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38,用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3552字
  • 2022-06-15 08:23:19

比如古人很多都是有字XX,号XX。他就可以仿照这个,来给自己取个名字、雅号。什么居士、隐士、山人之类的后缀,为的就是给人一种自己高大上的感觉而已,其实P都不是。。。又或者有的是用自己的真名,但是会加上很多前缀来标榜自己,诸如什么业余论命、学士、墨客等等,以及将你会什么,明明白白的贴出来,让人可以对号入座的选择相应的学科来请教你。比如:

八字、斗数、奇门、阳宅、阴宅、手相、面相等等。。。甚至有的兼论七八种都行。

我惊讶道:哇,真的有人能懂那么多么?好厉害的样子。

师兄却摇头道:恐怕不是那么厉害,贪多嚼不烂。我记得师父说过,那些家传的论命者都是只论一种,将这一种学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也就足够了。反而是那些自吹自擂会很多的人,都是学而不精,相互传杂,互相引用,反而乱七八糟。

师父呵呵笑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那类标榜自己懂很多的人,大概就是这种心思,让人觉得他无一不精、无一不晓。还能在对别人论八字的时候,加入斗数、奇门、手相等等术语混杂进去,让人云里雾里,却又听不懂,只觉得此人厉害,但又说不上哪里厉害。总之就是好像懂很多的人就是厉害。。。

师父接着说道:

这【体、相、用】可以分开使用,也可以相互配合。分别是【体中有用、用中有相、相中有体。。。】等之融合,很像得一分三,或者三合于一那样的大圆满。

比如:若是曾经作过什么教书先生、或者什么幕僚、在某某学府超过几年的书,就可以打出这样的【学问招牌】。

又或者是家里【神像】很多,而他自己看上去也很符合那种【宗教气氛】,就可以接着【神明】来出招。

再或者是喜欢热闹的话,就可以专门找一些已经成名的人,对他们挑三拣四,想方设法的抨击他人来引起关注。这种学名就叫【蹭东风、闻风狗】。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就是专挑他人语病,骂尽天下同道,唯我独尊的架式。但其实,他只是内心也是颇为善良,对那些他骂的人一点恶意也没有。只不过是他心中的那个想要达成的目标,必须透过这种方式才可以达成。就好似十八般兵器各有长短,你喜好用双刀,我偏偏喜欢用九节鞭。。。纯是个人喜好来认取,都是【用】的一种手段而已。

其实,各种各样的同道喜好不同,致使他们专攻的方向不同,但无论高低、无论那种方式,只要没有违反律法,不讲道德,甚至于没有泯灭天良,都可以有一定的伸缩性。至于究竟做的如何,自有【天道因果律】来评定,我等凡人只需遵从即可。

听完这一段,我嘿嘿一笑,说道:原本我以为咱们这一行只不过就是坐馆,或者是四处踏青拉生意而已,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学问,竟然还有踩着自己同行来抬高自身的行为,真是有趣。

师父却摇头道:哪儿啊,这种行为三百六十行其实都有。比如某某小贩叫卖的时候,喊出一句我这儿的东西是整条街最好的。那么,无形之中,他就已经在将周围的小贩踩在了脚底下。这种就是商业行为中最基础的死道友免死贫道,为了突出我的东西,只能牺牲你的东西,如此我才活得下去。至于你的死活,你就自求多福吧。

师兄摇头道:说白了还是恶意竞争,但若是人人都能知足,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师父叹了口气道:人人知足,无欲无求,若是真的可以,早千年就已经可以了。过去不行,未来也肯定不行。

师父又翻了两页,说道:嘿,后面的更有意思。我接着说啊:

下面先来说一下【内道】。

譬如:一位普通老百姓,平日里喜欢看关于【命相】的书籍,有了一定基础之后,也可以对他人谈论一些【吉凶喜忌】。如此,暂且不论他的造诣如何,也不论是从业、还是业余。但凡是【内道】的同行,在临场面对命主之时,都会有怕【算不准】的心理压力。在对命主表达吉凶祸福的言词上之轻重之间,他的弹性就不及【外道】的同行。

因为【内道】在论命之时,最容易犯的疏漏,就是【言辞含糊、模棱两可、落入空洞。。。】,令人觉得说了等于没说。尤其是最忌在吉凶之间,夹入一些理论方面的术语,让人摸不着头脑。

好比说他对命主本人说什么【金冷水寒、火炎土燥、用神喜忌。。。】等等,命主压根就听不懂,也根本不想听这些。如此,就是经验不够的【内道】同行,没有摸清命主的脉络,还不能很快、很准确的明了命主到底想听什么。下面是一些常见的问题:

