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40,天元咸巫经,丙日主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3511字
  • 2022-06-17 17:10:25

六月初十九,天热。

今日继续来看天元咸巫经,到了丙日主。

1.单身孤寡---在【衰】乡而失地。

注:此经在【生旺库】的层次,是以【衰】等同于【死、绝】的程度。也就是【丙】日主,生于【亥、子】之月,天干透【壬】,主孤寡。

师父写:日主官杀过旺,旺在月令,但日主本身之情况并未详明,不好论说。但总觉得肯定会有可以伸缩之处,若是再加上日主自坐绝支或者衰位,倒是能将条件设定的更细致一些,如此方能更让人信服。

2.财丰家盛---为【四柱】皆通。

注:四柱之间无冲刑,只要能有一个【财、官】之禄旺地支,即是小康富命。

师父写:这一条,似乎与前一条重叠。因为这里就说地支有官之禄位,而子即是官之禄位。若是丙日主,生于子月,岂不正是如此?或者说这两条其实可以合并,也就是命主孤寡,但生活条件不错。另外四柱皆通,不见冲刑,未必代表一定是吉命,只是安稳而已。

3.禄显【三重】,官居上【宰】。

注:丙禄在巳午,见【三丙】,地支一【巳】等,曰【三重】,必有职权。

师父说:天干三丙,地支共用一个禄位,这种情形有没有职权我不敢说,但没钱是肯定的。有职权归有职权,但是挣得多,花的也多。这种官能居上宰的,必定不止三丙这么简单。

4.俱高四柱,余有千钟。

注:【高】是【旺禄】之支,凡【财、官、印、贵人】通根于【旺禄位】者,皆主吉命。

师父说:这话只是以格局来说,只要是一个格局,地支有禄位,就可以论为吉,这种论法失之过宽。没有提及年支、月支、日支、或者是时支,太过空泛。只是很理想化的将地支只要有一个格局之禄位,就认为是吉命,若真是如此的话,全天下的人,起码有一大半都是吉命了。

5.若遇【阳水】,必须横夭。

注:若地支申子辰全,天干透壬,主有意外之灾。

经曰:【丙临申位逢阳水,透出天干岂可知】。

师父写:这话是说丙日主,地支遇见三合水,且一定要有申字。然后天干透出壬水,如此就是三合杀透杀。地支三个字是杀之生旺库,而另一个字不知几何,就算他是日主之禄位,但一个禄位也难以抵挡三合杀局。这里,就很像以前提过的阳金须广,这里就变成了杀广,而且还是火日主见水杀,非是【漂泊】那么简单,更主【有伤己身】。

读到这里,我就听到师兄忽然开口问师父。

师父,昨日那位女命主是如何得知咱们的?不可能没人介绍就来吧?

师父放下手中的书回答道:那是自然,她是黄婆介绍来的。嘿,这个媒婆还真是厉害,我还以为她这阵子都在忙着张罗谭家丫头的婚事,没想到她居然还有空四处去串。这不,就串来了一位。

师兄点头道:原来如此,是那位媒婆介绍来的呀。咦?那若是这位女命主像谭家丫头这般早点认识师父,请教于师父,是不是就可以避免她丈夫的事了?

师父想了想,然后回答道:这种事情不太好处理。因为古语有云: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哪怕你在给人合八字的时候,看到了二人之间有何对冲之事,也不可以说出来。否则,若是二人的姻缘因你而断,那么你恐怕会背上意想不到的麻烦。

我疑惑道:师父?何谓意想不到的麻烦?

师父忽然郑重起来,对我们说道:这个嘛,我也只是推测,并不敢说一定如此。所以我就给你们俩说一说,不希望你们一定听我的,但总归是凡事小心不会出大问题。

师兄和我都点点头。

然后师父说道:这世上之事啊,若是真的能按照命理的规则来预测的话,那也可以证明这世上存在着一定的规律,约束和引导着我们。就比如我遇到岁运并临的月份,那肯定是要倒霉的。但是,若是因为某个人的缘故,我原本应该发生的倒霉事不见了,消失了。我不会觉得神奇,也不会觉得幸运,反而会觉得恐慌。

我更加疑惑了,问道:为何如此呢?人走运不好么?还非得自找倒霉?

师父呵呵笑道:并非是自找倒霉,而是说该你倒霉的时候,你一定要去倒霉。否则,这件事情会积累到下一次倒霉的事之上,到时候就是双倍的重量。你试想一下,若是有一个机会,你运气不好,摔断了一条腿。然后静养几个月后就康复了,但是在这期间你起码还有一条腿是可以活动的。

但若是因为某种缘故,你这件事过去了,没有了。而当你下一次再遇到那几个固定的倒霉的时刻来临之时,或许你就会两条腿一起摔断。

师兄皱着眉道:有这么严重么?真的就躲不过去?

