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54,小故事之愿望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3575字
  • 2022-07-07 08:18:53

六月初二十四日,距离吃喜酒没几天啦,好期待!

今日继续学习丁日主:

10.【乙】多也,出事惟难。

注:丁日主之火,需要旺木之【木】。而【乙】木柔弱,难以生【丁】火。此是与之前调候用神相同,柴伙不能用花草,而只能用树枝等硬木。【乙】为丁日主之偏印,单以【偏印格】而言,尚可以用【财】格来反制,财为喜神。

师父写:这还是用调候用神来说,但是多了一个格局。即是说偏印格需要逆用,用财来反制为格局得宜。但只是说格局得宜而已,远远比不上调候得宜。如此,就可以反推出对于丁日主来说,甲木要远远优于乙木。那么你乙木成格,甲木漂浮。也可以定为甲木所在之年限要优于乙木成格之年限。

11.干见财多,应克母。

注:此即是常见的【财】克【印】代入六亲之说---唯一未说明者,是【庚辛】财,地支没有旺根【申酉】之时,只作【与母缘薄】。

师父写:以前说过财可印,为妻子权重于母,如此则母受苦。但这里加上了地支是否有财之旺根,来说明是【与母缘薄】,而非是克母。有旺根克母,无旺根缘薄。

12.支逢【印、旺】,父母还倾。

注:【印】是【春生亥卯未、寅卯辰】。【旺】是【夏生寅午戌、巳午未】。

师父写:如此,就是说印旺、财绝。比劫旺,则克财,不利父。咱们这个时代来说,大多都是以父为家中顶梁柱,若是父亲衰落,那么整个家庭就会跟着一起衰败。

13.火旺离宫,恐【失时】。

注:与前节相似,【丁】日主,忌冬生,合会水局,又透出水。

师父写:方才是印旺、比劫旺。这里变成是官杀旺,日主坐绝。前面印旺、比劫旺,日主过旺,则父母衰败,克财损财。现在则是日主坐绝,地支合绝,天干透杀。如此,父母反倒无恙,而有恙的就是命主自己了。如此,即是格强身太弱,若是不成从格,便辛勤、不求不得、求而不得。

1.地支全【寅午戌】或者【巳午未】---为身旺,必须要另带【财、官、贵人】之旺位,方可以泄去日主之旺,否则身旺无依。

2.四柱【戊、己】---地支成局,自成【火炎土燥】---不宜。此是以五行燥湿的角度来论,过燥过湿都不可。火烧成了灰,只有灰,什么也没有,以此来说明火炎土燥一场空。地支辰戌丑未多,则四库全,四库多者大运流年易合会四库全,以此论为不吉。

3.冬生为【鬼】,大忌【成水局】,又透水。

4.古人以【丙、丁】火遭冬之水局---主目疾,意指光明被水淹没之意。以五行代表人之五官。

丁日主也看完了,师父见我放下书,便走过来说道:好,咱们继续昨日的,现在讲到---

第三章:不打自招型。

这一类的【命主】,就是在你书写排列八字的同时,你什么都没有发问,他便一股脑的将自己最近的经历,已经处境等等和盘托出,然后向你寻求纾困之道。

这是属于个性【好爽、坦率】的客人,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客人。故此宜将重点拉在【礼】字上。完全不需要什么【软体】结构的牵拢平扣,只需要按照八字【硬体】知识来查看命主目前的状态是否在八字上有所显现,再观察命主关心的合适结束等等即可。而且还要当他的面,多翻翻书,查找一番与之相对的情形,让他觉得你对他很负责,很上心,不是那种随便敷衍的态度。如此作态之下,哪怕你硬体理论知识不够,只要那个样子装得像,再适时的安慰几句,告诉他比有贵人相助等等一些他愿意相信的话即可。一切都以【从慎、从细】的角度出发,并且等到论命结束,还须亲自送客,以表敬意。

第四章:半遮半掩型

这是一种性格略带含蓄的【客人】,也就是你问一句,他答一句,不会过多的透露信息。可以理解为他也很谨慎,或者是干脆他想多听你说,而不是听你套的话。

比如:你对一位女命主说:【你不宜早婚】,她答:【目前还没有成婚】。

你说:【你在感情上有困扰?】,她答:【已经被休了。。】

这一种对答的过程,你要有自制的界限。不可以多作这种【对答程序式】的言词,因为这种谈话的情形是属于【普通人】与【家庭妇人】的特色,不会有什么大祸临身。论命者需要多将重点移在【夫妻、儿女、健康。。。】等等之她这种阶层有可能感兴趣的话题上,然后慢慢的勾起她愿意多谈、多说话的欲望。在软体上,需多对她说一些【帮夫运、辛勤持家。。】等话语,以慰人心。而在硬体上,则需要多倾向于【神煞、刑冲。。。】等简单、实用的层面,不必多费心于【调候、喜忌。。。】之上。

听到这里,我忽然问道:师父,为何对她们不必谈调候呢?万一她八字的调候得宜,或者用神有力呢?

