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23,师兄归来

  • 我的师父,任先生
  • 星丶名字被占丶宵
  • 4475字
  • 2022-05-25 08:24:51

到了晚上,我一边在灶上烧火,一边朝着外面张望,寻思着师兄怎么还没有回来?

师父今日则是充当师兄的角色,在那看着锅,顺便露两手。

我有些担心的问道:师父!这天都快黑了,师兄怎么还没回来?咱们要不要出去找找?

师父看也没看我的笑道:你这孩子,当你师兄是五六岁的娃娃呢?放心吧,他机灵着呢。兴许只是与人算账,在那想发设法的砍价呢。

我一听这话,也是心中一定。师兄不像我,做什么都是精打细算的,总是想着花最少的钱买很多的东西,很持家。也对亏了有师兄,我们师徒三人才能吃了上顿有下顿。

正想着,师兄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我回来啦!我回来啦!

我和师父都听到了师兄的声音,师父嘿嘿一笑道:你看,这不回来了么?

我也腾地站起身,从窗户那望向正在往堂屋跑的师兄,看那样子似乎背这个大包袱。

师兄先是将包袱放在堂屋中,然后跑进厨房来,对师父说道:师父!我回来了,事儿办得挺顺利的。该买的买了,该卖的也都卖了。还用余下的钱买了点吃食。

师父转过身子笑着对他说道:好!辛苦你啦。你去喝杯水歇着吧,我们这也快好了,等着吃饭吧。

我也跟着说道:是啊师兄,今儿个师父亲自下厨,那味儿可香了。要不是等着你回来,我早就偷吃了。

师父哈哈笑着,师兄点点头说道:那好,我先收拾桌子,今儿个还碰上了个人,待会跟你们细说。

师父闻言挑了挑眉,但是却没有立即追问,只是淡淡的点头,随后又专注在锅里的菜上去了。

晚饭中,我迫不及待的问师兄道:师兄,你方才说碰上人,碰上谁了?

师兄扒拉完嘴里的饭,然后回答道:是那位铁算先生!

师父听完只是淡淡的点头道:跟我猜的差不多!镇上你也没去过几次,应该不会有什么熟人,能想得到的也只有他了。怎么?今日他也出来踏青了?

师兄笑着点头道:是啊!铁算先生不像咱们在家等着,都是主动上街找机缘。

然后,师兄便将今日之事,一点一点的说了出来。

离家后,先是往镇上走。徒步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才到。镇上依旧是那么热闹,人来人往的。师兄先是在镇上找做衣服的地方,顺便看看人家那有没有现成的,哪怕是尺寸不是很合适也能凑合凑合。因为如果要专门订做的话,首先是时间恐怕来不及,其二则是订做的要比现成的花费贵一些。像师兄这种精打细算之人是绝对不会选订做这个途径的,而且就算是衣服尺寸不是很符合,只要稍作修改也是可以用的。这便是穷人的智慧。

跑了好几家,终于将我们三人的衣物搞定,且花费的代价不算太多,师兄很满意,而接下来就是处理掉师父写的那些字。于是师兄便在街边找了一处空地,恰好周围都是做生意的买卖。他便将布包摊开垫在地上,然后将师父的字画摆放整齐,学着旁边的买卖一样张口吆喝起来。

但是,刚喊了没几声,就引来了一个人。师兄高兴极了,以为这位是来买字画的,但是那人张口第一句话就是:你是哪儿来的小兔崽子?怎们在这儿随地摆摊儿?不知道这里是爷爷我们家的?赶紧收拾东西滚!

师兄原本还愉悦的心情被这一嗓子给彻底喊没了,皱着眉对那人施了一礼,然后客气的说道:原来如此!是小弟唐突了,占了这位大哥的位置。我这就收拾走人,对不起,对不起啊!

那人没想到师兄这么好说话,也是一愣,但随后又接着说道:嘿嘿!还挺识相的。

师兄收拾完东西正准备离开,那人却用五大三粗的身板拦住了师兄的去路,师兄抬头疑惑道:这位大哥还有什么事么?莫不是看上了我准备出售的字画?

那人撇撇嘴,对旁边吐了口口水说道:就你小子这样的,能卖什么好东西?也不稀罕!只是你刚刚占了我的地方,害得我的生意少了好几笔,所以你得赔偿我!

