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25,铁算先生的委托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4611字
  • 2022-05-27 08:43:11

听铁算先生这么一一道来,真是有种不服不行的冲动。这四字诀看起来似乎很普通,但是其中蕴含的道理却是字字珠玑,回味无穷啊!不过,我怎么觉得有些熟悉呢?

师父在一旁提醒道:嘿!当然熟悉,这不是你这几日在看的鬼谷子里的内容嘛!只不过没有那么多,而是取其中相对比较实用的一部分,改头换面一下拿出去用。

师兄这才恍然大悟道:哦哦哦!我说呢!感情就是同出一脉啊!

师父笑道:瞧你给人家捧的,还同出一脉呢?算了算了,也算是同出一脉吧,总归都是用来应付人与人之间的交际关系的,没什么行不行的。那然后呢?

师兄接着回忆道:然后我们差不多就来到了一处普通的宅子门口,只不过门口三三两两的总有些人在那站着,时不时的还四处张望。看到我和铁算先生过去,就差不多都盯着我俩,但好在只是盯着,并没有别的什么事发生。

而铁算先生到了宅子门口,然后对我说道:把字画给我,我让我的朋友给瞧瞧,然后给你估个价,你觉得合适的话,那就让他收走了。

我点点头道:诶!全凭先生做主!然后将装字画的包袱递了上去。

铁算先生点点头,然后对着打牌有节奏的拍了几下。

等到这几下拍完,我就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仿佛一下子离开了,他们三三两两的又继续回到了聊天的状态。

而这时,门也从里面打开了。但奇怪的是,开门的人并没有把门完全打开,而只是正好将自己的头卡在门缝中伸出来。那人先是看见了铁算先生,微微一点头。而随后又看到了我,眉头一皱的说道:这孩子是哪儿的?带他来作甚?

铁算先生将手中的包袱递了过去,说道:这是我的一个后辈。托我帮他将这些字画处理掉,你给个痛快价,办完我就走。

那人先是有些不愿意,但还是伸出一只手接过了包袱,然后将门关好。

我有些奇怪,这位铁算先生的朋友怎么这么小心翼翼的?

铁算先生看我这样,也没有解释,反而问道:无完小哥,方才我所说的四字诀,你都听懂了么?

我回过神道:哦,大致都明白了。真是太谢谢先生了,这种可以算是不传之秘了吧?您也愿意交给我,晚辈真是感激不尽!

铁算先生笑着摸摸胡须说道:嘿,没事儿!咱们投缘嘛!而且说不定改日我还得登门跟你师父求学几招呢!大家互惠互利嘛!

我点头道:没问题!我师父那有好多藏书呢!呃,不过,我师父常说,像先生这般的江湖中人,恐怕都不屑去研究书本知识,我怕到时候先生您失望。

铁算先生摇摇头道:嗨!本事这玩意儿全凭祖师爷赏饭吃!不是你看几本书,相几个面,跟过哪个先生就一定能学会的。一是看自己的运气,而就是看自己的临场发挥了。我说跟你师父取取经,只不过是想从别的派系那里了解了解有什么有趣的,可以借过来用在别人身上的。

不过啊,你师父也真是说对了,要我看书。。。我恐怕真的看不下去,因为我认得字儿也不多,哈哈哈。

我惊讶的看着铁算先生道:不会吧!那您怎么还能??

铁算先生笑道:嘿!小哥啊,看来你还是涉世未深呐!这年头虽然不是兵荒马乱,但总归不是人人都有书念的。我若是识字多,会读书,照我的性格也早就该去考官了,如何还会留在此地以这种营生过活呢?

我理解的点点头道:有道理!不过,先生您这样也挺惬意的呀。给您看过八字的在镇上应该不在少数吧?想来应该也是镇上比较吃得开的人物,如此倒也像是个隐官。

铁算先生先是皱眉,随后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无完小哥你可真会捧人,隐官这种词儿都想得出来,不错,不错。

而这时,门突兀的被打开了。方才那个人又是挤出一个头来,对铁算先生说道:那几个字画就比柴伙好那么一点儿。。。就这个数吧。然后伸手比了比。

铁算先生点点头,然后又看向我,眼神询问我合不合适?

