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散心偶遇同行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4263字
  • 2022-05-07 19:51:02

师父忽然回过头看着我们,问道:你们,怎么不问问,那个书生后来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呆呆的看着师兄。师兄则是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然后小心的回答道:我想,那个书生,应该已经成功的进入了这个行当,并且已经有所了解他所想要知道的答案了。毕竟,不身处其中的话,是无法窥见其中的内涵的。我说的对么?师父?

师父盯着师兄,大约有十来息的功夫,然后又是常常的吐出一口气道:是啊。不经历他人之苦,又何以能明白他人为何会趋炎附势、擅言祸福呢?多么痛的领悟啊!

这时,我又朝师兄挤了挤眼,师兄明白过来,适时的开口道:师父,与其咱们在这儿瞎担心,不如出去散散心吧?我听说最近几日镇上有热闹看,咱们不如也去凑凑吧?这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书本的知识要看,实务当中的人情世故也不能落下啊。我还好说,师弟他很少出去,多让他见识见识,也是一件好事嘛。

我赶紧接口道:对,对对,师父啊,老闷在家里也没什么意思。哪怕咱们不是为了去实地学习那些人情,也可以顺道打听打听,没准儿能为咱们下一个着落点提供一些参考呢?

师兄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明显就是在说你还真是缺心眼!这话也能明说嘛??

师父听了更是觉得心里发堵,但好在师父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接口道:也好!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这么瞎捉摸,不如主动出击。这天下之大,我还就不信没有咱们仨容身之所??就算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咱出去逛逛说不定也能碰到有需求的,随便遇到一两个也够咱们吃好几顿的了。走起!

师兄见师父没有被我的话击倒,反而像是如释重负一般也是有些惊讶。但并没有过多浪费时间,便说道:好!那师父咱们走吧?去晚了可就没什么看的了。

于是,我们放下书,将家里都看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可以引发危险的事物后,便三人并排着离开村子,去往镇上了。而且由于我们住的地界本来就是处在村子外头,就算出去了也不会有人知晓,做贼特方便。。。

来到集市上,好多人啊,特别热闹,商贩们彼此的叫卖声你来我往,不亦乐乎,谁都想以更新颖的广告词来招揽一个个潜在客户,然后心甘情愿的把钱往上递。

由于我们出来的时间差不多是饭点前一个时辰,这逛了一会就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师父便带着我们来到了就近的一处饭馆里,在二楼要了个角落的桌子,叫上四个小菜,就着饭,三人就扒拉起来。一边吃,我们还一边说着一路看到的东西,师父也好像完全沉浸在了这里,忘记了村里那个定时炸弹。

吃饱饭,我们又叫了壶茶,一边消化刚吃完的东西,一边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奇异服饰等等。

这时,我忽然见着从楼梯里上来了一个人。那个人走路慢悠悠的,戴着副黑圆小眼镜,留着山羊胡,肩上扛着个两头翻的布袋。上来以后,也不坐下,反而是东瞧瞧、西看看。因为我们这个酒楼是那种中间是楼梯,四周是桌子的那种包围式结构。他呢,就从东走到南、再从南走到西,一边看、一边转悠,像是在找人?

好奇之下,我便开口说道:诶,师父、师兄,你们看那边那位,他上来之后也不落座,就那么四处转悠,干嘛呢?

师父一听,微微一笑,但是没有回头。而师兄也看了过去,正巧,那个人也望向了这边,师兄与那人正好眼神轨迹对上了。那人像是发现了目标,整了整衣冠,然后缓步朝这里挪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赶忙说道:他怎么朝咱们这儿来了?师父,他不会是什么坏人吧?

师父呵呵一笑道:让你乱瞅,被人看上了吧?呵呵呵。

师兄看师父这么淡定,也没有慌乱,安慰我道:不必惊慌,看对方这装束,应该也是同行,正好带你见识见识。

又对师父说道:师父,要不要顺便逗逗他?

