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田园异众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4178字
  • 2022-05-02 14:52:39

(昨天试过发图,但是好像发不出来,那就算啦,纯文字吧)

六月初九,晴,热。

大概是因为昨晚喝酒的缘故吧?师父今天起的比较迟。

我和师兄把早上该忙活的都忙完之后,便忍着肚子里传出的咕咕声等师父起床。闲来无事,我和师兄又一人拿起一本书在那读起来。

我就接着上次的天元咸巫经,继续阅读。。。

田园异众,戊己多淳---主有财之命。

以甲日主来说,戊己是正、偏财之意。

淳(ZHUN),一是指根重,地支有巳午之位。

二是指戊己在天干,不见壬癸反克,四柱也没有冲刑。

主旨就是说,但凡甲乙日主,本来应该是以戊己、辰戌丑未土,为财。但是因为土行相较于其他四行有所差别。其他四行中,金、水、木、火在地支都有三合、三会,唯独土这一种五行在地支之中并没有三合、三会,只有四库全这一条。

故此,为了平衡五种五行,便以火土同生旺这一条规则,用来弥补木日主的这一种缺憾。

也就是说:

甲乙日---地支见到【辰戌丑未】,天干透【戊己】者---是为本气财。

甲乙日---地支见到【巳午】,天干透【戊己】,乃是【食伤生财】。

丙丁日---天干有【庚辛】,地支有申或者酉,而无【丙丁】比劫出干反制财之五行。

戊己日---天干有【壬癸】,地支有亥或者子,而无【戊己】比劫出干反制财之五行。

庚辛日---天干有【甲乙】,地支有寅或者卯,而无【庚辛】比劫出干反制财之五行。

壬癸日---天干有【丙丁】,地支有巳或者午,而无【壬癸】比劫出干反制财之五行。

读完这一段,我心中有些疑惑,便开口问师兄道:

师兄啊,这一段我有些不明之处,你能给我讲讲么?

师兄闻言,放下手中的书靠了过来,然后望向我指在书上的位置,略扫了几眼就说道:

这段我知道,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问吧。

我指着开头一段问道:

这里的甲日主为何已经有了辰戌丑未以及戊己为财,还非要加上一个巳、午呢?就因为木日主之财在地支没有三合、三会么?那么既然巳、午可以用,天干的丙、丁,是否也可以理解为财呢?

师兄抬起头想了想,然后笑着回答我说:

五行之中,金、水、火、土,所对应的财,在地支之中都有明确的三合、三会。而沿用了火行之三合、三会,也就是寅午戌、巳午未来替代财之三合、三会,这种说法我也问过师父,他的回答就是说这种理论有些模棱两可,并不是十分的精确,让人读了之后,一定会心生疑惑。

但是,如果没有这一条补充进去,又会让人觉得木日主受欺负,少了点什么。所以,古人或许是为了弥补八字理论先天之不足,而在后期自行添加了上去。

反正啊,书这东西,你可以写,我也可以写。你说的话让人觉得有理,我说的话也肯定会有一部分让人觉得有理。这种情形数不胜数,没有人会一一去辩证真伪,人们只会为一个尚未给出明确结论的问题、事物,用自己的观点去看待、总结。而有些人的总结会记录下来,并流传。而也有些人则是不置可否,心中虽然也有总结,但是并不会认真的对待,更不会专门为他去费神。

顿了顿又道:师父还说,那些即使是用书本的形式流传下来的总结、记录,也一定不会是完全正确的。因为人,不是完美的。不说人,就算是这片天地,也都是有缺憾的。后来的什么大道四九、遁去其一,我记不清了。

这时,师父的声音传来:

大道四九、遁去其一,万事万物都须得遵循这个道理。因为我们都是生存在这片天地之中,若是不按照这种规则,那么。。天地便不允许你存在。

我有些迷糊,望着师父问道:

师父您说什么呢?咱们只是学八字,怎么扯到天地去了?

