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49,过往的伤痕影响着未来的个性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3956字
  • 2022-06-30 07:30:56

下午回到家,师父说东西已经买到了,就不急着开工了,先休息一阵儿,再准备一些脏衣服,破布围嘴,纸帽子等等,以免把身上弄脏。

但我不会做那些,可师兄会,我就跟着师兄打下手,整理这些东西。师父则是把堂屋两侧靠墙的位置整理出一块地方来,顺便收拾一些重要的书籍放回屋里,以免给白浆给弄撒、弄脏了。

忙了一阵儿之后,我就继续看起了书。

丁日主,1.三宫有气,旺发也,官居显职。

注:三宫---是指【月、日、时】三个地支中,只要有一个地支,是【巳午】,也就是日主之禄旺位。而在其他地支当中,有任意一个【财、官、印、贵人】旺支者,即是佳命。习称之为【身旺】可托【财、官】。

师父写:这种论法就是误导人将身强身弱定位为八字最优先抉择的根源,其实身强、身弱并不能代表什么日子过的一定好,或者一定不好,而是一种日主己身的自信状态。过旺就过度,过衰就无力,仅此而已。

2.四柱【长】旺,祖高也---积累簪缨。

注:【长】是指【甲印】旺,能生【日主】。也就是【丁】日主,在四柱多见【甲】印者,即是佳命。

师父写:这话是以调候用神的角度来说,好比丁日主为炉火、篝火等人造火。若想使这种火持续燃烧不覆灭,就只能不停的往里面加柴伙。而甲木就是柴伙,乙木柔木则不能如此理解。所以,套用到八字当中,便是丁日主,最主要的就是不能离开甲木。

3.【壬】多,多逢争化,空门道士。

注:【壬】与【丁】为【干合】---若两三个【壬】来合一个日主的【丁】字,即是【阳水来灭火】,主漂流。尤其是生于【冬月】,争化、不化---皆为不吉。阴丁火---最忌【水】多,而丙火不忌。

师父写:这里是以丁日主为火,壬为水。阳水与阴火之间相合,且天干多壬,地支生于冬月,那便是日主衰绝,而壬水坐旺。如此之丁壬合,那便是日主舍弃自身之立场,跟着阳水。无论地支是否有辰,这种日主自身不能做主的状态都是不大好的,意指日主身不由己,被他人所支配。

而丙日主则喜壬水,是来源于调候喜忌的关系。但同样还是牵扯到阴阳相合,丁壬相合,但丙壬是相冲。丙日主喜壬,但丁日主却忌壬。

4.月中【水旺】,离门户,行脚高僧。

注:此是指【丁】日主生于【亥、子】之月,又会【申子辰】,后者【亥卯未】,天干透壬或者癸。

师父写:这一条与上一条有些类似,但多了一个亥卯未三合木,是为三合印。如此则是日主之性格偏重于偏印所代表的九流艺术,以今时今日社会上所能参考之对象。便是诸如僧、道、异人等一些行走于世间大江南北,而贫贫度日之人。

但地支申子辰透壬癸,与地支亥卯未透壬癸有稍许不同。

地支申子辰合水,天干透水,视为表里如一,都是以官杀为主性格。

而地支亥卯未合木,天干透水,则是内里印旺,外表透水,表里不同,但外表所展示出来给人的感觉都是为了内心的想法。就好比咱们这一行中人,满口说的都是为你好,为他好,但实质上最终的目的仍然是你口袋里的银子。那些什么表面的粉饰全都是掩饰,其真正的目的就是捞钱而已。

看到这儿,师父那边也整理的差不多了,又捧着铁算先生那本书走了过来,说道:咱们接着讲后面的,此为伤痕命学品。

从事专业的【论命】之人士,以余一生之阅历所见,大抵都是在人生的前期遭遇过一些挫折。即使是原本的生活水平甚为安定之人士,但在他的心目当中,仍然会在某些事情上郁郁不得志。只有极为少数的人是属于【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拿着个当做消遣】。以及个人性格上带有的一种【只要有钱可以赚,而且不违背理法,都是可行的】这种人生观点。

故此,【论命】之专业人士,在初期从事这一行业之时,是带有一种【受往日失败、挫折、迷茫】之基因心态的,此种类型人士占很大的比率。

说到这,师父忽然顿住了,低头想了想道:还真是那么回事,我不就是其中之一么?这位作者还真是有见地。

然后继续说道:假如做了一阵儿之后,觉得没有生意,那为了糊口就只能再转行。而如果有生意,不论好坏,则这些往日的【心灵创伤】,都会透过【论命】来进行疏导发泄。因为某些以往的心理创伤会伴随终身,但他又无能为力去平复,所以就只能借着论命的时候,与命主对谈之时进行自我发泄。

师兄问道:这种说法是什么意思?这怎么发泄呢?

师父皱着眉想了想,然后说道:这个嘛。。。我举一个例子吧。好比一位曾经是富商的人,因为经营不善而家业俱毁,原本的一切都烟消云散。继而开始以论命糊口,那么当他遇到他人找他论命的时候,谈起什么经商、求财的问题之时。这位【论命者】恐怕会代入自身的一些过去的想法和理念,以过来人的口吻对命主进行指导,甚至是耻笑、鄙视。说一些诸如:就你这种料子,还想着发财?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你这种不切实际之想法还想挣钱?要是能挣我早就富甲天下了,呸。。。等等的中伤他人之话语就会随之而来。如此,论命对他来说,除了糊口之外,还可以当做自己发泄的一个途径,令他能在他人身上找回自己缺失的成就感,岂不美哉?