师父想了想,说道:躲,我觉得也只是躲得过初一,而躲不过十五。我方才也说了,这世间存在着某种规则。我们人的吉凶祸福,若是真能按照命理去预测,那么就说明人在一生之中已经定好了某些事件的吉凶情形将要发生,这就是人与生俱来的目的和应该之事。但若是你这一次没有经历那件你原本应该经历的事情,那原本这件事情可并不会消失,而是会躲在暗处,等到下一次一并出现。

用一句小说中的话来说,就是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得的真经,你哪怕是少了一难、两难,那么真经就是得不到,少了就是少了,必须要补上。

顿了顿,师父又说道:但说到底,这种理论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并没有任何的实际案例来支持,也没有什么神仙精怪的来替我证明。但,我就是相信。人生在世,总要有一些自己相信、坚持的事物,如此才能使自己的意志变得坚强、坚定,不会轻易的受到他人的蛊惑。

就好像这位女命主,若是丈夫仍在的话,恐怕还会有别的意外发生。甚或者是由过世变成重病,久瘫在床上的那种生不如死。。。种种可能都有,但无论如何,我都会觉得他们就是命中注定的磨难,来涤荡我们的内心。以痛苦的方式来使我们明白一些平日无法理解的道理,苦难越重,理解的就越透彻。

师兄点点头道:师父您的意思就是命中注定之事,什么化解、求神之类的取巧之法都不要去做,更不要去信,安安稳稳的承受就是了。正如那位袁先生故事中的大师所言,可得千金之财之人,必定是千金之人。可得百金之财之人,必定是百金之人。若想过得好,你必定要有先决的条件。若是这一世没有上一世修来的福报,那就只能在这一世修持,然后去影响下一世。

这时我开口问道:人,真的会有下一世么?

师父笑着摸摸我的头说道:只要你相信,就一定会有的。民间故事里不是有很多这种传闻么?还有的说什么这一世没有好好做人的话,下辈子说不定就只能投畜生的胎,连人都做不了。说来说去也就是为了教化世人一心向善罢了,但导人向善总好过导人向恶,所以也不会有人去批驳。

沉默了一会,师父跳开话题说道:讲点轻松的吧,不要老是说这些让人费神之事。

然后拿起手中的书,一边翻着一边说道:上回讲到体相用,这里再讲的更通俗一些。比如说别人花钱来找你算命,图的就是你有名头,据说很准,说什么都灵。但有时候,别人花钱来听的并不是你的准,而是他想听的话。

我疑惑的问道:师父,您这话什么意思?他自己想听什么他自己说给自己听不就好了?何必还要花这种冤枉钱呢?

师父呵呵笑道:你听我给你举两个例子。其一,一位夫人有了身孕,然后他的相公家是好几代单传,并且非常以此为荣。然后这位夫人就来问你,她所生是男是女。这时候你会如何回答她?

我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算生男生女?理论好像没这一条吧?最多就是生几个,或者留几个走几个,哪能算出来胎儿的性别的?

师兄呵呵笑道:你啊,还真的去想用文字去解释么?

我疑惑道:难道不是么?那总不能乱说吧?不过乱说也对,反正不是男的就是女的,说错了也无妨。

师父点头道:确实无妨,最多就是下次不来而已。但你没有仔细听我前面所说的话,她的夫家已经是几代单传了,以此为荣。根据这一条,你就可以不必看什么八字,直接对她说一定是生男孩就可以了。

我不解的问道:为何这么笃定呢?就因为他们家都是这种传统,就可以推断出一直都是生男的?

师父微微摇头道:这个就是我方才所说,对方是来花钱听她想听的,顺便也可以拿我们的话用出去。因为他家几代单传,她可背不起忽然之间就破了这规矩的责任。所以,她来求个安慰,也是求个保险,给自己找个推脱。等日后临盆了,是男孩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但若是生了个女孩,她恐怕在夫家就会有一些难处。同时她还可以顺势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来,就说是我们说是男孩的,结果却是个女孩,以此来泼我们脏水。这也算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她好过了,想起来了就给我们美言几句。她若是不好过,也一定不会放弃这种为难我们的机会,使她自己的内心得到平衡。

我惊讶的说道:啊?还能这样啊?这不是太损了么?

师父微微摇头道:所以,我才对你们说,要时时注意说话留有分寸、余地。这也正是同行们为了避免人家事后反悔或者不准来找自己麻烦而研究保杠的原因。

我砸吧砸吧嘴说道:那到时候,遇到这种的干脆不收钱,不看就是了,省的麻烦。

师父呵呵笑道:哟,你还挺硬气?但是光硬气可是填不饱肚子的,没有这些衣食父母,全天下的同行早就饿死啦。所以,他们宁愿事后被人埋怨,也总好过饿肚子。这人望、名声可以升、也可以降。大不了这一块儿我的名声臭了,我就去别的不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然后依靠托儿来慢慢积累人望就是了。不论如何,一切都是以肚子为优先考虑。有些难咽的菜,你是必须要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