师父略一沉吟道:也好!就当是互补嘛,看看别人是怎么玩的。待会你就让他来看我就行了。

刚说完,就见对方已经走入我们这一桌的十步范围之内了,因为我们特意选了角落没人的桌子,清静。但这恰好算是给了这位一个发挥的机会,只见那人一边走近,一边念叨着:今儿个出门,自个儿给自己算了一卦,当遇到贵人,贵人方乃是。。。嗯。。

说着还用手掐算了一下,然后伸出二指往我们这里一点,继续道:就是这!三位,在下铜口铁算这边有礼了,不知可否冒昧打扰三位一阵儿?讨杯水喝?

师兄按照师父的吩咐,干咳了两声,然后站起身冲着那位铁算先生拱拱手,说道:有何不可?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难得这位先生不嫌弃我们,还请这边坐。说着,就把这张桌子唯一的空位,引荐给了他。而这个位置坐下之后,正好就是面对着师父,我和师兄则是一边一个。

那人道了声谢,然后又有些略带浮夸的惊讶了一句:哎呀呀,这位小哥一表人才,印堂发亮,近日想必会有喜事临身呐!若是岁数稍长一些,当可参加今年的会试,定可榜上有名!

师兄一边引导着这位先生坐下,一边笑着客气道:承蒙先生大吉之言,小子以茶代酒,敬先生一杯。

那位铁算先生也是站着跟师兄对饮了一杯,然后笑着缓缓坐下。一边坐的同时,一边用眼睛扫了一圈我们三人。完全坐下后,这才对着对面的师父拱拱手道:哎哟哟,实在是抱歉。方才光注意到这位神竣的小哥,都还没注意到这位兄台。

师父淡淡一笑道:铁算先生客气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种地之人,来镇上办点事,顺便带着两个邻居家的后生来见见世面,不想竟得先生这般高人垂青,也算是有缘呐。

铜口铁算连道不敢,然后忽然话题一转说道:即是相逢有缘,那在下有几句话便要说上一说,若是有何失礼之处,还望兄台,以及两位小兄弟莫怪。在下虽说是行走江湖中人,但也非那一般的坑蒙拐骗之徒,若是不小心惹恼了诸位,在下二话不说,立马就走。

我师父淡淡一笑,没有说话。师兄明白,遂接口道:既然我敢请先生坐下,自然觉察得出先生非是一般人,有什么话请先生但说无妨。我们都是普通的农家人,直来直去的,若是先生说的话有些什么让我们听了不开心的,我们也不会藏着掖着,直接开怼,到时,反倒还请先生多多见谅。

铁算先生抚须笑道:小兄弟敞亮,怪不得我对小兄弟一见如故。那好,本来我只是觉得小兄弟面相看着有些异于常人,想借机观察一番。但现在,我倒是觉得对面坐着的这位兄台似乎有些问题,恐怕眼下正是处在某种焦虑状态之中吧?

我瞪大了眼睛开口道:你咋知道的?

但是,话刚出口,我就知道说错话了。。。对面的师兄捂着眼睛摇了摇头,而师父则是继续淡定的喝茶。然后开口道:哦?我有如何问题?还请先生名言,若是真能提点在下一二,在下定当感激不尽。

铁算先生原本脸上还有些试探的眼神,在听到我叫出的那一声之后,立马变得贼亮亮的,就像刚打过蜡一般。。。闪着星星。

然后乘胜追击,开口道:我观兄台五岳宽厚,声如石中之韵,神色温润,瞻视平稳。本该是福相,但颧骨隐隐,眉重压目,印堂隐隐发黑,想必是近来遇到什么不快或者是不决之事。俗话常言,相由心生,兄台这般面相,自然是心中有事而造成的。不知在下所言可对?

师父微微叹了口气,却没有开口,而是一旁的师兄接口道:铁算先生,您可真厉害!任大叔什么都没说,您就能从面相推出来了。您可真是高人呐!

铁算一听,那眼睛中的神采就更是光亮,但还是隐隐的矜持道:要不怎么说咱们有缘呢!这酒楼里那么多客人,我怎么就能走到这里来与各位相遇、相识呢?

师兄点点头,接着假装急切的问道:那么,不知先生可有什么能教教我们任大叔的么?他为这事儿可操烦了好多天了,就是不知道怎么办?

