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31,铁算先生拜访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4367字
  • 2022-06-06 08:27:29

正说这话,突然听见有人在拍门。我们三人都向大门那望去,这下雨天也会有人来?师父便对我说道:缺儿,你去看看吧。我先回屋,若是谭家的人,让你师兄进来叫我,我再出去。

我点点头答应了一声,然后用手挡着雨快步跑到门口,一边喊道:谁呀?一边将门栓打开。等到大门被拉开,我看到一人正撑着伞站在门口。那人将伞微微抬起,我这才看清楚来人,有些惊讶的说道:是,是您呀!

堂屋的师兄见到那人,也是有些惊讶,随后进屋叫师父,说道:师父,出来吧,不是谭家的人,没事儿,还是个认识的人呢!

师父很快便出来,然后疑惑道:认识的,是谁呀?

然后,那人就走进来了,对着师父拱拱手道:哈哈哈,在下应邀前来拜访,任先生这里还真的挺好找的。

师父先是一愣,随后眉宇间隐隐有一股怒气在凝聚,然后很随意的抬抬手回礼道:原来是铁算先生,今日怎地有空来我这破庙啊?

然后便也不请先生入座,一甩袖子,自己坐会桌旁,然后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我、师兄、还有铁算先生都是一愣,其中最意外的就是铁算先生了,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彬彬有礼的,怎么第二面就这样了呢?

师兄有些尴尬,忙凑到铁算先生身旁,然后悄悄咪咪说了几句,便对我说道:师弟,铁算先生冒雨前来着实不易,咱们去弄点好茶、点心去。

我刚答应了一声,就听师父在那懒洋洋的说道:别,那是我自个儿留着享用的,就上点粗茶吧,铁算先生不介意。

师兄吐了吐舌头,然后便拉着我去旁屋了。但是我们进去之后,也没有真的准备茶点,而是躲在门边偷听。

铁算先生见我俩离开,回味了一番师兄刚才的悄悄话,然后呵呵笑着,一边走近师父,一撩摆子就坐在了师父的对面,笑吟吟的看着师父,然后缓缓开口道:不知在下是哪里得罪了任先生,竟惹得先生如此怠慢?若是方便的话,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若真是在下有何得罪之处,在下定当赔礼、道歉!

师父冷哼一声,将书放下,然后说道:任某就这么两个小徒弟,虽非族亲,但缘分所至使我们相遇,我都是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照顾、教育。可先生你,竟让一个孩子去替你跑远路送信,这万一路上遇到什么坏人,那可如何是好?而且,先生你让完儿送的东西,恐怕不简单吧?

说完,便用力的瞪着铁算先生。

铁算先生微微一愣,随后笑着摇头,然后冷笑一声的说道:嘿!要说让完儿小哥独自一人去镇上的任先生你,恐怕可没这个资格来说我吧?我让他去的地方距离较近,而且那地方地势开阔,鲜有盗贼之事发生,而且收件人也是我的好友,非是什么坏人。若我真有心想加害于他的话,在镇上有很多机会,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

反倒是任先生你,竟然让一个孩子又是去买衣服,又是去卖字画,这种事情你让我们大人去做都有些勉强,何况他一个孩子?说起狠心来,任先生你也不差呀!

师父瞪大了眼睛怒道:胡说!我怎么会对完儿狠心,我只是。。。只是。。

说着说着,底气就有些不足了。

铁算先生又是一笑,接着说道:再来说送的东西,那只不过是我与同道之间的交流信件而已,我经常与他互通有无,共同探讨一些江湖技艺,这不是很正常的么?怎么到了任先生这里,就变味了呢?

师父仿佛又抓住了什么,说道:交流技艺?嘿嘿,我看可没那么简单吧?普通的信件为何交不到那人手中就要扔进河里?不是做贼心虚那是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一屋子的书都能随意翻看,你一封信就不行?嗯?