我听到这,瞪着眼睛一拍桌子道:这人是诚心找茬的吧!这种理由都想得出来?

师父也是皱着眉,但是却没有开口说什么。

师兄接着说道:

这时我才有空仔细观察对面这个人,将近三十多岁,五大三粗,脸上满是痘痘,衣着也是很邋遢。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做买卖的,我这才明白过来,这人就是地痞,专门讹人的。那块地方想必也不是他的,只是他找的由头来讹我而已。

我是想跑来着,但是那人就是不让道,还非要我赔偿。他若是让我干别的下跪道歉我都认,但是要钱那是绝对没有!

师兄说到这还有些上头的感觉,只要提到钱他就这样,苦大仇深的。师父也知道他也是为了自家生计硬是给逼出来的,便问道:那后来如何脱身的?

师兄继续说道:

反正我就是抱着那种态度,不会给钱。他见一时言语上拿不下我,就开始出手抢夺,想强行从我身上搜出钱来。那我肯定不愿意啊,就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嚷嚷,希望能喊来热心之人的帮助。可是。。。也不知是怎么的,周围只有看热闹的却就是不见有人出手相帮的。还有些人叹息摇头,说着什么又是一个。。。算他倒霉之类的话,兴许那个人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所以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就是如此情形之下,我也是实在没辙了,正想着弃车保帅将师父的书画丢给他趁机脱身。相比于身上的那些银子,师父的画价值还是相对小一些。

师父微微一愣,随后笑道:不管是为师的那些字画,还是你身上的银子,都比不上你个人的人身安全来得重要。都是身外物,当舍则舍。

师兄假装受教的点点头道:是,师父!下一次再遇上这种情况,我一定舍!不过这次我也没怎么受伤!

我看着还有些小嘚瑟的师兄问道:那接下来呢?

师兄收回心思,继续说道:

就在那危急关头,就听到人群中有人出声说道:哎哟,这不是刘大壮嘛!怎么当街跟一个娃娃扭打起来?成何体统嘛!

声音一到,那五大三粗的家伙倒是停下手来回头望去,我也跟着一块儿望过去,没想到正是那日的铜口铁算先生。只见他依然是那身行头,一边缓缓靠近,一边微笑着看着他。

刘大壮一见到铁算先生,先是一愣,随后赶忙放下我,对铁算先生施了一礼道:哎哟,原来是铁算先生啊。您来得正好!顺便给我评评理!这小子占了我做买卖的地界,我让他赔我的损失他还不老实,非逼着我出手。我看这小子贼眉鼠眼的就不像好人,揣着这么些字画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偷来的呢!

铁算先生闻言,哦了一声,然后又靠近了两步。看着我皱了皱眉说道:哎呀,这位小哥。。。。

刘大壮以为是要帮他说话,谁知铁算先生却说道:这位小哥五官生的好啊,乃是身具大气运之人,你怎能冲撞他呢?你就不怕肆意作孽,反害了自己嘛?

刘大壮一愣,随后又仔细的看了看我,说道:不会吧?这不就是一个破小孩儿嘛!

铁算先生砸吧砸吧嘴,然后说道:你这话的意思是不信我是吧?

刘大壮忙陪着笑脸说道:诶,没有没有!铁算先生您是高人,那是活神仙呐!我哪儿敢不信您呢?

铁算先生点点头,继续开口道:

不过,你今日冲撞了这位有大气运在身的小哥,怕是前几日之事又要反覆,你自己多思量。好自为之吧!然后便一转身,潇洒的走了。

这一下子把我、刘大壮、和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给晃晕了。刘大壮先是一愣,随后也不管我了,一边喊着先生留步,一边快步追赶了已经离开了人群的铁算先生。而我见他走了,也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今日本来出门办事都挺顺利的,就被这个家伙给搅和了。

我就在想,继续找个人少的地儿,或者像铁算先生那样在酒楼饭馆里跑跑,见着人就问人要不要字画什么的。等这些东西卖完了就赶紧回来,生怕什么时候又被那些刘大壮给碰上,真倒霉!

