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8,至迈驱驱 因阳水生于道路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4703字
  • 2022-05-07 16:59:45

六月初十,阴天。

今天的天气,跟师父的心情很搭配。虽然昨晚师兄说了好几件有趣的事儿来逗师父开心,但是一夜过来,师父依然是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就交代我们今日把该整理的整理一下,吃饭了再叫他,自己一人在屋里长吁短叹的。

师兄也是微微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该做什么就带着我做什么,忙完了就带着我一起看书。按他的意思,那就是说,这会还是因为能力不足,这才让师父这般处境。若是咱俩能争点气,或者是稍微大一些,能自食其力了,师父也就根本不用出去冒风险看八字了。

我心想。。也是。只要咱哥俩找块地,或者是找一份正常的生计活,师父连对联都不用写,人家家那些什么破事都不用管。

接着看书吧。。。上次看到哪儿了?哦,天元咸巫经。接下来是:至迈驱驱、因阳水生于道路。

师父的注解是说:

阳水,就是壬。癸为阴水。

阳水生于道路,就好似原本是人走的道,但是却像是被大水冲过了一般,地面仍然是有很多的积水。甚至是那种没过脚踝的程度,使人或者车马都不好走。

换成是甲日主来说的话,那就等于是地支三合水、或者是三会水。树木的根都被泡烂了,别说是生长了,能活下去就不错了。。

而且这里的地支三合、三会水,也不是单纯的就一定要三合、三会。壬的禄旺位多也算,比如地支见子多、亥多。丑多则够不上那个条件,因为亥、子都是水的禄旺之位,相对来说比丑的气要强。

而且再延伸到倘若是生在亥月,或者是子月的八字,更是不堪。因为亥月、子月不单单是指发大水,而且还连带着是在冬日。冬水不生木,哪怕再缺水的植物,到了冬季那都是处于伏藏的状态,只等来年春暖花开,重新再来。这个月份浇水,跟夏日炎炎渴的要喝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换做我们人来说的话,就好似夏日炎炎,找冰块来降温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但是,如果到了冬天,你家里还堆积着很多的冰块,那不就是冰窟窿了么?家里家外都是冷,这还怎么活?

而且,当地支的水连成一片,也就是亥多或子多、或者是成水局之后,连带着冬日的寒冷,还有日主自身无根的弊端。仿佛是在冬季发大水,一棵树被连根冲走。这样的树,既无法再汲取地下的养分,又无法克制住自己随波逐流的悲哀。何等的身不由己!

所以,师父在最后给他加了条评语:

此乃【水浮木漂】,一生艰辛、各地飘零、四海为家之命。此乃五行之概念,因,水主动。

师兄看到我一边看书,一边念叨,就凑过来。然后笑道:这个道理师父已经写的很详细了,非常好动。但是这个道理不像上一条,若是延展到其他五行,则有所不同。

我虚心求教:那是如何呢?还请师兄指教。

师兄笑着点点头,然后开始组织语言:

对于甲木日主来说,地支见水可以说是木漂。

而火日主来说,地支见水,则是官杀,为灭火之水,甚至可以理解为坐下之灾,随着大运流年的转动,时时都会发生一些可预见性的麻烦事。可预见性的理由,是因为地支本身已经明见官杀旺支,亥、子等。而非可预见性的八字,则是地支没有明见亥、子多根,乃是由于四柱+大运+流年,各出一个字,合、会成水杀之局,这样特定的流年发生的不愉快之事,才称得上是不可预见。

就好比家里面,堂屋有易燃物、房间有易燃物、院子里有易燃物、厨房里还是有易燃物。这么多可预见、已知的有可能造成火灾的事物天天在眼前过,哪怕你再小心翼翼的,那心里也会担心家里终有一日会遭火灾。

而,你如果家里只有院子里有易燃物,其他房间都没有。那么,构成火灾的可能性就相对于小了很多,在你的心里也不会造成太大的负担。因为这东西家家都有,你家的数量也不是多到让自己担心的地步,只是你有我有,大家都有的正常程度,再怎么考虑都不会担心一处的易燃物能引动全家都着火。哪怕是真的发生火灾,最多也就是控制在院子这个范围之内而已。而火日主,地支那么多的水,本身就是一种可预见性的危机,却又无可奈何的感觉。

