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常在河边走,总有失言时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3727字
  • 2022-06-23 08:19:31

正当时,大门又被人拍响了。这大雨天的也会有人来?

我自告奋勇的说道:师父,师兄,我去开门吧。

师父点点头道:嗯,你带把伞出去,把人迎进来。

我点点头照做了。

等到打开门栓,发现来人竟是三婶。透过雨伞,我看着三婶那面上的愁容,心道不会是小玉有什么麻烦了吧?

但还是问道:三婶儿?这么大雨过来,肯定有事儿吧?来,快请进。

三婶儿也不矫情,说道:你师父在家吧?我想找他问点事儿。

我一边迎她进来,一边回答道:在的在的,您小心点儿,我带您进去。

三婶儿也没说什么,就点点头跟着进来了。

等到我们一前一后的来到堂屋,师兄在里头喊了一声:三婶儿好!

三婶儿应付的点了点头,然后看见师父正坐在凳子上,见到她进来也是站起身客气的拱拱手算是打招呼了。

三婶儿将伞放下,然后对师父说道:任先生,听闻您会算命,今日冒昧前来,是想请您推算一些事情,不知您现在方不方便?

师父笑道:都是街坊邻居,不必如此客气,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就直说好了。在下学艺未精,只能勉强推算一番,若是有何不对之处,还请三娘你多包涵。

三婶儿微微舒展了一下眉头,然后朝着师父那走去。师父伸手请她坐下,然后让我们给上了一杯热茶,就挥挥手让我们先离开。

果真,等到我们离开之后,三婶儿就开始叙说她想问的事情。

我和师兄就在附近偷听着,三婶儿说道:

任先生,其实是我们家小玉。本来这孩子挺好的,可是今年已经过去半年了,她就已经病了好几次。虽说也不是什么大病,但总归常常这样也让我们心里难受。而且每次去看大夫,都说看不出来什么,兴许就是身子骨弱,需要多吃点,多运动,慢慢就会好。可我这心里总是觉得不会这么简单,就想来请任先生您给看看她的生辰八字,是否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师父闻言之后,轻轻点头,然后取出一张纸,又拿起一支笔沾了沾墨水道:还请三娘报出她的八字,我来试看一番。

三娘便将四柱报了出来。

师父依言将八字写在了纸上,然后放下笔端详了起来。一时间堂屋中就没了声音。。。直到三十息过后,师父开口道:原来如此!

三婶儿忙道:任先生您瞧出来什么了?

师父先是沉吟了一下,而后笑道:这事儿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反而还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三婶儿哦了一声道:还请先生明言。

师父点点头开始说道:

我观玉儿的八字,格局清纯、四柱无冲、无刑,己身不强不弱刚刚好,是一个难得的好八字。只是因为今年恰好犯了太岁,但所幸明年之流年与月柱相合,刚好算是先凶后吉之象。简单来说,就是今年或许会有一些不顺、或者小小的麻烦,但都没有关系。只要熬过了今年,来年定将云消雾散、重见光明。

三婶儿又问道:那究竟会遇到什么不顺,或者什么麻烦呢?

师父摸着胡须说道:这麻烦不是已经开始显现了么?试问哪家的孩子会在半年之中经常生病来着?况且她以前的年岁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形,如此就比较反常了。而事情一旦出现什么反常之处,就必定是预示着要发生些什么,但好在玉儿这件事的终局是好的,只是一年而已。况且她命中有贵人、吉星相助,不会有问题的,必过!

三婶儿微微点头,似乎又想开了一些,又问道:那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化解化解的?让她能完全避过这一次麻烦呢?这毕竟是心头肉,老是这么病着,我做娘的看着揪心。这不,最近几日又没事儿了,我就想着来您这问问,求个心安。

师父想了想说道:我们师徒都是外乡人,来到贵村能求得一席栖身之所已经是感恩戴德。所以,村里但凡有人能找上我,不论何事我总是会尽心尽力的去帮,这点还请您放心。但是说到这个避祸、消灾。我跟您说一句实诚话,您听了自个儿明白就成。听得进则听,听不进就当我没说,您若还想着什么求方子、避灾祸那也可以。

三婶儿忙道:任先生言重了,我虽然跟你们家没多少来往,但村里人口中也有所耳闻,任先生您不是那类说胡话的,所以我这才敢来问您。您有话直说。

师父点点头道:那好,那我就照直了说,说的有什么不好听的地方,还请三娘多担待。这世间之人,都知道趋吉避凶之法,古来有之。对否?

三娘点头道:是!咱们只是种地的农人,不懂太多的东西,只知道遇到事情去求个神、兴许能保平安。那人家皇上、大官什么的不也去么?

师父笑道:是,他们也是人,他们也会去求安慰。但这趋吉避凶之法,在我看来只是拆东墙、补西墙之策,而并非是无中生有的。其中有很多方法都只能见一时之效,而非是永久治愈之法。这是我与同道之间相互交流所得之经验,我拿您不当外人,这才说与您听。

师父顿了顿说道:不说天子、大官,就说咱们离得最近的什么员外、大户吧。他们的家里也一定会有人遇到麻烦、灾祸。那你想啊,他们那样的人肯定比咱们上贡上的多,求神的时候也一定捐的比咱们多,是不是?那么。。。他们就一定不会生病,就一定不会死么??