虽然那人说话的语气不中听,但事实就是如此。。。师父的字画,并不是什么名人的字画,能换取一些米粮也就知足了。本来我也没有抱太大希望,见那人给的价格也大差不差了,便点点头。

铁算先生会意,对那人说道:再加点儿吧!别让我在人家孩子面前丢面子!往常给你介绍的生意也不少了,咱们细水长流嘛!

那人先是皱了皱眉,随后还是叹了口气,然后转头对我说道:小子!今儿个头一回见面,就当是结个善缘吧,我再给你加一点儿!以后整点像样的东西可以让他带给我,价格好说!

我一听,对方居然还真的加价了,也是心中一喜。赶紧对那人行礼道:多谢大叔,多谢大叔!我记下了!谢谢您!

那人微微点头,然后那人伸出一只手对着铁算先生。铁算先生也配合的伸出一只手,然后两人的手同时伸入对方的袖中,在那动来动去的。约莫二十来息的功夫,两人的手又同时收了回来。然后那人缩回头,重新关上大门。

而铁算先生也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从袖中摸出一个小钱袋来递给我道:数数吧。

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毕竟是关于钱的事儿,马虎不得。所以就当着铁算先生的面,在钱袋里点了起来。

确认无误后,我心里很开心,觉得这一次是赚到了。而后对铁算先生说道:先生,对谢您了!这一次真的麻烦你了。

铁算先生笑道:好,你的事情完成了。那么接下来,我这里也正好有一件事需要小哥你帮个忙,不知道你肯不肯呢?

我想也没想的就说道:那必须的!来而不往非礼也,您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就尽管说!

铁算先生微微一笑,说道:好!其实这事儿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我想请你替我去送一封信给一个人。本来应该我去的,但是我恰好有事要去别的地方,正好今日遇到了你,真是老天爷帮忙啊!

我一听只是送信这种小活,便应了下来,说道:没问题,您告诉我送给谁,住在哪儿就成!

铁算先生便嘱咐道:收信人住在镇子西边,那里有一座大宅子,边上还有一个很大的造纸厂。你过去,不要进宅子,而是直接去造纸厂。那里有一个很大的烟囱,很好辨认。到了那之后,你就找一个叫老阳的人。

说着,就把怀中的一封信摸了出来递给我。

我接过信封,里面还挺厚,然后妥善的收在了怀里。然后说道:造纸厂,大烟囱,老阳。

铁算先生点点头,又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诗,叫什么东边日出西边雨,而老阳会答你:车到山前必有路。如此,你才可以将这封信给他。记住!若是他回答的不对,你掉头就走。然后就近找一条河,将信丢进河里便是。

师兄说到这里,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也不知道铁算先生和那个老阳之间干嘛要这样,神神秘秘的。不过反正我也是为了还他的人情,又不是什么勉为其难之事,就去送了。

我在一旁跟着笑道:就是!莫不是铁算先生有什么老相好是老阳的姐妹,这是帮着传情话呢?

师兄被我这么一说也逗乐了,我俩都在那傻笑。但是师父却没有笑,反而面色有些不好看,随后他有些紧张的问道:那之后呢?你送到那人手上了么?

师兄点点头说道:送到了!那地儿非常的好找。我先是看到了宅子,门口还有下人在那张罗着像是要办什么喜事的样子,在墙上贴喜字呢!但是我没有过去,而是直接绕到了有大烟囱的造纸厂那里。问了一位大叔之后,老阳就被叫来了。我俩找了处没人的地儿,对了诗。确认无误之后,我才将信交给了他。

他接过信,好像是心里有块大石头终于落下的感觉一样。对我道了声谢,还准备给我点跑腿的银子,被我谢绝了。随后我就回来了。所以,本来应该下午就到家的,被这件事耽搁了一下这才到了晚上。

我在一旁听着觉得很有意思,说道:师兄你可开心了,到处跑,到处玩。

师兄安慰我道:嗨,这还不是我长你两岁么?等你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也可以独自一人出去啦。

我俩还在那说着出去能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时候,师父却是没说话,反而在那沉思起来。

师兄注意到了师父的状态,出声问道:师父!您怎么了?

师父回过神,先是看了看师兄,随后摇摇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铁算先生让你一个孩子替他送信,还是有些不稳妥。下次若是再请你帮这种忙,你还是回绝了吧。咱们宁可不要先前的人情。

我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呢?这事儿有什么不对么?

师兄也觉得无法理解,觉得平日里的师父都是很热心的,为什么今日却?

