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39,外道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4211字
  • 2022-06-16 07:51:35

顿了顿,师父继续说起【外道】:

【外道】的人士在论命之时,重点并不是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和条条框框,他们只需要明白【四柱、大运、神煞、刑冲合会去、四时五行】这些基本知识即可,不必深究。在面对【命主】之【心理、反应】等方面,却有着较为透彻的体认。至于能体认到什么程度,就看他师承如何,自身的悟性以及临场发挥如何了。

【外道】之显著特色,就是外道与同行之间有着很深切的【同业友谊】。因为他们都是以一种【师承】类的经验累积与人生阅历,对形形色色的【命主】,将他们【为什么来算命】的心态,按照男、女、年龄、身份。。。等等一系列之先决条件作一种【网、界、门、类】的【形态】归类,这一点正如【内道】将【格局、喜忌】等知识分类一样的精密。

此正谓:【命主---侧首投足皆泄机。术士---万紫千红总是春。】

【外道】最不怕的就是【命主】来发问、考问,因为他问的越多,说的越多,就可以从中体会出他想知道什么,他想问什么,以及他想听什么样的吉凶结果。比如命主问:【我哪一个儿子最孝顺?】,其真实的含义其实是【他的儿子当中有不少都不听话,靠不住,希望能确定一个最靠得住的重点培养,为自己的晚景考虑】。

或者又问:【我今年是否可以成亲?】,那就是说【其实已经有了心仪之人,今年成亲是否合宜、得时】。

【外道】而言,最善于【行为心理】。在宾主对答之时,细细入扣,琴瑟和鸣,所谈之事尽皆是命主心中之症结所在,好比衙门老爷审官司,问的都是与案情有关的事物,绝不会问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内道】可以轻易的从命主八字中,得到【喜、忌】,但却不容易道出命主之心声。而【外道】则可以在刹那之间就可以觉察出命主之心声,他最想要的是什么,但却无法选择出正确的【用神。。。】。事实上,若是能二者兼得,那才真是上乘。否则,真要从二者之中选一个出来的话,那我也宁肯选择【外道】,而非是【内道】。

故此,凡是自己看书而入门的【内道】,一旦开始从业,就将很难体会到【外道】的手段。因为【内道】人士,大抵都是【单打独斗】,同道相见之时都在谈一些【喜忌、用神】等等纸上谈兵,言之有理,却用之无体。

但【外道】讲求之【行为心理】,书本知识不多,也无所谓多不多,反正就是觉得书读的再多也不如临场发挥管用。反之,一位【外道】高手,你若是让他去笔批,用那些学术术语来写一本流年批语,或许也办不到。

所以,内、外二道是有着各自的着重点,以及薄弱点。但二者之间仍然有着通用的管道,比如:牵拢扣平四字诀。

【内道】之【牵拢扣平】是凭借他自己的论命经验以及书本知识,以及自己曾经和现在的社会背景,来体会【命主】的心境,从而抓住重点,一种【当言不言,则失人;不当言而言,则失言】的状态。但日子久了,积累的见闻随之增多,或许也可以应付一二,但终究是不成体系。大多都是凭借自己的经验、感觉来断定如何讲、怎样讲。以自身之心态去揣摩对方之心态,难以传与他人。。。

【外道】之【牵拢扣平】则是全部来源于【师承】,在学习的过程中就已经有很多【假定】与【模拟】的过滤。将有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关于命主的【年龄、身份】,以及一切有关的【妻财子禄寿】,几乎是但凡有可能的问题,通通都会来一遍。长此以往,就好比熟能生巧一般,当面对命主询问的事项就不会感觉到一丝丝的紧张、怯场,反而会让自己更加有信心。因为他问的问题,我都知道如何回答,太简单了,一丁点心理负担都不会有。