1.对命主的【心态】的【量界度】显得太迟缓,命主说了半天,他必须要缓一阵子才能彻底想明白命主的问题。如此,则主动性全失,完全被人牵着鼻子走。因为他先天带有怕【算不准】的沉重压力,当他每说一句话的时候,都会同时留意命主【面色】上的反应来印证自己说的对不对。这就是半路出家的【内道】最容易犯的毛病。因为他不懂【外道】的【四字诀】,没有对【行为心理】有一定的认知。总是以一种【猜猜看】的口吻来论命,引经据典再观察命主的反应,才决定第二句话如何说。完全是一种走一步看一步,再决定下一步如何走的样子。一种【内道】学【外道】学不成,反而学成了半吊子,很失败的【探杠】。

2.假如命主对论命者所说的【三五句】吉凶事项,并没有赞同或者反对,而是会照着重复一两遍。如此,若是命主仍然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的话,那么论命者就会开始害怕,渐渐的失去耐心。因为会感觉自己说了那么多都得不到回应,要么就是自己无法再继续,要么就是觉得对方是在找茬,否则为何会一点反应也没有呢?然后就回去开始使用【心理性】的【术语】来搪塞时间。什么【调候不宜、七杀无制。。。】等等,一种答非所问的【内道】通病。

而当论命者夹入这些【命书】上的术语来拖延时间的时候,他同样还是希望能借此来引发命主的发问,以此避免先前什么都得不到回应的尴尬。但与此同时,论命者的心里仍然还是有一些拿不准,患得患失的思绪与时剧增,只能靠着一种【自觉清高、我是文人】的影子来支撑自己的信念。

这时我开口问道:师父,这话说的好可怜啊。两句话得不到回应就会这么怕?

师父想了想,回答道:别说是人家,就是我也会怕,你忘记前几天了么?

我想了想,嘿嘿说道:嗯,明白了。

师兄补充道:说到底,大家都是普通人而已。做什么事都不会有一定的把握,而且这一行本身也就是模棱两可的成分很多,由不得他心慌。

师父点点头,继续说道:

3.就是当【内道】会客论命达到了上面这个阶段以后,尴尬的气氛已经很浓了,通常会有两种途径作为收场。一者是命主认为【论命者】不过如此而已,水平不高,自己随意给俩钱就走,下次在也不来了。另一者则是还是硬坐在那不肯走,希望能靠拖延时间来缠着【论命者】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眼前所急之事的吉凶答案。而论命者本身已经没有了自信,如何还敢说下去?也会使出一招来【封杠】,让你无话可说,赶紧走!

这种方法就是许多命主一个条件,比如说是【你下个月保证转好】。。。一种承诺于【时效性】的吉凶。

【封杠】就是【封住对方的口,使他不会再问】。

我问道:那师父,万一人家下个月没有转运,又找上门来了会如何?

师父笑道:嘿,那就是第二次了。起码人家第一次已经把人送走了,这才是关键。至于第二次如果还是得用这一招来把人支走,那我估计命主绝不会再来第三次了。因为第一次说错,第二次也说错,那不就证明【论命者】水平很差么?如此还在他身上花冤枉钱做什么呢?我不如去换一个算命的试试了。

【内道】会犯这些毛病的同道比比皆是,大多都是因为【耻于下问、自命清高】之故。而且他还忽略了【群体积累的智慧,远胜过自己一个人的智慧】。

师兄问道:师父,您这话怎么理解?

师父想了想说道: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说这类内道的文人,只不过是自己买几本书对照着看看,纸上谈兵一大堆,但很少有机会能真正面对亲戚以外的熟人,如此就缺少临场应变能力。原本那些书本上的他认为是金科玉律的条条框框用在实际的论命之中却对不上,或者是让人感觉很苍白。其实,论命这个行业更多的靠的还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智慧。说的直白一些,去找人算命,从古至今几千年下来,其实问的事情都不会超过两三百句,也就是两三百个问题。而这些问题久而久之,早已经被论命者所摸透,且在同行之间相互传递、学习。如此,外道之人只要明白了别人想问什么,再结合一些命主自身的实际情况,就可以推导出适合于这位命主想要得到的答案,如此便是皆大欢喜。而反观【内道】人士,他们的智慧源泉,只有书本,而没有那一类经验智慧的总结。如此,就很难走进命主的内心,就更别提什么准不准了。

还有,就是【内道人士】与【外道人士】,同样面对一种情形:就是一连算错三个命主都不准之时,内道人士的心防会崩溃,而外道人士则会觉得自己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察言观色的水平有待提高,还需努力。两种不同的专长,面对相同的困难,自然也会有两种不同的结局。

再来,若还是二者遇到同一种情形:一连三次都算对了,说的都准。那么内道人士就会得意忘形,沾沾自喜,更加依赖书本上的知识,把心思全都用在背诵、记忆一些案例、规则。而外道人士则会很淡然的面对,因为这本来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你问什么,想知道什么我早已了然于胸,说对了那也是应该的,没什么好自得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