师父斜着眼对我撇撇嘴道:

孺子不可教也!虽然这话有些高大上,也不着边际。但是随时预备着,总有用得到的时候。有机会,带你去见识见识外面的那些同行,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然后又摸了摸头道:

唉,许久没喝酒,这后劲还真大,一时缓不过来。

师兄忙道:师父,您肯定是饿了,快吃点东西暖暖胃吧,兴许会好受一些。

师父点点头道:

嗯,今儿个也是起来晚了,你们也饿了吧?赶紧吃吧。

吃到中途,师父兴许是胃里有了食物,面色舒缓了一些。然后开口道:刚才你们说到哪儿了?

师兄赶紧咽下嘴里的馒头,然后接口将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跟着又说道:师兄说的那点我明白了,总归就是这一条还是后人发明的,并不是八字的初衷。那师父,本气财、食伤生财有何不同呢?木日主的天干见到丙丁,是否可以当做地支的巳、午来理解呢?

师父扒拉扒拉两口粥,又挑了点咸菜,然后边吃边说道:

本气财、食伤生财之区别,嗯。。。木日主的本气财,也就是戊己、辰戌丑未之流,这样的财,你可以理解为做烧饼、卖货郎、以及许多只能得到应得财物之职业。好比说,卖烧饼的一天能卖出100个,2文钱每个来计算的话,所获得的钱银是200文钱。那些什么利润、正常耗损不用去管,你只要知道他一天卖出100个烧饼,能得200文钱就行了。那么,他做这一份营生,就只能得到这么多的回报。一般情况下而言,是不会有人花10文钱去买一个烧饼的。就算是有,他卖烧饼的也不敢卖啊。所以,类似他这种本分之人所得的钱财,就叫本气财。本本分分人,挣的本本分分钱,不会贪多。

我点点头,又问道:那假如他运气好呢?走路捡着钱,或者是赌钱赢了?又或者就是有一些有钱的主,拿10文钱去买他一个烧饼呢?

师兄在一旁,听着我的问题在轻声发笑。师父也微微摇头道:

缺儿啊,看来这往后都多带你出去走走看看,整天窝在这村里,你的视野也就被局限住了。

然后又解释道:

运气好这一说,在八字中,我们可以当他是遇到了双合流年、大运等等来解释。但,哪怕他走了这样的好运,也不一定就能发大财。你这种理解,感觉上就像是好赌之人经常做梦梦到的那种一夜暴富的样子。你在思考这些可能性的时候,还要兼顾着命主本人的性格、背景等等。还是说卖烧饼的,一个卖烧饼的人,他的背景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家底盈实之人,他会选择做这个营生?他不要面子的么?再来就是性格,一个能安安稳稳以做烧饼为业的人,他能想到的也就是安稳度日。性格方面,大部分都是老实巴交的,很少有人敢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非分之想。捡着钱也会报官、赌钱什么的更是不会去,他小本生意勉强能够一家生计,他没有那个胆子去赌。这样的人,脑子里只有1+1=2.超出这个答案的事物,他不敢想,也不关心。说的难听一些,就是NPC。但世间万物,都是无数个NPC组成的,你是,我也是。

顿了顿又说道:

就拿昨儿个那个书生来比喻,他那样的,自小读圣贤书的。人生之目标也就是读书、考功名、然后当官这一条路。天底下千千万的读书人的目标也都是这一个样子,这些人你觉得他能安分守己的去卖烧饼么?一个是从小励志做官的,一个是从小只知道本分生活的,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至于那些王公贵族子弟就跟别提了。。起点不同,很大程度的影响着后天的发展。

又扒拉扒拉几口粥说道:

至于食伤生财则是商人经商、或者一些能吃回扣的肥缺,总是能有机会得到除了本该获得的基础财物之外的财物。最简单的就是商人逐利,以物易物,赚取差价。

在理论上来说,就是因为木日主的财、食伤连在了一起,也就是巳中丙庚戊、午中藏丁己,所以,才使得这种财物的等级比本气财要高很多。换成格局来说的话,那就是其他日主光有财格不行,还须得有食伤来生这个财格。而木日主的巳、午则是将食伤与财绑在了一起,遇到巳、午就相当于其他五行的食伤+财。

