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与官兵结仇

  • 城前
  • 什朱
  • 5097字
  • 2022-05-14 06:46:16

一鸣和世豪听了金菊说出的一个又一个秘密简直让他们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陈猛的仇是金菊给报了,我们引兵上山倒成了引兵进入埋伏圈,想到这里世豪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两个人屈身致谢,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两个跳上了马,飞龙载着两个在黑夜中飞驰。

飞龙真是一匹好马,他很有耐力跑到也很快,而且还很有灵性,他认识回城的路,路上没在发生什么意外。天开始微微的亮了起来,不远处已经看到了城的轮廓,世豪和一鸣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进了城,天已经亮了,世豪引着飞龙向着自己家奔去,毕竟跑的路程不短,身上又驮着两个人,飞龙喘着粗气,嘴角不时吐出气沫。两个人看到飞龙的样子,也是心疼,好马更应该好好珍惜,没到家门口他们从马上下来,牵着飞龙慢慢往家走。

走了一会,见到远处有浓烟不断升起,看这烟不像是人间做饭时候的炊烟,两个人都觉着不好,他们加快了脚步。转过了几个巷口就到了世豪家,但是眼前的家却让两个人都傻眼了,房子已经被烧塌了,四面的院墙已经被烟火烧的如碳一般黑,院子里还在升腾的浓烟。不少的家丁和护院手里拎着桶,他们脸上都像是花脸猫死的,有的人显然衣服已经烧破了。家丁看到少爷回来了,都哭着围了上来。警察局的郑警官也走了过来,他先让大家安静下来,世豪狠狠的抓住郑警官的衣服急切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郑警官也是很无奈的说道:“你先别着急,火已经破灭了,我也只了解一点情况,也是在家丁那里获知,有几个官兵到府上说是要取约定的军饷,你的老父亲不了解情况,不知道要给什么约定的军饷,不能平白无故的就把钱给了出去。几个当兵的看老人家不买账就急眼了,领着几个人自己去拿值钱的东西,中途有几个护院阻挡他们都被打死了,你老父亲一听到枪响就晕了过去,本以为这群官兵把库房里的财物拿走就算了,谁想到走的时候他们还丧心病狂的点了把火。”

世豪心里想着,当兵的一定是把山上中埋伏的气撒在自己身上了,他想到还没见到自己的父母,“我的父母呢?”

家丁听少爷问到老爷,纷纷都把头低下了,郑警官又是叹了口气,“火烧的太快,太烈,没能把家父家母从大火中救出来,你节哀吧。”

世豪听到郑警官的话后大脑一片空白,心中好似有一团血气上涌,这感觉是那样的强烈,紧张的神经在高压的刺激下,世豪再也支撑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晕倒了在地上。

一鸣将世豪扶上了马,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医生说世豪是由于没有好好休息,加之又受了很大的刺激才晕倒的,并没有什么大碍。一鸣怕世豪醒了做什么糊涂事,就没敢离开病床半步,由于自己也是一天一夜没有合眼,趴在床边就不知不觉睡着了。心里有事必然是睡不踏实,但是年轻就是这点好,只要是稍微休息身体就能会快的恢复精力,睡了一觉,一鸣感觉精神多了。没一会,世豪也在晕厥中醒了过来,眯着双眼,有气无力的问道:“我这是在哪?”

“这是在医院,你刚才在家门口晕倒了,我这才把你送到医院的,医生已经看过了,说你没什么大碍,要多休息才行。”

晕厥似乎是一件幸福的事,因为你什么都不用想,醒来后世豪就想起了自己的遭遇,自己被土匪捉了,死里逃生,官兵取了军饷还烧了宅子,自己的鲁莽又搭上了父母的性命。想着两天发生的事情,世豪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内心除了痛楚就是深深的自责,自己乖乖的把钱给了土匪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波折了。不,是这些官兵猪狗不如,他们吃了败仗丢了脸面,非要把账算到他们张家身上,世豪咬紧了牙关,“我要去杀了那群当兵的替我的父母报仇。”,说着就挣扎着想坐起来,可是刚一抬头就觉着浑身没有力气,两眼直冒金星。

一鸣将世豪按在床上,“你先好好养养身体,站都站不起来怎么去拼命,再说了靠着两膀子力气能打得过他们吗?”

郑警官带着两个手下走进了病房,他轻声的问:“世豪怎么样?”