比如:在对付一般的妇女,你说她有帮夫运比说她是劳碌命更能让她受用,这就是一种礼貌型的捧,不管对与不对她都会很高兴。而有了这一层关系之后,在后面的谈话中即使你有说错什么,她也会一笑了之。相反,若是你一开始没有捧好,反而说什么克夫、劳碌命等不好听的话,那么即使你在后面的对答中十问十准,她也不会买你的账。

我听了之后,回想起师父的种种过往,有些会意的说道:哦,这个道理我明白。师父你每次跟人说什么之前,都会先捧两句,原来就是为了哄他们啊。

师父尴尬的一笑,随后说道:那可不,这种奉承话人人都爱听。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只要你给足了对方面子,对方也一定会相应的回馈一些,这就是最基础的人与人之间的敬意。若是连这个都不懂,那不管什么学什么,哪怕你聪明绝顶,你也不会招人喜欢,总会被人暗中使绊子,何苦来哉。

师兄也说道:这位先生写的东西很厉害呀,想必是一位内外兼修的高手吧。

师父想了想,说道:这个倒不一定,但这位先生却是很公正的给与二道人士予以评价,指出二者之强与弱。能观察的如此细微,也是不容易的。所以,咱们也可以通过这个来逐类旁通其他的事情,凡事都有利弊两面,要谨慎的扬长避短才能少吃苦头。

剩下的内容好像也不多了,师父也没有继续再讲下去,也许是怕我们听了太多消化不了。于是就把书收好,然后准备休息一会。而此时,就听到大门被人连续的拍拍拍,伴随着一个很小的声音,也听不清楚。

师父看了看门口,说道:你俩坐着,这次我去开门吧。

然后就径直过去了,我就回头望着门口,想看看是谁。而师兄则是没有立即开始做衣服,好像还沉浸在刚才的知识里。

而我盯着门口,就看到师父领着一位妇女缓缓走来,师父还对我作出一副很尴尬的表情。然后师父引导着这位妇人走向院子里的小桌方向,说道:去倒杯茶来给这位大姐,我和她在院子里说会话,你们忙你们的。

师兄率先开口道:是,师父!这就去弄。

我也赶紧跑过去,将小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干净,然后请那位妇人坐下,这时候我才有机会来观察她。好像三十来岁,身材匀称,长得也不赖,但是眉眼间透露着一股哀愁,额头上也隐隐显出皱纹。

但是看了两眼,我就不敢多看了,因为那个妇人好像因为有我在场而有些局促。师父好像也看出来了,就对我说道,你进屋吧,没唤你们就不要过来。

我点点头,然后就跑回屋子里去了。师兄很快的就将茶送过去,然后也回到屋里,站在我旁边。我俩都在那远远的观望着,我问师兄道:师兄,这位妇人不会是师父的相好吧?怎么好像眼睛一直盯着师父一样。

师兄呵呵笑道:怎么可能!师父在这儿也是无根之木,浮萍一样的,哪儿有什么相好的。估摸着也是来论命的吧,不过是谁介绍来的呢?

之后,师父和那位妇人一直在院中说话,整整一个时辰过去了,那妇人才被师父送出门去,边走还边道谢,面上的凝结似乎也有些化开了。

待到妇人离开后,师父关好门朝里面走来。我便凑上去问道:师父,什么情况?不会是仰慕你的人吧?这么快就出名了?

师父嗔了我一眼,敲了我一个脑崩说道:想什么呢!人家是来问命、解惑的。

师兄打圆场道:师父,别跟他见识,天儿不早了,咱们先吃饭吧,吃完了再慢慢说。

然后给了我一个眼神,我心领神会的去收拾桌子去了。

饭后,师父开口道:方才那位女命主也是村儿里的,家境比较特殊。正好可以用女命七式中的第一条来解释。

我有些惊讶的说道:不会吧?X夫?

师父想了想,最终还是点点头道: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缘故,但终归是夫不在了。就因为这,她平日里没少受气。不是家里的公婆恼她,就是外面的人见了她也跟见了鬼似的,不容易啊!