师兄也皱着眉说道:不至于吧?如此中伤他人,他就不怕别人揍他么?或者日后没生意?

师父微微摇头道:这样的失利者,他图的不是东山再起,也不是糊口度日,而是以这种别人求着上门来被自己心甘情愿的骂,让自己心中得到宽慰的快感。只要骂的爽,不管给多少钱,反正是你求我,又不是我逼着你。我在当中不管套用多少术语你都是听不懂的,既然如此,那岂不是羊入虎口,任我宰割么?

师兄叹了口气摇摇头,没再说什么了。

师父继续道:

这种【伤痕命学】之【过渡期】,大约是在一年至十年的时间。这当然可以算是相当长的时间了。而少数者也因为往日之创伤过深,甚至于永远无法平复,一生都在【过度】当中。这一种【过渡期】中,需要治疗平复往日之创伤,通常我们可以见到的情形如下:

1.一种往日处在【没什么人会重视他】,不问他往日不受重视之原因如何?当有人向他请教命理方面的知识,用以去推算人生之【应该怎么办?改行?移居。。。】,除了准不准、赚多少命金以外的现实关键等。只是在【别人请问他】的这个过程当中,就有一种【被人须要感,觉得自己很受别人重视,一种自信、自尊心的恢复】。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即可以治愈以往之【伤痕】所造成的影响。这种情形,往往就是【论命者】并不是很重视命金多寡之原因之一。图的就是一个受人尊敬、被人需要的快感,与金钱无关。

2.一种是属于往日非但是【没什么人重视】,而且是他自己认为【别人与自己都认为,自己从来没有一件事是办得好的,是属于一事无成,甚至于都不知道这辈子能否有出头之日,鲜有拿得出手让人称赞之过往事迹】。因此,在从业论命之后,一旦算准了几个,那就会吹嘘的好像真的无所不知的失态窘境。因为由于算准了,这一件事就已经足以证明【自己成功了,终于有可以拿得出手,让人称赞之事迹了,这辈子终于翻身了。。。】

3.一种是属于往日经常受人【指责】,自觉是【受了多年无谓之冤气之人】。一旦他从事论命行业的工作,而且遇到任何一位与自己差不多对等身份的同道,便开始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冤气】,发泄于彼同道身上。就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批评【同道】的机会,什么【某人过去不过就是个卖面的,某人过去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以及批评别人【算的一点都不准,压根就没灵验过。。】等之刻薄词语。

4.一种是很有志气的让你,只是当时时运不济,改行过三五次。但冲劲依然很大,是属于楚霸王式的【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即是在【气炸了五脏】的心态当中,而转入【命理】这一行,仍然带有以往之未消的火气。对【命理】行业中的一切,都以一种【愤世嫉俗】的狂言无忌之口吻。不论是口说还是书写文章,俱皆如此。

5.一种类似【达官贵人】之子弟。譬如:近代的某位两江总督等大官之子弟。他的父亲虽然不是什么两榜进士出身,却也是那种【哪个司道大员是我不认识的。。。。】之上流。这一位子弟之父亲虽然不在了,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余荫之人情存在,如此便可以在命理上或多或少的照顾一些他的生意。(这就不是什么准不准了,而是专门的找个由头送点钱)。这一种照顾近似【怜悯】与【施舍】,对外来说,好像是【某道台的女婿、某知府的姑妈都是来找他算命的。。。】,而他自己之内心,却是【像我这样的人,竟然也会以论命为生。。。】,回顾往昔,则是【物换星移几度秋】,环顾眼前之论命江湖同道,则又以【世家子弟】之自命不凡的一种依赖又反抗的交叉复杂之心理。

等等之一些【伤痕】,皆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平复。

顿了顿,师父又说道:说白了,就是既想挣钱度日,又想保留着过去的一些好看、好听的身份、名头等虚物。殊不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想挣钱就必须跪着,站着还想把钱挣了那得是在山里。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坏笑道:

那师父,你是花了多长时间才走出来的?

师父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没遇见你们之前我还在纠结,但有了你们之后,我就彻底看开了。什么虚名、浮利都比不上眼前填饱肚子这个大问题,若是说能选择的话我也不愿意这样。但老天爷给的选择可不多,综合权衡之后我才选定了这样。人生啊,就是面对各种各样的选择,不过还好,咱们一直以来遇到的都只是微末之事,并非是什么生死攸关之大事。

我问道:师父,何谓生死攸关之大事?

师父回答道:怎么说呢?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吧,你天生心理强度过硬,就可以做一些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比如你是古代的将军,带兵打仗。但是为了求胜,你必须选择舍去一些兵卒,利用他们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然后再带着其余的人去获取最终的胜利。这种时候,你若是犹豫,或者是拿不定主意,那难得的机会也将消失,等待你的只能是全军溃败。而只有那些审时度势、懂得取舍的将军才能以最小的损失去获得胜利。

我惊讶道:啊?还有这样的啊?那就不能不死人么?这不管怎么选,都是让自己的人去送死,天下哪有这样铁石心肠的人?

师父看着我,摇摇头道:你啊,应该感到幸福才是,因为不需要你去面对这样的抉择,否则以你的性子恐怕。。。损失的人会更多。所以我才说,个性决定了是否可以成功,但并不代表你的个性可以成功且能守住成功的果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