师父呵呵一笑,反问我道:那缺儿,假如你知道自己的八字,而你现在的岁数正好是处在用神得力、调候得宜之时,你是否有感受到什么得力、得宜之处呢?是你吃的山珍海味,住的四合大院,还是家有良田千顷,奴婢数百了?

我闻言,有些尴尬的一笑道:我哪有那些。。。。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而已,还得多亏师父和师兄照顾才能有今日。就我这样的估计已经是调候得宜了,若是不得宜的,恐怕早就饿死了。

师父点头道:对呀,就是这个道理啊。你在想什么用神、调候之前,得先考虑考虑自身的实际情形。假如你是什么王孙公子,我倒是会往那方面去想一想,推一推。但是普通人家的百姓,我对他说那些不切实际的话,会让人觉得太假、恭维的成分太多,反倒会让人看轻,觉得我只是说别人爱听的话,并非真有实学。所以,你们要记住,纸上谈兵是纸上谈兵,但是一到真实的处境之时,又是另外一番情形。我正好想到了一个小故事,虽然很简单,也很残酷,但是却很值得人耐心思考。

这个故事是发生在一个未知的年月中的一个未知的神秘古墓之中,据说这座古墓里埋藏着一个宝藏,最终得到它的人将获得一个愿望,实现一切可能的愿望。为此,一个由十几人组成的队伍展开了冒险,并且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终于在仅剩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到达了最终的地点,眼看着就可以实现他的愿望了。

那是一座高塔,在塔的最顶端有一个发光的圆球。在整个空间里,只有那里的光芒最强,因此这个队伍剩下的最后一个人慢慢的向那里靠近。他手上的武器依然牢牢的握着不肯松懈,然后缓缓的靠近圆球,并且说道:不朽的圣王啊,我走过了一条血棘之路,终于找到了您遗留下来的宝藏。请您如启示录中所言,实现我的愿望吧!

继而,那个光球发出了刺目的光芒,而后从光球中缓缓的变化出一团雾气,从一点点慢慢的扩散变成了一大片,然后仿佛是一个人的模糊影子漂浮在空中对他说道:短暂的等待,能让你拥有更清晰的思维,留下一点耐心给自己,我的英雄。守约是我的本质,即使已经越过了属于我的时代以后的千万年,为了你的勇敢,我愿意穿越而来,以此虚弱的投影之身来到你的面前。这种穿越我已经有过好几次经验了,先把自己分解成无数个小小的个体,是否能够帮助自己更加理解自己呢?即是分解、重组、混乱。。。但依旧还是我。

这时,那位英雄问道:那您的意思,是不是说您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实现我的愿望?

人影笑道:即使我们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我们留下的诺言依然有效,请许愿吧。

英雄高兴极了,忙道:很简单!让我征服世界吧,我要当主宰,做这个世界的王。让全天下的人都成为我的子民,听我的吩咐,对我要向对神一样恭敬、顺从!

人影楞了一下,随后温和的说道:我的英雄,你能否说的更详细一些呢?

英雄也愣住了,反问道:是不是我的要求太难了,你实现不了?

人影笑着说道:我很欣赏你的多疑,那是思考所必须的条件,但是。。。满足愿望是一件非常眼镜且细致的工作,因为首先我要了解你的愿望才行。所以,我指的详细是说,你希望以哪一种形式去主宰世界?比如:曾经有一个人用他的诗歌征服了世界,还有一个人用他的琴声。。。还有人用。。。。但我想,你应该不会想用这种方式把?

英雄说道:当然不,我,我要当王,我要用无上的权力去主宰这个时节,这样总行了吧?

人影又问道:那么,你想如何构架你的权力体系呢?以及你权力的基础?

英雄愣愣的问道:构架??权力不就是,我的命令没有人能反抗,我可以为所欲为?!

人影说道:按你的想法,在我满足你的愿望之后,你将很快就被推翻,轻再仔细思考一下。。权力是一件很美妙的东西,它的合理运作需要非常精密的结构体系,如此才能够使你长盛不衰。。。权力可以构筑在武力、金钱、信仰或者血脉的基础之上,但每一样都是难以驾驭的双刃剑。所以,我希望你经过仔细的思考之后,再向我许愿。

英雄有些生气了,怒道:给我想要的,就这么简单!你到底在啰嗦什么?

人影摇摇头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我举个例子吧。你说你想飞,我让你飞了,然后我离开了,那么你呢?失去了我的加持之后,你就从空中摔下来了。你确定是要这样?还是说,你要学习如何挥动自己的双手驾驭飞行呢。。。。

英雄打断道:你在胡扯什么呢?我在说权力,飞什么飞啊?给我至高的权力,就这么简单!

人影笑道:权力可远比一双翅膀驾驭的多。

英雄道:只要权力在我的手上就行了,我自然就会懂得如何驾驭。

人影问道:真的?那么请问,谁来执行你的权力?谁来传达?谁来维持?谁来保障你那伟大的权力?你是不是认为:只要人人都觉得你是不可违抗的王,这样就是你想要的权力?

英雄沉默了一会说道:军队!你给我一直忠诚而且强大的军队,这样就可以保证了吧?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