铁算先生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感情是在此处让任先生误会了。哈哈哈,这该如何说呢?只不过我那位好友面子薄,从来都是私底下研究这方面的知识,一直都并未让人知晓,所以行事时看起来就有些隐秘。再说了,那只不过是我随意手抄的一些经验心得而已,他人不在的话我就下次再托人送便是。那种经验心得,我料想任先生你。。。是入不得眼的,所以也就放弃了让完儿小哥带回来的心思,所以才让他扔掉的。扔进河里,也是为了让纸化掉,不能让人捡了漏,也算是保留了咱们这一行的一些神秘感。否则,若是有人得到了之后,一传十、十传百,那咱们这一行日后还怎么混呢?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师父被铁算先生回的哑口无言,半天了才有些狐疑的问道:当真。。当真就是如此?

铁算先生哈哈一笑道:好好好,任先生多疑我是领教了。我这儿啊,正好还有那位朋友给我的书信,我交予你看,你见到信的内容便知晓我有没有说谎了。

然后,就伸手入怀,摸索了起来。之后掏出一封教新的信件,递与师父。师父接过来以后,又是看了一眼铁算先生,随后才把信展开,仔细的读了起来。

读着读着,我就感觉师父的火气没了,面色也平缓了。师兄也注意到了,对我做了个手势,我们俩悄悄的开始准备茶水,因为我们知道,铁算先生应该没事了,师父已经被说服。

等到我和师兄将茶水、小点心端上来,师父已经将信重新叠好,装进信封,然后站起身客客气气的将信递还给了铁算先生,并且诚恳的道歉:任某心急,让铁算先生见笑了。任某给先生赔不是,误会了先生是我的过失,今晚一定请先生好好搓一顿,以表歉意。

铁算先生连忙摆手,双手将信收回,然后笑道:任先生的心情,在下完全理解!没什么怪不怪的,我辈中人不必在乎这些,洒脱点好!有话就说,化解之后还是朋友!

师父微微一愣,随后笑道:好好好!铁算先生大度,任某不才,就高攀铁算先生了。

然后便是其乐融融。。。你一言、我一语的了。

我忽然插口问道:铁算先生,今日您怎么会想起来过来呢?这天儿也不好啊,您大老远过来路不好走吧?

铁算先生摸摸我的头,笑道:嗨!下雨天,咱们才是生意最差的时候。外头下雨,人就全躲进酒楼里,每一桌都是坐满了人,都是聊得起劲,你让我怎么好插的进去呢?再说外面零零碎碎的,做生意摆摊儿的都没有,何况是行人呢?所以,这才想起过来叨扰任先生了。顺便啊,也是过来通个气儿,要说这事儿,也是巧得很。因为这事儿啊,就跟你们你们村儿里的那户姓谭的人家有关。

哦?我们师徒三人都很疑惑。师父问道:究竟是如何呢?还请先生名言。

铁算先生微微一笑的说道:嘿嘿!这还不简单么?他谭家嫁女儿找人合婚。他男方就不会请人帮着来参详么?如此不是更有保障么?

师兄闻言一愣,随后说道:不会吧?男方那边请的是铁算先生您?

铁算先生闻言一乐,点头道:对咯!正是在下!

随后又说道:先前在下用的江湖方法,只是暂且应付应付,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但是自那日从完儿小哥的口中得知了任先生挑日子那个认真劲,在下也是佩服的紧。没想到,诶!当天晚上张家人就找到了我,把两个时辰拿给我看,我这前后一联想才反应过来。然后便顺水推舟的借着任先生的推断让这事儿给圆上了。

如此,男方这边有我,女方这边有任先生,我们两边都朝着一处使力,天下间有何事还成不了呢?

我们师徒三人这也才恍然大悟,难怪日子定的那么快,原来如此。命运还真是捉摸不透。。。

而师父却说道:那如此。。会不会显得咱们有些暗箱操作了?这若是让人知晓了,岂不是不太好?