本来是木日主没有地支三合、三会之财有些不平衡,但是若是加上了这一条公式,那么原本的不平衡,则会发过来超过其他四行。也许。。当初想出这一条公式的先辈自己就是木日主吧。

吃完最后两口,抹了抹嘴又说道:

最后的巳、午为食伤生财,天干的丙、丁算不算这个问题。。就简单多了。甲日主来说,巳中丙为食神、庚七杀、戊为偏财。午中丁为伤官、己为正财。一个地支当中包含着食伤和财,但是天干的丙只是单纯的十神、天干的丁也是单纯的伤官,并无财包括在内。所以。。。地支的巳、午是较为特殊的,天干的丙丁,不可以代用地支的巳、午。

这也就是常说的,只可行于地支,而不可行于天干的例子。

师兄似乎以前听过,相当于是比照之前的记忆又听了一遍,而我则是第一次听,这么一大段子稀稀拉拉的下来有些难以招架。

师父看我的样子,又是微微叹了口气的说道:不着急,这些东西一次性说太多你也记不住,慢慢儿来吧。

正要起身,大门被人拍响了,还有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嚷道:任先生在家吗?

师父一愣,看了看师兄。

师兄也是奇怪,说道:

今儿个也没有人说要来呀?

师父也是嘟囔着:

这还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要么一个个不来,要么全都挤在一块儿?

我则是抹了抹嘴说道:师兄还没吃完,我去开门吧。

师父点点头,说道:那你先去迎着,我回屋换身衣服,请人在院子里稍等。咱这儿还没收拾,不好看。

我答应一声,然后赶紧跑了出去。

靠着门越近,那声响越是大,感觉都快要把门板拍碎了一样,这到底是谁呀?这大嗓门怎么这么耳熟呢?

我站在大门后,一边拉开门栓,一边喊道:别拍了,开门了开门了。

然后打开门一瞧,心中念道:怪不得耳熟呢!这不是谭屠户嘛!昨儿个刚在他那买的肉。手里还提着一个荷叶包,难不成也是来找师父问事的?但这也太早了吧?

但依然是笑脸相迎的说道:谭大叔!您早呀,今儿个怎么有空来啊?

谭屠户笑了笑说道:哟,是缺儿啊。你师父起了没啊?我找他有事儿。

我赶忙答道:起了起了,您请跟我来。

然后闪开身子请他入内。

这时,师兄也小跑着出来,一看到谭屠户也是一愣。但还是很有礼貌的打招呼,然后先请他在院子里坐下,给他倒茶什么的。我则是快步跑进屋,然后到了师父的屋门前说道:师父!是谭屠户,来找您的,还带着肉呢!

师父在里面整理衣物,然后出声道:知道了!先请他在院子里安坐,我马上就来。

我点点头,便出去和师兄一块陪着谭屠户先扯东扯西的。谭屠户则是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眼睛一直瞅着屋子里,显然是有些心急火燎的。

待到师父穿戴整齐,轻摇着蒲扇,慢条斯理的站在里屋门口,故作高深的冲着谭屠户遥遥一拱手道:哟!我说这门口的喜鹊怎么一大早就叫唤呢!原来是谭大哥这位贵人驾临,我这儿真是蓬荜生辉啊!

谭屠户则是笑着站起身,抬起臂上能走马的两支胳膊还礼,然后三步并做两步的走上前,拽着我师父的胳膊,然后小声的在我师父耳边这个那个的说了一通。

我师父边听,边龇牙。谭屠户那一双手就跟大铁钳子似的,师父那小身板可受累了。

咬着牙听了一阵之后,大概明白了谭屠户的来意。然后便点点头道:成!那就随谭大哥走一趟吧!

这话刚说完,谭屠户又火急火燎的将师父往外拉着就走。

我师父像小鸡似的就被拽着走,边走还边对我们喊道:屋里收拾干净了就好好看家,我去谭大哥家走一趟。。。。。。

后面说的什么就听不清了,不知道是走得太快,还是疼的不能正常说话,啧啧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