铁算先生满脸正义感的说道:那是自然!我们这么有缘,在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待在下掐指来算一算这前因后果,而后再给兄台指一条明路!

师父微微点头,然后亲自给铁算先生倒了杯茶。我们三人就在那静静的看着铁算先生表演,左手伸出,大拇指在手掌中按照子丑寅卯等顺序正转了一遍,反转了一遍,口中还念念有词什么急急如律令。。。似乎有些偏了,而后,右手不知哪里摸出三枚铜钱,然后往空中一抛,又用一种很快的速度一一捞住,往桌上一拍!再一个个的展示出来,最后拧着眉毛盯着这三枚铜钱子息的看啊看,看啊看。。。

这一幕。。。还真是似曾相识,我和师兄对视了一眼,差点就笑出了声,但好在最后还是忍住了,努力的想着让自己难过的事情来避免笑场。

看了约莫十几息的功夫,铁算先生缓缓开口道:从卦象上来显示,兄台所担心之事,只不过是虚惊一场,不久便可有好消息传来,兄台自可放宽心来等待。

师父淡淡一笑,随后还是礼貌型的拱拱手道:多谢铁算先生为在下卜了一卦,若是事后真被先生言中,在下当图后报。

铁算先生一听这话,刚才眉飞色舞的神采似乎有些暗淡下来,转成一种职业式的口吻道:这。。恐怕不大合规矩,毕竟咱们这一行可是卦不落空的。其实也并不是非收这钱不可,只是若是不收,恐怕会对先生你有所不利。

然后又正儿八经的对着旁边的空气遥遥一拱手继续:咱们这一行虽说有些低贱,但也是靠本事吃饭的。先生您好歹给两个子儿也成啊,否则我怕刚才这卦反而会不应验。我这也都是为你考虑啊!

师父没有立刻回答铁算先生,反倒是对我们俩说道:看到没?这种先套近乎,再借机算卦,最后伸手要钱,一气呵成。甭管日后如何,这眼下就一定要抬现,连我说日后都不允。这样的做法,哪怕日后没有应验,反正他钱已经收到了,我上哪儿去找他理论呢?

铁算先生听了这话当时就不高兴了,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这位先生不给钱就不给钱,何必如此挤兑在下?您也不出门儿打听打听,我铜口铁算在这地界儿也待了好些年了,还从来没有算不准,被人找上门退钱的呢。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替人指点迷津、救人于水火的高尚情操!

师父被他这么一呵斥,噗嗤一乐,然后看着那位铁算先生问道:哟呵?这虚抬人命、以尽其财,擅言祸福、以伤人心的职业,到了您嘴里就变得这么高尚了?是最近世道变了,还是你们又更新了新的词库?

那位铁算先生原本还有些生气,一听这话顿时就冷静了下来,缓缓坐下又开始重新打量起师父,又瞧了瞧我和师兄。凑近身子,试探的问道:这位先生,我怎么越看您越不像是个种地的农民呢?还有这俩孩子,虽然衣着淳朴了一些,但明显透着骨子灵气,可不似一般的农家孩子。

忽然反应过来,皱着眉问道:莫不是。。。同行?

我和师兄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气氛也一下子打破了。那位铁算先生自叹一声,然后拱拱手道:还请先生恕在下眼拙,献丑了呀!

师父也没有扭捏,很礼貌的回了一礼道:铁算先生不必如此,人海茫茫,咱们能在此相遇也是缘分。方才只是想让两位徒儿开开眼界,认识认识江湖中人的行为方式,使他们懂得光读命书是没有用的,真正到了人家面前,可没人会听你什么身强、身弱、用神、喜忌,方才得罪之处,还请铁算先生多多包涵。

说着,亲自站起身,替铁算先生倒了杯茶。

铁算先生闻言,也是轻轻一笑道:原是如此,那咱们还真是缘分。在下在这镇上行走也不是一日两日了,附近的同行我也大多认识,却不曾想今日又见到一位。不过,看先生这样子,也并非是外地来的,怎么以前从未见过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