师兄开口道:这种情节倒是听人提过,就是每当一对夫妻之间,丈夫忽然离世,家人不想别的就会直接将矛头指向妻子。反而若是妻子忽然离世,倒不会有人去怪罪丈夫的,真是可叹!

师父点头道:嗯,事理就是这么个样子,咱们最多也就是不随流罢了,想改是改不了的。

我问道:那师父,她的八字究竟如何?是真的那么克么?

师父想了想道:命主本人是戊日主,主信,人也是比较内向。心中无论多苦,都不会反抗。这不,男人都走了好几年了,公婆还是经常刁难。但人家该有的持家、孝顺一样不少,完全就是吃力还不讨好。

月令是申,确实是夫星之绝地,我看了过去几年的流年中,确实有不利夫星的时候,恐怕就是运气不好凑上了吧。

师兄问道:那师父您是怎么说的?我看方才她走的时候,似乎心情好了一些。

师父笑道:那自然要好好说咯,下午刚说完的体相用,我当然得好好的用出去。这位女命主一开始就是诉苦,然后就问我是不是她确实是那种孤寡、X夫之命,今后的日子会不会一直被这件事所困扰,能不能有拨云见日的一天。还有就是他与丈夫生的孩子日后会不会有所成就。

我观她八字当中,夫星衰绝,后半生几乎是看不到。但是食伤却很旺,在时支是个酉字,晚年应该可以有靠。

而对于她的诉苦,我也只能半哄半骗了。我对她说,非是她的命格X夫,只是他们夫妻的孩子命格太旺了,以致于孩子的父亲受不住,这才出事儿的。就等于说其实并不是那位女命主自己X夫,而实际上应该是他们的孩子X父。

她听了我的话有些发愣,然后问我是否可以解救?

我反问她,人都不在了,还怎么救?不过这世上之事,有一短就必有一长。这孩子虽然对父不利,但是日后定会光耀门楣,如此来说到也算是另一方面的补足于夫家。我让她好好的带着孩子,育他成人,日后定有厚薄。但同时,我也叮嘱她这事最多就是你知我知,连孩子也不能说。因为这事儿万一捅出去,你倒是解脱了,别人不骂你了,但是别人会将矛头指向你的孩子。你以前所受的苦楚将会全部转嫁到你的孩子身上,如此你恐怕也是不愿意见到的吧?

她连连摇头,跟我再三保证不会说出去。

我有些皱眉道:师父,您这个骗的是不是有些过了?

师兄却替师父解围道:哪里过了?舔犊之情,人皆有之。其实师父方才也说了,女命之夫星在月坐绝,如此已经可以论为是X夫。但师父为了不让她再有心理负担,而故意将她的孩子说成是罪魁祸首,使她得到解脱,这也算是善意的谎言。

师父点头道:不错!而且这位女命主自己受点委屈没有什么大不了,反正这么几年都过来了,习惯了。但是如今让她知晓并非是她自身的过错,而是在他们的孩子。那么她一方面就不会在有曾经的心理负担,另一方面也会为了孩子更加坚强,这不是两全其美么?

然后忽然问我道:若是你,你当如何说呢?

我想了想道:我倒是没想师父你说的这么多,只是想着单纯的先安抚这位女命主。比如说她是什么娘娘命,凡人配不上之类的话,让她觉得未来还有希望,说不定还会遇到一个很优秀的男人,然后。。。

师兄接口道:然后浸猪笼?

我连忙道:怎么会呢。。。

师父淡淡摇头道:缺儿啊,你要记住。现今的时代,只有男休女,再续弦。而不会有女休男,甚至女再改嫁的,很少很少。你与其跟她说她自己的未来,不如将重点拉在她的孩子身上。母爱这种东西,虽然无形,但是她却可以让一个柔弱的女子变得如钢铁般坚硬起来。我觉得,这一次我哄的还不错,起码能让她觉得未来可期,如此哪怕未来再面对相同的谴责、羞辱之时,她也可以扛得住。毕竟土日主嘛,厚德载物,这种也算是典型的先苦后甜,日后母凭子贵不会有什么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