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37,体,相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4233字
  • 2022-06-14 08:16:49

师父接着说道:

3.在庙门内摆一张【桌子】,为来往的香客算命、卜卦、看相。纯江湖之术语为【阴地】,这是一种在心理上的暗示。这是因为他的摊子是在庙宇之内,而会来庙宇之中参拜的人,大多都是心中有所疑虑,或者是正处于麻烦旋涡之中,想求神保佑平安。而当他们拜完之后,若是看到庙里有这么一处摊子,心中或许会产生一种想法,就是再来这里问一问,说不定能得到更确切的答复。因为毕竟人与人之间是可以随便说话的,但是神与人之间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沟通的。故此,很多拜完神的人,在路过一个摊子之时,定然会再来问上一问。而且这类摊主,最多也就是糊个口而已,回答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已,这种行业就是属于积少成多。非是那些被王公贵族请去的“大师”,可以日进斗金。但若是所言不准,那么这位“大师”恐怕就没有以后了。高回报伴随的就是高风险,低回报,相对的风险就很低。所以,这一类的【阴地】同行,都是属于比较稳健的,超出业务范畴之外的事物,一概不论。

师兄点头道:如此说来,倒也是合情合理。庙宇之中,我就知道很多求签的,就是那种跪在神前抱着个竹筒在那摇啊摇的,然后摇出来一根就拿去找人看,问吉凶答案。

师父点头道:是,这种是比较常见的。但是这种求签存在一种概率,不知是人为造成的,还是命运使然,我也不好说。

我问道:师父,是哪种概率?

师父摸摸胡须说道:就好比,你们两人一前一后去拜神,然后都准备去求签。而这时完儿先去摇那个签筒,等摇出来一根之后,他拿着那根签就去找人解了。这时候,你再接着完儿的那个已经少了一根签的桶继续摇。如此,对于你来说,那岂不是说就少了一个吉凶之结果了么?对于你来说,岂不是有些不公平了?

若你摇出来一根之后,再有下一个人去摇,那么他就会少了两种可能性。如此。。。这般。

师兄和我听了都是微微点头,师兄说道:还有这种事情,师父说的对。因为被拿走的那根签不论是吉是凶,都已经被拿走了。在那解签起码还要说好一会才行,又不是说那个解签的看完一眼之后,就立马会把签给送回去,这其中一定会有失衡之处。

师父点头道:嗯,就是这个意思。不过,若是站在更高一点的角度来看,或许这也是各人的命运使然。好比一个即将要倒霉的人,神会故意将签筒中所有的好运签全部安排人取走,等到那个倒霉之人来的时候,不论他怎么摇,得到的只会是凶,而绝不可能有吉。

我摇摇头道:这种可能性太多了,孰真孰假很难分辨,说来说去还是只有看运气。

师兄也点头道:是啊,说到底很多事情都是靠运气。

师父呵呵一笑,随后继续说道:

4.行走于茶楼、酒馆等人多聚集休闲之处。。。纯江湖称之为【踏青】。也就是铁算先生那种类型。【踏青】这一个术语,就是说那种没有一定的目的地,而到处乱走,碰运气遇人。但虽说是乱走,却也有一些固定、必去的场所,并非是真的漫无目的的瞎逛。混饭吃,那必定是要找有人,且人多的地方,若是跑去人烟稀少的大山里踏青。。。那就是真的踏青了。

这一类的大概范围,就是人多聚集、闲聊的场所,最好是有座位的,可供人长时间休息、或者吃点东西。而茶楼、酒馆这一类的地方就是如此,人人都可以随意进出,而且你不喝茶也可以进出。所以,这一类的场所不光是论命之人喜欢去,甚至一些小贩、卖花、卖点心的也会经常去走动走动。

而且有钱去酒馆、茶楼消费的人,都不会很贫穷。因为一壶茶的价格往往不比一顿饭的价格低,所以能消费的起的人往往都是值得一些江湖中人、小商小贩去找寻的。

而且,以这类场所作为固定【踏青】范围的人,大抵也都是【业余】人士。或许是在原有的职业里混的不好,不甚得志,如此就会选择以踏青的方式来引起他人的注意,或者是出于赚点外快,或者是出于被人需要的目的。但无论如何,这种天天去【踏青】的人士是比较随意的。有赚就赚点,没赚就不去,没有什么太大的经济压力。否则,等赚够了钱干脆就自己开馆,等人来上门岂不是更能抬高自己的身价么?何须还非得自己那么辛苦的跑来跑去,甚至还会遭人白眼呢?

