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未雨‘仇谋’
  • 是沧海桑甜
  • 下江东
  • 1991字
  • 2022-06-02 07:35:46

“姑娘,这样不好吧?”千帆舞和悠青猫的身子蹲在郁仙乐闺房的屋顶上。

“你看!”悠青与千帆舞用灵力精神交流着。

顺着悠青的指向看去,只见郁仙乐正吸食着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精血。

很明显这个不知明的东西先前已经被转交了两次了,只能从那软榻榻的身子和皮囊,依稀辨认出是位正处花季的普通女修者。

“姑娘,…”

“嘘-撤!”

千帆舞还想说什么却已经被悠青拉着迅速离开了,而悠青她们刚蹲着的地方俨然出现了一位模糊的人影。

在月光的照拂下,人影也明晰了眉目,正是闺房的主人-郁仙乐。

郁仙乐站在悠青她们刚待着地方,只见此处被悠青她们移开了一个小缝口,如若不仔细观察,恐怕难以发现。

今日夜里的风也出奇的‘暖’,‘暖’到让人掀被子的那种。

“姑娘,这郁仙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敏锐了?”千帆舞和悠青藏匿在风中,与风浑然为一体,炙热的空气中也露出丝丝血腥味。

郁仙乐的身后逐渐凝聚出一位面容古怪、身形曲奇的男子。

“蠢货,你已经被人发现了!”男子的声音沉闷且沙哑,还带着有种说不出的愤怒。

“大人尽管放心便是,过不了多久,莫说她知晓者,就连整个嫡系一脉都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

“哼!莫说我没提醒你,不管哪个宗族的嫡脉可没有一个人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毕竟有些东西可是融在骨子里的嫡庶之分!”

“那又怎样!当年那场大火她们能脱身只是一个意外而已,这次我一定要让她们像畜生一样被人鞭打致死!”边说着郁仙乐冷艳的脸上浮现出狠厉地隐晦感。

若说郁仙乐为何如此憎恶嫡脉之人,还得从她从她那个被扶正的娘说起。

“姑娘,这郁仙乐是不是脑子抽风了?”

“哼~她从小就见不得别人比她好,有这种想法也不奇怪,更何况想象与现实可是两回事!”悠青轻蔑的轻哼道。

“不如让我去给她这闲适的生活添添料?”

“不用这么麻烦。月中太后寿宴,特别邀请了各个宗族未出阁的姑娘参加,她们的心思恐怕无暇顾及月末的家宴了。”

悠青无聊地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惹得一旁的千帆舞也有了丝丝困意,而郁仙乐这边依旧没完没了的谈论着如何一步一步灭了嫡脉。

“乐儿,快快起来了!你爹爹刚刚接到消息,次月中旬是太后娘娘的八十大寿,帝后还特意为各大宗族未出阁的姑娘都发了请帖!”知月夫人急匆匆地拿着红底烫金请帖向郁仙乐的闺阁走去,加上欣喜过头的声音,给人一种‘泼妇干架’的气势。

“什么?!”因为震惊,郁仙乐忍不住回问道,全然忘了此时自己身在何处。

“啊~乐儿,你怎么在屋顶上啊?赶紧快下来,上面危险!”知月夫人被突然从头顶传下来的声音吓得不轻,不过在看清人后,又悬着心担心起来。

“娘,女儿没事,女儿在上面练习功法,您不用担心。”

要不是现在也还很黑,知月夫人定会看见隐匿在郁仙乐身后的男子。

郁仙乐来到知月夫人面前,在母女俩的对话中,男子的身影也渐渐消散不见了。

“乐儿,此次宴会只有你和郁晚棠那个小贱人参加,你们其他平辈都在闭关准备月末的家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知月夫人越说越激动,连憔悴的面容都焕发了神气。

“可女儿这身份…”

“乐儿!为娘不是说过,等这次家宴结束后,不管是郁千雪那个小贱人还是嫡系一脉就会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而你,将是郁氏唯一的嫡小姐!”

“可是…”

“好了~乐儿~你只需要好好表现,为皇上和各位皇子皇妃留下一个好印象,至于后续的事情就交给娘和你爹来处理就好了。”

“嗯。女儿知晓了。”

悠青和千帆舞听着郁仙乐母女的对话,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

“谁?!”“撤!”

浑厚的男音打破了郁仙乐母女黎明的安宁。

罪魁祸首的两位却早已逃之夭夭了。

“小雾子,有些陈年的脏东西是时候该清理一番了。”

清冷的女声在黑夜的衬托下尤为悦耳,只是偏凉的夜寒气让人忍不住有些颤抖。

[皇宫某个角落]

“主子,郁三爷一家于昨日已经抵达郁宗。”方才与郁仙乐谈话的男人此时正恭敬地跪拜在一位满脸慈祥的老人面前。

“可有发现什么异常?”尖锐的鸭嗓音让老人慈祥的面容变的异常诡异,甚至有种说不出的阴森感。

“异常之处倒是没有,奇怪之处倒是有一个。”

“哦?说来听听。”

“郁氏一族在郁三爷一家回到郁宗后竟都闭关修炼了。哦!除了郁三爷的小女与郁的卢一家。”

“郁三爷的小女?”

“郁晚棠,年仅十二岁,碧落榜排行第八十二名的木系蓝级大圆满玄士。”

“嗯?那她这天赋可与她父兄差距有点远啊~况且她母亲可也是位深不可测的妙人。”

“难道她隐藏了真实实力?”

“咯咯咯咯咯…”老人有些癫狂地笑了,连声音都透露着恐怖的压迫感,而地上跪着的男人从听到老人的笑声起就止不住的颤抖。

“问的好,不过~你可能没有机会再知道了!”话毕,男人便没了呼吸。

“影十,你以后就负责接手他管辖的所以事情,至于你什么时候死,那就得看你自己的表现了。”老人在警告完新出现的中年男人后,便提着刚被他杀死的男人悠闲的离开了。

月光照在影十的脸上,俊俏又稚嫩。

刚死去的男人叫影九,是方才那位面目慈祥的老人的亲生儿子,而这个影十也毫无疑问是老人的亲生儿子,只是原本的影十早在几年前便已经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