但是我七绕八拐,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界,反正还是在镇上,边走边向人推字画。忽然走着走着,我就被人拍了拍肩膀。我被吓了一跳,跳开一步回头望去,只见铁算先生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背后,正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正准备行礼,忽然又想到了先前的刘大壮,于是现在四周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他的身影。这才收拾了一下心情,过来给铁算先生见礼。铁算先生没有回答,只是给我使了个眼色,然后自顾自的朝着街市旁的一处胡同口走去,我猜他应该是要我跟上去。又想了想他方才应该是帮我解围,这才放心的跟了过去。

待到走进胡同五十步左右的距离,外面的叫卖声也渐渐没了声响。

铁算先生这才转过身,笑吟吟的问我:小哥,又见面了!怎么今日就你一个人来这儿?你师父和你师弟呢?

我先是给他见了个礼,随后说道:今日是我一人出来办事的,师父在家有事不方便。我就是替我们三人找几件新褂子,再将这些师父的字画卖掉,再买些吃食回去。不曾想竟遇上了那样的人,险些。。唉。。

铁算先生微微点头,说道:也该是咱们有缘呐!否则我还真帮不上你什么,那个刘大壮也是前几日刚刚在路上碰着的,我给他看过面相,指点了几句。若非是这份因果,今日我恐怕也是说不动他。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刘大壮会那么相信铁算先生,于是又赶紧给他行了个礼道:无论如何!这次都是多亏了铁算先生。先生,这都快晌午了,您吃饭了没?我请您吃顿饭当做报答吧!

铁算先生笑呵呵的说道:知恩图报,小哥也是性情中人呐!如此也好,那我带你去个地儿吧,吃得饱又花的少,我常去。

我点点头道:好嘞!铁算先生您带路!

然后我俩就边说边往那个去处行径。

到了地方,我才知道那只不过是一个路边摊而已。豆花、烧饼什么的,老板人远远的见到铁算先生就打招呼,想必是经常光顾。老板人实诚,我俩点了两碗豆花都是满满一碗,还有那烧饼也是个大。最重要的是便宜!真便宜!!

说到这儿,师兄的两眼都放光了。。。

我和师父都是微微摇头,我赶紧开口道:然后呢?

师兄回过神道:哦,然后啊。然后我就跟铁算先生聊起来了。

先生先是嘱咐我下次出门要多注意,选地儿卖吆喝也得像看命理、相面一般,人时地都要注意。不能光看到那里没人就撞过去,被有心人抓住可乘之机。

我点点头,说道:那个刘大壮就是镇上的痞子么?看那样子也不像好人。

铁算先生却忽然摇摇头,然后反问我道:如何算是好人,如何算是坏人呢?

我很直接的回答:随便欺负人就是坏人!像您这样出手相助的就是好人!

铁算先生微微一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我:小哥看来还是涉世未深呐,只是从任先生那里学到了理论知识。而我是完全从察言观色、细品对话中了解一个人。你别看刘大壮刚才那样欺负你,实则他也是个苦命人。

我疑惑道:他?苦命人?我看是自己造孽的吧?

铁算先生淡淡一笑,开始介绍起来:这刘大壮别看人五大三粗的,其实人有点憨。而且三十多了也没有娶到媳妇,整日游手好闲,摸东摸西的。但是他却是附近一个村里闻名的孝子!

我惊讶了一下,说道:就他?还孝子?

铁算先生点头道:是!方才我对你说,前几日他才与我相遇。那次是他的母亲病重,他背着老母来镇上求医。但是左看一个大夫说不行,右看一个大夫还是说不行,甚至有的干脆就不接待他,他便急的当街痛哭起来。

我疑惑道:这是为何呢?他母亲究竟身患何病呢?

铁算先生道:说病也是病,说不是病也不是。那日我路过附近,见他一个大男子在街上痛哭,有些好奇。周围有热心之人上去询问,我从中听了个大概。这刘大壮的母亲身患隐疾,就是时不时的会连咳不止!本来他也知道,日子长了也就习惯了。可是近日以来竟然咳中带血,这就有些问题大了。但是询问了好几个大夫之后,都说是已经病入膏肓,治不了等死。而我观那位妇人的气色,也似乎是将尽之人,回天乏术。

但是刘大壮他边哭边说,自己也知道老母的病症,只是家中贫困,无以为继,能卖的都卖了,瞧了很多大夫,都是收钱管一时,无法彻底根除。几次下来,家里的钱就被折腾的差不多了。但是母亲的病症却一直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这次出来,已经是将家里仅剩的田产都置卖了,只求能开点药让母亲舒服之日,好过几日也行。但是那些大夫都怕最后治出人命赖上他们,全都推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