而且【踏青】除了这类明面上的场所以外,还会有一些暗中的去处,比如一些【花街柳巷】。

再然后师父就没说了,我却问道:师父,何谓花街柳巷呢?

师父老脸一红,有些不好作答。师兄见状,就解围道:嗨,小孩子家家的别问,等你长大了自然就懂了。

我有些懵懂的点点头,便不再继续追问了,因为我感觉这个问题好像很尴尬。

师父连忙翻开下一页,干咳两声说道:

下面是【内道】与【外道】,也就是我们这一行的理论与实务。而【内外】两道之间,都有着【体、相、用】的三种层面存在。

1.所谓【体】---

就是指纯粹的以【理论】与【统计】为基础,而对命主进行论命。一切之【吉凶祸福】皆是依照理论、经典来说。准不准是一回事,但他都是引经据典,自己信心十足,觉得古书上绝对不会有错,照着念就行了。

譬如:【甲】日生于【寅】月,以【丙、癸】为【调候用神】。只要在四柱八字中见到【丙、癸】齐透天干,兼而成格者,或者是大运入【丙、癸】调候生旺之地,而且没有与八字本身发生冲克,即可视为吉命。

师父顿了顿说道:

这种论法,就是纸上谈兵了,纯粹的以书本为依托,不论对不对就直接往人身上套。透出在何干、地支原本的情形如何也没有细细规定,只是这么一种很粗糙的介绍,如此岂能使人信服?

又或者是【相法】之中,来宾手掌【食指】过短,恒常可以视作【性格不坚定、缺乏毅力。。。】之征兆。

这些都是书本上的死知识,或者最多再加上一些先贤留下的巾箱本经验累积所得,只可生搬硬套,而不能灵活运用于每一个八字。若是遇到书上没有的问题或者答案,那恐怕就要吓得冒汗或者避而不谈。

2.所谓【用】---

就是属于一种在推理上,综合了先贤诸家之所长,再融合于自己的心得。将【先贤】之特色,自己比判之后加以酌情之取舍,而不偏执于某一家学说。以及调节古今社会生活形态之不同,而予以融会贯通。

譬如:【驿马】与【升迁】,在本朝考【进士】与前朝考【进士】,规则、考题、制度等方面就会有差异之处。一种近似好像有点不大一样的【体用】贯通,是与命主面对面谈吐之时,对【吉凶】含义之活用。

【用】的最为重要之处,并不完全是以前面所说之事为主旨。而是【星相】行业之中,属于一些极为重要的,也就是【表达能力】。因为【论明显】的人,即使在【推理】这一方面判断正确了,当他将这一种已经判断出来的【吉凶】含义,在言词表达之时,如果失之于【怯场】,怕算不准,因而【吞吞吐吐】的【词不达意】。又或者是对吉凶的表达口吻上,发生【轻重失偏、用词过当。。。】的话,即使是【理论】上完全正确,也可能会因为【表达】上失【用】,而导致【全功尽费】,正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譬如:一位女命前来问姻缘,按她八字上的结构,依照理论的话,可以肯定就是那种【姻缘不佳】之造。正常情形之下对这类人士都可以有二十种以上的回答方式,下面假定用其中两种来回答:

1.是用通俗的---【一嫁未了】。

2.是用山水语---【感情有困扰】。

这两句话的轻重,是有着很大的差距。在主观上,是无所谓哪一句是【对】?而在【客观】上应该对来宾用哪一句更合适。那就要完全依赖论命者观察来宾的身份,与当时命主的心态来作决定了。

