的......”她柔柔地说着。

“那......”我突然灵光一下,打开包,拿出我的笔和心相印,取出一张扑到桌子上,写上我学校的邮寄地址、班级、邮编,最后落款“洋平(收)”,再到钱夹里把那张邮票拿了出来,然后递到她那边,“这是我的地址,你要是觉得方便,就帮我抄一张《那些花儿》的歌词,邮给我吧,邮票也给你准备好了。”我笑了笑。

这时她接过心相印和邮票,看着上面写的信息,如夏花开放一般地笑了,“洋平,你叫洋平”。

“嗯”。这一声名字叫出来是那么的悦耳,我仿佛从未有过陶醉在自己名字里的时候。

看到她也拿起笔在我的名字下面写了两个字,然后双手拿起来展示给我看并说道:“我叫若婡”。此时心相印上在我名字下方出来了她的名字。然后她把心相印叠好和邮票放入了她的笔记本中,与歌词本一同放进了她的背包里。之后我们看着桌面没有说话,直到她把目光移开,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姐姐已经取完餐向这边走过来。于是我站起身恋恋不舍地说道:“到点了,我走了。”

“嗯。”她向我点了点头,温柔地摆了摆玉手。

我也摆了摆手,然后抬起另一只手臂向姐姐走来的方向挥了挥,看着姐姐双手端着餐盘,微笑地向我点了两下头。我转身走向了门口。推开门的时候,我又不禁的回头望向她时,看到她一直在双手托腮含笑目送着我,这一次对眸时,她眨了眨眼,笑的那么阳光。真想再多看一眼,但我怕姐姐过来让她再一次害羞,便挪步走了出去。就这么一路走向集合点,这时的BJ街道不再是之前的景观,仅仅是一条通往大巴点的地理性的路程。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向集合点,也许仅仅是靠着眼睛定位指导着双腿,因为大脑完全不在一个频段上,脑子一直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又一幕,仿佛在梦境,又仿佛在电影或是小说里。我就这么地进入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邂逅了我的轻舞飞扬吗?不,她不会是那个轻舞飞扬。

就这样地走着走着,直到被同学在街上啪醒。“叫了你好几遍,也不回应一声,想啥呢,钱包丢啦!”

“哦,没有,没听见,只顾着卖呆儿呢,想多看几眼,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呢。”我若有所思地回答。

之后就是到了集合点,坐着大巴去往下一处观光。接下来的几天一如既往的观光游览,拍照留念。最后大家带着疲惫的身躯和不舍的深情踏上了回程的列车。

这次BJ之行就是这样的承载得满满的结束了,但或许也是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