三婶儿听了微微一愣,随后不自觉的点点头道:不是。。

师父继续说道:还有一种说法,我想您也许听过。就是当某一家人的长辈生了大病,很危急。这时候就让家里的孩子娶个媳妇进来冲冲喜,用来帮助长辈抵挡灾祸,有否?

三婶儿点点头道:有!这事儿常听见。

师父继续道:那请问三娘,是不是每一家都这么做了,长辈的病就能立马转好、痊愈的?

三婶儿摇摇头道:这个。。。不全有,但也有。

师父道:不错,有一定的可能性。而这可能性,您有想过为什么么?会不会是因为从新娶的媳妇儿身上拿走了什么去填补到了重病的长辈身上,以此来见成效的?

三婶儿忙摇头道:任先生,您这话当真?怎么听着那么邪乎呢?好像借寿那般的说法。

师父叹了口气道:我非是吓你,只是想让你明白,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坏。人做事,就一定会有相应的果在等着他。您家的玉儿,这一次只不过是犯太岁而已,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麻烦,只要坚持过完今年,发生在她身上的种种不利就会全部消除,反而会在日后帮助她。我拿一个常听闻的事情比喻一下给你听,就是有些人家的牛,会突然的不舒服,不肯干活也不吃东西,这一下子就会持续好些个时日。你听过么?

三婶儿想了想,忽然说道:好像是肚子里有了牛黄才会这样?

然后又问道:那我们家玉儿肚子里也长了什么东西?

师父一愣,随后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您别这么乱想。。嗨,我就是打个比方,我想说的是,一个人生病了不一定就完全是坏事。医理我还是懂一些的,就拿最简单的头疼发热来说,那都是因为人的身体里出了毛病。然后通过升温的方式来杀灭身体里的那些坏毛病,以此来保卫我们的身体。您家玉儿经常生病,或许就是因为身体里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坏毛病,才会如此反复。但碍于咱们村儿的大夫水平有限,瞧不出来。。。这才让您家玉儿一次又一次的生病。

三婶儿点头道:那我换个大夫试试?

师父呵呵笑道:这事儿啊,跟大夫也没多大关系。关键是啊,您家玉儿,命中有此一遭,必须亲自承受,不可用其他方式躲避。否则会对她日后不利。有何不利我就不好说了,总之我能说的就是她今年会比较辛苦,但是明年就会转好,请您大可放心。

三婶儿似是还有些犹豫,师父这时又开口道:若三娘你还不放心,那我这里也不好送你什么符篆,只能送你一篇经文,你得空之时可以念诵。

三婶儿忽然眼睛一亮,问道:是那种能治病的经文么?

师父摇头笑道:非也,只是一篇道家的普通经文而已,不管治病、不管救人,只得让你静心。我最多也只能做到这般了,您看?

三婶儿眼中的光芒又消散了,然后叹了口气道:唉,算了。不过还是谢谢任先生你陪我说了这么久,我是不是要付一些钱?

师父忙摆手道:哎,大可不必。咱们都是同村之人,相互帮忙是应该的。我这说到底也没有帮你什么,只是图个嘴而已,只能是帮您稍稍安心一些,并不能似那般神仙手段。收你钱财我于心不安,不必不必。还是多费心在玉儿身上吧,我知道当母亲的那种心情,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巴不得换做自己去受,但又无可奈何。早一日、早一个时辰能根治才是对你最好的帮助,可惜这种手段非我所能,世人大多也都不能。还望三娘你多找找大夫,或可有所转机。切莫寻一些偏门的方子,反而雪上加霜。

三婶儿不知是听了劝,还是听说不要钱,态度好转了一些。站起身道:好吧,任先生你也是实诚人,我信你。只是你的那个经文,我恐怕真的是没心思。

师父也站起身道:呵呵,明白,理解。最后再送三娘你一句话,平日里与人和气,少生事端,多多积德行善,或可能使自身及家人远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三婶儿眼睛一凝,一甩袖子道:哦?先生这话莫非是说我们家玉儿生病都是因为我平日里与人交恶,多生事端而招来的?

师父忙摆手解释道:哎呀,非也非也。三娘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三婶儿哼了一声道:不必多说了,先生之言我已明了,就当我今日没有来过吧,告辞!然后便打着伞气哼哼的走了。

只留下师父呆巴巴的站在门口无力的张望着三婶儿远去的背影,我和师兄也有些意外的慢慢走出来。我说道:师父,您这次算是哑巴吃黄连了吧?

师兄也是微微摇头道:难得糊涂呀,师父也有失手的时候。

师父也是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唉,大意了。一时口快,没想到反而起了反效果。只希望玉儿早日康复,否则在路上碰到三娘都不好意思打招呼了。。。唉。

我问道:那师父,玉儿她的那种病真的会好么?不是在安慰她吧?

师父微微摇头道:应当会好的,我并非完全在安慰她,也有一些话是根据硬理论来的。只不过。。。每个人在六岁之时,都是一个坎。有的或许会提前,有的或许会延后,但总归都是在那个时段。若是其他方面配合的不好,那恐怕才会真的有什么,而玉儿。。。不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