铁算先生微微摇头,笑着说道:嗨!任先生不必对此事如此较真。这一来嘛,上次任先生不是也为这事发愁么?若是这难得的一次被人请去合婚就合出麻烦来,那先生和两位小哥日后恐怕会过的更难。

师父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铁算先生继续说道:这其二嘛,他们那些老百姓去问命,无非就是图个心里安慰,对于那些自己没有把握之事,想求个准话,以此好下定决定办某事。但是其实啊,在他们这些人心中,其实早就已经有了答案。哪怕你说出的答案与他心中所想有违背,他依然还是会照着他原本的意思来做。所以,你根本没必要有什么心理负担。相当于咱们就是拿了钱说两句吉祥话而已,真正做主的并不是咱们,还是他们自个儿!但你若是能用一些他们听不懂的术语,则更显得有水平,像那么一回事而已。

其三嘛,我既然是男方那边儿的,自然也是对他们家有些了解。对于这一次媒聘之事,我起初也是有所担忧。因为男方那边的家族有些不太和谐,成亲的男子作为目前家主的指定继承人,背后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这种错综复杂的家庭里,明争暗斗不知有多少,咱们这些老百姓是想象不到的。所以,这一次的婚事的女方人选其实也挺难的,那媒婆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找了这么一户人家,我当初其实也不太看好,怕那名女子嫁过去之后招架不住,但现在嘛。。。呵呵,那话怎么说来着?恰逢其会嘛!

我好奇的问道:如何说是恰逢其会呢?那谭家丫头不也就是个普通人,最多就是膀大腰圆一点而已,会宰猪,又不会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铁算先生则是微笑着摇头道:那可不一定!这男方家目前掌权的是老爷子,由于近两年身子骨不太硬朗了,其他的兄弟就开始有了心思。而老爷子的独子呢,则是一心想考功名,无心家里的生意,也是让老爷子比较难受。婚事一来是想着给老爷子冲冲喜,再拖个两年。其二嘛则是想找个接班人,在独子专心赴考的时候能代替自己掌管家中的生意。但这需要慢慢培养,不是说上就能上的,所以就需要一个精明,又能镇得住他人的儿媳妇!

师兄抓到了关键词,说道:镇得住?铁算先生的意思,是谭家丫头那块头正好符合这个条件?

铁算先生点点头道:的确!你想啊,镇得住有好几种,其中一种就是明面上能打得过或者拳头硬,或者说是家族地位很高、以及对家里生意的了解程度。地位、生意的情况可以慢慢教,但是这与生俱来的镇场子的本领,只能凭借自身了。而男方成了亲之后不久就要赴考,家里的其他人就会蠢蠢欲动,老爷子年事已高,就只能依靠新媳妇能暂时代夫来执掌一阵子。

如此,那位谭家丫头就恰好符合了这个条件。所以,我才说是恰逢其会。

师父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这次的婚事这么急,本月定、本月了。而那位男方的公子问的考取功名之事,也是颇为侧重。如此,倒也是说得通了。但就不知这两人的感情如何,会否真的情比金坚。。

铁算先生笑道:哈哈哈,任先生真是好心肠,还管人家夫妻日后感情如何?那是否还要兼顾一下他们日后的子嗣是否安康、家业是否能中盛不衰?

师父被噎了一句,微微摇头道:唉,非也非也,只是受人所托,忠人所事而已,不是非要负责到底,只是你我随意一言便可定他人之终生,若是太过马虎,则心中有愧。任某可不愿做亏心事!

师兄笑道:师父,您当然不会啦。你连挑个日子都那么认真仔细,肯定无愧。还有那两人的八字,明摆着就是双合,也肯定不会错的,您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

铁算先生笑道:对对对,完儿小哥说的是。原本我以为任先生应当是个严肃的人,却没料到骨子里却是这般。。说句不中听的,您这性子真不适合干咱们这一行。

任先生闻言一愣,随后笑道:本来也不是从业的,只不过是偶尔说两句而已。咱这性子,自己知晓,却是不如铁算先生洒脱!

然后忽然转口道:铁算先生难得来一次,不如来看看任某的藏书,若是有看上哪本,可以借去观阅。虽然我知晓你可能不太喜欢,但技不压身嘛,多看书没坏处。你也总不可能天天都有生意,总会有闲暇之余。

铁算先生闻言,微笑道:如此,倒也是。早听闻任先生博览群书,在下今日就来讨教讨教了。不过,在下先声明,还请先生替我选一些适合我的书,莫要将一些太过理论的书籍拿给我看,我是真的看不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