一鸣答应到:“他已经醒了,就是情绪还有点激动,你过来是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出了这种事,放到谁身上都很难接受,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要太极端。刚才我去了城郊军部,找到昨天出兵剿匪的长官,郭连长这个人可是够狡猾的,他承认剿匪的事,还说出兵剿匪为民除害这是他的职责,但说到你们家的事,他把责任推得干净,他说是他的一个副官做的,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了,他这是要死不认账。”,郑警官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也知道,我不过是个小警官,何况又是涉及到军队上的事情,我更是无能为力,我看这事也只能打掉了牙往自己肚子里咽了。”

世豪怎么也不甘心就这么了事,听了郑警官的话,内心的委屈又化成了眼泪。多么富足的家庭,多么有朝气的一个年轻人,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郑警官除了同情也做不了什么了。郑警官拍了拍一鸣的肩膀,“好好照顾你的兄弟,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尽管来找我。”,一鸣听了郑警官的话很欣慰,内心中像是照进阳光一般温暖,一鸣把郑警官送到的医院门口。

一鸣看世豪的情绪平复了许多,心里也觉着放心了些,“这事我们不能就这样算了,但是你也别着急,先把身体养好了,我们再从长计议。”

世豪听了一鸣和郑警官的话觉着很受用,自己也在说服着自己,即使要报仇也不能蛮干,看着眼前的好兄弟,自己也并不是一无所有。

一鸣想着也出来一天多了还没回家打个招呼,而且身上没有带钱做什么都不方便,他对世豪说:“今天,你就躺着好好休息,别的你都不要管。我的先回家一趟,出来也一天多了也没和家里打个招呼,估计他们还惦记着。”

世豪点了点头,“你快回家看看吧,不要让冰星他们着急,我在这里没事的,放心吧。”

一鸣将飞龙栓到自己家门口,就风风火火的冲进了院子,冰星像是小鸡寻食一样在房檐下转来转去,见到一鸣回来了,生气的躲回到房间里,一鸣知道自己没有打招呼就出去了,还夜不归宿,冰星一定是为自己着急而生气的,一鸣忙跑进房间里对冰星讲了几句好话,冰星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到底去做什么了,家里人都担心死了。”

一鸣握着冰星的手安慰到:“没事,我这不是囫囵个回来了吗。”,一鸣又把一天多发生的事避重就轻的和冰星说了一遍。即使一鸣不说,这城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也终将不是什么秘密,毕竟是出来人命,冰星还是为一鸣捏了把汗。

一鸣想着世豪还在医院,这时候还需要些钱打点,自己平时大手大脚习惯了,现在自己兜里比脸都干净。老爷的书房被自己搜刮的也差不多了,即使有漏网之鱼也不好当着冰星的面露出自己的丑。冰星真的是个好姑娘,即使一鸣没有说,她知道一鸣这个时候需要钱打点,也许这也是女人精细的一面,她将自己攒的钱塞给一鸣,还要把母亲留给自己的镯子让一鸣拿到当铺换一点钱,一鸣说什么也不能接受,“这些钱已经可以用上一阵子了,这个玉镯是你母亲留给你的,这个太贵重了,我怎么可以夺走你这唯一的念想呢。”

一鸣又让冰星预备了些吃的东西,忙了一天都没觉着饿,这回倒是有点饥肠辘辘的感觉。一鸣胡乱的吃了些东西就准备着出门,“世豪一个人还在医院,这两天他失去了太多的东西,对他的打击太大了,除了我他也没有其他亲人了。”,冰星能理解他们之间的情义,觉着自己也应该和一鸣一起去医院看世豪。

一鸣说:“现在外面很乱,还是待在家里不要出去,等事情平息了,再去看望世豪也不迟。”

一鸣刚一走出门口就见到金菊站在飞龙身边,他感到既意外又开心。意外的是,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且是自己家门口,开心的是,见到了她就说明山上的土匪没有因为放走自己和世豪而难为她。金菊见到一鸣还在傻笑:“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你的大恩人了。”

一鸣走到金菊身边,“怎么会啊,只是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在你家门口”,金菊压低了声音说:“告诉你个秘密,我和飞龙是有心灵感应的,我在哪它都知道,飞龙在哪我也知道。”

一鸣半信半疑,“还真是神了,还有这样的神马,你快牵回去吧,丢了我可赔不起。”

“怎么,这就撵你的恩人走了,也不说叫我到你家里坐坐。”

一鸣皱着眉头,“今天可真不行,我还要去医院。”

金菊看一鸣一本正经的说话,知道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去医院看谁?”

