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冰星的故事

  • 城前
  • 什朱
  • 2598字
  • 2022-05-07 06:02:05

郑警官叫个当地的警察询问了张家的情况。手下如实的说道:“张家算是城里比较有钱的人家了,刚才说话的就是张家的公子,其中死去的应该是他的一个小兄弟,还有两个年龄相仿的是他们常在一起玩的,至于那个中年男子和那个女人就不知道和他有什么关系了。”

郑警官思索了一会,他吩咐手下给他们送些饭菜,明天一早再去通知张家和其他相关的人,先只对他们说他们的儿子犯了案,不要提及出了人命的事,等我把情况了解清楚再做其他安排。

钱宽见有人拿来了热的饭菜,小声的对一旁的世豪说:“看来还是你刚才说的话起作用了,这个破地方只要不被饿死,不要说热饭菜,就是猪食也不会给你一口。”

一鸣几个人都没有心情吃,他就把饭菜端给那位女子,“饿了吧,你们吃点吧。”,女子接过饭菜只是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她先给那个中年男人喝了些汤,然后自己才吃了几口饭,中年男人吃了些东西似乎恢复了些力气,但还是歪着身子靠在墙上。

一鸣好奇的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庙里遇到那个土匪?”

她看着靠在墙上的中年人说:“这是我的舅舅。”,这个女人也想找人哭诉一下她的故事。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山洪冲走了,我是舅舅带大的。舅舅是个文化人,一开始在私塾教课,后来有学校聘请他去当国文老师,镇子上的人都很尊敬舅舅。一次偶然的机会,舅舅结识镇子上一富家千金,他们一见钟情并深深的相恋,那家富人生意做到很大,后来要把家也搬到上海去,那家的千金对舅舅爱的死心塌地,不想同家里人一起去上海,可是她的父亲根本就不同意她们交往,为了阻碍他们发展就在上海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富家公子做女婿。千金知道她不过是家族生意的牺牲品,她更无法接受一个她还没有见过的男人,她想和我舅舅私奔,可是舅舅知道自己是个穷小子,走到哪里也不可能给自己心在女人幸福,有可能基本的温饱都不能保障,舅舅在纠结中折磨着自己。

富家老爷怕在搬家过程中发生什么意外,就把自己的女儿锁在房间里,不让他和舅舅见面。千金以为再也见不到舅舅了,还不如自己了断也不愿去过自己不想要的生活,在搬家的那天发现千金已经在自己房间割腕自杀了。舅舅闻讯内心悲痛不已,他也有过自杀的冲动,可是都别人救下来。直到我来到舅舅的身边,我们相依为命,舅舅渐渐的放下了自杀的念头,但是舅舅终究没能放下那个女子,他内心愧疚于自己心爱的女人,后来他在也没有找过其他女人。

家里靠舅舅一个人支撑着,我们生活虽不富足,但也算不愁吃穿,舅舅待我像自己亲女儿一样,渐渐的我也在失去父母的痛苦中走了出来。最近这几年,军阀战乱,土匪横行,他们烧杀抢夺,镇子上被闹的鸡犬不宁。有的时候当兵的抢走一波,随后土匪在抢一波,值钱的东西他们都拿走,后来人们赖以生存的粮食他们也不放过,如果有人反抗他们肯定会给你一枪。当兵和土匪打起来了,遭殃的还是老百姓,学校被迫停了课,舅舅没有工资,舅舅觉着这样下去,不是被打死,也会被饿死,他与我商量换一个太平点的地方讨生活。我都听舅舅的,舅舅去哪我就去哪,舅舅和我一样也没有出过镇子,我们也不知道去哪,舅舅说看缘分吧,哪里太平我们就在哪里站下。

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盘缠很快就在路上吃光了,身上的财物和首饰也尽数被土匪抢去了。后来我们就要饭,碰到好的人家还能吃饱,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饿肚子,舅舅身体本来就不好,这样跑来跑去的吃不好又睡不好,最终还是病倒了。我们所到之处和我们镇子上的情况都差不多,好几次我们都险些丢了性命,直到昨天才打听到这边有一个地方还很太平,估计他们说的地方就是我现在呆的地方。

我搀着生病的舅舅往这边赶路,到了桃花山,我看舅舅也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停下来歇息。这个时候,那个土匪看我搀着病弱的舅舅就过来帮忙,他送给我们一些吃喝的东西。我起先还以为是遇到了好人,可是后来他就对我动手动脚,他说要带我回什么岭,那里不愁吃穿。当时山上人很多,他也不敢太过放肆,我看这个人很难缠,我就搀着舅舅向山下走,想着天黑之前能赶到城里也就安全了。后来乌云密布就下去了大雨,我和舅舅躲进了小庙,我刚让舅舅坐下,这时候就有人在身后抱住了我,他力气很大我根本没有办法挣脱。舅舅看我受了欺负,拼了命的去拉扯那个土匪,舅舅本来就身体虚弱,被那个土匪一推就撞到了柱子上晕了过去。我拼命的挣扎却没能挣脱,我拼命的喊“救命”,那是我本能反应,其实我内心已经绝望到了谷底,直到你们奇迹般的出现,我还以为我是在做梦,当看到你们的伙伴因我而死的时候,我觉着死的人应该是我。女子讲完了自己的遭遇低下了头,看不到她的表情,也许是在流泪,也许是在心痛。

世豪劝慰到:“该死的人不该是你,也不应该是陈猛,应该是那个土匪,他无恶不作,早晚我要替我的兄弟报仇。”

钱宽无奈的说:“仇是早晚都要报的,当前我们要想的事是怎么出去。”

世豪说:“这并不难,只要等到天亮,我的家里知道我在这里,他们一定会救我们出去的,出去以后我们再做其他打算。”

一鸣也劝慰那个女子:“你也不必伤心了,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们这个地方很太平的,出去以后你也不必再跑了,一切都会安顿下来的。”,女子知道他们都是好人,听了一鸣的劝慰,轻轻地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几个人在外面鬼混,夜不归宿也是常有的事,家长也都习以为常,这一夜过得很安静。按郑警官的安排,手下一一通知各位家长到警局听案。,所有的当事人都压到审案厅,各位家长站到一旁。

郑警官主持此案审理:“本人郑凯,新上任警官不久,我对本地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按我前期的了解此地还算太平,可是我这刚上任不到一个月就发生了命案,这让我很难堪,今天我就当着众人的面来审理我来城里的第一案,你们谁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

世豪站了出来,他把昨天去桃园赏花,回来遇上土匪欺负女子,是陈猛挺身而出,但是不幸遭土匪暗算才不幸身亡的经过详细的讲了一遍,陈猛的母亲一听自己的儿子死了,眼睛一翻就晕倒在地。

郑警官听世豪的描述与车夫所讲没有出入,思索一会问道:“可知道那个土匪的去向?”

钱宽说道:“我们在雨中追了他一会,估计那个人对周边的环境很熟悉,我们没一会就跟丢了。”

郑警官又问道:“还记得那个土匪的长相?”

一鸣说道:“当然记得,我们不是第一次碰面了,有一次他在城里抢劫我们就遇到过。”

郑警官叫来了画师,按几个人的描述,土匪的画像很快就会被贴到城门口以及各主要交通路口。

郑警官说道:“案子已经基本弄清楚了,只是元凶还没有捉到,暂且先放了你们,等我抓到了凶手还需要你们出面作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