(再说个现代的例子:从小学开始,教室的天花板上就有一个三叶扇,前后各一个。从入学开始我就在担心哪一天这扇叶子掉下来砸到人,甚至是削到人,这是一种悬顶之灾。哪怕在我身边一次没有发生过,我也会不自觉的担心。不过,只要我的座位能远离风扇的攻击范围,我就一丁点都不会担惊受怕,害怕的只有坐在扇叶正下方周围的那几个人而已。)

顿了顿,又说道:

说完火日主地支水局,再来说其他的五行。比如说是土日主,地支会水局。以十神来说,那边是地支财旺。不过若是日主无根的话,财多反过来则是一种累赘,使得命主不堪重负。书中经常提到的财多身弱就是这个道理,一个人的财富多的过分,又无根,无法保护它们,那么它们始终会离开那个人,德不配位也行,守不住也罢,总归就是他拥有,但是他无法掌控,没有能力去掌控。

或者换成现实中的情形,就是你看村里人种的庄稼。那土地下面要是全都是水,该如何?那谷子还能种的出来嘛?

我虽然没有亲自种过地,也跟着爹下地去看过,稍稍懂得一些道理,回答道:那自然是不行的,我记得我爹说过,这种小麦的地里,偶尔浇水可以、遇到天下雨也成。但是不能一直下,水也不能一直多,否则就长不成咯。

师兄点头道:是,就是这个道理。但是,世事无绝对,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作物都不能见水。比方说,我就听到有一种作物,名叫水稻。这种稻子,还偏偏就是地里要有水,必须一直有水,否则就无法生长。跟咱们常见的稻子简直就是对冲,你说奇怪不奇怪?

我瞪大了眼睛道:还有这种稻子?太奇怪了吧?别的稻子都是怕淹,它还喜欢被淹?

师兄微笑道:就是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咱们再回过头来想我刚刚说的,若是将土日主,地支一片水,会成水局。这样的八字理解为是一片专门供水稻生长的水稻田,那么,如何做,才能最好的利用这片田呢?

我立刻反应过来,说道:种水稻啊!

师兄满意的点点头,道:没错!水田,就该种水稻。旱田,就该种普通的稻子。世上万事万物,根本就没有毫无用处的人、事、物,只是很多时候,你并没有找到真正适合他,可以让他发挥价值的位置和机会。

所以,道理,是说至迈驱驱、因阳水生于道路,但是师弟你绝对不能一看到类似的八字,就立马认定那位命主一定是一生艰辛、各地飘零、四海为家。因为,你有一定的概率会说将稻田里正好种着水稻,理解为稻田里种着旱稻。

我忙问道:那这旱稻、水稻如何区分呢?

师兄想了想,然后说道:你还记得昨天那位黄蛤蟆的故事么?

我稍稍一回忆就点头道:当然记得,那位很会看人的先生。

师兄继续说道:没错,当书本的知识无法应对的时候,就要利用你对人的感觉、面相、服饰、态度、神态,以及更多的人情世故去揣摩。

说着,就拿过来他正在看的一本书给我介绍道:这本书师父当宝一样,我也是最近才求到的,这里面就说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听话的人在什么状态下,你可以说些什么。等等,都非常的有意思,可以说是一种较深的人物心理描写。当一个人在你面前,你无法从正常的察言观色来分辨、体会他的内心世界的话,就可以通过别的方式去探索,比如说肢体语言等等。我看着师兄手里的那本书的封面,叫做《鬼谷子智略》,有些好奇的问道:师兄啊,还有人姓鬼的呢?看书名就怪吓人的。。。

师兄哈哈笑道:他不是姓鬼,而是住在一个叫做鬼谷的地方,以此地名来作自己的道号而已。而且这个人据说很厉害,在两千年前的战国时期非常的出名,虽说是一位隐士,但是人人都知道。

我这才明白,然后点头道:嗯,明白了。不过这书,我感觉不大适合我,因为我连基础的都还弄不明白,就更别说这种更深奥的了。师兄你还是继续说刚才的吧?

师兄点点头道:好,言归正传。接下来该说金日主,地支全都是水局的话,那就是泄日主过重。虽然并不是像之前的火日主那么危险,也没有土日主旱稻、水稻之分。却也是一种损耗过度的情形。就像是让你去干活,一天十二个时辰,你必须得干十个时辰,你一天两天或许能坚持,但是日子久了你肯定受不住,身体迟早得垮。这个道理很好理解吧?