一鸣说:“我们边走边说吧。”,一鸣把他们回到城里所发生的事同冰星讲了。

冰星也很震惊,“真的是没有想到,当兵的也能干出这种勾当。”

一鸣叹了口,“打仗占地盘的时候受伤的是老百姓,占了地盘,仗着枪杆子吃亏得还是老百姓,百姓什么时候才能有出头之日,过上安稳的生活。”

冰星想着世豪的事多少都与夹峰岭有关系,自己不能装作不知道,就要和一鸣一起去看看世豪。

世豪的精神已经好多了,一个人靠在被子上,看着天花板,一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不知道是上天的捉弄,还是自己的气盛害了家人。现在自己怎么办,将来何去何从都没有一点头绪,以前别人见到自己左一个张爷右一个张爷的叫着,现如今觉着别比人矮半截。不行,我的站起来,我依然是张爷,没人能瞧不起自己,心里这样给自己打气。见到一鸣和金菊来看自己才回了神,他也好奇的问金菊怎么来了。

金菊劝慰道:“你家里的事情一鸣都和我讲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伤心痛苦在所难免,可是终究还是要解决问题,还是想想以后的事情。”

世豪似乎没有听金菊在说话,看到金菊心中倒是产生了一种想法,不如自己就和金菊回山上算了。一方面离开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地方,当然恨的是那些杀死自己父母的官兵,另一方面父母的仇不能不报,以现在自己的情况与那些兵斗狠还不是以卵击石,尤其是那个郭连长,在饭桌上敲诈他那一笔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如果能上了山,借了土匪的力量先杀了这个姓郭的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即使土匪不愿意帮自己,也可以学些本领,报仇就是早晚的事情。心里拿定了注意,对金菊和一鸣说了自己的想法,“我现在是无家可归,而且城外的兵必然会产草除根,不会放过我的,为了以防万一,我能不能到你们山上躲一阵,你说过,你们山上的兄弟都是肝胆相照的义士,他们应该不会把我拒之门外。”

一鸣和金菊都被世豪突然的想法搞得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但是仔细想想,世豪说的话似乎合乎情理。金菊皱着眉说:“可是,你是刚在上山跑了出来,现在又跑回去,我怕山上的兄弟不会轻饶了你的。”

世豪却带着几分自信的口气说:“这个我自然想到,我有办法,只要你让我与你一同上山,到了山上一切由我自己处理就是。”

金菊看世豪已经下定了决心,也不好在拒绝了,说着世豪就起身下床,想着要收拾些什么,可是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一鸣把钱袋子塞给世豪,“出门在外,没点钱也不行,这点钱也不多,填饱肚子不成问题。”

世豪知道这点钱在平时自己是看不上眼的,但这些可能是一鸣的全部财产,更是一鸣的情义,世豪没有推辞,“好兄弟,别为我担心,去的地方又不远,我会回来看你的。”

出来医院,世豪又绕回自己的祖宅,曾经在城里也算得上是奢华的几进大院子现在已经化为灰烬。世豪硬生生的跪在门前,牙咬得吱吱响也不再流一滴眼泪,大火烧尽了房子却没有烧尽他的志气,世豪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算是告慰上天的父母,同时也是一种承诺,一定要给父母报仇,世豪起身同金菊一起上了马,头也没回出了城。

世豪还没有进寨子就被五花大绑了,金菊也说不上话,她知道山上的规矩,对于这种侵犯山规的,又私自逃跑的人根本不用请示,可以就地砍头了,只是这群人还要邀功领赏,还不至于立刻动手,世豪倒是很淡定的样子,不喊叫也不挣扎,没一会就被压到了议事的大厅。金寨主及其手下都以为这个小子是被抓回来的,都开心的像是过年一样,但听金菊说是他自己家要求回来的,在座的人没有不惊讶的。

世豪被强压着跪在地上,金寨主指着他说:“你小子这是王八汤喝多了,你是转了向了,既然回来送死,我也不能不成全你了。”

世豪挺着了身子,“男子汉大丈夫,死没什么可怕的,死之前有几句话要说。”

金寨主点头表示同意他说话,世豪把自己下山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此时在座的都不似刚才那般强硬态度,都有几分同情摆在了脸上,由于金菊给作证,大家知道这个小子没有编故事。世豪接着说:“你们打算同我借点银子花,我不记恨你们,我恨的是那些抢了我们家里的财产又杀了我父母的人,他们猪狗不如。在座各位都是江湖上走过的人,江湖上的人都讲个道义,什么是道义?道义不是有仇必报,有恩必还吗?父母的养育之恩我没法报答了,杀了父母的仇不报,我敢就这样的死去吗!今天,我能回到山上,就是知道山上的兄弟都是讲道义的人,我希望你们能留我一条命,算是对我有恩,假以时日我报了仇,你们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

世豪说完话后,大厅陷入了沉寂,这些个糙汉子心里却是不平静,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金寨主在站了起来,走到世豪面前将世豪扶了起来,“真是个好好孩子,有情有义,你放心好了,既然这事因我们夹峰岭而起,这个仇也算是我们的,我们同你一起报仇。”,在座的都站了起来,喊着:“一起报仇”,金寨主叫人为世豪松绑,这时起世豪就成了山上的一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