比如说一位岁数比较大的小姐,只宜用【感情困扰】来表达,切勿使用什么【一嫁未了、三嫁两嫁】之类的此语,因为这样说的话可能会对命主造成心理上很严重之负担。

就好比你走在大街上,突然有个人冲出来对你说,你近日内有血光之灾,然后在你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快速的跑掉。而当时听到这话的不光是你,还有身边的路人。这种常人非常忌讳的话当着大街上那么多人的面对你说,哪怕这路上有认识你的,有不认识你的,也不管这话说的是对还是错,别人都会用一种很怪异的眼光来看你。如此,身为当事人的你恐怕会很难受,就算你平平安安的度过了一两个月诸事顺遂,但是那一句话始终会萦绕在你的心头,对你造成持续性的影响。

我有些不信的说道:不会真有这种人吧?好端端的为何会突然去咒别人呢?

师父想了想,说道:这种事情也分人为或者是天意。人为的话就是你的仇家故意来整你,找人对你说一些略带诅咒的话来触你的霉头。天意的话,就是真的运气不好,街上遇到一个疯子不找别人,就找你,那就真的是运气差了。。。不过,或许这也是一种上天对你的启示,只不过是借他的口来对你说而已。

以我的观点来说,后者我倒是认为是自己的运气好,因为有了别人的提点之后,我在之后不管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会仔细的思考一番,或许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若是没有被人这么咒一下,我反倒会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没问题,结果反而因为太过自信而功败垂成。

师兄说道:师父您这是将事情反过来看,将坏事当成好事。这种思路虽好,但是常人恐怕难以接受。就好比之前的那个女命的例子,你若是对她直说会【三嫁两嫁】,恐怕她是真的受不了。而绝对不会反过来想着,若是自己不嫁的话,也许有些人就可以因此而保住性命,或者也能因此而省下很多功夫和钱财。

师父叹了口气道:是啊,道理就是如此,世事也就是如此。很多时候就是良言难劝,不撞破头,是学不会的。

我觉得这个话题也差不多了,就说道:师父,继续下一个吧。

师父点点头,接着道:好,第三个就是相。

3.所谓【相】,就是指【论命者】,他自己是以什么【形象】居于人前,向他人展示,如何能让人直觉知道你是懂【命相】之人?以及论命的【地点】,是采用哪一种格调来布置?

师兄想了想,说道:师父,这段话的意思,是不是就是指行头和命相馆的布置?

师父点点头道:正是如此。就拿为师来说,你们俩若是同时见到我和铁算先生,恐怕直觉都会认为铁算先生才更像是这一行中的人吧?而我只是一个穷酸的秀才而已,对否?

我和师兄都是呵呵的点头,这话形容的太对了。

师父接着道:这就是行头的重要性了,哪怕是其他行当也都是如此。你是泥瓦匠,身上不弄脏点,不带着墨线等工具人家就是看不出来。行医者若是不会把脉、望气色,那也是不行的。做生意的商人,若是不把自己打扮的很有钱的样子,穿金戴银的,恐怕也不会有人敢和他做生意。如此道理,俱皆相同。而论命这一行的行头,就是墨镜、半仙招牌等等。。。

至于格调嘛,那首先你就得有一间专门的屋子。就像衙门一样,是审理案件的。必备的就是伸冤鼓,铡刀。而咱们这一行要是想弄的像那么一回事,一者是看论命者自己的品味,二者就是要看他想挣多少钱了。。。

我问道:师父,看他想挣多少钱是什么意思?

师父笑道:品味好说,就是个人喜欢什么山水画,还是字画什么的,把墙上挂满,让人觉得他肚子里有墨水。或者是挂点什么太极图、阴阳画等等。再者就是桌子上放着笔墨纸砚、罗盘等等工具。

而看他想挣多少钱,就得看他如何介绍自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