我点点头道:嗯,这个好说。

师兄又继续说道:接下来是水日主自己,地支会水。那就是地支中禄刃俱全,如此来说,则是日主有些过旺了。月盈则亏、水满则溢,很多日常能见到的事物都在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凡事不可太尽,做人做事都须得为他人留有一线,不能赶尽杀绝不留活路给别人走。而水日主,地支水旺,那便是自身过旺。在他的眼中,容不下其他人的意见、思想。经常会因为自身的性格,而引发事端。自信的终点,就是自负。自信可取,自负就有些过分了。就好比过去的有些古人,都是自以为天下第一人,唯我独尊什么的,在他擅长的领域无所不能,一览众山小。结果都没有几个是好下场的,也可以理解为,你的生前是如何的骄傲、自负,身后就有多遭人恨、遭人妒、甚至遭人骂。因为这类人,往往只在乎自己的想法,而枉顾他人。如果这个人站得越高、地位越高,那么骂他的人就会更多。。。

师父的声音忽然传来道:扯远啦。。。这种事情还不是你们这个岁数能够了解的。

我和师兄都是一愣,随后相视一眼,得逞的笑了起来。随后就见到师父假装面色如常的走出来,但那眉宇间依然有一朵阴云在那积聚着散不开。但无论如何,第一步是成功了,剩下的应该也不成问题。

我假装问道:那师父,您能不能换成我们现在这个年龄段能理解的话语解释一下呢?

师父想了想,最后微微叹了口气道:好吧,就当是听个故事吧。

然后便开口说道:曾经有一个少年,他的八字虽然并不是日主专旺,也就是全都是一种五行,旺而无制的那种。但是地支月、日却有两个羊刃,便是日主专旺之位。而第一步大运便是丁巳,依然是日主之禄,比同现,此时的少年家世也算盈富,算是个不愁吃喝的小公子哥。从小便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管好好念书将来考取功名,按照一般的世家子弟那般的路数走就是了。但他有较于常人不同的,便是一股子从内而外的傲气。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这傲气从何而来,只觉得自己生来便是要做一番大事之人,再加上家庭的缘故,看人都是用鼻孔看。其他人见了他也因为家庭背景的关系,而对他恭恭敬敬。长此以往,自己、外界因素相加,便得到了1+1>2的负面效果。少年时经常被父亲带着和亲戚、兄弟们去参加一些文人聚会、诗会等活动。但他那与生俱来的特质不会因为遇见任何人而有所更改,更不会因为他父亲的斥责、批评而有所收敛,反而随着大运的展开,逐步的变得愈发不可收拾。而后因缘巧合之下,他在街上偶尔遇见了一位算卦的,那算卦的大老远就迎了上来,先是一番吹捧什么人中龙凤,祥瑞之兆,天灵盖溢出常人不可见之福气,将来必定人前显贵等等,天花乱坠,再就是马屁恭维一大堆。少年见他说的好听,说进了自己的心坎里。便赏了他一些钱财,那算卦的更是感恩戴德,如遇亲生父母。

日子久了,耳中所闻皆是如何富贵、如何荣华、如何继承祖业,更上一层楼等,致使原本就有些傲气的内心更加的膨胀,几乎可以说是自认为天下间无人能出其右。

一直到他屡榜不中、父亲意外陨落、家道中落、原本可以继承的遗产也被势力的亲戚们以各种方式瓜分一空,若不是母亲那里还有些积蓄,真真的就要净身出户,甚至饿死街头了。

顿了顿又转过头看着我二人道:你们可以试想一下,一个八字本身并没有全旺之人,他的性格就已经能到如此地步了,那么。。。比他更厉害的全旺、全水局、全火局等等又会是如何呢?

忽然又长叹一声道:当一切美梦破碎、梦醒之时,再回首他曾经的种种过往,无不是一个个无情的巴掌扇在他的脸上,打在他的心头。什么算卦、什么看相,统统都是一些趋炎附势、见利忘义之徒。古人有一句话:卜筮之道,一味虚褒。擅言祸福、以伤人心。矫言鬼神、以尽其财。皆是虚妄矣。

自那以后,他便开始学习曾经那些欺骗自己的学术,想以此来反击那些以此为业,甚至是借此谋求富贵之徒。他痛恨这个行业,痛恨这个行业中的人,为何要骗人?为何要伤人?实话实说有那么难吗?

我和师兄都被师父这真情流露给镇住了,一时都不知道如何接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