师父想了想,说道:唉,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一个人去镇上我本来就不放心。后来又跟着铁算先生去那个什么地儿,又是替他送信。这中间但凡有一处出了纰漏,你恐怕都不能全身而退。完儿啊,你还是要多长个心眼啊。这世间的坏人,可不会把坏人两个字写在脸上让人辨别。

师兄皱着眉问道:师父您是说,铁算先生是要害我?

师父想点头,可是中途又摇了摇头道:是也不是,这事儿一时还不好解释。总归你信为师的,我不会害你。若下次还让你送信,你一定要谢绝。甚至下次最好远远的看见铁算先生,都要尽量的避开。莫要与他对纠缠。

师兄缓缓的坐下,点点头道:是,师父!我记下了,我听您的。

我见这气氛怎么突然就不对劲了,赶紧想办法转移话题。问道:师兄,衣服好看么?我想试试。

师兄被我这么一问,回过神来,然后将一旁的包袱打开。将其中的一件衣服递给我,说道:正好,来试试吧,我感觉应该差不离。

然后又将另一件大人的衣服取出,送到师父跟前道:师父!这件是您的,您试试看,有哪里需要改的您告诉我,待会我就给改一改。

师父也借机结束了刚才的话题,点点头,然后拿着衣服进屋去了。

看见师父进屋,我偷偷的凑近师兄,小声的说道:师兄,师父好像不大高兴的样子。

师兄点头道:我也看出来了,但是究竟为何我真的想不通。

我也是使劲儿的想,最后说道:我估计,师父要么是吃醋了,要么就是太担心你了,怕你被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师兄笑道:吃醋是怎么说的?

我回答道:这还不简单?那铁算先生好端端的干嘛要教你四字诀?你又不是他的徒弟,这种可以算是安身立命的知识也是能随便说的?师父肯定是觉得他有些教的过了,认为教导你的责任应该在他的身上,而不是那个铁算先生。所以,师父吃醋了。

师兄微微皱眉道:倒是有些道理。那卖了数钱又怎么说?

我嘿嘿一笑的说道:万一铁算先生就是个卖小孩的,先假意得到你的认可,然后接着送信的机会。将你直接送到人贩子手里,只要有人找那个老阳,并且说出那句诗,老阳肯定就知道是货来了。那么。。。你一个小孩子,面对着造纸厂那么多大老爷们,你知道里面有几个是人贩子的同伙??说不定全都是哩。你说,你这不是自己卖自己,还替人数钱么?

师兄听到这,也是有些后怕。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了,微微点头道:有理!也是我一时高兴,疏于防范了。也多亏事情不是你说的那样,否则我根本就回不来了。

我点点头道:对啊!师兄你比我聪明,师父又经常夸你,你肯定也会暗自得意。一次两次没什么,但是日子一长,你恐怕就会有些膨胀了,也会渐渐的得意忘形。然后就。。。

师兄越想越是在理,但是忽然一转头看着我说道:诶?这种事情,你怎么会这么清楚呢?

我得意的笑了,然后说道:嘿!正所谓旁观者清嘛!师兄你处在当中,很容易迷失自己,但我这个看客就不同了。这个道理,我记得师父以前好像说过,好像就是在你最近看的那个鬼谷子里。大概内容就是。。。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月盈则亏,月满则溢,就是这个意思。

师兄点点头,说道:确实是如此!我本以为我天天学命理,可以做到一心不乱了,但谁知。。。嗨,早得很呐!

这时,师父一边走出屋子,一边说道:你自己悟出来就好,否则我说破了嘴你恐怕都无法理解。唉,也是我平日里的疏忽啊,光知道教你们命理,却不知道教你们如何认识自我,如何静心,差点就。。

师兄赶忙说道:师父您这说的哪里话,是徒儿自己阅历不足,差点上当,与您无关。您可莫要自责。

师父却还是摇摇头说道:算啦,你平安归来就够了,其他说什么都是废话。明儿个,我教你们念一部经,希望你们没事的时候可以多念一念,多想一想,有助于帮助自己克制欲望,躲避一些完全可以避免的灾祸。

然后又拿出衣服道:衣服挺合身的,就是这袖子有些长了,你帮我改短一些吧。

师兄忙接过衣服说道:是,师父!我待会就改。

师父点点头道:你今儿个累了,早点歇着吧,衣服的事儿不急,反正还有好些天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